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圖如畫:囚愛小王後

第742章 那個太補……

第742章 那個太補……

“啊!”小腹真的一陣劇痛,杜雨青猛然睜開眼睛,看見粉色的帷幔。

“娘娘,您醒了?”曉寒站起身,問道。

杜雨青的手還按在小腹上,感覺剛才那一幕真實的就像是某種宿命……

是,是宿命的感覺。

她昨天剛剛完全接受了杜禦熙,還在靈泉中與杜禦熙溫存,然後就夢見了溫寒,第六感讓她隱約覺得,溫寒回來了。

她做的很多夢都會實現,比如考試分數……

捂著小腹坐起來,杜雨青皺起眉哼了一聲:“好疼!”

“娘娘哪裏疼?”嫣語立刻問道。

“肚子。”杜雨青掀起被子,發現自己還沒穿衣服,下身湧起一陣熱流,將床單弄濕。

擦,大姨媽又來了!

可能是暴君的龍精太補了,所以……一下子來這麽多。

不過現在她的大姨媽現在慢慢的準時了,也差不多定量,基本上三個多月來一次。

以前有時候兩三個月來一次,有時候七八個月都不來,按地球的年輪算,在這裏三年多的時間,已經慢慢的適應了這裏的生活,連大姨媽都正常了。

回到王宮已經超過三個月了,按照大姨媽計事法來算。

夏天也完全的到來了,杜雨青穿著輕薄的衣服,在天青宮乖乖的坐著,沒有到處玩。

她的大姨媽喜歡洶湧而至,兩個多時辰就沒了,可是稍微受了寒,就要持續七八天,讓杜雨青很頭疼。

昨天肯定是動作太激烈,所以子宮內的經血剝落,今天來的這麽凶猛。

杜禦熙從靜寧宮出來,眼底隱約有戾氣,一張俊臉冰寒著,在盛夏的陽光中,沒有絲毫的暖意。

花繡錦跟在他的後麵,依舊風流倜儻花枝招展,隻是最近像是縱/欲過度,臉色有些疲憊。

“三日後,你去接齊歡手中的漕運整頓,紅纓會隨行相助。”杜禦熙走到曲廊裏,說道。

“是。”花繡錦隻能答應,唇邊依舊帶著笑容。

杜禦熙一定有所察覺了,否則不會這麽快將他調出王城,還派紅纓監視自己。

花繡錦回到錦侯府,剛剛走到荷池邊,身後一股寒風掠過,他轉過頭,看見溫寒站在池邊的假山一角,正冷冷的看著他。

“爺。您能不能稍微收斂點,萬一被人看見,我還要不要活?”花繡錦急忙將溫寒塞回假山的洞裏,一張邪/魅的臉,幾乎貼上溫寒冰冷的臉,吹著氣說道。

“王上今日留你在宮中那麽久,說了些什麽?”溫寒微微撇過臉,問道。

“王上已經有所察覺,要將我調出王城,接手齊歡的事情。”花繡錦歎了口氣,眉宇間有一絲擔憂,“如今宮中戒備森嚴,你不能輕舉妄動,因為一個女人,讓自己陷入危險。”

“將齊歡勸服,將軍府被滅門,齊歡心中還是有恨。”溫寒說道。

“我試過,但是你不要小覷了王上。”花繡錦伸手按向某處,立刻假山裏開了一個小門,僅容一個人通過。

***淚奔,童童最近的手稿全丟了,電腦沒保存好,這兩天努力重寫,更新可能不太穩定,雖然更的不多,但還是厚著臉皮要票票,麽麽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