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圖如畫:囚愛小王後

第258章 無視他

第258章 無視他

杜雨青屁顛屁顛的從屋脊上翻過來,提起裙角,小心翼翼的倒退著往下爬。

她還沒看到蘇齊歡,不過剛才在屋脊後麵想了想,在自己沒有完全掌控主導權的時候,還是不要和暴君起什麽衝突,否則屁股剛好,又得挨板子。

風從屋頂上呼呼的刮過,杜雨青暗暗埋怨著這裏的衣服如此繁瑣,害得一起風,她的裙帶都打結在一起,難以移動半步。

看著以極難看的姿勢卡在屋頂上的少女,杜禦熙閉上眼睛,深吸了口氣。

鳳凰是不是選錯了人?

她到底哪點母儀天下了?

瞧她那進退不得趴在房頂撅著屁股的模樣,活脫脫像個烏龜。

最多是個長相可愛點的烏龜……

黃色的人影一閃,杜雨青正騰出一隻手來解因為俯身而纏住腳腕的流蘇裙帶,突然看見了身邊多了一個人影,嚇得一顫,腳下一滑就往下麵摔去。

杜禦熙再次無聲的歎了口氣,長臂一伸,已經將她撈在胸口,往下飄去。

一瞬間的失重感覺,讓杜雨青下意識的緊緊抓住杜禦熙胸前衣襟,驚叫著把整張臉都埋了進去,像隻鴕鳥。

而杜禦熙的心髒微微一窒,被少女親近的感覺……竟然那麽好……

等心髒慢慢歸位,杜雨青才偷偷睜看眼睛,發現自己在男人的懷中,可愛的娃娃臉猛然紅了,急忙扭過頭鬆開手,又見蘇齊歡正笑吟吟的看著她,當即脖子都紅了。

不過,她隻是愣了愣,很快喜悅大於羞澀,杜雨青從男人的懷中掙脫下來,高興的往蘇齊歡身邊走去:“哥哥,你氣色真好……好久都沒來找我,你去哪了?”

“咳。”杜禦熙有些不悅,兄妹重逢有這麽開心嗎?

而且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裏,至少這丫頭也該請個安吧?

剛才懷中香香軟軟小小的感覺,讓他有些懷念,可是杜雨青根本不看他一眼,繼續在蘇齊歡麵前噓寒問暖。

他來這裏,真是堵上添堵!

但看到她那麽高興純真沒有半分虛假的笑臉,杜禦熙又有種難以言喻的縱容。

這個世界上,也隻有她,不帶著麵具對他吧……

杜禦熙看到她,總有這種心情。

“筱筱……母親很念叨著你,我恰逢大赦天下,所以出了天牢,如今帶罪,在修整河道……”

對著這張形似蘇筱筱,但神越來越不像妹妹的臉,蘇齊歡努力表現的正常一點。

“哥哥,進來說話。”杜雨青哪裏知道蘇齊歡早就不認為她是親妹妹了,她難得看到“家人”,滿心高興,連帶著忘了一邊站著的暴君。

自動無視,自動無視……

杜禦熙冷眼看著她興高采烈的伸手去拉蘇齊歡,臉色明顯的沉了下來。

這個丫頭果然一點都不避嫌啊。

倒是蘇齊歡輕輕的避讓過去,笑著提醒:“筱筱,王上……”

“我去給你找好吃的……是我自己做的美味,這個世界絕對沒有的好東西!”

杜雨青自顧自的說著,很興奮的跑回屋子,像是獻寶一樣的讓碧瑤拿出自己做的小糕點。

***這章節有重複的地方,現在,因為字數不夠無法修改成功,所以加上這一段,請大家無視****特獻上童童喜歡的好詞一首,以表歉意***

綠樹聽鵜鴂。更那堪、鷓鴣聲住,杜鵑聲切。啼到春歸無尋處,苦恨芳菲都歇。算未抵、人間離別。馬上琵琶關塞黑,更長門、翠輦辭金闕。看燕燕,送歸妾。

將軍百戰身名裂向河梁、回頭萬裏,故人長絕。易水蕭蕭西風冷,滿座衣冠似雪。正壯士、悲歌未徹。啼鳥還知如許恨,料不啼清淚長啼血。誰共我,醉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