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時代

第1397章 兩族開戰

第1397章 兩族開戰

“竟然是鎮妖塔!”秦木收回自己的目光,臉上也盡是驚訝,不過,很快他也就坦然了。

在仙界,人族、妖族和巫族紛爭不斷,情況可比修真界要嚴重的多,三方的修士,都在洪荒戰場不斷的獵殺彼此,且這種情況早已不知道存在多少年,其中有人祭練針對敵方的禁器,也並不算意料之外的事情。

恐怕這種事,在三族很多高手心中,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隻是一直沒有人公然挑明罷了,現在洪荒三傑中的燕明秋祭練鎮妖塔,卻被同為洪荒三傑的鳳燃塵得知,此事恐怕不會不了了之。

尤其是鳳燃塵離去時的那句話,讓秦木更是有種不好的預感,仿佛此事會引出一連串的麻煩事!

“好在巫族沒有牽扯此事,這樣以來,就算妖族想要對人族開戰,恐怕也要顧忌一二了!”

“算了,這件事也和我沒有什麽關係!”秦木將此事完全壓下,隨之就離開山洞,繼續朝著洪荒戰場的中央區域挺進。

接下來的幾天裏,秦木的生活並沒有任何的變化,白天趕路且紛爭不斷,晚上就停下來,和蝶晴雪共同修行。

洪荒戰場也沒有任何的改變,並沒有因為燕明秋祭練鎮妖塔的事情而有什麽大的波瀾,隻是秦木還是發現,妖族修士越來越少了,仿佛是那件事影響到了他們,讓他們感到致命的威脅,從而暫且退出洪荒戰場。

在那件事發生之後的第十天,秦木剛剛結束和蝶晴雪的修行,就在他走出山洞的時候,洪荒戰場上空就突然傳出一個洪亮的聲音,如在九天之外傳來,在整個洪荒戰場上回蕩。

“傳妖帝宮之命,人族為對付我妖族,公然祭練鎮妖塔,此乃是對我整個妖族的公然挑釁,我偌大妖族豈能任由人族淩辱,現在,妖族所有修士全部都拋下個人私怨,不管身在洪荒戰場何處,都馬上跟附近的妖族同仁會和,共同抗擊人族,此事關乎我整個妖族之尊嚴,任何人不得違抗!”

“欺我妖族者,唯有一戰!”

這個聲音出現的很是突兀,但卻讓洪荒戰場的每一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同時也震驚著每一個人。

在這聲音還未完全消散之際,洪荒戰場上,就從各處傳出一聲聲怒吼且伴隨著妖獸的嘶吼。

“戰……戰……戰!”

洪荒戰場上的每一個妖族修士,都被這個聲音激發出心中本能的戰意,同時也有怒火,雖說人族和妖族紛爭已久,雙方也一直都廝殺不斷,但這和欺辱不同,試問誰沒有自己的驕傲,誰能忍受他族之人欺辱,更何況是敵人欺辱,誰都不能忍受,所以他們憤怒,他們不惜一戰。

一道道氣勢升騰,且紛紛而動,每一個在洪荒戰場上的妖族修士都動了起來,與附近的妖修匯合,然後共同獵殺人族修士。

妖族眾修,是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聲音激發出了心中怒火,更何況這是妖帝宮的命令,也是妖族各大族群商議之後的決策,每一個妖族之人都不得違抗,所以不管是真的憤怒,還是被迫,妖族眾修都唯有一戰,此乃關乎整個妖族尊嚴,誰敢在這個時候搞例外。

妖族眾修是群情激奮,但在洪荒戰場上的人族修士可就完全不一樣了,妖族的同仇敵愾,對於這些散落各處的人族修士來說,絕對是一場災難。

所以在這個聲音結束之後,人族的眾修也是紛紛而動,也是盡量和周圍的人族修士會和,並往人族地界的方向趕回。

現在妖族的全力反撲,人族眾修也隻能彼此聯合,以求自己能活著走出洪荒戰場。

甚至,與此事無關的巫族眾修士,也是紛紛而動,雖說現在是妖族和人族的戰爭,但他們若還在這裏當做什麽事都沒有發生,那恐怕連怎麽死的都不知道,他們可不相信,遇到妖族和人族的聯軍,會對自己視而不見,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們也要暫時聯手,並撤出洪荒戰場再說。

與此同時,在妖域邊界的那些城池,妖帝宮駐紮在每一個城池中的負責人,也都紛紛露麵,整合城內的妖修,數十人、甚至過百人組成一隊,由一些在妖族有名望的人率領,其中就有洪荒十三殺中的人物,共同奔赴洪荒戰場。

當然,這不會全城動員,那些隻是一部分,每一個妖族城池中都還留有不少妖族修士。

或許這種情況,還算不上妖族對人族的全麵開戰,但也不再像之前那樣任由妖族修士各自行事,而是全部聯合,這無疑將其戰鬥力大大提升。

僅僅在半日之後,洪荒戰場上就再次響起一個聲音:“妖族要戰,我人族便戰,何懼之有!”

“傳萬仙殿之命,所有人族修士全力迎戰妖族,此乃關乎我人族整體,任何人的私怨都必須放下,否則,就是不顧我整個人族之安危,人人得而誅之!”

這個聲音的響起,顯然也已經是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就算沒有這句話,為了應對妖族的反撲,人族的眾修士也已經自覺聯合應對。

不過,這句話的出現,也讓那些人族修士從原來的隻想著防禦,和安然返回人族地界的想法,徹底變成了主動進攻。

幸好在妖族和人族先後放話之後,巫族卻沒有任何的表態,顯然是暫時不會參與進這場戰爭中,靜觀其變。

對此,妖族和人族的修士也都心知肚明,對此當然也不會不防,他們可不會相信巫族不會在背後放冷槍,畢竟巫族也是自己的敵人,隻是現在還沒有公然宣戰罷了!

“他媽的……一個鎮妖塔竟然真的引起妖族和人族的開戰!”

秦木原本在妖族的放話之後,也沒有終止他的行程,但他沒有想到僅僅半天的時間,人族也做出了這麽強硬的對策,這完全是兩大族群的正式宣戰,而戰場就是這洪荒戰場。

秦木可以想象,在雙方全部放話之後,洪荒戰場中的人族和妖族眾修士,絕對都會聯合,征戰彼此,想要再找到兩三個人同行的隊伍,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了。

而在這種情況下,巫族的修士隻會暫且退出洪荒戰場,以免自己受到池魚之災,如此一來,整個洪荒戰場恐怕就難找獨自成行的人了,這對秦木來說可也不是什麽好消息。

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秦木要麽是不遇到敵人,要麽就是遇到成群結隊的敵人。

“奶奶的,這是不是有些小題大做了,燕明秋祭練鎮妖塔,妖族憤怒可以理解,那也應該直接對其本人下手才對,怎麽會這麽輕易就以整個妖族的名義對人族宣戰,這妖帝宮的決策也太莽撞了吧!”

“還有人族,竟然一點都沒有解釋的意思,也宣布全麵迎戰,也太倉促了吧!”

秦木思索了片刻,無奈的搖了搖頭,道:“管他呢,反正我還要做我自己的事情,此事與我無關!”

反正這是洪荒戰場,就算妖族和人族不宣戰,雙方修士在這裏也是廝殺不斷,現在隻是從原來的各自為戰,變成聯合一氣共同作戰罷了,其本質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秦木也不會為了萬仙殿的命令而真的選擇和人族群修聯手去抗擊妖族,畢竟他沒有那所謂的三族仇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更何況他對萬仙殿、妖帝宮和巫祖殿都沒有任何好感,怎麽可能會聽從其中一方的命令去做事。

隻是這樣一來,他不遇到人族修士也就罷了,要是遇到,恐怕會有不少的麻煩。

“算了,還是小心一點吧!”

秦木繼續自己的行程,不過,也不再像之前那麽隨意,他要經常使用天眼通查探周圍的情況,不管是遇到人族還是妖族,都提前避開,盡量不與對方碰麵。

一連十幾天的時間下來,在秦木的刻意下,的確是沒有和任何照過麵,和之前的日子相比,倒也顯得輕鬆不少。

而在他不斷行進的過程中,終於算見識到兩大族群正麵開戰的結果,無論妖族還是人族,每一支隊伍最少都是數十人,且每一支隊伍之中最少都要有十幾個地階上品修士,雙方隻要發現敵人,就會不由分說的大打出手,那過百仙人的齊齊出手,那場麵絕對壯觀。

而且這是戰爭,可不隻有麵對麵的正麵交鋒,而是無所不用其極,什麽偷襲、埋伏都是能用則用,隻求殺敵,不講手段。

為了自己族人在戰場上更好的殺敵,妖帝宮和萬仙殿都分發下來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各種陣法、法器層出不窮。

妖族的每一支隊伍中,都是有各個族群的人,各種天賦能力均有,有的隻是負責攻擊,有的負責偷襲,有的負責輔助,反正就是以最大程度發揮自身天賦能力為準。

人族沒有妖族的種種天賦,但他們卻有各種各樣的法器符籙,還有陣法,在與妖族的交戰中,也是分禮相爭。

本書來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