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圖如畫:囚愛小王後

第243章 狗屁不通

第243章 狗屁不通

而且聖上已開口了,難不成要收回成命?

真是找死的笨蛋!

“隻要風氣一正,就算是這些書生有銀子也無處送,自然也會收斂心思好好讀書,那時才是真正的清明,您現在殺了他們又有什麽用?”

杜雨青還在據理力爭。

這些人雖然和自己無關,但是活生生的二十多條人命,作為新社會長大的杜雨青,當然無法看著他們送死。

又不是做了什麽天理難容的事情,賄賂是很可惡,但是小懲大誡一番就得了,至於要他們的命嗎?

“那麽,你覺得本王要這種草包有何用處?”杜禦熙伸手將一張試卷扔到杜雨青的麵前,眯起了雙眸,“若是你能解釋這首狗屁不通的詩,本王就考慮將斬首換成杖責。”

他果然非常生氣,否則不會說出“狗屁不通”這樣粗俗的字眼。

不過美男說粗話,也別有一番風味……

所有人都大氣不敢出,尤其是那些哭爹喊娘求饒命的草包們,戰戰兢兢的等著一個小侍童來拯救。

溫寒的眸子輕輕一閃。

沒想到……杜禦熙竟然會鬆口。

他竟然會因杜雨青的求情,而網開一麵。

這不是杜禦熙斬立決不容逆的風格。

看來……杜禦熙對小丫頭的感情……不一般……否則,不會浪費時間在她身上。

杜雨青急忙收起開始漫遊的心神,低下頭,看見那首詩,臉上的表情立刻抽搐起來,搞什麽,他給她的……是那首極\/品的詩!

那位叫章本旦的仁兄,果然是笨蛋啊!!!!!

“若是你解釋的沒有讓本王滿意,那麽,你也要受罰,杖責三十。”杜禦熙看見小丫頭看著那首絕品的詩,石化僵硬的模樣,重重的哼了聲。

花繡錦看著杜雨青的臉色,都快笑出聲了。

看來,王兄不是因為她的求情而心軟,而是想連帶她一起責罰啊!

論辣手摧花,他錦侯可比不上杜禦熙一丁半點。

杖責三十,小命難保呐。

“其實……這個……說的是……一個哲理。”

杜雨青揉揉臉,不行,她看見這首詩,也想去踩那個章本旦的人兩腳。

人邊站著二,二個才成仁,若是倒著念,就是兩個人。

什麽鬼詩,她好想撕了試卷。

“王上你看,第一句說的沒錯,仁字分開,確實‘人邊站個二‘,開篇便是點睛之筆……”

杜雨青覺得自己編的都惡心,但她為了保住這二十多條人命,也保住自己的屁股,不得不硬著頭皮繼續“扯蛋”。

“第二句……其實用淺顯的話語,說了一個道理,兩個才成仁,無論是仁義仁德還是仁政,總要有施與者與被施與者,這個‘二‘,是虛數,宇宙萬物雖然為一體,可是又有著對立麵,就如太極兩儀,有陰便有陽,仁亦是如此,一個人若是沒有施與對象,怎麽成仁……”

那位寫詩的章本旦,張大嘴,口水流出來都忘了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