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皇

第166章 各方反應

第166章各方反應

“怎麽又是李毅華這個爛撲仔,一部票房撲街的電影,竟然起死回生了,達到了一千四百多萬票房了,真他媽的邪性了!”嘉禾公司總經理辦公室裏,鄒汶懷一把把報紙摔在地上,臉色怒氣衝衝大罵起來。在他對麵做著一位中年男子,正悠閑地喝著茶,正是他的好夥計和合夥人,何冠昌,他們一起創立了嘉禾!

“阿懷,何必生那麽大氣呀,現在電影市場那麽好,何必在乎這點蠅頭小利呀,要知道我們的目標是荷裏活。現在李毅華那個年輕人,已經投石問路了,我們坐享其成就是了。要不是李小龍走的早,我們可能已經打開了荷裏活市場,而不是像現在......”何冠昌笑嗬嗬地在鄒文懷耳邊笑著說道。

龍勝影業《電鋸驚魂》能在北美上映,這讓他感到驚訝不已,沒有誰比他們更知道那有多難!嘉禾一直都想打開國際市場,可是好萊塢排外讓嘉禾舉步維艱,這一次《電鋸驚魂》在北美上映,又讓他們呢看到了希望。

“阿昌,這點我也知道,但我發現現在有點養虎為患呀!一開始就應該把他扼殺在搖籃裏,不讓他有發展的機會。”《硬漢》的票房還大賣,這讓一向眼高於頂的鄒汶懷一陣著急,龍勝影業電影部部大賣,已經嚴重影響了他的霸主地位,前有新藝城,後有龍勝影業,這讓他如坐針墊。

“阿懷呀!你呀!就是太小氣了,現在龍勝影業已經羽翼豐滿了,很難被打壓下去。如果我們兩家鬥起來,一定會兩敗俱傷,到時候反而便宜了新藝城!”何冠昌收起笑容,關於到公司的命運,嚴肅地說道。

鄒文懷不服氣地看了他一眼,沒有說一句話。

“李毅華這個年輕人可是誌向不小呀!從這一年看來,他對海外市場情與獨鍾,拍片的風格基本上跟荷裏活保持一致,真不簡單。阿懷,香港的市場很小,要想公司發展,我們必須站立在海外市場,開拓海外!”對李毅華進行了一番研究,何冠昌指出了他的野心,戰略性地指出公司發展的方向。

看著要強的鄒文懷,知道他沒有聽進去,何冠昌無奈地歎了一口氣!

...................

在新藝城的辦公室。

“光頭佬,對於李毅華的龍勝影業,我的態度是堅決打壓,不能讓他有喘息之機!”石天對麥加堅定地說道。

“打壓,你告訴我怎麽打壓,拍電影拍不過他,拚票房拚不過他,人家又有發行院線,可以說我們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麥加沒好氣地道。

“難道就讓他這樣囂張下去?”石天不服氣地說道。

“其實,這個年輕人很不簡單,我們倒是可以和他合作一下,畢竟都是為了電影事業的發展。”摘下眼鏡擦了一下,黃白鳴提出了比較中肯的意見。

聽到這個建議,徐克連忙響應道,“我讚同,我早就想和他合作一下了。真不知道他的腦袋怎麽長的,年紀輕輕的,就有那麽多好的創意......”

施南生看到氣氛有點沉悶,忙拉了他一下,不讓他說下去。徐可畢竟不是笨人,很自覺地閉上了嘴。

麥加摸了他標誌性的頭顱,要向李毅華低頭,他可低不下頭,臉色鐵青地坐在那裏,心裏後悔不已,知道當初就不把關係弄得那麽僵硬了。

頗有投資精明的曾誌偉說道,“我看還是在等等吧,嘉禾那位是不會忍受別人爬到他的頭上的,我們就來個螳螂撲蟬黃雀在後吧。”

“阿偉,說的對,就這樣幹,我們就在等等。”麥加聽到這話,立馬高興起來了,順著杆子說道。

其他人見了,隻好點頭同意,畢竟麥加股份占了大頭。

.............

邵氏集團總部。

邵逸夫看著眼前的妾室問道:“逸華,對這次李毅華那個年輕人得的金獅獎還有《硬漢》起死回生,怎麽看?”

方逸華沉思一會道:“他是一個很有才的年輕人,在香港的名氣無人能比,耀眼的明星在他身邊也黯然失色。昨天的‘歡樂今宵’收視率破了20%,真不可思議。他從來不按常理出牌,就那昨天的節目,他利用觀眾的好奇心還有貪財的性格,生生把《硬漢》的票房炒上去了。”

“沒有錯,你所說的完全真確。從他進入這個環節開始,我就發現了他的不同,步步為營,絲毫沒有年輕人的浮躁。他的誌向絕對不在香港這個小地方,現在我也看不懂他到底為什麽?”邵逸夫那充滿智慧的眼神一亮一亮的。

“難道連你也不透嗎?”方逸華一臉驚訝地問道,太不可思議了。

“嗯,你要說他是為了錢吧,好像也不是,要不然也不會積極提高編劇的待遇;你要說為了權吧,也不想,在龍勝影業的事都是付寶榮負責的;他又和洪金保等非常友好,為了自己的女人,又不惜得罪英聯,真是看不懂,看不懂。”邵逸夫晃著頭,一臉不解。

“那我們該怎麽辦?”方逸華看著他,問道。

“什麽也不幹,靜觀其變!”邵逸夫很肯定的說道。

“靜觀其變?”

“逸華,邵氏電影的大船是行駛不了了,無力回天了,我打算明年就關閉它,邵氏院線也出租出去。”邵逸夫憂傷地說道。

“出租給誰?”

“李毅華!”邵逸夫肯定地說道。

方逸華一臉詫異地問道,“為什麽是他?”

“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那邊那個老狐狸已經做不住了,肯定會采取行動,以李毅華年少輕狂的性子,絕對不會屈服的,到時候就有的看了!”邵逸夫一臉開心的麵容,愉快地說道:“即使我退休了,那他也別想好過,我要讓他知道背叛我的下場。”

方逸華當然知道那個他指的誰,哎!都鬥那麽多年了,還不能放下,她隻能苦笑一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