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八絕

第八百一十四章(1468)小心

“小心!”

這兩個簡短的字在覺顛的腦海裏,不知盤旋了多少個時辰。這兩個字是司馬宸宇走的前一晚,向他偷偷說的最後一句話。

這句話的含義是什麽?司馬宸宇是在提醒他,還是在提醒方劍明,抑或是在提醒點蒼?盟約已經基本擬定,會盟的地方也已經定下,還有什麽可小心的呢?

第一天,覺顛想不通。第二天,覺顛還是想不通。第三天,覺顛想不通之下,要去把司馬宸宇的這句話說給方劍明聽,但他的腳步止在了客廳外,因為他聽到了東方天驕、龍碧芸諸女與方劍明的說笑聲。第四天,他心裏著急了。

不錯,他與司馬宸宇這個哥哥曾經有過一段深仇,但那已經是過去的事了。自從上一次他們兩兄弟在少林寺再次相遇之後,他對司馬宸宇的仇怨已經低到了極點。書書網全網跟更最給力。

這一次,司馬宸宇來到,還是他自己要求親自招待司馬宸宇的。如果說他對司馬宸宇充滿了戒心,他也不會這麽做了。

更讓覺顛相信司馬宸宇這句話的最大原因,還是司馬宸宇向他吐露了自己的一大心事。這心事埋藏在司馬宸宇心中好幾年,從來沒有向第二個人吐露過。覺顛要不是他的弟弟,他今生隻怕未必肯吐露出來。

這件心事是這樣的。

司馬宸宇被獨孤九天讓人救活並恢複功力後,不久的一天,在獨孤九天的做媒下,他與夏侯世家的掌上明珠夏侯珍珍,終於結成了夫妻。

為了感謝獨孤九天,司馬宸宇心甘情願的拜獨孤九天為義父。一年後,他們有了一個女兒,正當司馬宸宇與妻子準備享受天倫之樂的時候,他們的女兒得了一種怪病,無論司馬宸宇的內力有多深厚,也無法將女兒身上的怪病消除掉。

獨孤九天聽說這事以後,把賽華佗和毒手郎中這兩大神醫請來,經過一番診治,研究出一種藥丸,可以控製病情。

司馬宸宇十分感激,但又懷疑女兒的病情是獨孤九天下的毒。他不敢問,也不敢在獨孤九天麵前表露半分懷疑。

他知道,女兒的性命就掌握在獨孤九天手中,女兒的病一天不除掉,他便要為獨孤九天充當牛馬。

這幾年來,他簡直就是在痛苦中熬過來的,每當看到女兒開心時的笑臉時,他都會暗暗垂淚。

經曆了絕命崖一戰之後,沒有什麽比親情更讓司馬宸宇覺得重要,所以他去了少林寺,與弟弟覺顛化幹戈為玉帛。女兒是她的死穴,他又不得不聽獨孤九天的。

司馬宸宇說完自己的心事後,便再也絕口不提與之有關的事。這讓覺顛有些費解。

如今,司馬宸宇在臨走之前,又吝於言辭的說了句“小心”,又為的是什麽?既然他的女兒是他的死穴,他又為何敢向覺顛提示,雖然這提示顯得無比的朦朧。

覺顛越想越頭疼,越想越著急,最後去找了江湖百曉生。江湖百曉生聽了“小心”二字之後,麵色變得異常的嚴肅,然後便說自己要閉關七日,讓覺顛更加頭疼。

七日後,江湖百曉生出關,若不是弟子米罄的攙扶,隻怕他已經沒力氣站穩。他不是被餓得雙腿無力,他是耗費了太大的心神,才會導致身體的虧損。

這一晚,是東方天驕呆在點蒼山的最後一晚。明天一早,她就要趕回京師去了,再過二十七天,便是會盟的日期。

深夜,與東方天驕睡在一塊的周風突然睜開了雙眼。

她抬頭一看,見東方天驕睡得香甜,嘴角含春。憑她的經驗,早已發現東方天驕已經同方劍明有了夫妻之實。想到江湖百曉生交代的事,她不禁有些猶豫了。

最後,她一狠心,推了推東方天驕。

東方天驕從睡夢中醒來,睜開惺忪的雙眸,道:“周姐姐,你把我叫醒做什麽?有事嗎?”

周風點點頭,隻說了句“跟我來”,起身穿衣。

東方天驕待要笑出聲來,周風回頭“噓”了一聲。東方天驕似有所悟,點了點頭,一聲不響的跟著起身穿衣。

很快,兩人穿上衣衫,輕輕的走出門去。周風一言不發,隻在前麵領路,東方天驕按住好奇心,緊緊跟隨。

兩人繞來繞去,最後竟是出了點蒼派的後院。

東方天驕越來越好奇,就在她忍不住要開口詢問的時候,前方一座亭子中,不知何時站了一個人,那人背對著他們,聽到腳步聲,霍然轉身。

東方天驕見了那人的相貌,不禁一怔,道:“百大哥,你……你怎麽會在這裏?”

那人正是江湖百曉生,隻見他從亭子中走出來,突然朝東方天驕拜了下去。

東方天驕嚇了一跳,急忙上去扶住他,但又因男女授受不親,又很快把手縮了回來,急聲道:“百大哥,你這是幹什麽?你這個樣子,豈不是要折煞天驕?周姐姐,你快叫百大哥起來吧。”

沒想到的是,周風也向她拜了下去,東方天驕趕緊一把扶住,嗔道:“周姐姐,你不幫我倒還罷了,連你也來折煞我。”

周風道:“天驕妹妹,這一件事事關重大,沒有你,便辦不成,希望你能原諒周姐姐。”

東方天驕詫道:“什麽事這麽嚴重?”

江湖百曉生拿出一個錦囊,雙手遞給東方天驕,道:“東方小姐,請你收下。”

東方天驕狐疑的接過錦囊,一摸之下,發現錦囊中除了紙條外,還有一顆圓圓的,類似藥丸一般的東西。

她待要打開錦囊,隻聽江湖百曉生道:“不可。東方小姐,如果你信得過在下,信得過三夫人,就請暫時收下錦囊,二十五日之後再打開。否則,在下便長拜不起。”

東方天驕心頭微微一震,沉默了一會,道:“當真是要二十五日之後才能打開嗎?”

江湖百曉生道:“是的。”

東方天驕一咬櫻唇,道:“好,我答應你們。”

江湖百曉生聽了,這才站直身子,麵上露出一絲輕鬆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