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時代

第522章 滿室生花

第五百二十二章 滿室生花

黑衣青年無聲無息的穿過防護陣法,出現在自己麵前,這讓山頂上的幾人頓時大驚,都不由自主的後退幾步。

對於他們的反應,這個黑衣青年仿佛是很滿意的樣子,但他隻是淡淡的看了對方一眼,就將目光停在了天閑公子身上,淡然道:“告訴本座,那個人是誰?”

聽到青年那略顯蒼老的聲音,其餘的人都很是詫異,但天閑公子卻頓時恍然,一句話都沒有問,就對著麵前的虛空一揮手,緊接著一個略顯虛幻的畫麵就出現在黑衣青年麵前。

畫麵中正是當初發生在那個山穀中的情況,準確來說是秦木拿出魂晶鎮壓那個封印的一個片段。

黑衣青年點頭一笑,隨之一揮手,在眾人的上空就出現了一個畫麵,裏麵隻有一個人,那就是秦木的模樣。

“在場的所有人,不管是什麽種族,不管是什麽實力,現在都給本座去尋找這個人,如若不從,殺無赦!”

這句話一處,在場的所有人都臉色大變,可也沒有一個人敢反駁什麽,對方的實力擺在這裏,即便自己再怎麽不願,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也隻能屈從。

但天閑公子卻開口道:“前輩,那個人在兩年前就進入一處危險之地,想必已經死在裏麵了吧!”

“哦……是什麽地方?”

天閑公子指了一下當初秦木進入的那片區域,並說道:“那裏具體是什麽地方,岩角蛇王應該更清楚!”

何止是岩角蛇王更清楚,在天閑公子指出那個地方之後,戰場內這些土生土長的妖物們都有些恍然,岩角蛇王隨之說道:“那裏麵具體有什麽,沒有人知道,任何人的神識在裏麵都完全被壓製,而誤入其中的人,也再也沒有出來過,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聞言,黑衣青年隻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那片迷霧籠罩區域的方向,道:“能得到天孤雲佩劍的人,是沒有這麽容易死的,他還會出現!”

“好了,照本座的話去做,凡是能找到他的人,本座會讓他的實力提升一個境界!”話音落,他的指尖就彈出一道黑光,瞬間就落在山上一個煉神返虛中期修士的身上,刹那間,那人的氣勢就急速飆升,生生在眾人麵前進入了煉神返虛巔峰,整個過程僅僅用了一個呼吸而已。s173言情小說吧

看到這神乎其技的手段,所有人都大吃一驚,但隨之就露出了興奮之色,不管是什麽種族,隻要是修行之人,增加自己的實力就是最重要的,尋找天地靈物,出入各種危險之地,說到底還不是為了增加自己的實力,而現在隻要找到黑衣青年要的人,那自己就能快速突破,這樣的誘惑力非比尋常。

尤其是黑衣青年的命令,在場的人誰能拒絕,違者殺無赦,這也就是說即便沒有這個獎賞,自己也必須要做。

既然沒有選擇,既然有這樣大的誘惑力,誰還能說什麽。

於是,黑石山周圍的那些妖族就在各自首領的帶領下,紛紛散去,而後就是這些修士離開,而且他們的方向都是一樣,那就是秦木所消失的那片區域。

片刻之後,整個黑石山上就隻剩下黑衣青年一個人,看著那消失的人群,嘴角那抹邪異的笑更是濃鬱,仰首看了看天空,道:“時間過去了這麽久,當年還活著的人,現在恐怕也早已不再了吧!”

“這個時代已經不屬於你們,而我的時代才剛剛開始!”

在戰場內的修士、妖獸、怨靈、各個種族的人都在為尋找秦木而熱火朝天的時候,在那片迷霧之中的秦木,那已經靜修真正兩年的秦木,卻依舊沒有任何清醒的跡象。

洞內的天地元氣依舊是那樣的濃鬱,蝶晴雪、幻姬和鬼蛛還一直守在他的身邊,且已經醒來很多次,每次都會在確定秦木無事之後才會再次靜修。

兩年來,他們這裏是異常的平靜,根本沒有遇到任何被襲的事情,而山洞外的那滿山荊棘,仿佛是因為秦木與他做交易的原因,又或者是因為那洞內濃鬱天地元氣也給他帶來不小的好處,所以他就用那藤蔓將洞口遮住,從外麵根本就看不出這裏還有一個山洞,山洞裏還有幾個人。

兩年的時間,秦木的身體已經恢複如初。再也找不到一點傷痕,也不知道是不是這濃鬱天地元氣的緣故,讓這個山洞內的地麵上已經長出一層青草,足以淹沒人的腳踝。

如霧如靄的天地元氣籠罩在那柔軟的青草上,讓這個不大的山洞內真如那洞天福地一般。

隨著時間的一點點流逝,洞內的青草之中,也逐漸出現了一朵朵鮮花,從含苞待放,到花滿枝頭,從一朵盛開,到滿室飄香,如置身在百花叢中。

而秦木身上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一層淡淡的綠光,很淡很弱,恍如隻是那滿地青草的映光。

在他身上出現這樣的變化沒有多久,蝶晴雪、幻姬和鬼蛛就被驚醒過來,本來他們對這濃鬱的天地元氣已經是熟悉非常,對滿室的花草也認為是理所應當,但在秦木身上的綠光出現之後,這個石室中就多了一種氣息,那是大自然的氣息,且非常濃鬱,而他們卻很清楚這是什麽氣息,這是木屬性元氣。

蝶晴雪三人都秦木身上曾莫名的出現過水和火,因此而匯集來濃鬱的水屬性和火屬性元氣,倒也不算什麽了,盡管他們對此並不是很了解,可秦木什麽時候能在不知不覺中匯集這麽濃鬱的木屬性元氣了,看似差別不大,可實際上卻是天差地遠,根本不是一回事。

“這是怎麽回事?”

“誰知道……”

那絕美動人的幻姬掃視一眼石室的景象,不由的一笑:“第一次聽說有人在靜修的時候,還能引起這樣的異象,真是讓人想不通啊!”

經過這兩年的修煉,蝶晴雪和鬼蛛還是煉神返虛中期,那兩隻蟲王也是如此,但幻姬卻從煉神返虛初期順順利利的進入了中期,在如此濃鬱的天地元氣中修煉這麽久,她要是在不突破才真的有點說不過去了。

文戈的身影也隨之出現,看了一眼石洞內的景象,又看了看秦木,微笑道:“這小子身上總會出現與眾不同的事情,既然曾經已經出現過水和火,那這一次出現木也就不奇怪了!”

“話是這麽說,但為什麽他會出現這種情況,別說是煉神返虛,就算是煉虛合道的修士,在靜修之時雖然也能自動匯集天地元氣,但隻是純正的天地元氣罷了,卻不會有屬性之分,或者說那些天地元氣中擁有著各種屬性,絕不會隻有一種屬性元氣才對!”

文戈點點頭,隨之就嗬嗬笑道:“這種事的確是不合常理,但既然發生了那就有必然的原因,就連他自己都不過於尋求原因所在,我們又何必過於猜測!”

“以他之前的經驗來看,他這一次醒來,相比木屬性的法術在其手中也會威力大增,照此下去,他還真成了一個異類!”

“在修真界,雖然有著各種各樣的法術,也有各種屬性的法術,但作為修行之人來說,幾乎很少有人會追求那種單一屬性的法術,畢竟這種東西在不同的地方威力也稍有不同,甚至會出現很大的差距,這就成了一種限製!”

“就像秦木的那個火焰法術,在火海之中威力會暴增,而在大海上,威力雖然也很強,但比之在火海上還是弱了不少,這就是單一屬性法術的缺點,畢竟每一個修行之人都不可能永遠呆在一個地方!”

“隻有那種單純匯集天地之力的法術,才是修士比較熱衷的,匯集天地之力的多少,也決定法術的強弱,且在不同的地方也都是一樣,不會有各種限製!”

說著,文戈就莫名的搖頭一笑:“這種事情,也算是各有優缺吧,不能一概而論!”

蝶晴雪嘖嘖一笑,道:“要我說,境界才是根本,法術隻不過是一種手段而已,就像是那破碎虛空的修士,能撕裂虛空,就算煉虛合道修士的法術再強,還不是沒有一點勝算!”

文戈嗬嗬一笑:“這話是對,但也不是絕對,煉虛合道的修士幾乎不可能戰勝破碎虛空的修士,但這並不隻是那撕裂虛空的能力就能決定成敗的,而且曾經也有煉虛合道戰勝破碎虛空修士的先例!”

“譬如你,身為噬靈王蝶的你,如果是煉虛合道巔峰的話,是有能力和破碎虛空修士分禮相爭的!”

聞言,蝶晴雪頓時驕傲一笑,但話卻有些謙虛,道:“我這是天賦,即便如此,和那些破碎虛空中的巔峰強者相比,境界跟不上還是沒得比!”

她可不會自大的以為自己煉虛合道巔峰的實力,就能和破碎虛空中的巔峰強者相提並論,兩者看似隻是相差一個境界,但實力卻是天差地遠,甚至在破碎虛空這一境界中,巔峰強者和初期強者之間的差距也是天差地遠,幾乎都沒有可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