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廚

第482章 太跌份兒了

第四百八十二章 太跌份兒了

三個人又等一會兒,胖大海打回來電話:“小三,我讓人去找了,找到人給你電話。”

何山青笑道:“你折騰半天就這個結果?太跌份兒了。”

胖大海罵道:“靠,老子是不忍見血,掛了。”

眼見連續和胖大海說上三次話,居然一無結果,白路不耐煩道:“給我問問佛爺在哪。”

何山青笑道:“現在才像你,有點殺伐果決的意思,走,叔叔帶你找胖大海去。”給胖大海打第四個電話:“你在哪?我來找你玩。”

“滾蛋,老子忙。”此時的胖大海也有了脾氣,不過不是對何山青而發,而是對大蠻子。

他和大蠻子相熟,都是混夜場的,平時低頭不見抬頭見。在知道小蠻子惹上何山青之後,他為大蠻子考慮,想當中說和一下。奈何人家不幹。

可胖大海是誰?那家夥當初因為賭球事情,敢找人毆打國腳,並且屁事沒有,足以說明他的膽大妄為。在他那肥大的肚子裏不但有油水,還有脾氣。

見大蠻子居然不上道,胖大海怒了,我他馬的是為你著想,你居然掉我麵子?成,那咱走著看。

這就是幫忙幫出仇恨的典型案例。

胖大海手下一堆保安,還有一幫小屁孩跟著他吃飯,胖大海找人問黃毛三個人的消息。不到半個小時,有小弟報回去消息,說黃毛三個人急匆匆往富貴茶莊跑去。

胖大海知道消息後,先給大蠻子打個電話:“明著告訴你,你弟弟的手下得罪人了,你願意包就包、願意攬就攬,事情和我無關,以後有什麽事也別來煩我。”

就說一句話,然後打給何山青:“他們在南三環的富貴茶莊。”

“鬼知道什麽茶莊在哪?”何山青沒好氣說道。

胖大海說:“南三環東路,在外環,靠近四季大廈有一棟大樓。那地方是大蠻子老窩。”

何山青罵了句:“我靠,一個混子居然開茶葉店。”掛電話後告訴白路:“南三環東路,走吧。”

白路看看他倆:“我自己去,具體什麽位置?”

“你自己去?”

白路沒耐心,坐上紅色跑車:“地址。”

得,你是大爺。何山青重複一遍地址,下一秒鍾。白路已經開車離開。

等白路走掉後,何山青和林子開車跟上,並打電話叫人。

何山青和高遠不同,他手下是真有人啊。何山青開了個遊戲網站,運營近十年,有代理的遊戲。還有自建遊戲,反正沒少賺錢。

不過賺的多,花的也多,正常運營花費不說,還額外養一支四十多人的保安隊,全是退伍軍人。上次在夜店門口打架,就是這些人衝上去。

如果要算事業有成的八零後新一代。絕對有他一個。不過他聰明,靜悄悄的低調賺錢,不出席、不參加任何活動。

你可以和流氓跋扈,可以和警察跋扈,甚至可以和公務員跋扈,但一定要低調,千萬千萬別高調的出現在眾人眼前,一高調。沒毛病的也能給你找出毛病。

見何山青叫人,林子笑道:“幹嘛?黑社會火拚?”

何山青說:“有備無患。”

林子問:“用不用和高遠說一聲?”

剛說完這句話,鴨子打來電話:“怎麽了?丁丁說你們呼啦一下就跑出去,誰出事了?”

何山青無奈道:“你老人家睡死了?”

“那倒沒。”鴨子隨口回句話,繼續問:“誰出事了?”

“沙沙被人打了一巴掌。”

“我去,這是要瘋的節奏麽?你們在哪?”

“去南三環,你來麽?”

“廢話。一會兒電聯。”鴨子也來了。

二十分鍾後,富貴茶莊門口,一輛紅色跑車發出巨大的刹車聲,快速停在大門口。車門打開。走出來一個穿白襯衫、牛仔褲的平頭青年。

富貴茶莊很大,占據一棟大樓的一、二層。一樓巨大店麵擺著許多茶桶茶罐,一側是櫃台,另一側是紅木椅子、茶幾、茶具。

店裏有四名女服務員,門口站著一位迎賓。

見白路急匆匆進門,迎賓微笑道:“先生下午好。”

白路冷著聲音說:“我要見小蠻子,小蠻子不在就叫大蠻子出來。”

一般人見到大小蠻子,都會稱呼一聲蠻哥,很少有人直呼外號。迎賓一聽,按評書說法這是來者不善啊,繼續微笑說話:“不知道先生見我們老板做什麽?”

“我沒耐心,趕緊點兒。”

“不好意思,您要是不說有什麽事情,我沒法替你轉達。”

白路看看她,實在沒心情打女人,大步進店,目光一掃,大堂盡頭是樓梯,樓梯邊上有道門,掛著垂簾,古香古色的很有韻味。

一個是上樓,一個去後間,白路大步上前,蹬蹬蹬上樓。服務員追在後麵,大聲喊道:“先生,先生。”

樓上是品茶間,有幾個包房,也有幾張散座。入口處站著兩位穿旗袍的服務員,裏麵沒客人。

白路轉身下樓,推開樓梯邊角的木門。後麵是一個院子,在南三環附近能有這樣一處地方,可見大蠻子混的確實不錯。

院子後麵是一棟二層樓,院子裏停著八、九輛汽車,站著四、五個人邊抽煙邊說話。

看到白路從茶鋪後門走進院子,一個穿深綠色條絨衫的青年喝問:“幹什麽的?”

白路掃了一眼,沒有誰黃頭發,也沒有胖子,於是問道:“小蠻子在不在?”

“我草,你找死啊。”四、五家夥一起圍過來。

這幾個哥們雖然覺得眼前人有點眼熟,可沒多想,畢竟長相相似的人有很多,白路又沒有明星光環,便以為是普通人。

白路沒心思廢話,大聲喊道:“大蠻子,小蠻子,出來。”

聽到這一聲喊。問都不用問,肯定是來找茬的。站在最前麵的條絨衫青年掄拳頭就打。

白路有樣學樣,同樣掄拳回去,隻一下,條絨衫好象被大錘砸中一樣,呼通倒地。

另幾個人一看,有人身上帶著匕首。拿出來就捅。身上沒兵器的趕忙去院子裏找,抓到什麽算什麽,一邊衝向白路一邊喊:“有人來砸場子。”

白路不說話,真如猛虎一般衝過去,一拳拳砸下去,快、準、狠。也就是幾個轉身加擦身而過的時間,院子裏幾個人全部倒下,短時間內站不起來。

這時候,二層樓樓上樓下的房門全部打開,呼啦啦跑出來二十多人,有一個胖子指著白路罵:“幹你娘的,知道不知道這是誰的地方?”

白路沒理會他。大聲說:“我要找三個人,黃毛、三胖、張哥。”話沒說話,忽然發現有個人很眼熟,仔細一看,我靠,這就放出來了?

前幾天因為劉晨那事,他去收拾二晃,屋子裏有幾個人一起吸毒。其中就有那小子一個。

白路很鬱悶,這才關幾天?當時就想給邵成義打電話。

那人見白路盯著他看,大咧咧站出來:“小子,想死是不是?今天的事情,你賠個一百萬,再磕頭道歉,我就放過你。”

白路在人群裏找那天一起吸毒的家夥。掃看一圈沒有發現,想想問道:“你是小蠻子?”

“小蠻子是你叫的麽?你得叫蠻爺。”小蠻子從身邊人手裏搶過一把刀,拿著走向白路。

白路當時就笑了:“可找到你了,麻煩下。幫我介紹介紹黃毛那三位大俠唄?”

“草,你想死是不是?”最邊角的地方站著五、六個人,一個把頭發染成金黃色的平頭青年罵道。

白路更開心了:“你就是黃毛?”可惜是能認出一個黃毛,他身邊既沒有胖子,也沒有長的像哥的人。

不過能找到一個人就是好事,白路笑眯眯走過去。樓上突然有人喊:“打。”

一聲令下,十幾個青年各拎棍棒衝上來。

白路往側麵一跳,鑽進車與車的空隙中,如此隻需前後應敵,很是輕鬆。

打了沒一會兒,小蠻子一方很吃虧,樓上那個聲音又說:“廢物,把車開走。”

於是有人去開車。

可白路動作太快了,借著汽車做掩護,沒多會兒時間,地上就倒了一大片。

等連續開出去幾輛汽車後,院子裏還能站立的隻有白路和汽車,以及車上的司機。

這一通打,白路打的很爽,就是拳頭有點痛,便甩手便輕出口氣,前些日子回沙漠被大老王好一陣收拾,現在可算得到機會發泄出來。

他打爽了,樓上響起巴掌聲:“不錯,有點本事。”

白路斜著頭看過去,挺文質彬彬一個人,大約三十六、七歲,穿著板正的襯衫西褲,發型也是幹淨利落的正常形狀,顯得幹練,有點成功人士的樣子。

在他身邊站著三個人,都是同樣打扮,但是一看氣質,明顯是跟班。

白路笑了一下,抬步走向黃毛,根本不說話,對準右手猛踩下去,喀吧吧好象是在吃脆骨的聲音。就這一下,黃毛嗷地大叫一聲,猛地坐起來。

白路看著他平靜說話:“誰是三胖,誰是張哥,你隻有一次回答機會。”

被白路一再無視,樓上的偽成功人士麵色發冷,冷聲說:“刀。”

他身邊的三個襯衫青年,有一人拿出把飛刀,好象錄象裏那樣丟向白路。

白路正低頭說話,見狀,隨手在地上抄起根鋼管,也不起身,抓住鋼管往上猛揮,鐺的一聲響,飛刀被打飛,不知道掉去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