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時代

第1437章 七殺星

第1437章 七殺星

但亓夷那冷漠的神色卻沒有任何的喜色,反而是眉頭微皺,自己連天賦之力都已經動用了,且多次攻擊,卻還是沒有將秦木擊殺,現在他也不得不承認這秦木真的很難纏。

也在這時,一股強大的氣息突然從空中出現,刹那間,一道光柱就從天而降,直取亓夷。

亓夷仰首看了一眼,冷哼一聲,不閃不避,直接轟出一拳。

轟鳴聲炸響,光柱直接被擊潰,亓夷的身體依舊是紋絲不動。

隨之,一道身影就出現在亓夷千丈之外,正是之前查探秦木的白衣青年。

“亓夷……”白衣青年一出現,一眼就認出了亓夷,神色也是倍加凝重。

亓夷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一襲白衣,且沒有任何紋飾的青年,道:“你是萬仙殿七殺星中的哪一個?”

“開陽……”

“天樞不現身,卻讓你來此,難道他認為你能阻擋我嗎?”

開陽並沒有發怒,因為他知道亓夷的實力,也知道這話是事實,他七殺星中,隻有首領天樞才能與亓夷一戰,其他人都要靠邊站。

“亓夷,你竟然敢在我萬仙城出手,是當我萬仙殿無人嗎?”

亓夷的冷漠依舊不該,道:“這是我和他的私事,與你萬仙殿無關!”

“哼……你在我萬仙城大打出手,就和我萬仙殿有關!”

開陽隨之就扭頭看了一眼那狼藉的廢墟一眼,冷聲道:“小子,你到底是什麽人,竟然能騙過我的查探!”

他在來的時候,就將戰場情況看的一清二楚,同樣也認出秦木就是剛剛被自己查探的那人,能讓亓夷出手的人,怎麽可能是哥普通人,而且,剛才自己查探他的時候,他還隻是地階下品,而現在卻展露出地階上品的境界,明擺著就是自己被騙了。

他的話音落,那廢墟就驟然炸開,一道身影衝天而起,卻不是離開,而是以三角形出現在亓夷和開陽千丈之外,正是渾身染血,狼狽不堪的秦木。

秦木一出現就慘笑一聲,道:“亓夷,你果然很強,我也承認現在不是你的對手,不過,現在看樣子你想殺我的打算是要落空了!”

亓夷冷哼一聲,並沒有說話,今天要殺秦木的希望,也的確是落空了。

秦木又看了一眼開陽,道:“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怎麽會讓人輕易查探,隻是沒有想到亓夷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開陽神色一沉,道:“這麽說來,前天之事,果真是你所為了?”

他沒有說是什麽事,這也不能說,但他相信秦木一定明白,前天在悟道殿堂靜修的人,他幾乎查探了一遍,現在隻有秦木最有嫌疑

“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麽!”秦木自然是否認,因為他知道,就算將此事公布天下,也沒有一點用,隻會讓萬仙殿瘋狂追殺自己,完全是得不償失。

隻是他的裝傻,在開陽看來,就是一種承認。

“隨我回萬仙殿,否則後果自負!”開陽的聲音很是冷漠,他沒有當場動手,就是因為這裏是萬仙城,周圍還有那麽多人看著。

“萬仙殿那麽神聖的地方,我要是去了,豈不是將其褻瀆,我可不能做出那種罪果深重的事情!”

“此事由不得你!”話音落,開陽終於出手,他雖然不知道眼前這個人到底是誰,然能讓亓夷追到這裏的人,肯定不一般,加上前天的事情,那就更不能放過。

在開陽動手的同時,秦木也動了起來,完全就是同步進行。

一個完全有光線凝聚的光網飄落,一滴青色鮮血和一滴金黃色鮮血從秦木身上同時飄出,並在瞬間交融化作一個太極圖,如光球一般將秦木護在其中。

很快,那光網就將整個太極圖全部籠罩,並在不斷收縮,隻是在太極圖的阻擋下,收縮的趨勢卻很慢,但也不是沒有效果。

周圍聚集的眾多人族修士,則是一個個驚訝不已,亓夷身為一個妖族,在萬仙城大打出手,且下手的對象還是人族,而這開陽身為萬仙殿高手,不但不對亓夷出手,反而是對這個人族修士下手,這不合情理啊!

但他們也隻是低聲議論,竊竊私語,卻不敢公然說什麽,畢竟開陽是萬仙殿的人,且是天階上品仙人,無論是身份還是背景,都不是他們所能質疑的。

開陽冷哼一聲:“你的實力果然是不一般,但身為人族,卻違抗萬仙殿之命,我不得不對你出手,你隨我回萬仙殿,將一切說清楚,你會無恙!”

秦木卻忽然一笑,道:“我可沒有什麽錯,為何要去萬仙殿解釋,倒是妖族高手在萬仙城出手,這才該是你萬仙殿解決的事情吧?”

“亓夷之事,我萬仙殿自不會置之不理,但你的事情同樣不能輕易了卻,去與不去,你沒有選擇!”

“是嗎?你高興的太早了吧,我能在亓夷的追殺下來到萬仙城,你以為你就能讓我束手就擒了嗎?”

他的話一出,開陽的臉色頓時一沉,但在這時,秦木手中卻湧出大量的仙元力,猶如一個白色光團升起,而這濃鬱的仙元力又仿佛被一個深淵快速吞沒,那是他手中的一塊玉牌。

“傳送陣……”開陽是什麽人,怎麽會看不出秦木現在要做什麽。

而這時,亓夷也驟然而動,瞬間出現在被光網束縛的太極圖外,強大的氣勢升騰,瞬間是風雲變色,拳頭轟然落下,刹那間,那光網就光華暗淡潰散,他的拳頭卻勢如破竹般落在太極圖上,轟鳴聲再次炸響,這融合秦木和魅心玥精血的太極圖,在光芒閃爍之後,也是驟然崩潰

也在太極圖消散的同時,秦木身上就突然飄出五個符文,五個顏色不同的符文,分別是散發著五行氣息,正是金木水火土。

五個符文環繞在秦木身邊,而秦木那條隻剩下骨骼的左手也隨之伸出,掌心中也已經出現一個巴掌大小的太極圖,緊接著,那五道符文就紛紛融入這太極圖中,原本陰陽之氣分明的太極圖,卻變得渾如一體,朦朦朧朧,混混沌沌。

刹那間,亓夷就來到秦木麵前,且再次轟出一拳,氣勢之強比剛才那一擊有過之而無不及,麵前這一般天階上品仙人都絕對無法硬擋的一擊,秦木卻神色不變,左手掌心的太極圖迎上。

須臾間,亓夷的拳頭就和秦木掌心的太極圖相撞,一道環形波紋立刻從中蔓延,橫掃四方。

“退……”開陽輕喝一聲,和周圍的眾人就急速後退。

而秦木和亓夷二人,卻是紋絲不動,兩人的神情都是冷漠至極,衣衫獵獵作響,仿佛是在應和著兩人的孤傲。

“你很強……”亓夷看著對麵染血的身影,冷漠說道。

“你也是,但你今天殺不了我!”

“能不能殺你,試過才知道!”話音落,亓夷身上的氣勢再次暴漲,強大的氣勢,讓整個天空都驟然陰暗下來,周圍的天地之力蜂擁而知,瘋狂匯集在他的拳頭上,如一個漩渦在那太極圖上急速旋轉。

秦木掌心中的太極圖光芒亂閃,那條隻剩下骨骼的左臂都微微屈起,其肩膀上的血肉都開始寸寸崩裂,仿佛承受不住那強大的壓力。

秦木嘴角也有鮮血流淌,但他的眼神卻是不曾變化,冷漠依舊。

也在這時,秦木右手中突然蔓延一道光暈,一個漩渦驟然出現在他的身後。

“亓夷,你的確是我這些年以來,所遇到的最強對手,現在我自認不是你的對手,但以後我們還有交手的時候,今日就不奉陪了!”

話音落,秦木的身影就被其身後的漩渦吞沒,少了秦木的阻攔,亓夷的拳頭也手驟然爆發,強大的力量直接落在那還沒有來得及散去的漩渦上,直接將其擊散。

看著那漩渦消失,亓夷的神色沒有失落,沒有憤怒,沒有遺憾,隻有一如既往的冷漠,道:“這一次,你的傳送過程被打斷,不知你會出現在什麽地方,又或者會在空間亂流中不再出現!”

秦木這一次的傳送,本來是順利的人,但傳送過程還沒有完全結束,就被亓夷強行擊散,這就導致那傳送通道被擊潰,情況就如當年他從原界進入修真界時一樣,會被空間亂流吞沒,有可能一直在空間亂流中飄蕩,也有可能直接出現在無法預知的地方。

“亓夷……”一個冷淡的聲音突然傳出,隨之,一道道身影就出現在亓夷周圍的千丈之外,正好圍成一圈,而開口的那人,正是他正前方的一個白衣青年

這突然出現的六個白衣青年,和之前出現的開陽裝束一樣,白衣之上沒有萬仙殿標誌性的雲海紋。

亓夷根本沒有去看他人,冷漠的目光落在正前方的那個冷峻的白衣青年身上,道:“天樞,你出現的有點晚了!”

天樞那冷峻的神色不動,俯視一眼下方的廢墟,隨之才說道:“我倒是很好奇,是什麽人能讓你一直追到萬仙城,且毫無顧忌的出手?”

“那很重要嗎?”

“的確不重要,因為我會查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