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嬰天道

第六卷 天封聖星 第二百一十一章 混亂劫

第六卷 天封聖星 第二百一十一章 混亂劫

魔葉與仙山上其他仙人道過別,兩人便開始向天門飛去了。好在還有幾個有點良心的仙人出來送了一下,也不枉魔葉的心法。從這裏到天門需要近百年的行程,有了翎牙子的陪同,途中並不單調了。

……

江明做在魂耀中,看著那急速退去的星空,回想自己進入仙界這麽多年。似乎什麽都沒有做,報仇的事情看來要延遲了。此去也不知道是要做什麽,他覺得自己應該去天機門看看。腦海中跳出一個身影,那個雙手在水中揮舞,映著滿麵彩虹中的女子。

“你還好嗎?”江明口中喃喃地說道。紫玲在一邊,睜開眼睛,頗有幾分醋意。江明背後飛出一道金光,金光圍繞在紫玲耳邊,紫玲臉上的醋意更濃了。

“你在想她?”話中滿是不滿。她沒有見過蕭娜,但是她認為向江明母親出手的人不會是好人。“她殺了你的母親,她應該是你的仇人。”

“不是的,”江明低著頭說道,“她是被逼的。”後麵一句話是吼出來的,不知道是生紫玲的氣,還是生他自己的氣。

第一次江明和紫玲吵了起來,漸漸的紫玲感覺到江明的神織又出現了波動。他知道江明又受了混亂之心的影響,立刻改變態度。

“好,她是被逼的。”紫玲伸手撫摸江明的後被,一股淡淡的溫馨的氣息探進江明身體中,梳理江明已經出現紊亂的仙元。江芸也重新回到江明後頸,幫助穩住江明的氣機。

漸漸地江明安靜了下來,閉著的眼睛睜開,眼神中充滿了無奈。“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江明背對著紫玲說道,他怪自己如此沒用,不能渡過混亂之心就算了,心性還如此不穩定。

紫玲不顧江芸在場,由後背將江明攬住,一道金光由江明後勁升起,顯然是不想當電燈泡。

“不管你怎麽選擇,請你都要相信我。”紫玲溫柔地說道。完全沒有以前那個和江明爭鬥的紫玲的影子了。江明腦海中卻是另有想法,任由紫玲由背後抱著他。漸漸地兩人居然都入定了。

江明看著周圍環境,那是一座座巨大的仙山,安靜,祥和,時不時一道光華飛過,消失在遠處的星宇中。突然仙山群中爆出一道濃烈的紫光,緊接著周圍便響起了轟轟的聲音。整個星宇發生了變化,法寶的碰撞聲音,法術的爆炸聲音以及生命消逝的時候的慘叫聲。一個個仙山在強大的力量波動中消失,同時一道道光線由其中射出。

亂了,完全亂了。江明似乎麵對的是整個世界的毀滅,那一個個仙山爆炸的時候濺出的火花如鬼魅一樣纏繞在他身周。

“我錯了嗎?”江明在心中問自己。漸漸地,一個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江明的腦海中。首先是師兄,在那個神秘的宮殿中,不知道被傳到了哪裏。再是賈黃,子雲仙姑,以及那一個個消逝在天封聖星上的散仙。蕭娜,、母親、紫玲、寶山、魔葉、冥洞的身影一一出現在眼前。似乎自己才是罪魁禍首,本來他們都可以安安靜靜地在自己的線上生活著,走上天為他們安排好的路,就是自己的介入,一切都亂了。

江明暴走了,一道道紫色的光芒由他手上射出,那一座座本就動蕩的仙山,如在火焰中的紙屑一樣,在那一道道紫光中消失了。

魂耀中,紫玲被江明身上的氣勢逼得貼在了魂耀的壁上。“哥哥,哥哥醒醒啊。”江芸徒勞地在江明後頸出呼喚著。江明已經滿臉大汗,身上發出強烈的紫光,紫光時強時弱,但是紫玲也受不了這樣的壓力。口鼻中漸漸流出了鮮血。

魂耀開始顫抖起來,江明身上的威壓已經超過了魂耀的承受範圍。紫玲已經暈過去了,倒在地上,隨著魂耀的顛簸滾來滾去。江芸完全不知道怎麽辦,隻得無力地在江明耳邊呼喊。

星空中,一道紫色光線顫抖著劃過,似乎將那星空撕破。轟地一聲撞擊在了一座仙山上,強大的力量將仙山撞離了軌道,一道道強大的波動將仙山表麵的泥土旋開。周圍的幾個仙山上紛紛飛出一些光點,看著那個仙山漸漸在星宇中傾斜,最後破裂開來,化成一塊塊小石頭。

“第二次了,”三聖王緊緊看著畫麵中的江明,“一定要成功啊!”江明身上,背負著很多使命。“不能再失敗了!”三人喃喃地說道。

眾人看著爆炸中心的那個紫色身影,一股強大的威壓由那身影中傳了出來,同時一股濃烈的殺意沁入在場的所有人的心中。

“姐姐快走。”江芸喚醒紫玲,紫玲醒來後,看到漂浮在不遠處的那個即熟悉又陌生的男人。一股濃烈的殺意鋪天蓋地地散布出來。

“不行,我們走了他怎麽辦?”紫玲擔心地看著江明。

“你不走,哥哥也會殺了你的。”江芸哭著說道,他也能感覺到江明現在的殺意。那是徹底陷入混論之心後的狂暴,江明現在是什麽也不知道,隻知道殺戮。“你快走,我會在這裏照看著哥哥的。”

紫玲在江芸的哀求中,流著眼淚飛走了。其他仙人根本沒看到紫玲飛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那個紫色的人身上。

“他就是那個毀了逆行通道的具有紫色仙元的高手。”有人想起了傳說中的江明,“怎麽現在在這裏,而且……”話還沒說完,就感覺到了那恐怖的蕭殺之意。

“快走啊,他好像走火入魔了。”有人迅速飛走,一些膽大的流下來看著江明。江明終於徹底爆發了。

“啊!!!”一聲長嘯,包含了仙元的聲波激蕩在周圍的星空中,也激蕩在周圍看熱鬧的所有仙人心中。在場的仙人在也受不了如此威壓,紛紛向四周散去。

悲劇即可上演,一道道紫色的光芒由江明身上射出,紛紛射向那些逃走的仙人。紫光如利刃一樣切開了那些仙人的仙體,一個個不同顏色的元嬰暴露出來。顯然還沒反應過來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當他們認識到自己的仙體已經被毀了之後,又慌忙地鬼哭狼嚎的逃開。好在元嬰的速度奇快,也紛紛逃出了江明的攻擊範圍。

江明流著眼淚看著哥哥的屠殺,平易近人的哥哥變得如此嗜殺,她實在是忍受不了。看著那一個個消失在哥哥手中的仙體,她徹底崩潰了。原本金色的光團身體發出更加強烈的金光,金光照在江明身上,江明漸漸安靜下來,雙眼中的紫色火光顯現退去。

金光漸漸匯集在一起,竟然化成以一隻金翅蜈蚣。金翅蜈蚣圍繞著江明飛了兩圈,最後昂起頭看了一眼頭頂,化成一道金光飛進了江明的額頭。

……

三聖王目瞪口呆地看著畫麵中的情景,那些仙人的命數他們並不放在眼中,他們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了那團金光上。他們都能感覺到,在那金光的照耀下,江明漸漸擺脫了混亂之心,而且有突破混亂之心的征兆。

“那是什麽?”木心驚地問道,連他們都沒見過的生命體。

“完全沒有力量波動,連最基本的生命氣息都沒有。”土同樣十分驚奇,他們觀察江明這麽久了,都沒發現金光的存在。這時要不是這金光過於顯眼,他們根本注意不到。

看著那金光化成了金翅蜈蚣,三人心中似乎被牽起了意思回憶。金翅蜈蚣昂起頭所看的方向,正是三人觀察江明的方位。三人震驚了,久封的記憶被喚醒——當初的金聖王,就是由一直金翅蜈蚣修成的。

三人麵麵相覷,在另外兩人的眼神中,木緩緩伸出了右手。一個金色的生命結晶出現在他手中。

……

江明感覺自己的心中突然竄進了一股涼意,但是同時心中生出一股暖意,兩股意流在胸中交織,讓他狂暴不平的心漸漸穩定下來。趁此機會抓住了突破混亂之心的那一股淡淡的清明。

良久,江明終於緩緩睜開了眼睛。他再次感覺到了江芸的存在,這是很久都沒有了的感覺,但是他找不到江芸了。這時,江明額頭跳起一股波動,江明摸了摸額頭上的一顆金色珠子,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