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時代

第740章 噬神石

第七百四十章 噬神石

作為天佛域內第一大城珈藍城中的四海商會,雖然建築隻有幾層,但要比其他地方氣派許多,裏麵的東西也更加齊全,也能吸引更多的顧客。

秦木進入四海商會之後,就直接來到一個櫃員麵前,道:“請問你們的管事在不在?”

對於這一進來就要見管事的人,這個年輕櫃員也很是詫異,尤其是當他看到秦木的境界隻是煉神返虛巔峰,這樣的人想要見這裏的負責人,說白了根本不夠格。

但他還是輕笑道:“不知先生有什麽事嗎?若是不是什麽重要的事,我們都能為先生解決!”

這話說的是很含蓄,但意思是很明白了,秦木豈有不知之理,也沒有任何不快,直接拿出四海商會的紫色一花貴賓卡,道:“還望你稟報一下,我的事隻能找這裏的管事才能解決!”

“您稍等……”看到紫色一花貴賓卡,這個年輕人也幹脆應許下來,並直接上樓去稟報。

秦木閑著無聊,就掃視一眼大廳內的顧客,就發現竟然有不少人在看著自己,且這些人的神情上帶著明顯的驚訝,顯然對他們來說一個煉神返虛巔峰修士卻有四海商會的紫色一花貴賓卡,這太不合常理了。

別說是一個煉神返虛巔峰,就算是煉虛合道巔峰修士,擁有這種貴賓卡的也不多。

秦木掃視他們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並沒有去在意。

片刻之後,那個青年就從樓上下來了,走到秦木麵前,含笑道:“長老有請?”

“有勞……”

青年在前麵帶路,秦木也不緩不急的跟在後麵,一直來到四海商會的頂樓,秦木才發現這一層內隻有區區三個房間,且安靜至極,和下麵的嘈雜情況完全是兩個極端。

前麵引路的青年來到一房門前,輕敲了兩下,恭聲說道:“長老,客人帶到!”

“進來吧!”

“請……”青年推開房門,就側身為秦木做一個請的姿態。

秦木點點頭,就坦然走了進去,這是一個很簡潔的房間,偌大的房間內隻有簡單的幾樣家具,沒有什麽出奇之處,在那張書桌後麵坐著一個白衣女子,看似是三十歲左右,隻是那雙如深潭般的眼眸卻訴說著她所經曆的滄桑,雖然算不上絕美無雙,五官也是精美無暇,猶如一朵盛開在深穀中的幽蘭。

這白衣女子看了一眼秦木之後,含笑點頭,道:“不知你找我有何事?”

這女子竟然是破碎虛空之境的修士,還是讓秦木有點驚訝,但很快就坦然了,能負責這裏的四海商會,沒有破碎虛空的實力顯然是不夠看的。

秦木拱手一禮,輕笑道:“在下見過前輩,此來也的確有一事需要前輩幫忙不可!”

白衣女子淡淡一笑:“請說……”

秦木走到書桌前,將那個張紫色一花貴賓卡拿出,放在桌子上推到女子麵前,道:“在下是為血魂的懸賞而來!”

聞言,白衣女子臉上的神情才微微一動,倍顯驚訝之情,深深的看了一眼秦木之後,才微微笑道:“這麽說來你就是天魔秦木了?”

“在下是不是天魔秦木並不重要,隻要憑此能取到血魂的賞金便可!”

女子微微一笑,拿起那張貴賓卡,玉指輕點一下,隨之這張貴賓卡上就出現兩個光字——血魂。

白衣女子收回玉指,那兩個光字也隨之消失,道:“憑此的確能領到血魂的賞金,不過,如今的天域都在尋找天魔秦木,你還敢出現在這裏,就不怕我殺了你,取走你身上的天珠?”

秦木淡淡一笑:“在下以為四海商會還不會做出有損自己名聲的事情,再說在下也不是什麽天魔秦木!”

“那也未必吧,我在這裏殺了你,也不會有人知道,至於你是不是天魔本人,這根本不用懷疑,以你現在的處境不可能會假手於人來領取賞金,也隻有你自己親自來才是最安全的!”

秦木深深看了這女子一眼,輕笑道:“前輩慧眼,不過以在下愚見,世上並無絕對之事,前輩會不會因為天珠對在下下手,晚輩並不知道,但有一件事在下卻知道,那就是前輩不可能無聲無息的殺了在下!”

“你很自信!”

“這點自信在下還是有的!”

白衣女子微微一笑:“就算我不能無聲無息的殺了你,你恐怕也不會在這裏暴露自己的身份吧?”

“但事後我卻可以,更可以說四海商會監守自盜,這對四海商會的聲譽可是一個不小的損失!”

“你認為會有人相信嗎?”

“我想天魔的話會有很多人相信!”

“啪啪啪……”

白衣女子輕拍幾下玉掌,嗬嗬笑道:“聞名天下的天魔果然不凡,很多人都以為你不會在珈藍城領取血魂的賞金,沒想到你還是來了!”

“而且,你剛才這麽自信,看來你和血魂那一戰還真的如他人猜測的那樣,並沒有拿出全部實力啊!”

“讓前輩見笑了,在下之所以這麽說,因為我知道四海商會不會那麽做!”

對於秦木這似是而非的回答,白衣女子怎麽可能相信,天珠擺在麵前,四海商會的人也是有可能會下手的,而且堂堂天魔還不會將自己的安危全部壓在自己的猜測上麵,沒有自信豈敢冒著暴露身份的危險去領取賞金,那簡直就是要錢不要命啊!

白衣女子也沒有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糾纏,輕笑一聲,道:“血魂的賞金我早已給你準備好了,就等你的現身了!”

說完,白衣女子就拿出一個儲物袋扔給秦木,並說道:“千萬上品靈石,噬神石,明神丹,這幾種比較重要的東西都在其中,剩下的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也可以細細輕點一下!”

聞言,秦木的神色不由的一動,輕咦道:“還真是豐厚啊,竟然連這麽稀有的噬神石都有,相比而言其他東西就顯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白衣女子輕笑道:“看樣子你好像並不清楚血魂的賞金中都有些什麽?”

“晚輩以前看過一眼,並沒有在意過,血魂隕落之後,就再也沒有去看過了!”

“原來如此……噬神石的確是很難得的東西,就算是我看到也是心動不已,放眼我四海商會內也找不到幾塊,這發布懸賞的人要不是對血魂恨之入骨,恐怕也不會拿出這種東西來!”

“不過,噬神石的優點是讓所有人都心動,但缺點也是很大,這一點想必也不用我多說吧!”

噬神石,是一種奇特而又非常稀有的靈礦,其最大的功效就是能吞噬元神,隻要被噬神石打造的法器侵入體內,那元神就會瞬間吞噬,除非雙方的境界差距太大。

但噬神石的這個最大優點也是它最大的缺點,它不隻是吞噬敵人的元神,也能吞噬其主人的元神,所以噬神石所打造的法器不能以神識控製,要麽用手控製,要麽就用其他的力量。

這年頭修士控製法器都是利用神識,不但運用自如,也方便的多,誰會一直手握法器去戰鬥。

所以噬神石雖好,卻不是什麽人都能用的,加上噬神石本身就很稀少,又有這樣的缺點,就導致噬神石的名氣雖然很大,但真正見過的放眼整個天下也沒有幾個了。

隻是噬神石對別人或許有種種束縛,甚至淪落成無用之物,但這對秦木來說,那可就是無價之寶了,他當然也不會將噬神石融到法劍之中,盡管他的法劍很少遠攻,可要是加入噬神石那就徹底喪失遠攻的能力了,而且也不能再禦劍飛行,那個時候的法劍就不再是是什麽法器了,而隻是單純的兵器了。

法劍不能融入噬神石,但冰龍針卻可以,即便以後不能用神識控製冰龍針,但自己完全能以暗器手法使用,依舊不減其威力,且因為加入噬神石的原因,會讓冰龍針的殺傷力大大增加,真正成為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暗器了。

不過,若真的將噬神石融入冰龍針內,那以後就別想用冰龍針為人施展針灸之術了,否則冰龍針入體,沒有救人,反而殺人了。

想到這裏,秦木心中頓感無奈,說實話他是很想將噬神石加入冰龍針內,從而增加其殺傷力,到時加上自己的暗器手法,能真正讓冰龍針成為自己的一大殺手鐧。

可他還是一個醫生,可以說拋卻修士的身份之外,醫生就是他最大的本份,這一點,不管他到了何種境界都不會忘記,而且當初張俊的爺爺將冰龍針送給自己的初衷就是讓自己救人,雖然以後的歲月,自己大部分都是用來殺人,但冰龍針醫世救人的本意卻還在不曾消失,可如果加入噬神石之後,那冰龍針就徹底變成了殺器,而不再是濟世救人的東西了,這和秦木接受冰龍針的初衷也是不符的。

“看來我隻能另外再打造一套暗器了,冰龍針存在的意義就是救人,張老中醫一家世世代代守護著它,我不願他們那濟世救人的心念毀在我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