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相天魔

第十四章 赤元長老(下)

赤石峰通體赭色,其實是一塊方方正正巨大的岩石,四周各有登頂天梯,頂上蓋有三座大殿,氣象萬千。據說此地之前也不過是一座光禿禿的石山,百年前赤元師伯接手這一脈之後,大手筆建造,如今這峰上氣勢雄渾,已可隱隱與落日峰相抗手。

龍虎山兵家各脈,強盛的都有一番氣象,隻有小竹林攤上了一個葉天生,隻收了一個徒兒,連雜役弟子都沒用。馮子康念及此處,也不知道是該慶幸師門人物關係簡單,自己容易混過去,還是哀歎宗門發展不力,在兵家中沒什麽影響。

馮子康來過一次,路徑熟悉,守門的弟子也早聽師長吩咐,一見他來,就將他引向內殿。

內殿巍峨雄偉,像是以離火元陽之氣構建而成,外牆屋瓦,盡是赤玉紅晶,在陽光之下灼灼生光,既有仙家的富麗,更有一股凶煞威嚴之氣。

空蕩蕩的大廳之中,隻有赤元長老一個人獨坐中間玉石屏風之前,麵前擺了一席素筵,兩副碗碟,還有兩個酒杯,似乎是剛剛有客人來訪,還未來得及收拾。

“你就是馮子康?”

赤元端坐中央,隻是微微睜目,斜眼睥睨,語氣之中充滿霸氣。馮子康隻覺得一股強烈的威壓襲來,他不願相抗,老老實實地退了一步。

“小竹林弟子馮子康,拜見赤元師伯!”

赤元長老微微點頭,上下打量了他幾眼,輕捋虯須,麵色漸漸和緩下來。

“稟賦不弱,身體強健,倒不像是小竹林傳人。嗬嗬,葉師弟收了個好弟子啊!”

馮子康聽他口氣不像是要興師問罪的樣子,心中更是大定。

本來他修為低微,連本門心法尚未獲傳,更不要說各種神通法門,誰也不會相信他能害了引氣四層,神通法兵俱是不錯的苗遇春。

說赤元會把他當成嫌疑之人,那真是太過看得起他了。

“本尊來問你,月餘之前,我弟子苗遇春前往將軍塚誅殺鬼將,可是攜你同去?”

馮子康也不隱瞞,把當日前往將軍塚的種種情形,一概如實複述,隻是最後結尾處稍微改了改,說因為苗遇春靈力轉圜不濟,停下來吃了一顆養神丹,鬼將借機逃脫,他隨後追去,就此不見影蹤,此事還有水月軒洛蓮心可為證。

聽到水月軒的名頭,赤元長老也微微皺了皺眉。

等到馮子康全部敘說完畢,赤元憤然拍案,怒色勃發,桌上那些碗碟震得亂跳,發出叮叮當當的脆聲。

“那裏已近將軍塚深處,春兒怎麽如此魯莽?莫非是舍不得那顆養神丹麽?糊塗啊!”

顯然赤元是全盤相信了馮子康的鬼話,認為苗遇春自己貪念作祟,不舍得白吃了一顆養神丹,一定要追上那半死不活的鬼將,不惜衝入將軍塚深處。

將軍塚深處有鬼王出沒,本是低輩弟子的禁地,雖說這種厲害邪物不是經常出現,但也許就是苗遇春的運氣特別衰,恰好撞上了一隻,這才會一去不返。不然尋常鬼物,他就算不敵,逃跑或是發出訊息總是有辦法的。

赤元也知道自己這個徒弟雖然個性把細謹慎,但是為人總是存著僥幸,心中貪念也始終不曾泯滅,至有此禍,也無話可說。

“春兒失蹤已有半月,隻怕已經凶多吉少……”

到底是多年的師徒感情,雖然赤元已凝定金丹,正式走上了仙家之路,卻並非心如鐵石,他虎目蘊淚,搖頭歎息。

“本尊出關之後,已經去將軍塚一帶查探,未見蹤跡。”

當然是見不著什麽蹤跡,苗遇春早就被馮子康毀屍滅跡,全都煉成殺氣真元給霍中廣吸了進去,連點骨頭渣都不剩了,就算是赤元修為通天,又怎麽能無中生有?

“我已修成金丹,本該放下世間執著,但春兒是我多年弟子,他如今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本尊心中,難免有根刺……”

他原本自視甚高,自稱都是用本尊二字,這話中透著悲涼,竟是我與本尊混用,可見心情激蕩。

馮子康的眼皮微微一抬,卻知道這種金丹高手,縱然心有破綻,也不是他現在可以撩撥的,強自忍下了以無相天魔化身誘惑的衝動,靜聽其下文。

“你幫我傳出去,凡是能得到春兒消息的,不管是生是死,都可以在本尊這裏領到三粒軍糧丹,我務必要尋著春兒的下落!”

赤元語氣堅定,也確實是下了血本。他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就算救不回徒兒的一條命,就算是尋回屍首,也好斷了念想。

軍糧丹是黃級三品的丹藥,不但能即時恢複體力氣血,還能在短時間之內迅速激發人體內的潛力,實戰之中,效果奇佳。這種丹藥煉製不易,不但材料難覓,還必須修行赤石峰獨有的心法到一定層次之後,才能成功煉製。別說龍虎山兵家,就是整個修真界中,也是不易尋覓的良藥。

赤元不惜一氣拿出三顆,可見對這弟子的關愛之情,當真已經成了他的心魔。

這軍糧丹若是能弄到手,不說馮子康自身大有用處,就是給霍中廣使用,在落日峰大比中擊敗梁思安的機會也多了幾成。可惜苗遇春已經連點渣都不剩,這個任務,看來是很難完成了。

馮子康麵露堅定之色,慨然應諾:“赤元師伯放心,我定當竭力,尋找苗師兄的下落。師伯放寬心,苗師兄吉人天相,斷然不會有事的!”

赤元輕歎搖頭,眼中卻現出欣慰之意。他原本麵相凶惡,令人望而生畏,但表情一軟下來,也顯出有幾分溫和。

“這倒不抱什麽希望,子康也不必耽擱太多功夫,耽誤了修行……”

他苦笑道:“你這性子,倒是像極了你那師父,他少時也是一聽說師兄弟有事,就急的不得了,要是有師兄弟受難,他更是恨不得以身相代。說起來師門之中,最重情義的也就是他了……”

他似是想起當年往事,仰首望天,默然不語良久。

馮子康暗自慶幸,他攤上了一個老好人師父,不但是對自己關懷備至,令他得益匪淺,就連別人看他的眼光,也常常隻當他與他師父一般純良,很少會懷疑於他。

“你先去吧,若有你苗師兄的消息,直接來赤石峰即可!”

馮子康應諾一聲,退出內殿,赤元既是如此說,自然短期之內不會再閉關修行,可見他為這個弟子拖累多少。

可惜苗遇春太不爭氣,害得紅發人送他這個黑發人,他這位師父注定還是要失望。

馮子康把這件事情拋在腦後,轉身就下了赤石峰。

他點燃了神行符,下山飛奔,回小竹林也不過隻需要半柱香辰光。

誰知正在他急速奔跑之時,卻聽耳邊有個清脆的聲音呼喚。

“那個……什麽師弟!你且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