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時代

第1章 雪山之巔

第一章 雪山之巔

昆侖雪山高越數千米,白雪皚皚,終年不化,那永不停息的呼嘯寒風,猶如無形的冰刀撕裂著一切,這就是一個生命的禁區。

而在這個禁區,在這個雪山之巔,在那皚皚白雪之上,一個身影卻靜靜的盤膝而坐,呼吸悠長,若有若無。

秦木,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那不算俊朗的臉孔卻棱角分明,猶若刀削而成,流露著堅毅之色,寸長的黑發更為這份堅毅增添了一絲英氣。

而此時,秦木卻**著上半身,露出那略顯消瘦而又堅挺的胸膛,下身隻是一條單薄的長褲,除此之外什麽都沒有。

不但如此,他的身體還散發著淡淡的熱氣,就像是置身在夏日之下,那從其體內散發出的淡淡霧氣,反而為其增添一分飄渺之感。

秦木的呼吸聲很淡很輕,隨著那一呼一吸,胸膛的一起一伏,他的體內卻發出低沉的轟鳴,猶如莽牛低吼,似江河奔流。

在秦木旁邊還有一個人,一個四旬左右的中年,一身單薄的衣服,敞胸露懷,那張臉也被濃密的胡須擋住大半,幾乎都看不出他的真正樣子,加上那亂糟糟的黑發,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是邋遢至極。

看著麵前的秦木,中年人的眼中也是柔和與欣慰並存。

良久,秦木體內的聲音才突然消失,體外的淡淡霧氣也快速消散。

秦木睜開雙眼,那是一雙深邃如海的黑色眼睛,黑的純淨無暇,但隻有一瞬間,這雙眼睛之中就流露出一絲無奈。

“還是不行……”

看到秦木臉上的無奈,中年人卻是一笑:“你現在已經是後天巔峰,隻差一步就進入先天,可這一步不是這麽容易的!”

“那我該怎麽做?”

“下山曆練……”

中年人看了一眼遠處的連綿山峰,和那一望無際的皚皚白雪,道:“小隱於山,大隱於市,修行之真諦就在人生百態之中!”

隨之,中年人就從口袋裏拿出一個白色信封和一個血色龍形玉佩,一並遞給秦木。

“這是潛龍學院的入學通知,你去燕京之後,就去潛龍學院,在那裏你能更快的融進都市!”

“至於這塊玉佩,你要收好,切記不能丟失!”

“還有,你下山之後去尋找一個背後有月牙形印記的女子,她應該比你大兩歲,找到之後,替我好好照顧她!”

秦木卻疑惑道:“師傅,我沒說下山啊!”

“給老子滾蛋……”中年人立刻瞪眼。

秦木撇撇嘴,也不以為意,道:“那您老也告訴我那女子是誰,和您又有什麽關係吧!”

他的話剛說完,中年人就一腳揣在他的屁股上,身體立刻向山下拋去。

“不該問的你小子少問……”中年人輕哼一聲,右腳輕輕跺了一下,那看似輕飄飄的好無力道,可這座雪山卻突然一震,大量的冰雪就紛紛從山體滑落,猶如洪水咆哮而下。

“師傅,你太狠了!”

秦木並不在乎雪崩,可現在自己現在在半空中,沒有借力的地方,想要改變方向都不可能,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身體往半山腰墜落。

看著那快速拉近的冰雪,秦木的神色也是愈加凝重,可就在他即將與洪水般的冰雪相遇的時候,卻突然聽到一聲女子的驚呼聲。

扭頭望去,就看到旁邊的一個垂直冰壁上,正有一個身穿登山服的身影懸掛在哪裏,其手中的冰鎬牢牢的刺進冰壁,但她的身體卻已經懸空,從其上方還有大量的冰雪滑過。

好在這是一個垂直冰壁,滑落的冰雪並沒有直接衝擊到她身上,否則,她瞬間就會被淹沒,可即使如此,她依舊難逃被冰雪掩埋的結果。

秦木雙眼一縮,右掌猛地拍在冰雪上,那如洪水般的冰雪也立刻出現一個數米範圍的凹陷,刹那間,他的身體就倒飛而出,猶如離弦之箭衝向那個女子。

穿過一層如瀑布般的冰雪,秦木就出現在這女子身邊,並一把將其抱住,身體倒轉,一蹬冰壁,兩人就再次衝出冰雪。

可他們剛出來,秦木的臉色就驟變,隻因一塊巨大的冰塊正好從他們上方落下,且已經近在咫尺。

秦木左臂緊緊抱著懷中女子,右臂猛烈揮出,直接落在這塊巨冰之上。

一聲劇烈的聲響中,冰塊瞬間炸碎,而秦木二人的身體,也如隕石墜落,瞬間就淹沒在那如洪水般的冰雪之中,徹底失去蹤跡。

如此大規模的雪崩整整持續了片刻才算停止,雪山還是雪山,依舊被皚皚白雪覆蓋,隻是顯得有些狼藉。

而雪崩平息之後,在雪山的半山腰,在那厚厚的冰雪之下,卻突然傳來一聲聲沉悶的轟鳴,仿佛其中掩蓋著一個巨獸。

這種情況隻是持續了幾個呼吸,須臾間,那冰雪就驟然炸開,並從中衝出兩道身影。

衝出冰雪之後,秦木就快速落下,感受到懷中那不斷顫抖的身體,這讓他不由的一驚。

秦木急忙將女子放下,道:“得罪了!”

秦木的雙手穿過女子的衣服,雙手掌心緊貼女子的小腹,緊接著,其體內就響起沉悶的聲響,體表更是有熱氣溢出。

他現在隻能運轉體內氣血,讓其產生大量的熱量,以此來溫暖女子。

隨著時間的推移,女子那顫抖的嬌軀,也逐漸平息下來,那護目鏡下的美眸,卻死死的看著這個陌生的少年,有羞惱,有好奇。

好景不長,就在秦木不斷為女子祛除體內寒氣的時候,山下卻突然傳來一聲暴喝:“大膽狂徒,趕快給我放開她!”

聞言,秦木立刻望去,就看到一個同樣穿著登山服的身影,正在快速而來,那高低起伏的冰雪,竟然不能對其產生任何影響。

而在山腳下也有十幾個身影,正在艱難的登山,一看就知道他們全是普通人而已。

可秦木隻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並沒有在意,而那女子卻突然開口:“我差不多了……”

秦木卻搖頭道:“還不行,你體內已經被寒氣侵入,如果不能徹底清除幹淨,遲早是一個禍害!”

“可是……”

“放心吧,有我在,他們還不能把你怎樣?”

女子輕哦一聲,就不再多說,隻是其美眸之中卻露出了笑意。

“你大爺的,老子讓你放開,你沒聽到嗎?”那道身影又是一聲暴喝,身體更是躍上高空,並朝著秦木撲擊而下。

秦木冷哼一聲,但身體卻沒有動,一直到那人的拳頭即將落在自己身上的時候,他的右手才驟然而動,瞬間與那人的拳頭相撞,轟鳴聲中,那人的身體立刻向後倒飛,而秦木卻紋絲不動。

“哼……你果然有幾把刷子!”

那人落地之後,秦木才看清他的模樣,竟然也是一個十八歲左右的青年,不過,這個青年說完之後,就再次衝上。

須臾間,青年就再次來到秦木麵前,右爪探出發出呼嘯之聲,絕對能斷金碎玉。

秦木冷哼一聲,右手食指快速點出,瞬間就出現在青年的掌心。

而就在一爪一指即將相遇的瞬間,青年的右爪立刻倒轉,直接從秦木的手下掠過,抓向其手腕。

“擒龍手……”

秦木冷笑一聲,右手沒有再躲,任由對方的五指抓住自己的手腕,並發出鏗鏘之聲,仿佛是兩塊鋼鐵的碰撞。。

“鐵布衫……”

青年的聲音剛落地,秦木的手指就驟然下點,瞬間落在他的手腕上。

青年如遭雷擊,身體猛地一顫,並急速後退。

“你很強,不過還沒完!”

青年就要再次衝上,可此時那躺在雪地上的女子卻突然開口:“小峰,別動手,是他救了我,他現在正在為我祛除體內寒氣!”

“呃……”

雲峰腳下一頓,驚疑的看了一眼秦木,道:“老姐,真的假的……”

秦木也輕咦一聲,沒想到這兩人竟然是姐弟,但他還是說道:“既然你們是姐弟那就好辦了,等我將她體內的寒氣清除幹淨後再說!”

說完,秦木的右手也再次鑽進女子的衣服中,按在其柔軟的小腹上,開始專心運轉體內氣血。

看到秦木的動作,雲峰是眉頭直跳,但當他看到秦木身體上所散發的熱氣之後,也知道他說的事實,這才沒有妄動。

而他們卻不知道,女子那隱藏在護目鏡和口罩下的麵孔,早已通紅如血,長這麽大還沒有被男人這麽碰過,可感受到越來越溫暖的身體,她也隻能強壓心中的羞惱。

片刻之後,那十幾個普通人也全部來到雲峰身邊,其中有男有女,全部是二十歲左右的年青人,當他們看到秦木的行為之後也是麵露古怪之色。

但其中一個長相俊朗,帶著一個黑框眼鏡的青年卻上前幾步,怒聲道:“你是誰,你把雲雅怎麽了?”

雲峰眉頭一皺,道:“張俊,你別打擾他!”

“雲峰,他這是在非禮知道嗎?你相信他的鬼話,我可不相信!”

張俊快步來到秦木身邊,並抓住其肩膀,想要將其拉到一邊去。

秦木冷哼一聲,肩膀微微一震,就將張俊震得踉蹌後退,並直接坐到地上。

不過,秦木也收回了雙手,對雲雅說道:“你體內已經沒有寒氣了,隻是你最好不要再在這裏呆著!”

雲雅也急忙起身,並摘下護目鏡和口罩,露出一張精致無暇的瓜子臉,黑發如瀑滑落,秀眉如柳,星眸如海。

雲雅看似隻有二十歲左右,身高足有一米七出頭,隻比秦木低了那麽一點,流露著溫婉沉靜的氣質,淡雅如蓮。

哪怕秦木是第一次看到異性,但還是不由自主的呆了一下,卻在刹那間就恢複正常。

“謝謝你救了我!”雲雅開口一笑,吐氣若蘭。

看書網小說首發本書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