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廚

第1397章 中午管飯不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中午管飯不

剛說完話,小道士出現眼前,吃驚看著這輛寶馬良駒:“你開這車運土了?”

“我運你了,上車不?”白路問。

“上,先說好,中午管飯。”小道士說道。

白路說:“你簡直就沒心沒肺,光顧著自己吃,你師兄呢?”

小道士說:“時間還早,吃飯時叫他就成。”說著話坐進副駕駛位置:“還別說,這車不錯,真不錯。”

白路問:“會開麽就說不錯?懂車麽?”

小道士瞪大了眼睛叫道:“罵我啊?”

白路有些沒明白:“你會開?”

“會開個屁股,我連自行車都不會,師兄說千裏之行始於足下,意思是走吧,走吧,不管去哪裏都走吧走吧……我覺得師兄在騙我,你覺得呢?”小道士很認真的探討問題。

白路咳嗽一聲:“買菜。”

等汽車停到五星大飯店門口,白路忽然有點兒小感慨,難怪昨天晚上過來收拾衛生,敢情命中注定今天得過來做飯。

打開店門,檢查下煤氣水電,又看過各種調料,再去菜市場。

等買好菜回來,發現何山青一幫人每人帶一箱果釀回來。

白路很鬱悶:“你們打劫啊?”

“慶祝付同誌成功醒來,喝點兒酒不是很應該?何況又沒問你要。”何山青說道。

“跟不跟我要,也是我的酒。”白路抗議道。

正說著話,孫敏穿身警服走過來,跟小道士說:“昨天的事情誤會你了,不好意思,不過你有委屈可以慢慢說,不應該動手。”

小道士一臉疑惑表情看她。似乎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孫敏又說一句:“以後記住了,誰要是欺負你,你就報警。”說完走開。

白路很不平衡:“你誤會我的事兒怎麽算?幹嘛不道歉?”

孫敏當沒聽見。

小道士看著孫敏走遠。問白路:“她誰?”

何山青撲哧一聲笑出來:“大俠,你屬熊瞎子的麽?轉眼就忘。”

接下來的時間裏。白路在廚房瘋狂忙碌,小道士很認真的邊看邊指點:“菜,不是你這樣做的,要用心,要眼手合一……”

白路說:“再廢話你進來做。”

小道士琢磨琢磨:“我聽人說你買彩票很能中,一下就中大獎,我有二十塊,你幫我買好不好?”

白路無奈了:“你是老天派來折磨我的麽?”

“不是。絕對不是。”小道士說:“是上天把你送到我身邊,幫我買彩票。”

白路補充道:“而且錢還是我給的。”

小道士說:“這個就不要分太清了,一會兒幫我買彩票啊。”

大概忙到快十一點,付爺爺一群老人家來到,還有一些家人,輕易坐滿飯店。

白路裝上一大飯桶清湯,跟老爺子們交代一聲:“想吃什麽自己去端,我給付傳宗送飯。”找個借口跑掉。

小道士一臉糾結表情追出來:“去給我買彩票好不好?”

“不好。”

小道士馬上不糾結了:“那我回去吃飯。”瞬間回去飯店。

正好大道士來到,跟白路微笑見禮,替師弟解釋一句:“天性長不大。別生他氣。”

白路笑道:“不會的,我先去送飯。”上車去醫院。

醫院裏,付媽媽和傳奇妹子守在付傳宗身邊。看到白路過來,起身說麻煩了。

白路放下保溫桶,走近觀察付傳宗。付傳宗說:“看什麽呢?”

“看你是不是真醒了。”白路認真說道。

付傳宗笑笑:“這次讓大家費心了。”

“這次不費心,你要是真走了才費心呢,受個累,好好養著吧。”

付傳宗說知道,又說麻煩了。

白路跟付媽媽和傳奇妹子說:“你倆回吧,下午我在這。”

付媽媽不肯走,在大家的勸說下。跟傳奇妹子回家。

病房瞬間安靜下來,白路問:“什麽時候吃飯?”

“把尿壺拿上來。”付傳宗想要坐起來。這是憋夠戧。

白路趕忙把床搖起來,又拿尿壺伺候付傳宗方便。剛方便完。高遠來了。

白路問:“你幹嘛去了?”

高遠說回家拿點東西。所謂的拿東西就是把付傳宗的手機和書帶過來,還有個小遊戲機。

白路說:“他們在小王村路喝酒,你去麽?”

高遠搖搖頭。

白路說:“那伺候付同誌吃飯吧。”指指桌子上的保溫桶。於是,輪到高遠伺候付傳宗。

飯後,付傳宗跟白路說:“下午別來了,忙你的去吧,我能醒過來,就沒事兒了。”

白路恩了一聲問道:“有什麽想吃的沒有?”

“湯就行。”

白路點點頭:“知道了。”他打算一會兒去高遠家做飯,盡量多做些食物放冰箱存起來。

可沒過一會兒,倆道士來了。

仔細檢查過伏傳宗身體,大道士跟高遠說:“我們明天回去,他在醫院觀察兩天,沒問題的話就出院,有幾點要記一下,一,病人受不得涼;二,不能餓,也不能吃飽;三,最好有個大澡盆,隔個一兩天、兩三天泡半個小時,溫度不低於四十度,具體自己掌握;四,可以適當喝點酒;這些都是對身體有益的,還一點,要適量吃些補元氣的食物。”

高遠全部記下,問道:“還能不能昏迷了?”

“昏迷?他要是再昏過去,有很大可能等不到我來就那什麽了。”大道士跟付傳宗握下手:“相逢是緣,隨遇而安,好好活。”

說完這些話,再問高遠:“能訂票麽?”

高遠有些擔心:“真的不會再出問題了?”

大道士想想說道:“你可能不知道我做了什麽,打個比方,你要上下樓。有電梯有樓梯還可以跳下去爬上來,他的病不能坐電梯不能爬或跳,樓梯也斷了。我做的事情是讓斷掉的樓梯搭上連接橋,重新出現道路。所以他能醒過來,如果有一天樓梯再斷掉,那就不會是簡單的斷裂,這麽說你明白麽?”

白路插話道:“人的身體不是樓梯。”

“你說的對,人的身體機能很強大,自我修複的功能更強大,可再強大也要有修複時間。”大道士問:“明白了麽?”

“假如,我是說假如。假如再昏迷以後,和這次狀態一樣,你趕過來,能不能再救一次?”高遠又問。

“人身體其實就幾個主要器官,可因此演變出來的病症卻是千奇百怪,誰也不能做保證,隻能看老天給不給機會。”大道士說:“謝謝你們的招待,我回去了。”

高遠趕忙說:“現在給你們訂明天的機票,明天我去送機。”

“送機就不用了,照顧病人吧。”大道士轉身出門。

白路衝小道士說:“留個電話號。”

小道士琢磨琢磨。不情願說出串數字:“不許亂打,要是漫遊、長途啥的,給我報銷電話費。”

白路有點無語:“你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不告訴我電話號碼?”

“不是。”小道士當然不承認:“主要原因是你有問題。”說完離開。

高遠送出去。

白路看看付傳宗:“小夥兒。好好活。”想想說道:“搬家吧,住我家,有個大澡堂子,還有桑那浴箱什麽的,一次沒用,你去幫著用用。”

付傳宗笑著說好,還說不給房租。

正好高遠進門,問給什麽房租?

白路說:“老付需要大澡堂子,你家沒有。一般人家也沒有,搬過去。你和傳奇妹子也住過去,大房子裏啥都有。”

高遠想了下同意下來:“就這麽定了。”

在醫院呆到三點鍾。回去小王村路做飯,讓何山青捎去醫院,他開車去研究中心。

既然付傳宗的病暫時沒有大問題,白路就又要忙了。

一路狂颮,進門後,李大慶正好從車裏出來,看見他很意外:“怎麽回來了?”

白路也好奇:“你沒課?”

“我是下課趕過來的,你呢,病人怎麽樣了?”

“病人沒事,接下來該我有事了。”邊說邊往裏走,先去看鬥犬。

這裏麵許多動物,明明老虎和黑熊更凶猛,可最不讓人放心的竟然是一群狗。

李大慶跟過去說:“挺好的,一直沒出事。”

去狗舍要先走過樓之間的柏油馬路,又有花壇、大樹什麽的,這塊地方很寬闊,加上前麵一處院子,連成一片特別大的活動場地。現在已經成為小狗小熊糾纏著大老虎玩耍的樂園。

白路剛一露頭,大老虎們快速跑過來,照例舉行歡迎活動。小狗小熊也是格外惦記他做的食物,一個個奮勇上前。

這幫小家夥也是跟老虎混熟了,完全不考慮百獸之王的麵子問題,有靈巧的小狗,踩著小熊跳上老虎身上,再往前跑,往白路身上撲。

那些蠢笨小熊隻知道扒著老虎身體亂搖亂擺。

老虎們倒也不惱,因為能近到白路身體的畢竟隻有幾隻,大多數圍著白路臥下,好象排隊那樣等前麵老虎離開,它們才過去表示親熱。

這一個歡迎活動搞上半個多小時結束,主要是小狗和小熊比較粘人。白路好奇問李大慶:“平時沒人陪它們玩?”

李大慶苦笑下說道:“誰敢啊?那麽一大堆老虎,除劉晨外,就我和建陽敢大著膽子跟它們近距離接觸接觸,而且還得有劉晨看著,這些老虎把自己當成那幫小家夥的保姆,去哪都一起。”

“這樣啊。”白路想上一會兒,也是想不到辦法。即便是他,也不能保證老虎就不會突然暴怒傷人,畢竟是一群大野獸,給不給人類麵子全看它們心情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