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圖如畫:囚愛小王後

第322章 妒意

第322章 妒意

“難不成要我點你的?”少女抬起烏溜溜的眼睛,看見溫寒氣結的模樣,鵝毛筆的筆尖,惡意的戳了戳男人的胸口。

隻是筆還沒有收回,突然被男人反扣住雙手,緊接著,寒冷的身子靠了過來,狠狠的壓住她:“你再鬧,我就要了你。”

“冰棍,我錯了,我好好學,我沒鬧……”杜雨青哇哇大叫,在夢中猛然驚醒,嘴上還驚呼著,“冰棍,是我不對,我不鬧……不鬧……”

地下宮殿裏看不出時間,杜雨青隻能從咕咕叫著的肚子裏判斷,她睡了很久,現在應該不早了。

可是,竟然沒有人給她送飯……

莫不是溫寒知道她狡猾,怕她趁著別人送飯給自己的時候溜了,所以準備餓著她,一直到他回來?

杜雨青沒猜錯,溫寒知道她一肚子鬼心眼,怕侍衛們被她騙過去,所以囑咐無論裏麵發生什麽事情,都不可以開門。

溫寒在陪杜雪下棋。

那少女清甜暖暖的滋味,又在腦中浮現,原來男女之歡,這麽奇特。

“今天你好像心事重重,這步棋又走錯了。”杜雪將黑子落下,竟也學會了開玩笑,“看來你真的想我了。”

溫寒的臉上沒有任何的波動,猶若冬天結著厚冰的湖麵。

“王上並不信任我。”溫寒突然說道。

“將如此重要的州府交與你打理,怎會不信任?”杜雪反問。

“否則怎會讓你一再來此視察?”溫寒冷淡著聲音,白子隨意一放,看上去無心戀戰。

“我可不是來視察的。”杜雪笑著說道,“我是領旨平定沼胡山賊,路過此處,想來看看你而已。”

“沼胡山賊又鬧事了?”溫寒裝作不知,挑眉問道。

“看來你近日真的忙於重建遠芳城,連這件大事都沒聽說過。”杜雪拈著黑子,搖了搖頭,“他們劫走了賑災官銀,公然與朝廷作對,所以王上責令我在七日內追回官銀,剿了那幫匪徒。”

“沼胡,離此地隻有三百餘裏地,你多多盤查進出遠芳城之人,若是看見來曆不明的官銀,先扣了人再說。”杜雪見溫寒冷淡的眉眼中,似乎有一絲驚訝的神情,又囑咐道。

“你隻剩五日時間,還有閑情與我對弈。”溫寒看了眼棋局,白子又隨便一放,“我輸了。”

“我這不是和你睡一宿,明日便去討伐那些逆賊?”杜雪笑了起來,他原就清俊,這三十個月被曆練的多了一絲成熟的味道,那笑容宛若朝霞般明秀。

“可要我借你官兵?”溫寒冰涼的手指,收拾著棋子,淡淡問道。

不知為何,今天看到杜雪,溫寒心裏有一絲不舒服。

因為想到……杜雨青曾對著玉葫蘆發呆的模樣。

那個小丫頭第一眼看到溫柔的雪侯,就已經種下好感了吧?

當時,想和他出宮,也是說著要去找杜雪……

想到這裏,溫寒攥著棋子的手指不覺用力,頓時有冰霜悄悄爬上棋子。

***感謝書友婷的打賞,加更哦,求更多的票票和打賞,(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