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圖如畫:囚愛小王後

第247章 害怕

第247章 害怕

“王上留情。”青玉終於看不過去了,“隻是一個侍童而已……”

“隻是侍童而已,打死也就打死了,不是嗎?”杜禦熙反問。

“王上,天色不早,還是先回宮吧。”花繡錦看見小丫頭屁股都出血了,終於善心大發的再次勸道。

杜禦熙眼眸冷光流轉,終於轉過身:“擺駕回宮。”

杜雨青被扔到華美的車中,她隻能是趴著的姿勢,因為屁股爛了,根本不能碰。

從這裏到王宮,要三炷香的時間,一路上雖然不怎麽顛簸,可杜雨青還是疼的不時發出呻吟。

杜禦熙一直保持著可怕的沉默,仿佛他是一個散發著巨大能量的危險旋渦,讓人不敢接近。

杜雨青的臉上還有淚痕,她來了這裏以後,似乎把一生的淚水都流完了。

以前在野外生存訓練時候,麵對毒蛇和狼,她都沒有這麽害怕過。

天才研究院小組,還曾磨練他們的意誌和精神,把他們孤零零的從飛機上丟在無人的荒島,挨過了半個月,那麽漫長孤單艱苦的環境,對一個十歲的孩子來說,都能活的有滋有味,一個人對著荒島找樂子,可見心性多麽樂觀。

可是在這裏,她一天都忍受不了。

雖然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著,但是比起荒島,她寧願過著魯濱孫的日子。

杜禦熙聽著趴在一邊的少女,口中偶爾逸出痛苦的呻吟聲,終於伸手,將她撈到自己的腿上。

杜雨青微微一顫,想要掙紮,但是屁股一涼,長褲被拉了下來。

被暴君這麽檢查傷口,真是恥辱。

“不準咬了。”杜禦熙終於發話。

杜雨青在狠狠咬著下唇,不想發出聲音。

“朕說,不許再咬了!痛就叫出來。”杜禦熙受夠了她的倔強,尤其看到她臀上的傷痕,更是心中微堵。

她平時稍微吃痛就大呼小叫裝可憐,今天一反常態的忍耐,讓杜禦熙覺得很不舒服。

這丫頭一定是覺得自己不該打她吧?

杜雨青就是不叫,她索性連呻吟的聲音都吞下去,死死咬著唇,嚐著血腥彌漫的味道。

一會對她好,一會又對她壞的暴君,完全摸不透他的行事規則,這讓杜雨青十分煩惱。

但煩惱是次要的,最重要的還是——溫寒不能帶她走了。

她今天最大的傷心,是這件事。

杜禦熙將她翻過來,抱在自己懷中,也不管是否會壓到她受傷的臀部,伸手就把她的兩腮捏住。

把漂亮紅潤的下唇咬的血淋淋的,她還真是不怕痛的小鬼。

“你在生氣?”杜禦熙注視著她的眼睛,冷聲問道。

“……”杜雨青避開他的視線,倔強的看著馬車的頂棚。

“你不認為自己錯了?”杜禦熙有些粗魯的揉了揉她被咬出血的下唇,又問道。

“……”杜雨青還是沉默。

她無法從那個突然的打擊之中回過神來。

她的心情很糟糕。

她滿懷希望的等著解救的那一天,甚至主動親近暴君也不覺得討厭了,都是因為她以為要逃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