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圖如畫:囚愛小王後

第323章 七情六欲

第323章 七情六欲

想到這裏,溫寒攥著棋子的手指不覺用力,頓時有冰霜悄悄爬上棋子。

“不用,我有五百精兵足夠,更何況還有紫元相助。”杜雪看了眼天色,也幫著收拾起棋盤來。

“對了,紫元去了哪裏?怎不見人影?”溫寒深吸了口氣,壓住那股酸溜溜的感覺,問道。

“他安頓完精兵,等不及你回來,便餓的跑出去,紫元最貪吃,你又不是不知。”杜雪搖搖頭,有些歎息的說道。

溫寒站起身,冷冰冰的臉上依舊什麽的表情都沒有:“我弄到些千年碧花酒,晚上飲些,明天早去早回,全勝歸來時,再與你慶功。”

三月的夜,春寒料峭,溫寒更如千年冰窟般,好在杜雪和紫元早就習慣他的冰冷,酒後席散,杜雪偏要與溫寒一起睡覺。

“外界常傳你我有斷袖之交,一晃數年,你還是如以前,喜歡睡我身邊,也不怕凍著。”溫寒站在房間內,看杜雪解著衣袍,似乎有絲歎息。

“他們怎知我最貪涼,晚上與你睡覺,寒熱互補,最舒服不過。”杜雪笑吟吟的說道。

“早些睡吧,養足精神,莫要誤了明天行程。”溫寒看著他的目光了,似有幾分淡淡的溫暖,說道。

“你身上越發冷了。”杜雪突然伸手,在溫寒身前停住,距離兩公分還能感覺到指尖的寒意,蹙眉說道,“玄冰掌莫要再練,你體內的陰寒之氣,最終會傷到內腑。”

“無妨。”溫寒竟對他笑了,雖然笑意一閃即過,卻讓那張冰冷如霜的臉,乍然明亮起來。

“不隻是內腑會受到傷害,你再練下去,連情字也不知,寡情寡欲又有何歡樂可言?”杜雪歎了口氣,說道。

“無妨。”依舊是這兩個字,溫寒看著杜雪,那雙如同冰雪中兩顆黑寶石般的雙眸裏,已沒了笑意,恢複寒冷,“我會記得你。”

記得他,這個杜雨青為之黯然神傷的男人。

“你當然要記得我!玄冰掌又不是忘川水!”杜雪伸手搭上他的手腕,臉上又浮現憂色,“可是,再練下去,你非但肌骨冰寒,連性子也越發的冰冷,沒有七情六欲……”

“你有七情六欲,和自己喜歡的女孩兒長相廝守,但是你可知……她……”溫寒突然惱了起來,杜雨青摸著玉葫蘆左看右看舍不得放下的樣子浮現在腦中怎麽都揮之不去。

“什麽?”杜雪沒想到冷淡的溫寒會突然激動起來,他蹙眉問道。

“你是不是想說……以前的蘇筱筱,不是我的蘇筱筱?”杜雪見溫寒扭過頭不肯再說半個字,他試探的問道。

溫寒冷著臉,不說話。

枉費杜雨青曾經以為杜雪會接她走,每每看見玉葫蘆都黯然神傷的樣子,讓溫寒很不是滋味。

“其實,我早就知道……她不是蘇筱筱。”杜雪歎了口氣,“她第一夜進我府上,我就覺得她不似蘇筱筱,她把什麽都忘了,一個勁的說,她叫杜雨青,隻是當時以為她又發瘋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