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圖如畫:囚愛小王後

第457章 討人

第457章 討人

花繡錦口中說著冤枉,一雙桃花眼卻緊緊的打量著小王後,怎麽感覺她今天出來的目的是找人?

“得了,你回去和杜禦熙解釋吧。誰相信你一個沒收?你又不是杜雪,也不是莫笑,更不是溫寒!”

杜雨青雖然能出客棧,卻無法擺脫身後的兩個女俠和綠影,她隻能想著法子試探花繡錦,從他口中得知溫寒現在人在何處。

可是花繡錦也成精的狐狸,一個不小心,反被套住可不好。

“杜雪那是心有所屬,他肯定早收了蘇筱筱,莫笑是年幼,還不知情字;至於溫寒嘛……”

這院子清場了,花繡錦說話也沒什麽顧忌起來,頓了頓,他繼續說道:“溫寒有病,不能近女色。”

“胡說。”杜雨青挑了挑眉,“杜雪是正人君子,才不是你想的那樣,溫寒也是正派人,你就不要給自己找借口了。”

“王後娘娘,知人知麵不知心啊。”花繡錦前四個字說的極為小聲,低低的笑道,“臣和他們一起長大,能不知道幾個人的脾氣嗎?”

“才怪,我看隨便找個誰,都會比你辦事好。”杜雨青在院子裏一邊走著,一邊狀似生氣的說道,“要是杜雪或者溫寒在,就不會有人一早在客棧把我吵醒。”

“這個……是臣疏忽。”花繡錦道歉的一點誠意都沒有。

“溫寒在哪裏?!”杜雨青突然轉身問道,“我要讓王上把他調回來,你沉迷女色,差點害我被那麽老的大伯抓走,太可惡了!”

“臣真的冤枉啊。”花繡錦大聲呼冤,卻開始不提溫寒,“王上一定會明察秋毫,那些女子,臣一個都沒收。”

“王上自然會明察,反正你小心點!對了,我要點資料,州府大院,應該有一些人口登記本之類的東西吧?”杜雨青見花繡錦立刻隻字不提溫寒,心中也異常小心,立刻換了話題,說道。

她今天被盯的太緊,可能很難得到溫寒的情況,而且花繡錦更是老狐狸,將這裏清場的一個人不剩,還不如在客棧裏能多看見幾個生人……

罷了,既然試探不出什麽,她還是繼續想辦法對付杜禦熙吧。

“那是戶籍嗎?”花繡錦不太聽得懂,沉思了片刻,問道。

“對,登記入戶本,還有一些賦稅方麵的東西,我都要看。”杜雨青生怕杜禦熙也會疑心,所以很聰明的在杜禦熙追殺過來之前,找個理由擋住他們的視線。

事實上,她做到很好,杜禦熙氣來“討人”的時候,見她在州府大院的戶籍部裏翻查著資料,怒氣立刻去了大半。

她昨天晚上寫到半夜,說什麽資料還不全,許多東西要調查,所以今天就來州府大院查找資料?

真是辛苦了她。

杜禦熙走到她的身邊,看著杜雨青工工整整的記載著一些數據,伸手拿掉她手中的筆,雖然可以免去她擅自跑出來的大膽,可還是要裝裝樣子讓她知道以後不該任性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