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狐尊

第三百一十八章 神說,有了光!

第三百一十八章 神說,有了光!

滿頭如雪的白發在狂風中張揚肆意,秦勝一身長袍獵獵有血色的眼眸中閃爍著冷漠無情的光澤,渾身上下溢滿的殺氣恍如一股股洶湧澎湃的驚濤駭浪,將整片整片的天空攪亂成一團,漆黑壓天的烏雲在頭頂之上,劇烈的翻湧滾動,遠遠的望去,此刻的泰勝就好似流連於暗夜之中的神秘君王一般,司掌生命,絕殺生死!

突然間,他身形閃動,一步,兩步……緩緩的從靜止在虛空之上的喀斯特和光明聖龍身邊穿過,平靜的麵容之上看不出有半點的表情。

秦勝的動作看似緩慢,實則一路天涯,轉眼之間,已經在千米之外,,啊!,‘吼!,兩聲驚天徹地般的慘叫,刹那間在秦勝的身後響起,一點微弱的光芒從靜止在虛空中的喀斯特和光明聖龍身上同時亮起,一道,兩道,“恍眼之間,膨脹到無以複加的熾亮,如同天空燦爛的太陽,綻放出一道道耀眼的光芒,將整個漆黑的空間照亮,乍現之後,無盡的漆黑再一次籠罩在大地之中,但那一抹的璀璨而耀眼的光輝,卻深深的印在仰望天空的眾多光明守衛的心中,緊接著,一片片血花在那抹璀璨的光輝消失的瞬間,悄然綻放,無數道觸目驚心的血色裂紋在喀斯特和他坐下的光明聖龍身上乍現,蜘蛛網般布滿開來,鮮血就如同高壓的水槍一般,‘嗤嗤,的噴射而出,在昏暗的天空中,化作了一道道四下噴濺的血泉,形成了一朵朵妖異、詢爛的血蓮花,“轟隆”,一聲驚天徹地般巨大爆炸聲驀然響起,喀斯特和光明聖龍的身體幾羊同時化作了一片茫茫的血幕驟然的升騰而起,妖異的鮮血點點的綻放,在狂風的呼嘯下,向著遠方飄散而去。

漆黑的空間內,隻剩下那柄已然失去了光澤的 “斯拉克龍槍,還靜靜的漂浮在天空中,秦勝隨手一招,斯拉克龍槍化作了一道黑影出現在他的掌心之中,他看都沒看直接放入空間戒指之中。

聖山之上數量眾多的光明守衛在看到如此震撼人心的場麵,頓時陷入了徹底的混亂,一個個樓不成軍,如走獸般向四方逃竄。

一圈圈詭異的黑色波紋籠罩在整個戰場,靜立在虛空之上的秦勝宛如魔神一般,麵無表情的望著下麵四散奔逃的人群,眼神中閃爍著森寒的殺機,宛如羊脂白玉的右手驀然間綻放出璀璨的金色光華,閃電的穿過層層的空間,平橫出現在身前,一道道表麵閃爍著金屬光芒的箭矢陡然間自虛空中成型,劃刁破長空的厲嘯間,銳不可當的朝著地麵的方向激射而去!

刹那間,一道道淒厲的破空聲傳來,那漫天金色的箭矢化為道道流光射向那些蒼皇逃竄的光明守衛,如同疾風驟雨一般的金色箭矢,宛如一道道奪人性命的流星一般,瞬間將數百名光明守衛釘死在地麵上,於此同時,天空中厚重的烏雲翻滾的更加的劇烈,一道道耀眼的光輝劃破了漆黑的天幕,出現在人間,‘轟僂!,‘轟隆!,‘轟隆!,……一道道金色的粗大雷電從雲層之中轟落,被閃電擊中的倒黴家夥頓時慘嚎一聲,瞬間化作了焦炭,一股股電光從頭頂一直蔓延到全身,即使是傾盆而下的大雨,也依舊澆不滅他們身上的火焰,狂風大起,天地一片的漆黑,傾盆而下的雨水將天地掩蓋成一片的朦朧水幕!

恐怖的能量風暴在地麵上肆虐著,淩厲的風暴宛如利刃一般,將四散逃跑的光明守衛崩成了碎片,高大的天使雕塑,枝葉繁茂的蒼天大樹被可怕的風暴直接掀起,拋上了空中,然後轟然而下,將地麵上宏偉的鱗次櫛比的建築砸成了一段段殘垣斷壁,而那些沒有來得及躲開的家夥,瞬間被摔落下來的雜物,砸成了一堆堆腐爛殷紅的肉泥。

“轟隆隆”,整個聖山都開始劇烈的搖晃了起來,地麵上猛烈的顫抖著,四散潰逃的家夥根本站不穩身體,嘴上瘋狂的喊叫著,很多虔誠的信徒向著上天禱告著,祈求光明神的救贖,不過,這不過是美好的願望而已,“哢嚓”“哢嚓,……,一道道巨大的裂縫在堅硬的地麵上乍現,向著四周蔓延開來來,四散逃跑的光明守衛在慘叫著,掉入了深不見底的深淵之中,無邊的混亂在聖山之上蔓延開來,整座整座的輝煌了數萬年的宮殿在這一刻坍塌損毀,無數的雄偉的建築倒下,曆代教皇的雕塑竹成了一塊塊碎片,此起彼伏的劇烈慘叫聲在大地上響起“這裏本是天穹大陸上最為安全的的方,隻因為神聖教廷招惹了一個絕對不可招惹的恐怖強者,萬年的古老城市正經曆著末日浩劫,‘嗡,一道銀白色的光明火焰,驀地從聖山之上最高的建築,光明神殿的塔尖緩緩的彌散開來,,嗤嗤”漣漪一般清晰可見的銀白色護罩將整個光明神殿,完全的籠罩在其中,無論是地動山搖、閃電霹靂,還是恐怖得能量風暴,在這一瞬間全都被抵擋在外麵,狂暴的能量不斷的肆虐衝擊著白色的護罩,一聲聲驚天的爆炸聲在地動山搖的聖山上響起,銀白色的護罩頑強的抵擋著恐怖的衝擊,巍然立。

良久之後,天地之間再一次陷入死寂,而巍峨的聖山……不!

因為此刻,這裏已經不能在叫做‘聖山,了!

盯函如,四夏新最由,逮度最快原本雄偉聳立宛如利刃直插雲霄的光明聖山,此刻卻已經倒塌大半,隻剩下被白色護罩籠罩的光明神殿還孤獨的屹立於此。

山脈之上,無數大大小小的漆黑色的蜘蛛網般的裂縫密布於此,放眼望去,滿目瘡瘙。

從前在眾生眼中高高在上的神聖教廷的光明聖山,在頃刻之間,就這麽被無情的毀滅了,而現在,這裏滿地的殘垣斷壁,漂浮在虛空上的泰勝訊著白色護罩籠罩下的光明神殿,血色的眸子之中,閃爍著的是無邊的殺氣和暴戾。

一道舔紙著的金色火焰在鋒利的斧刃間一閃而過,流轉著神秘光華的怒之爆炎向下一揮,漆黑的空間之中,狹長的裂隙順勢乍現,一道閃亮的弧光從漆黑無光的縫隙之中噴射而出,撕裂了層層的空間呼嘯著撲向了白色的護罩,“滾出來!!!”

一聲恐怖的聲音在天際間響徹,漆黑的空間宛如平靜的湖麵,蕩起了一圈圈的漣漪,向著光明神殿傳去,暴怒之聲宛如滾滾的雷聲在烏雲覆蓋下的天空中回蕩著,“哢哢哢……”

白色的護罩劇烈的搖晃著,不停的作響,宛如風中的細小的燭火,搖擺不定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熄滅,光明神殿周圍的保護罩劇烈收縮著,刺耳的碰撞聲在空氣中徹響,璀璨的光弧就好像一把放入冷水之中的燒紅的鐵塊,不停的向上升騰著一股股白色的煙霧,白色的護罩緩緩的變淡,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消失不見,,嗚!,狂風呼嘯,卷動漫天烏雲,突然停止下來,一股宏大而帶有盅惑般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主說,有了光”

彌漫在整今天空之上的烏雲瞬間裂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一道耀眼的陽光重現灑向了漆黑的天地之間,瞬間照射到聖皇宮中,狂暴的風暴消失不見,那座巍峨地銀白的聖皇宮屹立於山峰之上,此刻城堡之上,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漂浮著,看上去極為瘦小,身著雪色的白袍,沒有一絲塵埃,顯的極為素潔!一頭枯槁的灰發垂至肩部,滿臉皺紋如同風幹的插皮,盡顯蒼老!

每一條皺紋,都有如刀削斧刻一般,留滿了歲月的痕跡,一雙淡藍色的眼睛看似渾濁,卻仿佛又顯現出一種深深的睿智與深邃!

仔細看去,似乎就要深深的陷入他的目光之中,枯朽老者就那樣靜靜漂浮在半空之上,雖然身形瘦小,卻偏偏讓人有一種威嚴之至的感覺,手中拿著一柄金色的權杖,他的身份自然不言而喻一一神聖教廷的教皇聖羅蘭德,保羅六十四世!

“你終於出現了!!!”秦勝的嘴角彎出了一道詭異的弧線,血眸之中暴起了一團璀璨的精光,光芒灼目,身上的氣勢不斷攀升著,宛如一座如山脈般的氣勢撲麵而來,在遠處規戰的強者的眼中,泰勝的身軀不斷的拔高著,越來越高,競然隱隱的有頂天之勢,狂暴的氣勢瘋狂的攪動著天空的烏雲,烏雲中裂開的巨大的縫隙,在烏雲翻滾之中緩緩的合攏了起來,四周的空間緩緩的裂開了一道道狹長的縫隙,過去一直笑容和煦的光明教皇‘保羅十六世”涵養不可謂不深厚,從來沒有心中的憤怒表現出來,而此刻,他的臉龐之上怒氣清晰可見。

“卑鄙的獸人,你正在褻瀆偉大的光明神!你的罪孽不可饒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