異世為僧

第284章 靈獸

李慕禪想了一會我,沉吟道:“倒也不是沒有辦法,它乃靈氣所集,在聖境裏吸納靈氣乃是本能,到了外麵,憑著本能吸納不了太多的靈氣,但有一條法子。”

“快說呀,別賣關子!”李玉冰急切道。

李慕禪道:“它要是會了吸納靈氣的方法,應該差不多。”

“吸納靈氣的方法?”李玉冰訝然,皺眉道:“還有這等心法?我卻不知!……無忌你一定有吧?”

李慕禪慢慢點頭:“有倒是有。”

李玉冰遲疑一下,不必說,這等心法一定珍貴異常,對於大宗師無所謂,但大宗師以下,這乃奇術。

李慕禪道:“這樣罷,我先看看它的經脈,看適合不適合。”

“好好。”李玉冰忙點頭。

李慕禪走到小鹿跟前,小鹿後退一步,警惕的瞪著李慕禪,李玉冰忙上前安撫,李慕禪再上前,小鹿又後退。

李玉冰忙按著它,輕輕摸著它後背,安撫著它,李慕禪才能慢慢伸手,同時散發出友善氣息。

不過李慕禪先前要殺它,把它嚇住了,這時釋放友善氣息,它也不完全信,隻是好奇而警惕的瞪著他。

李慕禪笑道:“這小家夥還挺長記性的,不過可能是初生成的,所以不明白人心的險惡。”

他們結伴而行,兩人實力加在一起,倒並非一般大宗師可比,兩人膽子大,進的很深。

李玉冰嗔道:“你打是太凶了!”

李慕禪搖頭苦笑:“我若不拚命,現在咱們兩個都被它吃了!”

“胡說什麽。”李玉冰白他一眼。

李慕禪無奈的歎口氣。沒想到最後是這般結局。本要殺靈獸,反而要養靈獸,就像後世的炒股炒成股東一樣。

李慕禪貼上手掌,貼到了它眉心,它還想掙紮,李玉冰輕輕按撫,柔聲哄它,好像它是人。能聽懂話一樣。

在她的柔聲安撫中,它才任由李慕禪按上它額頭,李慕禪與它連成一體,靜靜觀瞧它的身體。

片刻過後,李慕禪緩緩收掌,皺眉沉吟。

“怎樣?”李玉冰問。

李慕禪沉吟著點頭:“它的經脈簡單,隻有兩條,一陰一陽,一任一督。”

“那可能習得心法?”李玉冰問。

李慕禪道:“我要好好想一想,……這有點兒難度。”

“你好好想想吧。”李玉冰忙道。

李慕禪沉吟不語。李玉冰盯著他,小鹿也仰頭打量著他,一動不動。

過了一刻鍾,李慕禪慢慢抬頭:“應該差不多了。”

“你自己創的?”李玉冰道。

李慕禪點頭:“我把我的心法改了一下。”

“這能成吧?”李玉冰遲疑道。

李慕禪眉頭一挑:“要不算啦?”

“好吧好吧。算我沒說,快傳給它吧。”李玉冰忙笑。

李慕禪哼一聲:“有什麽不對莫怪我!”

李玉冰嗔道:“少廢話,趕緊的吧!”

*********************************

李慕禪伸掌慢慢按上小鹿額頭,這一次它沒抵抗,任由李慕禪按上,李慕禪微闔眼簾。小鹿顫了一下,忽然凝聚不動,然後緩緩化為一尊冰雕,直接將李慕禪的手凍上。

李慕禪一動不動,片刻後,手上的凍化去,他鬆開手。小鹿的冰雕也慢慢融化,倏的一下化為一道氣流鑽入它頭頂兩隻鹿角上。

李慕禪笑了笑:“看來是學會了。”

“好好。”李玉冰眉開眼笑,小鹿“嚶嚶”叫了一聲,四蹄撒開化為一道流光消失在遠處。

李玉冰忙喚,小鹿卻一眨眼消失了,她僅來得及喚一聲,叫第二聲時,小鹿已經消失無蹤了。

李慕禪嗬嗬笑了起來,搖搖頭。

李玉冰目瞪口呆,怔怔望著小鹿消失的方向,李慕禪笑道:“宮主,算了吧,咱們走。”

李玉冰皺眉道:“不應該呀……”

李慕禪笑道:“沒什麽應該不應該的,畢竟是獸類,不與人一樣的想法,還是走吧。”

李玉冰搖頭道:“我不信,它一定會回來的!”

李慕禪沉吟一下,歎道:“罷了,就在這裏等一等吧。”

兩人盤膝坐到一個方形的大冰塊上,調息片刻,約有一盞茶功夫,一道流光閃過,幻出小鹿的身形,它嘴上雕著一株靈芝,靜靜看著李玉冰。

兩人醒過來,訝然看著它,小鹿歪頭看看他們,輕輕把靈芝放到李玉冰跟前,“嚶嚶”叫了幾聲。

李玉冰眉開眼笑,上前抱住它脖子,好一番親熱,失而複得讓她歡喜,恨不得把它摟在懷裏不放開了。

李慕禪打量著這株靈珠,像一塊白玉雕成的,沒有什麽香氣,但精致玲瓏,真如精雕細琢而成。

他沒有動,小鹿掙脫李玉冰懷抱,把靈芝叼起來,放到李玉冰手上,李玉冰溫柔的笑笑,又把靈芝還給了小鹿,搖搖頭。

小鹿“嚶嚶”叫了兩聲,又把靈芝叼給李玉冰,拿鹿角輕蹭著她,想必是要她服用。

李慕禪笑道:“我說宮主,甭客氣了,還是用了吧!”

李玉冰白他一眼道:“這一定是小鹿的珍藏,我可不忍心。”

李慕禪道:“這倒未必,它土生土長,可能是拿這靈芝為食,沒那麽珍貴的,不必客氣的,直接吃了就是!”

“不成。”李玉冰搖頭,堅決不同意。

*************************************

看著一鹿一人你推我拒,李慕禪搖頭無奈,卻不再多說,反而站在一旁看熱鬧。最終還是李玉冰收下了。

李慕禪道:“這靈芝乃是仙物。在此靈氣濃鬱之處,更加的難得,還是趕緊吃了吧,我看是新采的。”

“……好吧,咱們一人一半!”李玉冰道。

李慕禪搖搖頭:“這可是它給你的,我要吃了,它不會罷休,宮主先嚐嚐吧。”

李玉冰看看小鹿。它純真的眸子一動不動看著自己,看得令人心軟,無奈的道:“好吧,我先嚐嚐。”

他采下一片芝瓣,輕輕放到嘴裏,頓時臉色一紅,好像酒醉了一般,直接盤膝坐到雪上運功調息。

李慕禪看著她臉色漲紅,然後周身氣勢越發高漲,越來越強。約有半個時辰,她長舒一口氣,慢慢睜開眼睛,明眸一閃。宛如寒電。

李慕禪笑道:“宮主,恭喜了。”

李玉冰明眸的寒電緩緩縮回,她笑道:“好厲害的靈芝!”

李慕禪道:“如何?”

李玉冰緩緩道:“這真乃奇物,我吃這一塊兒便有些消受不起!……無忌,你也吃一片嚐嚐看!”

李慕禪點頭,李玉冰捏了一片靈芝瓣遞給他。李慕禪笑著接過,送入嘴裏,笑道:“這裏的靈芝與外麵的靈芝可不同。”

“應該很久了。”李玉冰道。

李慕禪嚼了一瓣靈芝,看一眼小鹿,它正斜著眼睛看自己,不由失笑,靈芝瓣入嘴即化。片刻即入肚中化為一道熱氣,爆炸開來。

李慕禪臉色一紅,忙運功調息,將其融入周身,隨後衝入靈府,頓時精神一振,腦海一邊清爽。

他慢慢睜開眼,笑道:“好厲害的靈芝。”

這一瓣靈芝之後,他覺得精神稍有增長,確實乃靈丹妙藥,絕非一般的靈藥可及。

李玉冰笑道:“沒想到這靈芝如此厲害!”

李慕禪道:“宮主,你這回算是撿到寶啦!”

“不知你傳的心法能不能成。”李玉冰擔憂的道。

李慕禪無奈搖搖頭:“你是關心則亂,罷了,咱們去陣外瞧一瞧,若真有用,下次帶它進來采藥就是,我相信吃這個比殺靈獸更管用,不過這可得保密,不能被旁人知道,可能沒人知道此法。”

“好吧,咱們出去看看。”李玉冰道。

************************************

兩人帶著小鹿慢慢往外走,但走了沒幾裏,眼前又出現一隻猛虎,約有兩人長,優雅的站在一塊大冰上,通身雪白無瑕,唯有一雙眸子宛如紅寶石一般,閃著冷光。

李慕禪皺眉,小鹿卻嚇了一顫,縮回了李玉冰身後,李玉冰皺眉道:“這家夥好厲害的殺氣!”

李慕禪點點頭,此虎的殺氣宛如實質,殺氣化為的寒氣侵入身體,直接進入心寒,令人如墜冰窖。

“看來它殺了不少的大宗師。”李慕禪緩緩道,能切實感覺出來,臉色陰沉下來。

李玉冰道:“你對付它,我要護著小鹿。”

李慕禪點頭道:“小心,他不好對付。”

他一閃消失在原地,再一閃出現在白虎身後,一掌按出,擊中白虎後背,“砰”一聲悶響,白虎一甩尾巴,撞上李慕禪的掌心。

李慕禪後退一步,皺了皺眉,煞氣與寒氣糾纏到一起,形成獨特的力量,直接鑽進心底,寒徹骨髓。

李玉冰忙道:“無忌,怎麽樣?”

李慕禪搖搖頭道:“小心點兒,它的力量有古怪,別與它硬碰!……好!”

白虎一撲到了他身前,宛如一陣風推著它,奇快如電,不給李慕禪反應的時間,李慕禪一閃消失,出現在它身後。

“砰!”李慕禪一掌擊中它肋部。

白虎憤怒的咆哮一聲,周圍空氣仿佛冰冷了幾分,李慕禪皺眉,好像速度緩慢了,精神一動,“啵”一聲脆響,無形的力量被破開,束縛消失,空氣恢複如常。

這不經意間一人一虎已經交鋒了一個回合,李慕禪皺眉,這隻白虎的精神很強,僅遜自己一籌而已。

“嗚……”白虎咆哮一聲。再次一撲。一下消失。

李慕禪皺眉,虛空之眼打開之後,卻看不到白虎,於是細心感應,仍感應不出,臉色沉肅下來。

“砰!”他忽然轉身一拍,與白虎爪子撞到一起,他直直射出。像被巨木擂中,在冰麵上滑出一百米。

白虎突兀出現,宛如隱於虛空,李玉冰皺眉,伸手把小鹿抱起來,生怕白虎忽然撲過來。

李慕禪哼一聲,身形一閃消失,再次出現在白虎身後,白虎一下消失,李慕禪一掌拍出。“砰”一聲悶響,白虎再現,肋間挨了一掌。

李慕禪的掌法蘊著破空劍意,直接跨過虛空。沒有空間的阻礙,一動即至目標,毫無阻礙。

原本想擊白虎的腦袋,卻擊在肋上,白虎速度太快。

**********************************************

“砰砰砰砰……”

“嗚……嗚……嗚……”

悶響聲與咆哮聲響個不停,李慕禪與白虎戰成一團。李慕禪越發的吃力,煞氣與寒氣的結合,鑽進身體裏後,想要驅除去無法如意。

他精擅馭力之法,若是一般的內力,再深厚他也能卸去並轉多出去,這一次卻不成。這白虎的內力奇異之極,寒氣與煞氣結合,形成至陰至純的罡氣,竟隱隱有克製之感。

他一邊應戰一邊思忖破解之法,忽然想到了化虹經,於是心法一轉,整個人氣質一變,由雲淡風輕變成了剛烈雄渾,仿佛由一棵清輕,變成了一輪太陽,烈日當空照,與周圍的冰寒格格不入。

李慕禪長呼一口氣,渾身氣勢大漲,周圍白氣蒸騰,滾滾而動,他一步踏出,一下消失,隨即出現在白虎身邊,一掌印下。

“砰”一聲悶響,白虎尾巴與他右掌相交,他後退一步,腳深深紮入冰中,周身白氣滾滾,宛如沸水。

“嗚……”白虎咆哮一聲,雪白無瑕的尾巴上印了一個烏黑掌印,清晰如烙在上麵。

它暴怒如狂,猛的一躍消失,再次出現在李慕禪身後,做撲躍之勢,氣勢暴烈,一往無前。

李慕禪扭頭迎上,雙掌拍出,一掌迎上一隻爪子。

“砰!”李慕禪後退一步,雙腿又紮進了冰中,沒入膝蓋部分,他輕輕一躍出來,周身白氣滾滾。

李玉冰抱著小鹿訝異的看著,沒想到李慕禪變成這般,好像換了一個人,換了一套心法,此時的李慕禪截然不同。

他周身白氣滾滾,其實在是蒸發著寒氣,周圍寒氣一入他附近,馬上被內力氣化,化虹經乃是天下至剛至陽的心法,李慕禪已經練至頂峰,隻不過沒踏出最後一步化虹而已。

此時施展開來,以他大宗師之身,威力倍增,周圍寒氣雖然無孔不入,一靠近他卻馬上被氣化。

白虎乃稟至寒之氣所化,加上殺了幾位大宗師,受其血肉滋潤,又有煞氣加身,力量極強,卻也受不住化虹經這一掌。

萬物相生相克,化虹經用在別處可能沒這麽大威力,此時施展開來卻是威力非凡,加上李慕禪的精神強橫,使化虹經壓過了白虎的內力。

****************************************************

“嗚……嗚……嗚……”白虎咆哮陣陣,小鹿在李玉冰懷裏簌簌抖動,百獸之王的威風非同小可。

化虹經剛猛無比,李慕禪狀若天神,一掌一掌硬撼白虎,一步不退,每一掌拍下,都在白虎身上烙下一道烏黑掌印。

白虎疼痛難忍,但虎性剛烈,越是痛苦越是狂暴,反而不知畏懼,非要殺了李慕禪不可,潛力激發出現,速度越來越快。

李玉冰皺眉,抱緊了小鹿,替李慕禪擔憂,看似李慕禪占了上風,但稍一不慎,被白虎抓住了破綻,怕有性命之憂。

白虎被激怒如狂,煞氣越發剛烈,李玉冰抱著簌簌發抖的小鹿退後幾步,頓時鬆一口氣。

這煞氣宛如實質,侵入身體之後,如墜冰窖中,她如今身為大宗師,寒暑不侵,真墜入冰窖裏也沒什麽感覺,如今這種感覺像是不會武功的自己墜入冰窖裏一般。

一脫出煞氣範圍,就如從寒冬進入了深秋,感覺格外的不同,她舒一口氣之時,更緊張望著李慕禪。

李慕禪一動不動站在原地,白虎不停的撲躍,他揮雙掌迎上,毫不退讓,白虎先前還一閃一隱,想要迷惑李慕禪,但李慕禪反應奇快,總能在最後關頭反應過來,雙掌迎上。

到了後來,白虎也懶得耍花招了,直接硬撲而上,被李慕禪雙掌擊回,順勢一扭身,利用尾巴抽他。

雪白的尾巴在空中發出“劈啪”響,似乎擊碎了虛空,李慕禪仍是雙掌迎上,剛猛霸道。

“砰砰砰砰……”悶響聲中,李慕禪雙掌與虎尾相交,發出悶雷般的炸響,李慕禪周身白氣滾滾,幾乎看不清臉龐。

“嗷……”白虎忽然一閃消失,李慕禪手上一閃,一道白光閃過,頓時十丈外傳來一聲驚天的慘嚎。

李慕禪一閃消失,再出現在白虎身邊,猛的一掌擊在它額頭,白虎身影一下變得虛幻,像月亮在水裏晃動,晃了兩下,倏的消失。

“叮……”一柄小飛刀落在冰上,發出脆響。

李慕禪身形一顫,頓時臉色漲紅,隨即坐下調息,周身白氣漸漸消散,烈日般的氣勢斂去,恢複了原本氣勢。

李玉冰放鬆下來,輕輕放下了小鹿,小鹿歡快的繞著她轉來轉去,她笑了笑,走到李慕禪近前。

李慕禪長舒一口氣,慢慢睜開眼,眼中寒電迸射,慢慢縮了回去,眼睛越發清亮與深邃。

“無忌,好生厲害!”李玉冰讚歎。

她自忖換了自己絕無勝算,原本以為她要幫忙才行,不想李慕禪突發奇招,變了內力心法,正好克製了白虎,竟然得勝。

李慕禪讚歎道:“原來真是一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