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掃異界之無敵天尊

第1196章 神隱四長老

第七卷、隱修之地 第1196章、神隱四長老

這一聲,就像是一記炸雷一般,狠狠的轟擊著眾人的腦門。

眾人臉色驚變,想不明白突然間怎麽冒出了那麽多的頂尖強者。

可以見到的是,在這一聲威回響而來的時候,炎老他們的臉色赫赫變了,似乎帶有著幾分恐色與懼意。

龍雲風心知這一聲勢的來者實力不俗,但也沒有讓龍雲風罷手,朝著虛空中挑釁般的叫道:“我龍雲風要殺的人!誰也阻止不了我!”

嗖!~~龍雲風怒氣衝衝的殺向了幽魂。

幽魂滿臉恐色,現在的他隻是一個渴望能夠得到求生的機會而已。

忽然,就在這時候。

當龍雲風即將殺至幽魂身處的時候,天空中憑空衝射下了一道彩色的光柱,這道彩色光柱中所蘊含的力量極為的恐怖,沿途而來,空間盡皆化為了粉碎。

“呃?!”龍雲風臉色驚變,即便是不甘,但也深深的感覺到了這股力量衝擊的可怕,甚至可以直接摧毀了自己。

當下,龍雲風便隻好無奈的收起了去對付幽魂,而是轉身運足了體內的所有力量,迎著那道衝射而下的彩色光柱擋了上去。

轟!~~巨大的能量衝擊,無情的轟射在了龍雲風的身上,震蕩出滾滾的光華,恐怖的勁威在相斥中湧掃四周,隨著升起了一股強悍的空間勁流,壓向了周圍的所有人。

眾人臉色駭變,當即紛紛護力迎擋,卻還是被迫紛紛被衝擊了出去,唯有炎老他們才堪可勉強擋住這股勁威的衝壓。

久久,氣息漸漸的平靜。

天空之,龍雲風滿臉駭色淩立著,雖然並沒有受到實質的傷害,但為了擋住這莫名而來的這一擊已經損耗了龍雲風不少的力量。

許久,龍雲風才吐了口氣呼道:“好強!”

展眼,龍雲風神色凝重的望去,隱修之地中竟然還藏有如此能者,或許龍雲風已經猜測到了剛才那股力量的主人身份。

這時,幽魂也是驚魂未定,但見到自己還活著,得意不已。

“是他們!”炎老滿臉凝重。

“我早就知道他們不會那麽安分!”風老哼道。

不由,在高空之處,緩緩的閃現出了四道威嚴的身影,帶著一股恐怖的威壓,沉沉的降臨而下。

這四道身影,皆為白發蒼蒼的老者。可別看他們老,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絕對不亞於龍雲風與三老長者任何一人。

幽魂見到這四位老者出現的時候,愕然中又帶著幾分驚喜,看來幽魂也沒想到會得到這四位老者的相助,那也不必再懼於龍雲風了。

龍雲風神色凝重,這突然出現的四位老者,若是對上任何一人龍雲風不足為懼,倘若是這四人的話,龍雲風倍感壓力。特別是剛才那一擊,因為是這四位老者合擊之力,龍雲風就差點抵擋不住,而且可以感覺的是,剛才那一擊這四位老者並沒有使出全力去打擊自己。不然就是不死,那也得受到重創。

被迫逼退於遠處的龍王他們紛紛掠了過來,滿臉驚駭之色,感覺到這四位老者的實力甚至比三老長者還要更加的恐怖。

“他們是誰?”龍王禁不住問。

“嗬嗬,他們就是神隱公會的四大長老,也是原巴古真神的座下四使,也是現在隱修之地中存在年份最久的頂級九星上位者。”炎老淡淡的回笑道,話語中顯然帶著幾分壓力。

“真神座下四使!”眾人驚愕不已,光憑這巴古真神座下使者的身份,就足以構成威懾力,能夠成為巴古真神座下四使,這實力豈是簡單。

四位老者之中,首前的是一位身穿白衣,看似道貌岸然的老者,便是神隱公會的大長老,天隱使者。

其後便是一位身穿紋有火龍長袍的老者,此人是神隱公會的二長老,天龍使者。

緊接著為身穿綠色長衣的老者為神隱公會的三長老,天清使者。

而最後的一位,長相較為醜陋,身裹著黑袍,幾乎麵目看之不清,身上時刻散發出一股無比邪惡的氣息,此人便是擅長巫術與邪術的神隱公會第四位長老,天巫使者。

這四位長老的實力,皆是屬於頂尖級的九星上位。

而這時候,天隱他們正冷冷的凝視著龍雲風,一張張老臉上充滿著憤怒,顯然是對於龍雲風剛才不聽他們的勸阻繼續對幽魂下手而感到大為不滿與惱火。

龍雲風毫無懼色,迎著天隱四位長老的目光,直直的迎了上去,充滿了挑釁的意味。

這時,炎老先行打破了壓抑的氣氛,拱手道:“嗬嗬,原來是四位長老,剛才多有得罪,還請四位長老見諒。”

“你們就算了,隻是讓我們沒有想到的是,在這隱修之地中竟然還有如此狂妄之人。本來我們是不想過問你們之間的這些恩恩怨怨,但現在已經嚴重影響到了整個隱修之地的秩序。”天隱沉冷道,一副氣怒般的樣子,又冷盯著龍雲風說道:“而且這一次我們也是為了所死去的上百位神隱公會上位而來討債的!”

“四位使者,這位便是我與你們說過的龍雲風,他們這群家夥差不多已經殺光了隱修之地中的所有上位,甚至將我們三殿都已經搗毀了!”幽魂恭敬般的說道,陰險般的怒視著龍雲風。

“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管是誰!惹到我的人我也必殺不留!”龍雲風沉哼了一聲,滿臉冷色。

“好狂妄的口氣!你也不好好看看你現在是在跟什麽人說話!”天龍沉冷道,極為憤怒而又厭惡般的望向了龍雲風。

聽到這些話,炎老他們的額頭上已經滲出了一些冷汗,當即對龍雲風傳音道:“雲風小友,天隱他們以你如今的實力不好得罪。”

“謝謝前輩,不過我龍雲風從來就沒有怕過誰,更別說是想要威脅我,我不吃他們這一套。”龍雲風固執般的傳音回道。

而龍王他們雖然心知天隱他們的強大,但他們可是完全忠誠的站向龍雲風這邊,所以他們也沒有展露出任何的懼意。

這時,天隱微微的揮了揮手止下了氣怒的天龍,雙眼凝視著龍雲風說道:“龍雲風是吧,這幾年以來對於你的聽聞不少,果然是年輕有為。但老夫要奉勸你的是,天外有天,不是所有的一切都要按照你的意願而行。今日所死去之人,你已經完全打亂了隱修之地的秩序。”

隨即,龍雲風冷視著天隱他們說道:“四位長老可是老前輩,雲風隻是作為小輩,但若四位前輩今日阻止我的話,那我也隻能不好意思的說,我所決定的事,沒有人能阻止得了我!”

聞聲,天隱雙眼一淩,卻又很鎮靜般的說道:“那老夫也告訴你,幽魂殿主我們是要定了。當然,還有因你而死去的上百位我公會上位者,你也要受到一定的懲罰。”

“長···長老!還有我···”獸皇突然一時激動的叫道,恨不得就立刻跪倒下來了。

“你就罷了。”天隱不屑的回道。

獸皇神色呆滯,剛才還激動著的,這一下就被天隱給打入了冷窯。

“嗬嗬,懲罰?”龍雲風冷冷一笑,然後揚起頭無比冷傲般的說道:“那我也醜話說在前頭,我無意觸犯四位老前輩,倘若四位老前輩定執意如此的話,那我龍雲風也隻能違背四位老前輩的意思了!”

說完,龍雲風身上開始湧動著強大的氣勢。

見到龍雲風如此狂妄,天隱他們眼中也是泛起了怒光,數千年來,除了當年的摩傑裏斯之外,還沒有敢向他們四大長老這麽衝的。

旋即,天隱他們的身上也同樣釋放出一股股強大可怕的氣息,恐怖的威嚴直逼得整片天空都變得沉暗了下來。

轟!轟!~~恐怖的威嚴,似乎已經影響了天色的異變,悶雷滾滾,整個氣氛讓人感到壓抑的難受。

而龍王等眾實力相對不濟,胸口裏像是被壓著快重石一般,已經有些透不過氣。乃至是整個隱修之地中人,都被這再度而起的威嚴驚得顫顫發抖,因為這股威嚴比剛才的還要強上數倍。

龍雲風冷傲而立,即便是麵對著神隱公會的四大長老也無退縮之意,反而臉上充滿了濃烈的戰意,這也是龍雲風骨子裏所擁有的不屈傲氣,絕對不會在強勢麵前低頭。

“且慢!”炎老他們閃至龍雲風的身前。

“怎麽?三位長者也想要維護他嗎?”天隱淡淡的問道。

炎老笑了笑,望了一眼龍雲風,然後才對天隱他們說道:“四位長老,雲風小友不僅有恩於我們,更是我們的朋友,所以不管如何我們都會選擇站立在雲風小友的立場上。”

“前輩···”龍雲風愣了下,對於炎老他們對自己的支持,頗為感動,那現在還有什麽畏懼。

天隱他們聽到炎老所代表的意思,盛怒不已。

緩了緩,天隱便冷笑道:“嗬嗬,閉關千年,沒想到現在在這裏已經沒有我們說話的份了。也好,罷了,看來我們神隱公會沉寂了那麽久,也是時候要好好讓你們明白,現在在這裏誰才是說話的主!”

雙方的矛盾,再一次的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