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廚

第兩千零一十九章 結束是開始結局

第兩千零一十九章 結束是開始(結局)

在白路的想法裏,是想帶著大批老虎一起回沙漠,來一次左牽黃右擎蒼的瀟灑沙漠行,不過身體欠安,由是作罷。

按說經過多日休養,已經能緩慢行走,也是可以進行一些簡單活動。但,跟老虎玩可不是簡單活動,醫生囑咐,稍微重一點的活動都不能做。更不要說帶著老虎出去瘋跑。所以,隻能熄了這個想法。

在預計中,要在北城養上一段時間,起碼外傷看著沒問題了才能回去沙漠。而這次回去,別的不說,各種食物肯定帶個充足。吃好補好才能快速恢複身體狀態。

隻是這一走,就真的要斷了花花世界的聯係,當真要回到以前那種與世隔絕的日子?

白路有些迷茫,妹子們也有些迷茫,甚至何山青那幫家夥也在起哄,說祖國需要你,人民需要你,我們也需要你,回來吧……

怎麽說的不重要,白路現在能做的隻是養傷。

這次中槍,比想象中嚴重多了,比大家從新聞裏看到的情況也是嚴重多了,醫生在手術後跟麗芙說過,髒器受損情況嚴重。

反正就是養吧,在器官沒有長好之前,拒絕一切體力活動。還要定期進行檢查。

由此,白路一直安靜呆在家裏,每天由幾個妹子輪番伺候,沒過幾天,張小魚四個妹子也回來了,同樣加入照顧病號的行列中。

把何山青羨慕的,不是打電話發牢騷,就是跑來嘮叨,順便給馮寶貝洗腦:“你看啊,你家白哥哥有那麽多妹子喜歡,也有那麽多妹子要照顧,忙不過來的,你就從了我唄?”

可惜馮寶貝就是不做理會。

齊守也是天天過來,不過呆上一會兒人就沒了。白路很憤怒,當再見到他的時候。直接問話:“你是來看我,還是來看王織?”

齊守回話:“我也隻能看看,我們倆差太多。”跟著又說:“我是把她當妹妹那樣的喜歡,就是單純的喜歡。你別想太多了。”

白路說:“中國男人地位低,主要就是你這樣的備胎造成的,總以為是偉大奉獻,其實是給了女孩們揮霍年輕揮霍愛情的底氣。”

此時房間裏還有滿快樂和寶寶,滿快樂當即反駁:“敢情隻能我們給你做備胎。不能男人給女人做備胎是吧?”

白路正色道:“一碼是一碼,他的事情你不懂。”

“有什麽不懂的?不就是暗戀麽?”滿快樂鄙視一句,跟著說:“你回去以後也不能歇了,正好邊疆有投資,我過去負責,然後直接跟你匯報。”

寶寶說:“我也是這樣想的。”

……

這樣過了一個星期,白路年輕,恢複情況良好,從外表看已經和正常人一樣,應該上飛機回邊疆了。

可就在把這件事情提上日程之後。白路接到王某墩電話:“路子,你爸瘋了。”

“什麽?”白路問道。

“他去給你報仇了。”王某墩說:“你爹偷渡出國,怎麽辦?”

白路第一反應是:“他懂外語麽?長著一張不一樣的臉……”這是擔心老爹出事,跟著又問:“去哪了?”

王某墩歎氣道:“我什麽都不知道,他就打電話說上這麽句話,然後就掛了,現在電話關機。”

白路有點發暈:“他給我報仇是什麽意思?”

王某墩說:“大概是殺上一批人?”

白路聽的一聲歎息,僵了半天不知道說什麽。

王某墩說:“我也想出去,可不通語言,特別不方便。”

不僅是不方便的問題。通俗點說,一張外國人的麵孔,還是語言不通的出現在敵占區,很容易暴露。隨便就能出事。

白路說:“你千萬別衝動。”

王某墩說:“我現在回國,回去再說。”

白路想了下說:“你別回來了,在那麵玩吧,我想回去沙漠。”

“你還真回沙漠?”王某墩問:“回去做什麽?”

“我爸說我這兩年的狀態不對,得回去找找狀態,順便養傷。”白路回道。

“這是什麽借口?有沒有點正型?”王某墩說:“等我回去再說。”

白路說別回來。可王某墩掛上電話。

因為這個由頭,白路沒有馬上就走,每天刷新新聞,也是每天都打大老王的電話。

王某墩回來了,不過回來隻呆上一天,跟白路嘮叨一些話,隔天就飛了,飛去伊拉克,說是找大老王。

白路這個恨啊,奈何身體不行,不得不留在家裏。

大老王沒有護照,隻能偷渡,對於大老王的身體和適應能力,白路不擔心。隻擔心會被人打黑槍。

王某墩是從正當途徑進入那片區域,落地後就到處折騰,然後不到一個星期就回來了。

原因是語言不通,鬧出很多矛盾和誤會,主要問題是王某墩分不清誰是政府一方麵的,誰是**一方麵的,總是鬧出些動靜。而他做的事情又不方便找翻譯,隻能無奈而返。

在王某墩回來的第二天,那個地方殺俘了,十好幾名有著不同信仰的俘虜穿著同樣衣服排成隊被槍殺,殺手是一群童子兵,拍成錄象公布出來。

白路天天看新聞,看到這樣一條消息,第一反應就是大老王要動手了。

可是在這天之後,媒體上一直沒有消息。反是在第五天,那個組織又殺了三名外國人質。

發生這樣情況,國際上是譴責聲一片。最直接的回應是美國出兵了,具體打成什麽樣不知道,新聞沒說。

不過在一周後,大老王回來了,打電話告訴白路說回來了。

白路問在哪。

大老王說在家。他所謂的家就是那個沙漠監獄。

白路說我現在回去。

然後就真回去了,盡管寶寶一定要跟隨,可到底沒有,白路說:“你們先進行自己的工作。”

然後他就回去了。

經過這段時間的休養,可以說是行動無礙,隻是要多加休息,不能劇烈運動。

白路回家的行李很簡單,一個小包足矣。

一路還是飛機、火車、汽車的換。在耿老漢家裏見到老爹,第一句話是:“你殺了多少人?”大老王是為了他才辛苦跑上一遭,讓白路第一次有了不孝感覺。別的不說,隻為讓大老王更省心。他也要回來呆上一段時間,把身體恢複到最佳狀態。

他挺害怕,害怕大老王回不來……

大老王語氣很淡的說:“一共殺了兩次,大概百八十人吧,有幾十個童子兵。”

在大老王眼裏。那才真的是有殺無類,管你大人小孩,隻要有被殺的理由,隻要他想動手,那就是殺了。

白路說:“新聞沒報道。”

“我殺我的,報道做什麽?”大老王問:“回來呆幾天?”

白路說:“回來養身體。”

大老王說:“也好。”

白路說:“我想帶些老虎回來。”

“等你身體好了再說。”大老王忽然說:“對了,我退休了,”

白路愣了一下:“這麽快?”

“你是想住在這,還是想回監獄?”

白路問:“聽你的。”

“回監獄吧,先住一個月。靜靜心,一個月以後來見我。”大老王說:“走吧,去見下李禿子。”

白路說好。

晚上在李禿子單位喝酒,然後回家休息,隔天上午再回來,坐直升機回監獄,回去他長大的地方,這便是從何處來,回何處去。

在回去之前,標準公司官網對外宣布。白路回沙漠養傷,同時寫作,在可以預見的將來,將帶給我們一部也許誰都不看好的作品。

白路很配合公司工作。在微播上發自拍照,照他在沙漠裏的照片,並標出地點,那個地方空曠無人,距離最近的是李禿子的單位,也就是獄警們上班的地方。

然後他就進沙漠了。進去那個很難走出來的地方,至於準備好的許多東西,比如食物、筆記本電腦什麽的,慢慢地會發到耿老漢家裏,也就是標準公司在這裏的分公司,然後再送去給李禿子,由李禿子送進監獄。

新監獄長由原單位職工提拔上來,對白路很熟,便是由得他住下來。

至於那許多的妹子,許多的喜歡白路的妹子……

妹子們向來想到做到,在白路回到沙漠的第二個月,一隻以塔城為背景地的現代連續劇開拍,妹子們搶著來演戲。

同時,標準公司投資拍攝武俠大劇,主要取景地也是塔城。

然後呢,還有一部大電影在這裏拍攝,就是說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裏,塔城同時駐紮三個劇組。

盡管白路一再擔心他們被牽連到,萬一有壞人對他們發起攻擊,哪怕是丟個大爆竹都是麻煩事,可是實在管不住妹子們。更何況等他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已經是又一個月之後。

因為三個劇組湧過來,塔城領導很是高興,這是宣揚城市的最好方法,開會決定,讓各個單位盡量配合劇組的工作,同時抓緊一切機會對外宣傳……等於是幫了白路的倒忙。

除此外,柳文青又回來一趟,她要負責新公司的籌建。當初讓白路從麻煩裏脫離出來,代價之一是援助邊疆地區的經濟,早已談好條件,隻能投錢開工。

柳文青那裏不擔心,如今的她跟麗芙差不多,出行有保鏢。主要擔心在劇組這邊,不過跟著也就安心了。

三個劇組都有邀請王某墩出演某角色,那家夥神道的很,再加上衛隊的保護,可以說是十分安全。

也是因為安全考慮,公司主動找上馬戰和武昌盛,找他們要退伍的好兵,前後忙碌一個多月,一下簽了四百多人,非常大手筆!

簽下他們有個好處,公司拍戲不用去外麵找群眾演員了,像戰爭群或是群戲,隨便一劃拉,男男女女有的是。

說回塔城,劇組跑來這裏,而白路也允許了,還有個最主要的原因,大老王住在耿老漢家裏,並特意讓人給白路帶話,你安心在監獄裏呆著,外麵的事情,有我。

這句話讓白路安心,可給正常人來聽,分明是真在坐監的意思……

這一段時間,白路在做什麽?他真的在寫小說,每天除去適當鍛煉身體,主要任務就是寫小說,把當天夢中發生的一切努力寫出來,後來發現越寫越多,完全收不住手,那就繼續寫堅持寫,寫到後來,甚至覺得自己是個不世奇才,竟然能文能武?

好吧,這四個字是他自己的臭屁,但是心卻真的靜了下來。盡管虛構的世界很瘋狂,可他卻靜了下來。

按道理,靜下來以後要考慮人生,直白點說,要考慮自己愛誰不愛誰,應該和誰在一起……

他忽然發現,這些事情都不是能夠考慮出結果的事情。愛誰?你說呢?不愛誰?你再說呢?應該和誰在一起?你再再說呢?

有的問題沒有答案,年輕時的許多事情也沒有答案,未來不可預期。

白大先生寫小說寫出感覺,有天忽然給妹子們寫了封信,用筆一個字一個字寫的,先點名字,把丁丁、滿快樂、沙沙等人都點上去,自然也有麗芙、珍妮弗……想著想著又加上張小魚四個人的名字……

因為名字太多,這封信沒寫完就被燒掉。

白路發現自己很貪心,哪一個女人都想要,卻是也不問一句那個女人是不是喜歡自己?更不問一句,自己喜歡這麽多,有誰會跟和花心男人在一起。

他本來想說一聲,你們等我出來,等我寫完小說出來……可忽然發現沒了勇氣,也是沒臉皮這麽說,由是毀掉信。

因為信箋被燒,連這句話也被省掉。

對於妹子們來說是一個損失,看不到白路的想法。

但不管怎麽說,白路從沙漠裏來,又回到沙漠裏去,這一段故事結束。至於白大先生喜歡誰,要和誰在一起,反正在外麵拍戲的妹子們都不急著問。她們相信自己、相信白路、相信未來。

相信半年、或者一年時間很快過去,白路很快能出來,到那時候,該追求還是該放棄,或是白路和誰在一起,便是有了答案。

那是未來的事,當未來一天,白路寫完了夢中的故事,重新走出沙漠,再次擁抱世界,也許就有了選擇呢?

不過,那是個全新故事,到那時候,白路不能再逃避,要直麵做選擇,選擇他的愛人……

不遠的將來,

他走出沙漠,

重新走進生活,

重新另一個故事。(。)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