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八絕

第五百五十一章 犁庭掃穴

第五百五十一章 犁庭掃穴  張老三和山本次郎見令狐鬆等人走了,正不知該如何是好時,火炮聲陡然傳了過來,兩枚信號衝上了夜空,格外明亮。石林中的海賊和倭寇們見了,心頭大震,知道朝廷的戰船已經追上來了。而且,看光景,對方分明乘著夜色悄悄的襲近島上,掩殺而至。  山本次郎臉色驚惶,拔出腰刀,喝道:“敵人追上來了,為今之計,我們唯有奮力搏殺,或能逃出困境。”率領眾倭寇飛步出了石林,轉眼去得遠了。  張老三神色不定,突然一咬牙,指著身邊的一個漢子道:“你率領兄弟們殺出去。”那漢子是個小頭目,聞言,不敢違令,當下領著一批海賊出去了,隻留下二十多個海賊給張老三。  張老三帶著那二十個海賊走到山洞前十丈開外,看了看方劍明,見他沒有任何反應,膽氣倍增,道:“兄弟們,有財大家一起發,現在珠寶就在洞裏,我們衝進去,殺了他們,然後把珠寶帶走。”  眾海賊拔出大刀,但都不敢上前。張老三道:“不要怕他們,他們受了重傷,根本傷害不到我們,衝。”  眾海賊見方劍明閉目站著,死活不知,貪念大起,膽氣也隨著一壯,發一聲喊,揮刀衝了上去,衝到近前,見方劍明兀自不動,人人心頭大喜,還以為方劍明已無廝殺之力,舉刀欲砍。  方劍明突然雙眼一睜,喝道:“滾!”單掌一推,驟起一道狂風,如海濤般湧出,眾海賊頓時有一半的人飛了出去,摔了個鼻青臉腫,其餘的海賊見方劍明還有此等神威,嚇得轉身就跑。  張老三見方劍明竟然還有再戰之力,不敢再貪念珠寶,跟著眾海賊跑了。不一會兒功夫,石林內外一片清靜,遠處時而傳來火炮聲、喊殺聲,偶有長嘯震天,表明島上正有一場激烈的廝殺。  方劍明一掌嚇退眾海賊後,隻覺氣血不定,喉頭一甜,吐了一口鮮血,好在他身體甚為剛健,硬是支撐了下來,深長的吸了幾口氣,覺得氣血穩定了不少。  彼時,晁烈從洞裏走出來,關懷的道:“方少俠,你的內傷怎麽樣?”  方劍明擺擺手,道:“在下沒有什麽大礙,晁老的傷勢好了多少?”  晁烈張開雙臂,道:“也沒有什麽大礙了。”抬眼看去,見伴隨自己多年的方天畫戟落在十數丈外,輕歎一聲,道:“適才好險,我們的人若不是來得及時,我們兩個多半要被令狐鬆等人取去了性命。”  方劍明點頭道:“沒錯,令狐鬆急於逃命,才放過了我們。他們若聯手攻上,我們根本支持不了多久。”  麒麟鼠聽到這裏,“吱吱”叫了起來,方劍明笑道:“阿毛,你就別逞能了,你有多少天火可以吐。”  麒麟鼠見他小瞧自己,抗議的哼了一聲。  兩人用心靜聽了一會,火炮聲沒有了,喊殺聲也越來越小。倏地,一聲鶴鳴傳來,尤為刺耳。麒麟鼠喜得歡跳起來,躍到一塊大石上,朝石林外“吱吱”大叫。  很快,大白鶴龐大的身影從石林外飛了進來,看到麒麟鼠,朝後長鳴一聲,落到了大石上。  方劍明和晁烈心知有人趕到這裏,急忙走了上去,衣袂飄動之聲傳來,還沒有看到是誰,一個女子的聲音焦急的喊道:“方大哥,你在那裏?”  方劍明聽是紀芙蓉的聲音,忙道:“我在這裏,你們快過來罷。”  話音剛落,石林中頓時出現了好幾條人影,向兩人這裏掠了過來,內中一人嘻嘻笑道:“我說他不會有事的你們偏不相信,現在你們該相信我了吧。”卻是白依怡。  方劍明麵上一陣苦笑,在她離去的時候,她甚是擔心自己的安危,如今卻說自己不會有事,也不知她是怎麽想的。  來人除了白依怡、紀芙蓉、白依人外,還有陳錦藍和黃升。見他沒有受到什麽傷害,陳錦藍和黃升心頭大定。  陳錦藍掃了一眼四下,道:“方老弟,你的膽子真大,這種拖敵之計你也想得出來。”  方劍明道:“事在人為,我也不得不出此下策。”  幾人不識晁烈,都用一種詢問的眼色看著方劍明,方劍明忙做了介紹。  這會,一批官兵在一個將官的率領下快步進了石林,方劍明忙把當前的形勢說了,那將官聽說海賊的大批珠寶就在山洞中,眼裏閃過一道欣喜的光芒。  晁烈發覺了,暗道:“哼,這小子定是對珠寶產生了覬覦之心。”念頭一轉,見方劍明等人要到前方助陣,笑道:“老夫傷勢尚未痊愈,這就不去了。”還拉了陳錦藍和黃升作陪。  方劍明不知就裏,隻得由他,當下,便和三女飛身出了石林,麒麟鼠跳上大白鶴,大白鶴振翅一飛,跟了上來。  當他們來到海邊的時候,廝殺也接近了尾聲,大部分海賊和倭寇被殺,少部分人還在負隅頑抗。  此時,海麵上停泊著密密麻麻一排戰船,光是大型戰船就有八艘,中型的也有近三十艘,小型的就不用說了,將沿海一片的海麵占去了好長一段。戰船上都亮起了燈光,以防敵人乘著夜色逃跑。  巾幗公主朱祁嫣正與兩個中年將軍商量著什麽,一隊一隊的官兵在三人的調配下,分批進入島上,饒是如此,留在海邊的官兵也有一千多人,除了留守戰船的外,大部分人將那一小撮敵人圍在場中。  見方劍明安然來到,關心他的人都鬆了一口氣,方劍明還沒有來得及與眾人打招呼,忽聽有人怒罵道:“原來你們這些家夥隻會以多欺少,我閆家兄弟就算死了,也不會放過你們。”  方劍明轉頭看去,隻見那被圍困在場上的一小撮人中,除了閆家兄弟外,還有寇中原、古怪老頭、嚇了一隻眼睛的天閑星,其餘的人都是海賊,令狐鬆、宇文修嵐和青衣邪神不知去向,就是張老三與山本次郎也沒有在場。  原來,有了大白鶴當向導,朝廷的戰船乘著夜色追到兄弟島,先是派遣小型船隻突襲,令敵人陣腳自亂,緊接著,所有戰船出動,雙方展開了一場一邊倒的交鋒。沒有多久,海賊和倭寇慘敗,紛紛逃跑,正遇上令狐鬆等人。  令狐鬆知道自己想要逃出兄弟島的話,就必須借住這些海賊和倭寇,殺了三個頭目之後,帶著眾海賊和倭寇反撲上去。隨後,山本次郎和張老三的部分屬下從石林中趕來,加入了戰鬥中。  混戰之中,倭寇幾乎沒有一個能活下來,不管是官兵,還是眾武林人士,一見到倭寇,都沒有放過他們,海賊雖也有好些人被殺的,但隻要丟掉兵器下跪投降,當場並沒有被斬殺。  戰到最後,令狐鬆見無法奪得戰船逃離,另生他計,乘著混亂的局麵,帶著青衣邪神和宇文修嵐跑了,張老三和山本次郎也帶著極少部分手下逃向了海島深處。  寇中原和天閑星本在船上養傷,朝廷打過來的時候,他們也參加了廝殺,隻因受傷比較嚴重,向他們攻擊的又不是官兵,兩人根本就逃不出去,幾番廝殺,對於逃生已經無望。那古怪老頭和閆家兄弟廝殺多時,待要學令狐鬆等人躲起來時,卻慢了一步,被眾武林人士攔了下來。  如今,他們被困,可以說是插翅難逃,閆一忍不住大怒起來,想他兄弟雖然無名,但武功獨到,今日若被群毆而死,下場未免太悲慘了,是以叫囂著要人和他單打獨鬥。  眾官兵本有亂箭射殺敵人之心,但沒有得到將軍的下令,他們不敢放箭,而那兩個將軍雖有令符在身,卻也要聽取朱祁嫣的意見,朱祁嫣沒有表示,他們也不好下令。  閆一大罵了幾句之後,白依怡飄身上前,雙手叉腰,嬌聲喝道:“你這個瘦竹竿樣的家夥,若在亂叫,就不要怪姑奶奶對你不客氣。”  閆一見出來這麽一個美貌的大姑娘,頓時氣得七竅生煙,怒道:“小女人,你算什麽東西,你不配跟老夫交手。”  白依怡大怒,道:“你敢瞧不起我。”  話罷,玉指一伸,向閆一胸前點到,閆一揮掌掃出,掌力驚人。白依怡“咦”了一聲,道:“看來你還有兩小子。”嬌軀疾轉,到了閆一左側,玉掌拍向對方肩頭。  閆一想不到她的身法會這般快捷,急忙側身揮掌,隻聽“砰”的一聲,閆一竟給震得目眩神昏,宛如喝醉了一般不住的後退。  閆二見哥哥不敵,飛身上前,一爪抓向白依怡胸前,白依怡見他出手如此下流,嬌斥一聲,使出前些日子剛剛學會的武功,雙掌一翻,一股龐大的力量轟向閆二,掌風宛如轟雷震響,閆二的身法再如何的輕靈,頓時就如驚濤駭浪中的小船離地而起,人在空中連翻了五個筋鬥,“叭嗒”一聲,如死豬一般摔在地上,吐口鮮血,不知死活。  閆一急紅了眼,喝道:“小女人,我要殺了你。”運足功力,骨節劈啪作響,身子頓時變矮了兩尺,可是就在這一瞬間,白依怡麵色一沉,一指點出,一股無形劍氣從指尖疾射出去,正中閆一腰間穴道。  段彥宗心頭吃驚,暗道:“她幾時學會了我段家的‘逍遙神劍’。”  閆一被劍氣擊中,臉色頓時蒼白如雪,身材霎時恢複如初,並顛了出去,手指顫抖的指著白依怡,驚駭的道:“你……你……”話聲未完,“咕咚”一聲,仰麵倒在地上。  兩條人影從人群中飛出,一人抓起閆一,一人抓起閆二,在兩兄弟上各點了幾下,封住他們身上的穴道,然後往地上一扔,道:“把他們綁了。”這兩個人正是“逍遙二老”。當下走出幾個官兵,將兩兄弟五花大綁,押下去了。  那小撮海賊見閆家兄弟就這麽被製住了,嚇得“撲通”跪下,磕頭求饒,寇中原低著頭,不知在打什麽鬼注意,古怪老頭臉上陰晴不定,好像在做什麽艱難的抉擇,天閑星仰天一聲怒笑,一隻眼睛斜睨了四周一眼,突然伸手一指方劍明,厲聲道:“姓方的小子,你出來。”  方劍明聽他叫板,走上來道:“天閑星,我勸你還是放棄抵抗罷。”  天閑星冷笑道:“易地而處,你又能怎樣?”  方劍明怔了一怔,道:“這……”  天閑星大笑一聲,身形疾掠,衝了上來。方劍明正要出手將他點倒,龍碧芸看出不妙,急聲叫道:“方郎,小心。”  話聲未落,隻聽“轟”的一聲巨響,天閑星衝到方劍明身前丈外時,身體突然爆炸,血肉橫飛,慘不忍睹。幸虧有龍碧芸哪一聲驚叫,讓方劍明起了警惕之心,瞬間縱退丈外,才免受傷害。  眾人見天閑星頑抗到底,心頭不僅大駭,像這般不惜自爆而與敵人同歸於盡的打法也隻有死士才能做得到。  天閑星既死,那小撮海賊紛紛上前受縛,場內隻剩下寇中原和古怪老頭。  方劍明遲遲不見令狐鬆三人的蹤跡,心中略感不安,忍不住張望起來。  龍碧芸悄聲道:“老禪師和上官前輩業已追擊令狐鬆等人去了,相信很快就有消息。令狐鬆想逃走的話,也隻有從此處著手,其他地方根本無船可逃。”  這時,那古怪老頭麵色蒼白,上前一步道:“老夫端木申,誰來取老夫的性命。”  龍碧芸冷聲道:“端木申,你曾攻擊過本軒,我身為軒主,本不饒你,但念你不是罪魁禍首,你自己做個交代,本軒主便饒你一命。”  端木申歎了一聲,舉起手掌,豎直如刀,砍向自己的左肩。不料,手刀還沒有落到肩頭,突見他身軀猛然一振,麵上盡是憤怒、悔恨,嘴一張,鮮血湧出,厲聲道:“寇中原,你這個忘恩負義的……”  “小人”兩字還沒有說完,手刀反斬出去,這一斬,用盡了他的平生之力,閃電般劈在寇中原的脖子上。“哢嚓”一聲,寇中原臉上陰狠的笑容方起,霎時僵在臉上,脖子斷裂,人飛了出去,一陣飛箭射出,將寇中原的屍體射成了刺蝟。  隨後,端木申撲到在地,後心露出一截鐵尺,鮮血流淌,他雙目圓睜,大概是在後悔自己怎麽會加入血手門。白依人看到這裏,不忍再看,別過頭去,她實是想不到人性竟會醜惡到這種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