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相天魔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三教九流宗主現身

不用袁不煥講究,馮子康已經猜出了答案。

封神之戰,當時的修行者借著這天地大劫的機會,改變了整個世界的結構,從此之後,天地分開,世俗的皇權,再沒有管理自然的權力。

從此天地星宿,山川河嶽,各歸本位,由一個名叫天庭的玄界中人執掌。

“掌門,你的意思是?。

馮子康臉色微變,“難道說是,三教之人,目標並非是這武唐之爭,而是”

而是天庭!

“當日封神之後,已經過了兩千餘年,所獲神職之人,縱然未死,也早已經衰朽不堪”

袁不煥眼中精光閃爍,似有所悟。

當日武王伐紂一戰,無數英靈歸位,被召入天庭玄界之中,用於管天,與人間帝王管地相對。

天上星宿,地上河嶽,冥獄城陛,都有人各司其職,占了位置。

但是這兩千年來,那些英靈也逐漸凋落,許多職司,都是要另外選任。如此一來,中間難免有各種弊端,繼位之人良莠不齊,本來就引得一陣抱怨。

“難道是他們想要借此機會,重立封神?”

袁不煥琢磨了半天,還是覺的此事大有可能。

“若是如此,他們又有何依憑?”袁不煥心中大是恐慌,當初封神之戰的時候,那是有無數上界大神通之士在背後推動,才奠定這天地局勢。

兩千年來,那些上界大神通人早就不見蹤影,似乎是建成天庭玄界之後,就再也不管這一界之事。

如今,儒釋道三家,固然實力雄厚。但在世最高修為的,也不過就是元元大師的化神修為,憑什麽就能再立封神?

“反正事已至此,隻待明日會上,便知分曉;。馮子康知道到這個時候,再怎樣都已經無關大局,隻有等明日大會開始,才知道端的。

袁不煥點了點頭,“明日你就隨我一起到會場,也順便見識見識,這些三教九流的人物。

。他嘿嘿一笑,“其實主要是讓他們見一見你!”

“是!”

馮子康點頭答應,退下休息。

第二日。

天柱山的大會終於開始,隻聽茄聲四起,深沉濃鬱,烈日當空,灼熱而熾烈。

天柱山的山頂,現出無量金光,宛如聖境。

山腳下的那些修行人看的目眩神迷,有修為低些的,甚至撲倒膜拜。

這乃是千年來最盛大的一次聚會,袁不煥神色肅然,拉著馮子康輕輕一提,化作兩道青光,穿入那金光之中。

金光之中乃是飄渺雲海,雲海上浮著十二隻蒲團。蒲團前有茶酒點心。精致非常,並非人間之物。

袁不煥看了一看,選了西首的一個蒲團坐了下來,馮子康侍立在他身後。舉目望去。隻見對麵蒲團之上,坐著一個幹瘦老道,正對著袁不煥和他微笑領首。

“乾陽真人!”

馮子康心中一緊。沒想到沒多久,就見到了這個道士。

他的仇人!

乾陽真人背後兩柄長劍,馮子康是記得清清楚楚,有一柄,就是穿過了魯將軍的胸膛。讓他失去了一個渡劫修士的身軀。

如果沒有他們搗亂,他這時候早該修成大天魔了吧!也不至於還是停留在魔胎境界!

他心中震動,表麵上自然是一點都沒顯露出來。

乾陽真人卻是客氣地在與袁不煥打招呼,“袁掌門,好久不見,”

他身份不同,身為道家宗主,又是化神期的高手,袁不煥不敢怠慢,但他也沒有站起來執晚輩之禮,隻是麵色惶恐,微微點頭致意。

“乾陽真人,好久不見!”

畢竟袁不煥如今代表的是龍虎山兵家,乃是一脈掌門,若是平常,自然早就以晚輩之禮參見,今日卻是不行。

否則的話,儒釋道三教的代表,都是化神前輩高人,這今日協商之事。也就沒法談了。

因為儒釋道三教,分支甚多,所以傳承的時候,若不是德高望重之輩,斷然無法繼承總長之位,與九流之中,大多以二代弟子充任掌門的情況大不相同。

“看到袁掌門,不免想起當日魯將軍英姿”唉

乾陽真人歎息一聲,幹瘦臉上的皺紋全都擠在一堆,麵容悲戚。他乃是性情中人,魯將軍乃是他忘年好友,竟就此渡劫身亡,在他手中兵解,形神俱滅,他最是傷感。

“唉,魯師兄雄才偉略,若是今天在此。定可大有作為,可惜天不假年,讓人撫腕啊!”

袁不煥這個老狐狸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拉關係的機會,故意哀哭,順便點了一句,要是魯將軍在此

龍虎山兵家若有魯將軍在,今日之會,自然是輕易占了盟主之位,也不至於要這麽辛辛苦苦拉攏九流中人。

乾陽真人幹笑一聲,麵色有些尷尬,又有些黯然,最終還是搖了搖頭,沒有再接這茬,倒是把目光轉向袁不煥身後的馮子康,眼中神光一閃。

“袁掌門,你這弟子英氣勃勃,看來倒是頗有魯將軍遺風啊 ”

袁不煥哈哈大笑,“真人,你這可就猜錯了,這位並非魯將軍弟子,乃是我們龍虎山兵家小竹林葉天生的弟子,馮子康!”

“哦!”

乾陽真人微笑點頭,“原來這就是馮子康,好!好!葉天生的徒弟,和魯將軍的徒弟也是一般,他們二人都是貧道的忘年之交。子康也是少年英雄,大名如雷貫耳!今日一見,才知道什麽叫做英雄出少年!”

“真人過獎了!”

馮子康回禮遜謝,他心中雖然對這乾陽真人恨意不減,表麵上卻是依足了規矩,不敢露出一絲破綻。

他師父葉天生與乾陽真人識得,他刨已得這件事,並不奇怪。

這幾年他聲名鵲起,想不到這個化神高手都已經聽到了他的名字,不由心下謹慎,提醒自己日後行事,更須小心!

“唉,看他容貌,不由就想起了三百東前的魯將軍和葉天生他們兩個,那時候他們也是這般年輕,沒想到時光如白駒過隙,一瞬間就是三百年過去了”貧道也是老得不成話啦!”

乾陽真人長歎一口氣,搖頭不已。

正攀談間,隻見金光障壁之中又同時進來兩波人,其中一個。馮子康倒也認得,乃是墨家矩子墨武,他對著袁不煥點了點頭,就往他身邊的蒲團一坐,對著馮子康嗬嗬一笑,謝過他救助自己女兒之事。

他的弟子,也老老實實侍立在身後,倒是好奇地打量著馮子康。

另外一撥人馮子康卻是不識,不過看他們服色,乃是陰陽家中人,那家主身穿陰陽魚服,腰間掛一支桃木劍,麵色傲然,冷峻啃拔,撿了個空餘的蒲團坐了,這才對早到的三位點頭招呼。

“此人乃是陰陽宗宗主仇慕白”

袁不煥低聲告訴馮子康,他這是在教徒弟,一一介紹。

陰陽宗道法高超,這仇慕白,更是今日九流到場中人,唯一修煉到元嬰期的修士,以他的年紀修為。驕傲一些,也是無可厚非?

不過此人固然高傲,腦子倒也清新,自己陰陽宗的實力,不能與儒釋道三家相比,就是龍虎山兵家的整體實力,也要比他陰陽總高上一籌。因此欣然同意了龍虎山兵家的聯盟提議。並無異議。

隨後幾位宗主掌門,各自魚貫而來。

先是泰山農家宗主許柔進來,馮子康對她也頗為好奇,仔細看時,乃是一襲青衣的溫婉女子,比之溫靈素,隻是更加嚴肅矜持而已。她見到馮子康也是微微一愕,顯然也是該見過他的畫像造影之類。

隨後又是名家家主公孫燦與雜家家主呂賢一起把臂入內,雜家與名家交好,他們二人也是好友。

這次名家本來對九流聯盟之事,也有幾分動搖,袁不煥正是通過雜家家主呂賢,說動了公孫燦。

丹接下來乃是儒家宗主,正氣書院的主人顏浩然先生入內,此人德高望重,也是化神高手,諸位宗主都是開口歡迎,不敢怠慢。

其後縱橫家宗主蘇從棄也踏入金光障壁之中,他瞅見袁不煥旁邊還有個位置,也不客氣,厚顏就坐在他們身邊,對著袁不煥笑嘻嘻地見禮。

“這位是就是馮師侄吧,果然是好氣象好資質”他嘖嘖稱讚,似乎是一點都不以手下弟子被他宰了而有什麽芥蒂?

不過大家都知道縱橫家的話信不得,馮子康隻是微微一笑,點頭謝過,隻當沒聽過。

法家宗主王子介乃是一個麵目方正不怒而威之人,他飛身而來,極為準點,隻比大會開始的時刻,早了有幾彈指的時間。

剩下最後一個”就是魯將軍之前與之後的天下第一高人,佛家宗主,白馬寺的主持元元大師!

馮子康知道,這也是他的最大仇人。

“哐!”

宣告大會開始的玉鑼之聲響起,也就是這個時候,元元大師破空而來,穩穩地坐在了最後一隻蒲團之上!

他一襲白色僧袍,眉目如畫,雙掌合十,一串翡翠念珠掛在指上,口中高誦法號。

“阿彌陀佛,貧僧來遲!諸位,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