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幻湮塵

第66章 圍殺

第六十六章 圍殺

那馬管事聞言,立馬從座位上站起:“當真是那兩人,還有‘隱丹遺跡’的消息!”

兩名劍客連忙點頭,那馬管事,在書架上一陣翻尋,拿出三幅畫像,在書桌上鋪開。見得畫像中人,一名男子,手拿折扇,正是那關怯的模樣。一名女子,貌若天仙,畫的正是柳依絮。另一副畫,是一俊秀書生,確是蕭靈的樣子。

兩名劍客指著柳依絮和蕭靈的畫像說道:“正是這兩人,應該是剛到我們鎮上。剛聽到兩人談話。說是要買些幹糧,備好馬匹。去那洪澤湖去。還說什麽‘隱丹遺跡’的秘密。”

馬管事大驚說道:“你們去,繼續暗中跟著兩人,切莫丟了行跡。我立馬派人向總部報信。據總部消息,這兩人身手不錯。你們先莫打草驚蛇。跟住他們,等總部派人下來。再行計議。”

兩名劍客領命,立馬出了府邸,來到客棧,見得蕭靈兩人尚未離去。兩人在客棧外找了個位置站下,緊緊盯著蕭靈和柳依絮倆人。

鄱陽幫各分派彼此緊密相連,自這馬管事派出信息傳出。每到一分派之處,便換人換馬,星夜馳騁。一日多時間,關於蕭靈、柳依絮的消息便傳到了潘陽湖幫中總部之處。

潘陽湖是中國最大的淡水湖。整個湖體呈葫蘆形,它是一個季節性變化大的吞吐型湖泊,洪水期與枯水期蓄水量差異懸殊。春夏之交時,湖水猛漲,水麵擴大,煙波浩渺;秋冬之季,湖水劇降,洲灘**。形成了‘洪水一片、枯水一線’的美麗景觀。潘陽湖有石鍾山。石鍾山地勢險要,陡峭崢嶸,因控扼長江及鄱陽湖,居高臨下,進可攻,退可守,號稱“江湖鎖鑰”,自古即為軍事要塞,為兵家必爭之地。登臨山上,既可遠眺廬山煙雲,又可近睹江湖清濁。在月色之夜,更有‘湖光影玉壁,長天一月空’的美景。這鄱陽幫總部,便設在這石鍾山之上。

這日關於蕭靈、柳依絮的信息傳來,一時,幫中精要人物滿坐一堂。

其中一名絡腮胡子的大漢居於副座之上,此人正是鄱陽幫現任副幫主左慕,他見眾人到齊,便起身說道:“今日傳來蕭靈、柳依絮的蹤跡,更有‘隱丹遺跡’的消息。秋幫主閉關未出。但這‘隱丹遺跡’之事,非同小可。今日大家都在此,需得馬上定下計策。將這蕭靈、柳依絮兩人控製住。並找到‘隱丹遺跡’的秘密。”

一名矮個子站立起來:“左副幫主說得是,平日,秋幫主一再叮囑,要注意‘隱丹遺跡’的訊息。五湖並幫大事目前也進展不錯,洞庭幫一事,蕭靈,柳依絮兩人橫加進來。給我們的大事帶來不少麻煩。我的意見是,盡快派出人手。將這兩人控製,如不能生擒,便也不能讓他們活著走出我鄱陽幫地界。”

台下一名俊俏書生發話道:“據洞庭幫傳來消息,這柳依絮乃丹霞門人。其‘丹霞劍氣’絕技,不可小窺。那蕭靈身法詭異,也不易對付。如若出手,須得多派好手。一擊便要成功,莫要多費周折。且我五湖並幫大事,此刻也不容多生周折。此番出手,須得神不知鬼不覺。莫要驚動那丹霞派、以免對並幫之事不利。”

“對,萬護法說得沒錯。當該如此!”

“我鄱陽幫如今實力,也無需怕那丹霞派。殺個弟子,有什麽好怕的。”

“五湖並幫大事要緊,須得少樹敵人為妙。”

“等秋幫主出關,神功大成。做了我五湖幫首腦,我鄱陽幫當可爭霸天下。何必如此畏首畏腦。”

一時間,眾人議論紛紛。

那左慕見得狀況,大聲說道:“眾兄弟,先安靜下來。這‘隱丹遺跡’之事,非同小可。據悉,醉美人關怯與那蕭靈關係不錯。關怯手中的‘隱丹遺跡’線索現落在蕭靈手中也很有可能。又加這蕭靈兩人與這洞庭幫幫變之事甚有關聯,留之不得。既如此,我們也無需多慮。”

說完,一眼掃過眾人。大聲說道:“左右護法,徐立堂主,烏匯堂主,苗虛槐堂主。你們五人,再帶上二十名聚流強者。即刻出發,務必將那蕭靈和柳依絮控製住。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是!”一時間,台下五人站出。隨後便從鄱陽幫精英中挑出20名聚流強者,往蕭靈和柳依絮所在的小鎮而來。

蕭靈和柳依絮用完餐後,便在鎮上逛了起來。買了些幹糧用品,又去馬棚挑了兩匹良馬。到忙完這些,天色已黑。隨即便又返回客棧,要了房間。便自歇息下來,小鎮夜間甚為安靜。兩人住下來,倒也相安無事。

第二日一早,兩人向小二探聽了去往洪澤湖的路程,問了方向。便騎馬前行,兩馬初時行進甚快,而後便越來越慢,行了半日,兩馬便口吐白沫,倒地不起。蕭靈略一檢查,發現馬已氣絕。再仔細查看,見得馬嘴中流出黑血,竟是中毒而亡。一時間,蕭靈大驚。對柳依絮說道:“不知何人,竟然對我們的馬下了毒。”

柳依絮答道:“靈兒,這世道險惡。怕是有人要對我們不利。”

蕭靈苦笑道:“這地方,我們都是初次來到。應該不是什麽仇家所為。說不好是附近的強盜,欲要奪些錢財,故對我們的馬下了毒。這番前行。我們也當多留些心,不要著了小人的道。”

兩人展開身法前行,也不比騎馬跑得慢。隻是沿途甚為小心,兩人滿是戒備。

兩人行到夜間,到了一處村落之前。蕭靈前去向一戶農戶家借宿下來。兩人吃了隨身帶的幹糧,便歇息下來。

又過得一夜,兩人見相安無事,心中猜想定是那些盜賊沒能追趕上來。於是,繼續趕路。

這天中午,兩人行到一座大山之前,此山名為鬼斷頭山,山勢奇險。唯有一條小道橫穿大山。

蕭靈和柳依絮沿著小道前行,此山路甚為艱險,往返路人較少。蕭靈行至半山腰時,見得一隊人擋在山路前方,望著蕭靈兩人,滿臉不善。

蕭靈和柳依絮相視一眼,感受到前方眾人目光。心中明了,正待發問時。山下道路上一隊人飛速來到,頓時與前方一隊人,將蕭靈和柳依絮夾在山道中間。蕭靈轉過身,手中抽出軟鞭。見得隊伍中一名俊秀書生站出,並開口說道:“前方想必就是蕭公子和柳姑娘吧!你們腳程好快,差些時間便要趕不上你們了。”

蕭靈接話道:“閣下何人,為何要追趕我倆。在下坐騎,恐怕也是你們做的手腳吧!”

那俊秀書生答道:“蕭公子果然聰明。在下鄱陽幫左護法萬丈青。今與我幫右護法劉冠,特來有請蕭公子和柳姑娘。去我鄱陽幫中做客。不知蕭公子可否賞臉。”

蕭靈一聲苦笑:“鄱陽幫,我們高攀不上。萬護法有何勾當,直接道來。莫要拐彎抹角。”

萬丈青答道:“既如此,那我們也不需客氣了。我幫應洞庭幫之托,想要蕭公子協助尋找那洞庭幫前幫主關怯。同時,那關怯掌握的‘隱丹遺跡’也請蕭公子幫忙找尋。”

蕭靈答道:“洞庭幫之事,你們鄱陽幫為何如此熱情。怕是你們也有私心吧!”

“洞庭,鄱陽,洪澤,太湖,巢湖五幫並幫之日不遠。我們本就是一家,彼此間事自然鼎力相助。那‘隱丹遺跡’也本就是我五湖幫之物。蕭公子切莫糊塗,莫要逼急了我們。”

“你們今日如此準備而來,怕也不會給我別的機會吧!何必如此多話”

萬丈青聞聽得此話,抽出手中長劍,向蕭靈刺去。同時嘴中喊道:“動手!”

隨萬丈青拔劍呼喝,眾人均將手中兵器取出.,頓時前後人員飛身散開。有的立身樹杆之上,有的攀上岩石,有的站在早木之中。在這山間小道上,將蕭靈和柳依絮圍在中間。這一幹人均是聚流高手,飛身站位,極為迅速快捷。

蕭靈見得萬丈青刺來的長劍,來勢凶猛,不敢硬接。隻得腳下步法繞開,險險的躲過一劍。待再施展步法時,山道狹窄,落腳不便,盡多阻礙。萬丈青的長劍又近逼過來。柳依絮見到蕭靈的狀況。秋月劍調轉過來,擋住萬丈青的長劍。兩劍相交,一劍綠光四散,一劍金光萬丈。兩人各自退後一步,才穩住身形。

萬丈青見得這一劍交接,自己沒占到絲毫便宜,也是心中大驚。須知這萬丈青乃鄱陽幫中極為領尖的人物之一,平日行走江湖,罕逢對手。今日見柳依絮如此一位年輕貌美的姑娘。一劍之下,不但接過了自己一劍,還使得自己後退一步。如何不驚。當下打起十二分精神來。將手中的劍招展開。

鄱陽幫右護法劉冠,乃一名蠻頭大漢,手提一把重斧,一人擋住了山道一頭。見得圍攻的人較多,倒也沒有出手,否則一斧頭下去,在這狹窄之地,倒是攻擊到自己人的概率要比擊中蕭靈和柳依絮的概率大的多。這劉冠怒目立在山道一頭,每有蕭靈或柳依絮欲要從這山道一頭過去時,便是一斧頭下去。其威如雷,勢不可擋,柳依絮和蕭靈都不敢硬接。隻得遠遠避過這莽撞大漢。

潘陽幫堂主徐立,長得身高頭小,一雙手尤其長。他在手上套了副金質手套,一抓一伸之間,靈活詭異。趁著蕭靈和柳依絮忙亂時,便自出手偷襲。好在柳依絮和蕭靈都甚靈活,這徐立也未得手。

潘陽幫另一堂主烏匯使用一把彎刀,刀身明光閃閃,配合他一刀刀劈砍,不斷地晃向蕭靈和柳依絮的眼睛。柳依絮、蕭靈兩人聽聲辨位都較準確。一時半刻倒也不受影響。

潘陽幫堂主苗虛槐使得一杆長槍,招招狠辣致命。雖在這狹小之地,其招式亦是絲毫不亂。一挑一刺間,蕭靈、柳依絮應付起來極為不易。

潘陽幫其他聚流高手亦是個個身手不弱,彼此分工配合。牢牢地將蕭靈和柳依絮控製在狹小的範圍之內。

蕭靈和柳依絮在眾人圍攻下,八方受敵,感到非常吃力。蕭靈雖然體內真氣雄厚,大異於常人,但畢竟未達聚流。一番交手,便顯出其弱勢來。每遇兵器要硬碰之時,蕭靈隻能躲過。靠著招式巧妙,勉強在眾聚流高手圍攻下周旋著。柳依絮雖一身液態能量較為深厚,但這群人之中,個個是聚流高手。單是那左護法萬丈青一身本領便已不在她之下,又加身邊蕭靈頻頻遇險,她需不時加以援手。這番狀況,兩人的處境越加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