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圖如畫:囚愛小王後

第20章 心狠手辣

第20章 心狠手辣

杜禦熙並不會理會他,而是看著緊緊抱著杜雨青的荀玉琴:“蘇夫人,天牢陰寒,您老人家住的不是很習慣吧?”

荀玉琴聽見他和自己說話,立刻往後縮了縮,牙關都開始顫抖,可見對這個年輕的王,是多麽的畏懼。

杜雨青卻一直在糾結一個問題:這次又沒能跪拜,會不會再打二十棍?

唉,被打了一頓之後,她又認清不少現實……

要不要拜呢?她屁股疼的動都動不了,怎麽拜?

算了,還是裝死比較好。

可是,總感覺後背發涼,好像有雙銳利冰寒的眸子,在她後背上一刀刀無聲無息的劃著。

“王,請放過罪臣的家人,尤其是母親,她身體……”

“本王沒有問你。”淡淡的打斷蘇齊歡的話,杜禦熙沒有看他一眼。

荀玉琴拚命的想往後挪,趴在她膝上的杜雨青終於忍不住“哎喲”一聲。

受傷的屁股被這個“娘親”狠狠抓到,疼死了。

杜禦熙的眼神,終於落在吭了聲的杜雨青身上。

他今天特別恩準將軍府一家三口在此“相聚”。

就連蘇齊歡,也是今日才知道,小妹和母親並沒被殺。

隻是,沒有被殺,卻活得更加屈辱。

他聽獄卒私語,受了杖責的小妹,每夜會被送去不同的府邸,以身償“罪”。

“來人,將蘇筱筱帶出去,送到錦侯府。”杜禦熙唇邊浮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容,說道。

“不要!”蘇齊歡渾身一震,立刻伸手,想要抓住那明黃的衣袍。

錦侯可不是善類,且與將軍府素有過節,重傷在身的小妹被送入錦侯府……他不敢想會發生什麽事情。

蘇齊歡的手還未觸到明黃的衣角,就被人按住。

杜禦熙微微側過身,讓人把一動不能動的蘇筱筱帶出去,又將蘇夫人帶去女牢。

杜雨青後麵一直沒有吭聲,她決定裝死到底,被送去哪裏都無所謂,隻要不用看見杜禦熙這個暴君瘟神就行!

“王上,求您放過筱筱……罪臣願……”

“齊歡,你還不知道自己的處境嗎?”有些憐憫的看著幾日前還意氣風發的小將軍,杜禦熙嗓音依舊溫和如春風。

“王,求您,筱筱她身負杖傷……”

杜雨青和荀玉琴已經被帶走,大牢裏,多出一張雕龍刻鳳的紫檀椅。

杜禦熙坐在椅子上,看著伏在地上不住磕頭求情的蘇齊歡,狹長的黑眸閃過著水光:“齊歡,今日本王來此,是想敘敘舊情,不用跪著了,起來吧。”

相比天牢的陰森恐怖,杜雨青看見外麵的星空,連精神都好了幾分。

隻是今日和“親人”的相聚,讓她心中對杜禦熙,愈發的害怕。

而且,隱隱惦念著不知帶去何處的老夫人,還有渾身傷痕的蘇齊歡。

她自小到大都在蜜罐子裏泡著,見不得別人受苦,自己也吃不下苦,這杖責,隻因她少年心性,一時倔強叛逆,現在疼的連哭都哭不出來。

下一次,她一定會小心翼翼,忍氣吞聲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