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相天魔

第十七章 異變(下)

說起來鬼神將這次變異,確然與馮子康有關。

他好死不死,打了鬼神將一張清心符,這可是自龍虎山兵家建宗以來,第一隻享受清心符的鬼神將。

誰也沒有料到,清心符不但驅散了鬼神將受笑天下可笑之人神通的影響,居然也開啟了這鬼物的靈智,促成了它的異變。

這當然隻是促成異變的一個原因,這隻鬼神將上次受到梁思安一夥圍殺,僥幸脫逃,估計也是極大的誘因之一。

鬼神將原本就是生前悍將所化,一旦開啟靈智,不但恢複了生前的智慧,許多戰技也大多恢複,實力大幅提高,就連洛蓮心也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狼狽不堪。

若是光有實力,沒有腦子,別說洛蓮心,就算是修為低微的馮子康也可以憑著自己幾項神通耍得它團團亂轉。

但如今馮子康卻是險象環生。

鬼神將鎖住了他逃生的路線,逼得他沒法往洞口逃遁,如此兩三次之後,他終於被逼入了死角!

“該死!”

馮子康目眥俱裂,戾氣頓生。

事已至此,再下一次現身的時候,必然躲不過鬼神將的骨劍,此時藏著底牌也毫無意義,他準備教給霍中廣的那個神通,若是在他手中施展開來,威力可大大不止!

若是讓那個女人看見了,大不了殺之滅口,反正今日之事,也都是她引出來的!

拚著元氣大傷修為倒退,隻要能保住這條命,自然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馮子康體內原本隱藏的魔氣瘋狂地圍繞著魔種旋轉起來,魔種的顏色也越來越亮!在丹田之中,恍若一輪小小的太陽。

拚一拚罷!

馮子康打定主意,正要翻出最後底牌,卻忽然聽到腰間的星河梭發出了叮的一聲清脆之音。

“它……又要搞什麽花樣?”

馮子康心中一凜,他最是擔心這時候這個莫名其妙的寶物,又出花活。

事實上,星河梭確實在急劇的變化之中,它飛躍而出,表麵忽然發出強烈的金光,晃的馮子康與對麵的鬼神將同時都睜不開眼睛。

馮子康胸中魔氣翻湧,煩悶欲嘔,相比之下,鬼神將更為狼狽,它甚至勉力退了一步,蹲下身體,口中發出嗚嗚的慘叫,仿佛是恐懼之極。

“蓬!”

正當他詫異之時,星河梭卻像是煙花爆散一樣,放出耀目的強光,一瞬之間,化為萬千梭形金光,漫天飛舞,煞是好看。

“這個是……”

雖然這件靈寶的威能,全部針對的是對麵的鬼神將,但馮子康同樣感覺到一陣強烈的不舒服,這件寶物上傳來的強烈的聖潔氣息,讓他胸中魔氣蠢蠢欲動,極為不爽。

還好這種感覺隻維持了一瞬。

那些飛舞的金梭,在空中也隻是停頓了一瞬,旋即化為亂舞,虛空之中,凝成一隻火鳥的形態,向著異變鬼神將直撲而去。

“好強大的神通!”

雖然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麽神通,但馮子康清楚地感覺到,這一擊雖然無聲無息,但所蘊含的威能,絕不在當初魯將軍用以抗衡天劫的“動於九天之上”神通威力之下!

那火鳥輕描淡寫地與對麵的鬼神將一觸,並無任何異響,就隻聽那恐怖的鬼物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嚎之聲,淒厲之至,渾身火焰衝起,熊熊燃燒。

隻是一刹那間,鬼物就化為飛灰,隻留下幾樣物品。

魂火元心飄飄蕩蕩浮在空中,異變的魂骨劍與靈巫骨墜於地下。

那火鳥長鳴一聲,傲然回頭,化作星星點點的金光,灑落塵埃之中。

這一切的變故,隻是眨眼間事。

星河梭表麵的光芒一黯,馮子康就覺得仿佛渾身的力量都被抽幹一樣,軟軟地倒了下去,人事不省。

※※※

馮子康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又是躺在小竹林的草廬之中。

不過這次陪在他身邊的,不是白衣中年他的師父葉天生,而是綠衣少女洛蓮心。

“你醒了!”

洛蓮心笑逐顏開,隨即趕緊又努力裝出冷漠的模樣,但實在無法掩蓋目光中的關心與感激,隻得偏過頭去。

“你隻是用脫了力,沒什麽大礙,我給你服下了化生丹,就算有什麽經脈損傷,也能平複。”

既然你知道沒什麽大礙,浪費什麽化生丹……

馮子康口不能言,隻好淡然一笑,示意自己無妨。

“想不到馮師弟就是我兵家俠道修者,怪不得師父常說,如今的龍虎山兵家,也隻有小竹林一脈是好人了……”

我是什麽狗屁俠道修者?說是兵家魔道修者,還差不多。而且你的師父有些狗屁不通,這句話,是連你帶她自己一起罵上了。

不過馮子康倒不介意別人這麽認為,反正壞人也不會在自己腦袋上刻字,身為無相天魔,隱藏的越深就越成功,雖然這次有些陰錯陽差,但似乎所有的任務最後都完成了,也算是一件好事。

他親眼看到各種東西都掉在了地上才暈過去的,斷然不會錯。

“魂火元心我已經取了,此次成功,多虧了師弟舍命相搏,蓮心斷不會忘記此恩此德。魂骨劍與靈巫骨,我已經幫你收在櫃中,你好了之後可以自行取用。”

總算你還有點良心,沒有趁我昏倒吞沒好東西,異變之後,魂骨劍和靈巫骨的價值更大,這次既然最後還是毫發無傷,那自然算是賺了。

“……這次這麽艱難,蓮心也不好意思隻以這兩件微末東西相贈……”

難道要把那鬼靈寶留給我?想到那神通厲害,馮子康心中癢癢,但是這通靈寶物自己會胡亂瞎搞,這次害得自己差點被鬼神將分屍,誰知道下次又會搞出什麽花樣,還是敬謝不敏算了。

“我思來想去,也不知道該如何報答師弟……”

以身相許也可以……馮子康見她神情猶豫,要是能開口,說不定就這麽順口接上了。這種修行天才,容貌也不差,收下有賺無虧,他當然不會介意。

“這次就算是我欠師弟一個人情,日後師弟若有何差遣,蓮心萬死不辭!”

原來隻是一個人情,馮子康略感失望,不過此女日後前途無量,一個人情大有用處,反正是白落的好處,馮子康微笑點頭。

洛蓮心站起身來:“實不相瞞,蓮心已經接了晉級善功任務,其實今夜就要出發,此事十萬火急,實在是沒法耽擱了,既然馮師弟已經醒了,我這就要去了!”

原來她一早就已經接了晉級築基的善功任務,怪不得這麽急著要去幹掉鬼神將,這樣她完成善功任務之後回來,築基成功,就可以立即鍛煉本命法兵。

馮子康點點頭,示意自己明白,她可自去。

洛蓮心嘴角微微一翹,頜首轉身離去,走出一步忽然又停了下來。

“至於那件星河梭……”

她從腰間將星河梭解了下來,握在手中,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