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廚

第1511章 給你寄請柬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給你寄請柬

第二個是燒煤,不光老虎基地這裏,酒廠、服裝廠那裏也是有著完整的供熱係統,都是用煤取暖。

第三個是用電,電暖氣或空調。

因為燒煤這件事情,白路覺得不環保,也是覺得未必能好好利用煤,曾找人谘詢、設計過環保方案。不過畢竟隻是個小地方的供暖,又沒有完整配套設施,隻能湊合搞成現在這樣。

跟揚鈴說過買煤的事情,白路繼續站在外麵看雨,

等到四點多,跟李森打個招呼,開車回家。

回去的路上接到王某墩電話:“那家夥腿瘸了,不過我什麽話都沒說。”這家夥辦事效率真高,沒幾個小時就搞定了。

白路恩了一聲,完全不關心是怎麽瘸的。

林子大了,什麽鳥都有。這個世界上總有些惡心人的人,一定要認真收拾收拾才能解氣。

這一天,更多的電話還是來自住在山河大廈那些妹子的家長們,他們表示感謝。白路都是客氣回話。

晚上回到家,忽然覺得心有些累,或者說是乏,懶懶的提不起勁,什麽都不想做,於是進門後就上床□休息。

他的一反常態讓別人誤會是病了,陸續有人上來關心問話,把他鬧的哭笑不得,就是睡個覺而已,就是睡的有點早了而已,用的著一遍遍的敲門麽?

不光是敲門關心他,還敲門喊他吃飯。

雖然是沒有胃口,可為了寬家裏人的心,白路還是去餐廳坐了會兒。

因為提不起興趣,吃幾口就飽,反是引來更多關心問話,都是覺得他狀態不對。勸他早點休息。

如此一來,白路更是哭笑不得,我本來就想休息了好不好?是你們硬要叫我,我才下來的。當下苦笑著跟大家抱抱拳,回房休息。

可剛睡著,一個很久沒聯係的人打來電話。是童安全,說是把欠他的錢已經存到卡裏,讓白路查收。

白路早把欠錢的事情忘記,說道:“我又不急著要,你就花你的唄。”

童安全說不行,說借的錢一定要還。

白路恩了一聲,隨口問道:“最近幹嘛呢?還跑業務?”

童安全自回去家鄉,考公務員未成,也是因為欠白路錢。隻能找個業務員的工作努力賺錢。可是錢難賺啊,一共就欠幾萬塊錢,童安全辛苦一年多,分兩次才還清。

童安全說是,又說還在準備考公務員。

白路說:“別一棵樹上吊死,不行就回北城,我公司要人。”

童安全回話說不了,說打算在家安心工作。再安心找個女人結婚,這輩子就這樣了。

白路沒有多勸。倆人閑聊幾句掛斷電話。此時一看時間,剛剛晚上八點多,心說難怪童安全打電話。

童安全是白天還的錢,銀行卡餘額變動有手機短信提示。可那時候,白路在忙著哄老虎拍戲,沒注意短信息。故此不知道,還讓童安全多打一遍電話。

放下手機,呆看會兒黑糊糊的房間,閉上眼睛繼續睡。

他自己都有點兒好奇,明明什麽都沒做。怎麽感覺這麽疲憊?

隔天起來,在廚房忙碌倆個多小時,給付傳宗做上許多食物,他隨便吃點東西,拿著小包出發,要飛回穆城繼續拍戲。

在去機場的路上,白路覺得拍戲這活兒真綁人,把自己牢牢捆住,不論想做什麽事情,總是要考慮這個考慮那個的,不由暗歎口氣。

臨走前,跟揚鈴確認幾件事情,比如四百多妹子各自成組的事情,比如請軍事專家跟編劇組一起開會、並加入劇組的事情……又跟王織打過電話……

忙碌是常態……

然後就是進機場、過安檢,候機……白路是當天下午兩點多趕到酒店。

得知他回來,蓋師特意過來一趟,稍微寒暄幾句之後,蓋師問:“能安心拍電影了吧?”

白路笑笑:“我的事情,我做不了主。”說過這麽句話,繼續笑著說道:“想起件事,下個月十一號,我有買賣開業,邀請你參加。”

“買賣開業?”蓋師說:“十一號,就是說還有半個月,咱加快些速度,爭取拍完它。”

白路再問一遍:“那你去不去啊?”

“去。”蓋師說:“再熟悉下本子,明天開機。”

白路說好。蓋師又建議他和元龍多對下戲,這才離開。

張慶慶是晚上到達賓館。隔天,劇組再次開機。

這一次拍戲順暢許多,不知道發生過什麽事情,張慶慶好象突然開竅了,雖不能說演的很好,但勉強算是中規中矩,出錯次數減少許多,表演狀態也是輕鬆一些,比以前好上許多。

拍這部戲,出錯最多的就是張慶慶,不知道是閱曆不夠,還是其它什麽原因,總是差上一些感覺。幸虧和她演對手戲的是白路,這家夥能耐的,用各種方法努力把場麵和張慶慶的表演圓到盡量好的程度。

蓋師是知名導演,見過特別多演員,可不論見過多少,也不論那些人的演技有多好,單對上白路,絕對是不吝讚美話語。

因為這個原因,拍攝進度加快許多,加快到一星期以後,因為拍攝場地的問題,劇組臨時又放一天假。那場戲要在某條主要街道拍攝,已經協調的日期還要靠後一些天。

如此,白路有了個突然到來的假期。他本來想去某個工廠看望下小童工。可是沒法去!

他不去還好,別人怎麽說都可以當作不存在。可隻要去過那個廠子,隻要那家廠子雇用童工的事情曝光,一定會追究白路責任。或者說追究不了責任,可輿論能害死人,你白大先生看見某黑心老板非法雇傭童工,為什麽不報警?

這是沒法解釋的事情,白路隻能選擇當它們不存在。

可巧,最近兩天穆城也在下雨,尤其休息的這一個白天,瀝瀝啦啦的細雨隨風斜飛。

白路喜歡雨,站在陽台往外看。雖然是南方,斜飛的雨絲一樣帶來點點涼意。

正看著,揚鈴打來電話,要求他回北城,任務是給一群老爺子送請柬。

十一月十一日,標準公司旗下很多公司開業,標準酒店首當其衝,再有電影院、酒吧等場所,還有小黑的修車廠,更有日本料理名店一條街……

邀請來參加開業典禮的嘉賓名單早已經商議好,每個人都要負責一部分,柳文青負責邀請區裏和黑標飯店打過交道的政府幹部,又有粉標會員們。

揚鈴邀請曾有過聯係的眾多明星,也是邀請很多有過合作的重量級人物,比如劉旺天、滿正等人。

剩下的來賓由白路負責,高爺爺等一群老爺子,還有宋立業那麵……叫白路回去,主要是邀請這些老爺子。

他們身份特殊,又是出席正式場合,有禮貌的提前邀請是必須的。

白路不太願意動,說是電話告訴他們就行。

被揚鈴否掉:“標準大廈正式開業,咱認真一次好麽?”

白路隻好應下來,再問:“要彩排麽?”

“不要。”揚鈴說:“不要搞的太正式,咱就是開個業,形式不重要。”

形式不重要?形式不重要你還搞好大一個開業典禮?白路說過兩天回去,揚鈴催他早點。白路應下來以後就給麗芙和珍妮弗打電話,別人不管,這倆人一定要通知到。

其他人?白路就想起黑標那次開業時的情景,那個熱鬧啊,不光是開業,開業後還跟記者們聊了聊,那次開業的影響力頗大,因為不單是飯店開業,在正式開業之前,白路帶著一幫人做過慈善性質的演出,新聞裏、網上傳的到處都是。

不過這次開業不同,不再是開個飯店那樣的小打小鬧,是真正宣告標準公司的強勁實力,有好幾棟大廈,又有許多產業……

通知過麗芙和珍妮弗,白路再找一遍蓋師做通知,又去找張慶慶,還給劉天成打電話,來個很不值錢的電話邀請。

劉天成應下來這件事。

在電話裏,白路問起於京酒駕的事情。

你跟別人可以裝做不知情,可事發多天,你又在劉天成的劇組裏拍戲,怎麽可能一直不知情?

劉天成回話說沒事。

那就沒事吧,電話通知過劉天成,想了又想,再電話通知單英雄。

按說應該問清地址發出邀請函,可白路還有別的事情要說,就順便打個電話。

如同他想象的那樣,單英雄最關心的就是跟中餐有關的事情,電話一通就問:“中餐盛宴準備的怎麽樣?”

白路回話說:“電影是十一月末上演,我想在電影演出前開搞,具體準備工作,我會找策劃公司幫忙實施,您老人家要是勤快,可以去看看,幫著監督一下,也是多提些意見。”

山英雄說沒問題。

白路再說:“受個累,把地址告訴我,給你寄請柬。”

“什麽請柬?你不是還不知道地址麽?”單英雄問道。

白路說:“我大廈要開業。”

“這個啊,不用寄,不就是十一號麽?我直接去。”單老爺子掛上電話。

白路說還是寄個請柬能正式一些,單老爺子說多餘,掛上電話。

如此就算是又省點兒事?

白路琢磨琢磨,這幾個人可以電話通知,別的人估計隻能回去當麵邀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