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廚

第997章 囂張這一次

第九百九十七章 囂張這一次

白路不管那些,讓特警連續照上十幾張照片才放手。可憐丹城第一公子翁一同學好玄沒被勒死,得到解脫,馬上跳開喊道:“有病啊?”

白路笑著坐回桌子上:“瞧你這話說的,咱倆誰有病還不一定呢。”

聽到這句話,警察們算是開了眼界,剛才硬摟翁一照相表示親近,轉頭就罵有病,這家夥也太喜怒無常了。

翁一沉著臉說道:“你叫我來,就是為說廢話?”

白路笑嘻嘻說話:“當然不是,叫你來是想讓你長長記性。”

在正常情況下,說出這句話就預示著要動手。所長趕忙朝前一步走,擋住翁一:“這裏有點壓抑,換會議室,咱坐下好好聊。”

白路說:“不用這麽麻煩。”衝翁一勾勾手指頭:“欺負我們家妹子怎麽說?還在樓下玩圍追堵截,你反圍剿呢?”

“你想怎麽著?”翁一沉聲問道。

“不怎麽著,平白無故的你一要得罪我,不是腦子有病麽?問下啊,假如咱倆換個位置,是我欺負你,你想怎麽收拾我?”白路擺出副將心比心的表情說話。

“憑你?也想欺負我?”翁一有點不屑。

“我發現了,你是真不會聊天啊。”白路跳下桌子:“談話結束,演出開始。”一步走到門口,咣的關上門。

所長大聲喝道:“你想做什麽?”

白路沒理會他,繞過他抓向翁一。

不管怎麽說,這家夥可是省領導的公子,最好不要出事。市局老大趕忙上前說話:“不許動手。”

“好吧,不動手。”白路說:“你是領導幹部,給你個麵子。”

市局老大暗出口氣,隻要不動手就好辦。

屋裏麵四個人,心裏跟明鏡一樣,都知道事情是翁一惹出來的。白路做些激動事情也是情有可緣。這要是換成別人,保不齊被欺負成什麽樣。幸好對手是白路,有深厚背景,又牽涉到外事工作,才沒有繼續被欺負。

現在的重點是安撫珍妮弗和讓白路妥協,重點在聊、在賠償。市局老大接著勸話:“還是換去會議室,有什麽想法可以隨便說。”

他以為勸住白路。怎麽可能?

白路笑著看向市局老大,腳下突然移動到翁一身側。飛起一大腳,翁一同學被踹得連退幾步,轟得撞到牆上。

“誒,你怎麽……”見白路打人,所長趕忙插到二人中間。想要阻攔。

白路微笑說話:“我答應你們不動手,不過你要是想攔我,我就把動手的機會送給你。”

這是赤果果的威脅。所長見識過白路有多能打,五名警察都沒幹過他,何況是自己?當時略一猶豫:“你這是犯罪。”

白路笑了下:“就是犯罪了,能怎麽的?”

他現在基本就是持功自傲,國家欠我那麽多人情。總該還上一個吧。

幫警察抓賊這類瑣事不算,對付分裂分子的事情可以不算,幫忙搞定瘋狂的“王子”那件事同樣可以不算,隻說給英國女王做飯這事,成功治好疾病,變相宣揚中醫理論,為國爭光,同時又用去他許多時間。總該給點補償吧?

單憑這件事的功勞,隻要不打死翁一、不給翁一造成永久性傷殘,身為此案件被害人的白路就絕對不會有事。

何況這件案子不光有白路一個被害人,還要考慮到珍妮弗的國際影響,始作俑者的翁一同學受點折磨是正常應該的。

所以,白路打的特別放鬆,在小小鬥室中上演連環飛踢。

連續幾腳下去。翁一失去反抗能力,窩在牆角捂著腦袋裝死豬。

所長見勢不好,撲過去拽白路,卻被白路反手一個大耳光把他扇到另一邊牆壁。

這一巴掌巨狠。聲音也巨響,比踹翁一的動靜大出太多,啪的一聲在鬥室中回響。然後再看所長,嘴角、鼻子都在流血,滿臉不敢相信的表情扶著牆站住。

在白路心中,這個所長也不是什麽好東西。方才那個副所要逼供自己,所長隻是看著,連句話都沒有,現在扇個耳光當是還帳。

局長也想阻攔來著,看到所長此時表情,馬上變成木頭人,有心呼叫門外警察,可叫他們進來有什麽用?

這一個下午,不光是所長接到許多領導打來的電話,市局老大同樣沒少接電話。他是堂堂正廳幹部,接到的電話分量都很重,知道這淌水有多混,所以稍微想想,退開到一旁站住,看白路收拾翁一。

沒有人阻攔,白路專心踢翁一,一腳一腳沉實有力,踢的也很上癮,邊踢邊罵:“王八蛋,帶著一幫人在酒店外埋伏我?當我是什麽?”“王八蛋,敢欺負我家妹子,你還想幹什麽?”“王八蛋,真想閹了你。”

白大先生罵來罵去,都是王八蛋開頭,毫無新意,局長心下感慨:這是個好孩子啊,不會說髒話。

白路繼續罵:“王八蛋,記住老子這張臉,我在北城歡迎你的到來,隻要你有膽子來,老子一定好好招待你。”“王八蛋,你運氣好,這次不能把你怎麽著,別急,我等你來找我,咱再慢慢聊。”

白路暢快淋漓的踹上五分鍾,踢完一麵身體再換麵。

看著那個窩成球的家夥,局長擔心出人命,開口勸話:“別打了,再打出人命了。”

“殺他?就這個王八蛋也值得我殺?”白路再踢上一腳,退後站住:“鬱悶個天的,還真累。”活動活動手腳,歪歪脖子扭扭腰,長出口氣:“鍛煉身體真不錯。”

這是鍛煉身體?看看被鍛煉的很淒慘的翁一,局長都替他疼。

所長則是靠著牆看白路,心裏滿是憤恨,隻是再憤恨又能如何?能打回去還是能告他襲警?

白路活動完身體,指著所長罵道:“王八蛋,記住了,你是警察,做事情得對得起良心,這次放過你。下次扒你的皮。”

所長愣了一下,扒皮?搞混了吧?這等台詞不是該翁一這等紈絝來說麽?你一個明星也敢這麽說?

見白路氣焰囂張,所長選擇沉默不語。於是白路又指向局長罵道:“你也是個王八蛋,來,我問問你,當警察的還有沒有好人?這個王八蛋當街行凶,你們警察不管麽?都幹什麽吃的?”

局長倒是很有肚量。笑了下說道:“你不是說扒皮麽,有人能扒我們的皮,你說我們該怎麽做?”

白路點點頭:“說的也是。”不再理會兩個警官,轉頭問翁一:“死了沒?沒死出個聲,不然繼續揍你。”

翁一稍微活動下,慢慢挪開手臂。露出滿是鮮血的臉孔,小聲說:“我記住你了。”

“白癡。”白路說:“別說揍你,就是殺了你……算了,殺人不是好習慣,那什麽,你倆還有事兒沒?”

這是什麽意思?局長看看他:“你想說什麽?”

“你們要是沒事,我就走了。還抓我不?”

既然翁一能趕來給自己揍,說明上麵領導很重視自己這個英雄,那就紈絝一次也無所謂。

“走?”局長沉思片刻:“去會議室坐會兒成不?”

他的任務不是讓白路走,也不是經辦這件案子,是要通過白路搞定珍妮弗,不論如何,國際巨星挨打的事情一定不能對外麵說。

雖然網絡上滿是議論,隻要當事人不說。咱就可以當做沒發生過不是。再找幾個熱點新聞宣傳一下,蓋過這股風頭,用不了多久,珍妮弗挨打的事情就會被人忘記。

白路不想和他談,搖頭道:“有什麽話就說,沒時間和你們耗。”說著話打開門,衝外麵的特警說話:“聯係下他們。”

兩名特警穿過人群進屋。關上門後說道:“聯係過了,大家都沒事兒,暫時留在國際酒店,就是珍妮弗讓人打了一耳光。”

白路怔了一下。然後一上一下慢慢點頭,轉身說道:“難怪呢,難怪呢。”他明白這幫人緊張什麽了。難怪自己猛揍翁一,倆人也不攔阻,不光是因為有特警牽涉其中。

看看局長,笑著問話:“怎麽不跟我說實話呢?”

局長說道:“能不能去會議室,咱們慢慢談,有什麽要求你可以盡量提。”他在放低姿態。

白路搖頭,走到翁一麵前停住:“方才呢,我以為你是對文青起壞心,又圍攻我,不過還好,沒人受傷,所以就輕輕踢你幾腳,可你居然敢打珍妮弗?唉,你真有本事。”說完話抬腳一踢,就聽喀嚓一聲,翁一左胳膊從臂彎處折斷。

這是重傷害。局長一下撲過去,好象老母機護著小雞崽一樣張開胳膊擋住白路:“你這是犯罪。”

“他犯的罪還少麽?”白路不屑道:“怎麽沒見你抓。”

局長沉著臉說話:“這是兩回事。”

“我管你幾回事。”白路指著翁一說:“先這樣,你先去醫院養傷,我走了。”說完話轉身出門。

他想走,局長不讓,該談的事情還沒談好,趕忙舍棄翁一,跑到門口攔住白路:“還不能走。”

“不管你想說什麽想做什麽,我沒心情和你廢話。”抬手扒拉開局長,開門出去。

兩名特警對望一眼,咱們的白大先生還真威武,重傷省領導的公子,隨手扒拉開局長?太有派了。趕忙跟出去。

外麵聚著二十多名警察,又有翁一的好些跟班,因為搞不清狀況,眼看白路出來,卻是無人攔阻。心裏猜測,難道是局長放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