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嬰天道

第六卷 天封聖星 第二百四十五章 老烏龜的離開

第六卷 天封聖星 第二百四十五章 老烏龜的離開

“快離開!”童男突然大叫一聲,江明知道自己這次闖了大禍。他隻在那紫色光球中包了一百個惡靈,沒想到自己依然控製不住。雖然童男將那紫色光球在關鍵時刻丟進了爐鼎中,但是因此卻引動了本就不穩定的爐鼎的波動。現在波動越來越大,已經超過了童男的控製範圍。

“不行!”講明大吼一聲,如果就這樣放任不管,這些惡靈將會給仙界帶來一場大劫。童嬰沒想到江明會掙脫她的控製,一時沒反應過來,江明已經竄到了爐鼎上方。童男已然收起了金光,整個人向遠處飛去,他絕對相信童嬰能把講明帶離開。但是當他聽到講明的大吼聲轉頭看向那邊的時候,整個人呆住了。

“別!”童男童嬰同時大叫一聲,童嬰身為散仙,最懼那惡靈,不得不飛身退開。幾乎同時,爐鼎爆開,數不清的黑影伴隨著那衝天的衝擊波升起。

“禁製仙宮!”童男大吼一聲,兩人同時消失在原地,整個南帝宮中的所有仙人,下一刻都被莫名其妙地傳出了仙宮。這就是十劫散仙的力量,即使是那九十個仙帝,都在不知不覺中被傳了出去。

眾人反應過來,向仙宮那邊望去,卻見無數個童男童嬰兩位老前輩的身影在仙宮周圍飛竄。一層金色結界迅速將整個仙宮封閉起來,如此迅速就將偌大一個仙宮封禁了,不愧是十劫散仙啊。

“前輩,怎麽回事?”烈火劍見童男童嬰完工,立刻飛上去問道。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童男驚叫道,“惡靈,惡靈,滿仙宮的惡靈。”童男話還沒說完,那仙宮方向就傳來衝天的鬼哭狼嚎之聲。所有人都麵色大變。

“門主呢?”絕情劍飛上來,看著童男,那眼神中有幾分怒氣,卻不敢過分的表現出來。童男伸出他那稚嫩的小手,指了指已經被封禁的仙宮。

“什麽!!”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九十個仙帝同時大吼一聲,那氣勢十分驚人。即使是童男童嬰,也都生出了幾分懼意。

“不得不這麽做。”童嬰冷聲說道,對於九十仙帝的質問,她很不高興。若不是看在講明的麵上,也許現在已經出手了。“這是對整個仙界負責。”

“你們也真是大義啊!”絕情劍嘲笑一聲道,“他可是你們的徒弟。今天我算是看到了高人了。”話一落口,絕情劍就感覺自己的脖子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掐住,整個身體不再受控,如一條死蛇一樣被提在了空中。

“住手!”童男大吼一聲,厲聲迅速激蕩在在場所有人心中。這一聲不但是為了阻止童嬰,更是為了給在場的所有人一個警告。

“老家夥,你倒是想個辦法啊。”魔葉急道,他與童男相對還是有幾分感情,此刻隻能催促。平時就與童男打鬧慣了,童男也不介意魔葉亂叫。

“有什麽辦法?”童男同樣十分著急,“傻小子啊,傻小子啊!”童男連歎兩聲,“你就這麽不相信師尊的能力?讓你跑你就跑吧,你衝回去做什麽啊!!”後麵的話顯然是在責怪江明。他不明白,為什麽自己心中總有一絲輕微的疼痛感覺。

“我進去找他。”絕情劍突然說道,這時仙宮那邊再次傳來劇烈的波動和鬼哭狼嚎之聲。

“你進去試試,”童嬰沒好氣地說道,“那些惡靈已經徹底狂暴了,這個時候,任何人進去,幾乎都是送死。”

“那怎麽辦?”所有人都質問道。

“等!”童嬰說道,“他不會有事的。”說著就抓著童男離開了。看著兩人落在遠處一個仙山上,眾人麵麵相覷,陸續都跟了過去。魔葉心情複雜地看了一眼那個已經被封禁得死死的仙宮,無奈地跟了過去。他耶相信江明不會有事,因為有神界的人看著江明。但是他總覺得,似乎這是在自我安慰。

仙宮中,一團紫光生在黑暗的仙宮。整個仙宮根本看不出原本燈火通明的樣子了,到處都是黑色的影子飄蕩。

江明躺在一處角落,爆炸產生的力量將他掀飛了。紫色的鴻蒙紫光保護著他的身體,那些惡靈遠遠漂浮著,不敢近身一步。那紫色的光芒給他們帶來了深深的恐懼感。漸漸地,江明有了感覺,他感覺有一個東西在自己身體中跳躍。

江明緩緩睜開眼睛,入眼的是那漂浮在周圍的黑影。“我還沒死?”江明慶幸地想到,“又是鴻蒙救了自己!!”江明看著自己身上的鴻蒙紫光。隻要鴻蒙紫光稍微收斂一點,周圍就立刻有數不清的黑影靠過來。

這時,江明再次感覺到了胸口的跳動。江明伸出手,一個白色的小球出現在手中。正是天尊留下的那個小球,小球以出現,立刻散發出強大的氣勢,一陣強烈的白光爆出。

江明大驚,周圍的惡靈紛紛遠遁,似乎懼怕那小球比懼怕鴻蒙還厲害。“怎麽回事?”江明能感覺到,自己沐浴在小球所發出的白光中,感覺到了一股深深地暖意和溫馨。

江明腦海中漸漸出現小球中的那個混沌世界。那不明的字符漸漸拚湊在一起,形成一個個法訣。江明恍然大悟,天尊的話在耳中響起。

“記住,穿越星門,需要惡靈鑒。”惡靈二字在江明腦海中回蕩著,“難道就是指用惡靈煉製的東西?”想到這裏,江明開始記錄那些法訣,一絲笑意浮現在江明臉上,這些法訣讓他領悟到了很多東西,之前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漸漸明晰。

良久,江明終於睜開了眼睛,紫色的鴻蒙紫光已經完全收斂起來。身周被手上的小球發出的白光包裹著,那些惡靈早已經不之大破飄到了哪裏。天尊記錄在小球中的信息江明完全理解了,手上打出一個法訣,白色的的小球發出一陣盛光,由江明手上飛起,破空而去。

江明看著那拖著白色尾巴的小球,臉上露出幾分苦笑。他笑天尊為他安排了一步又一步看似驚險,卻又安全的情節。苦的是,他的每一步都被人操控著。

仙宮外,童男童嬰同時睜開眼睛。自仙宮被封以來,兩人承受著天道門中眾弟子的壓力。雖然童男已經用自己的神通勉強推測出江明不會有事,但是其他任何消息都沒又推測出來。這樣自然是被天道門的人認為是他童男的說辭了。

兩人睜開眼睛,望向仙宮方向。對視一眼後,身形原地消失,下一刻已經來到了仙宮旁邊的虛空中。“結界中又力量波動。”童嬰說道,“肯定是他。”話還沒說完,身後就出現了九十個仙帝的身影,看來他們耶感覺到了。

“一群傻小子,我說過他不會有事的,現在放心了吧。”童男輕鬆地說道,顯然自己也是送了一口氣。

“人還沒出來呢……”人群中有人嘀咕道,又將剛剛輕鬆下來的氣氛變得沉重了幾分。仙宮突然亮了起來,童男留下的金色結界直接被那亮光壓過,金光消失。

“好強大的力量波動!”童嬰感歎一聲,顯然在場所有人都感覺到了。

“我敢保證,他出來後又會給我們驚喜!”童男嬉笑的話卻招來了童嬰一陣白眼。

江明被突然出現的白光刺得睜不開眼睛,白光似乎無處不在。江明徒勞地用手去擋住眼睛。即使眼睛閉上了,但是江明依然能看到眼前的白光。漸漸地,皮膚傳來疼痛的感覺。那堅硬的皮膚,居然被那白光刺破了,一滴滴鮮血由皮膚中冒出。鮮血詭異地在空中漂浮,如在在水中漂浮一樣,漸漸消散。

疼痛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漸漸地,超過了江明的承受範圍。一聲大嘯由江明口中傳出,激蕩在整個仙宮中。仙宮外,眾人清晰地聽到了江明地慘叫,臉上露出擔心的神色。

“怎麽回事?”童嬰擔心地看向那仙宮,仙宮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團白光。強大的力量波動居然讓在場的九十個仙帝不堪重負,紛紛後退。童男童嬰心中大驚,作為接觸了神的力量的他們,自然是明白那股力量波動的含義。也漸漸往後退去,隻是心中的驚訝久久不能散去。

江明想昏過去,但是那劇痛不斷刺激著他的靈台,讓他連昏過去的權利都沒有。漸漸地,江明習慣了那劇痛,周圍卻總回蕩著輕微的低泣。那低泣鑽進江明的心中,給江明一種懼怕的感覺。他發現自己在白光中已經不能動彈了,連元神都不能動了。上丹田中的鴻蒙紫光也沒有主動出現,連老烏龜的聲音都消失了。江明現在才想起,以前總是有老烏龜站在自己身邊,幫自己解決了很多事情。

江明突然感覺很多東西在遠離自己,元嬰中似乎有很懂東西被剝離出來。胸口一陣悸動,江明望去,心中大驚。紫荊戰甲和紫魂竟然化成本相,由他胸口凸顯出來,漂浮在白光之中。之前所有的仙器,都陸續飄出來。

“我走了,傻小子。”江明腦海中突然響起一個聲音,正是一直沒說話的老烏龜,“我的任務完成了,現在要回神界了。”

江明想說話,但是他卻辦不到。老烏龜那巨大的身形突然出現在江明麵前的白光中,那恐怖的龍頭此刻卻是顯得十分和藹。漸漸地,老烏龜那巨大的身體淡化在白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