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戰隊

第421章 愛之守望

第421章 愛之守望

“鄭小姐,你……你能救她?”苗素素很驚訝地問道。

“真氣救不了,異能可以。”鄭維維笑道。

“治愈?!”

“這個你也知道?”

“嗬嗬……”

葉軒笑了笑摟著苗素素的肩膀,說道:“忘了告訴你,素素是異能苗家的人,隻不過她本身沒有異能潛質。”

鄭維維這才明白,為什麽葉軒對苗素素沒隱瞞暗龍的事,點頭道:“放心吧。治愈異能可不僅僅隻是治療傷勢,既然被稱之為治愈,自然是針對所有傷害,無論是戰鬥中造成的傷勢還是各種病症,隻是……”

“有什麽問題嗎?”葉軒趕緊問道。

“我堂堂暗龍的人,A級中期高手,竟然成了大夫給普通人治病,也隻有你能想得出來吧?”

鄭維維忍不住翻起了白眼,也多虧是葉軒找她幫忙,換成一般人她可不幹,這要是傳出去非被人笑死。

高高在上的異能者,更是來自暗龍的至強存在,拿異能給普通人治病。

也就是幾人說話的工夫,周小蕊推著輪椅走進病房。

周爸爸看到躺在病**的妻子,不由大驚失色,鄭維維走過去按在他的大椎穴上:“葉軒,你還真當我是醫生啊?又送來一個?”

“這位是……”

看到老爸昏迷過去,周小蕊並沒有驚慌,之前她就看到葉軒這樣做,心知葉軒不會害她。

“我朋友鄭維維,這位是我朋友周小蕊。”葉軒介紹道。

“我真服了你了!”

鄭維維忍不住翻白眼,嘟囔著:“你到底有多少女朋友啊?這又冒出來一個,不過還真挺漂亮的。”

“我不是……”周小蕊小臉刷地紅了。

“切!葉軒就是個色狼,就算現在不是,早遲也難逃他的魔掌。小妹妹,我看你還是認命吧,嘿嘿……”

“你拉皮條還是怎麽地?”葉軒苦笑著說道。

“好了,為了幫你泡妞,我犧牲點也沒什麽,誰讓你是我兄弟呢。”

“兄……兄弟?”葉軒傻眼。

“要不姐妹?”

“不不不!”

葉軒連忙擺手,幹笑道:“還是兄弟好,我一向認為自己是男人,那別耽誤時間了,開始吧。”

鄭維維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周小蕊,對葉軒說道:“她要離開麽?”

“不用,如果連這些都能治好,就算沒看到,她也知道你不是普通人,畢竟這都是醫學治不好的病。”

“也對哦,我隻管治病,剩下的事你自己看著辦。”

目光掃過陷入昏迷的夫妻倆,鄭維維分別用真氣在兩人身上查探一遍,然後說道:“阿姨的病反而好治一點,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叔叔應該是摔傷或者被重物砸過,神經方麵受到損傷所以癱瘓,如果直接治療的話,癱瘓這方麵倒不成問題,關鍵他應該還骨折過,是不是?”

“是啊!”

周小蕊連連點頭,對方隻是手掌上光華一閃,貼在身上片刻,就能查出病症所在,簡直就跟神仙似的:“我爸是被重物砸中,從高腳架上麵摔下來的,醫生也說傷到了脊椎神經,而且脊椎和腿上都有骨折。”

“所以就算我把神經傷害治好了,由於以前的骨折處已經愈合,他能下地走路但還是坡腳。”

“那怎麽辦?”

“打碎骨骼重新接合。”

“啊!”

周小蕊被嚇壞了,長好的骨頭重新打斷,那種痛苦還要不要人活了?

葉軒朝鄭維維點頭以示,說道:“維維,先幫阿姨治療吧。小蕊,不用擔心,叔叔不會有事的。我會用真氣封住他的穴位,不會感覺到任何疼痛,打碎骨骼一會就能恢複,跟你想象中不一樣。”

打碎骨骼一會就能恢複?

開什麽玩笑?

所謂傷筋動骨一百天,特別是脊椎部位的骨折,沒有幾個月根本不可能恢複,他竟然說隻需要一會?

理論上來說周小蕊無法相信,但是潛意識裏,特別是見到葉軒那神乎其神的能力,她卻認定葉軒說得是真的。

治愈!

當葉軒把貼在周媽媽穴位上的手指收回,鄭維維指尖泛起一片溫和的透明漣漪,相隔數米籠罩在她全身。

之前醫院搶救時,還沒來得及從周媽媽身上撤除的,監控身體機能的儀器,各種指數立刻出現變化。

這邊,葉軒已然走到昏睡在輪椅上的周爸爸身邊,把他抱到旁邊一張病**,翻過來背部朝上。

“葉軒,我爸他……真的不會有事吧?”周小蕊擔心的問道。

“沒事。”

他抬手間連點幾處穴道,封住幾處骨折位置的疼痛神經,緊接著飛快點中脊椎和大腿三個部位。

哢嚓!

伴隨著清脆地骨裂聲,周小蕊臉色頓時煞白,這聲音就意味著,老爸的骨頭已經被葉軒打碎了。

不過她隨後注意到,老爸並沒有任何反應,看來正如他所說的一樣,根本感覺不到疼痛。

與此同時,鄭維維指尖再次泛起漣漪,一片柔和漣漪落在周爸爸身上:“他們的病比一般傷勢嚴重,可能一次治愈術還達不到效果。暫時先讓治愈效果發揮吧,過一個小時我再施展一次,應該就沒什麽問題了。”

“就……就這樣?”周小蕊呐呐道。

“就這樣。”鄭維維笑了笑。

“你們……”

“小蕊。”

葉軒從貼身的口袋裏,取出記憶消除儀,無奈說道:“正如你所看到的,我和維維都不是普通人,而是隸屬某個特殊組織,這些超乎想象的事情,對普通人必須隱瞞,所以我必須消除你這部位記憶。放心,僅僅是這一部分記憶,不會有其他影響,更不會對身體有任何傷害。”

周小蕊沒有說話,家裏的困苦讓她學會了自立自強,讓她比一般人堅強得多,遇到這種事也更容易保持理智。

是的,她很震撼很驚訝,但是當葉軒說出這番話時,她更多的還是淒然。

他,不是普通人!

他要消除自己有關的記憶,那就表示自己永遠不會跟他有交集,他們是兩個平行世界的人。

有些感情,注定沒有結果。

有些愛,注定不會凝聚。

不知道為什麽會那麽的悲傷,她怔怔地看著一直深愛,卻因為自卑不敢對他表白的大男孩。

是啊……

從第一次相遇的時候,他就是雲靈商廈出手闊綽的富豪,自己則是個買不起一條絲巾的小偷。

第二次是在酒吧裏,自己是為了換取給媽媽治病的錢,被賣身進火坑的肮髒女人,是他出手救了自己。

一次又一次,從開始到現在,他所站的位置始終高高在上,而自己隻是個癡心妄想的醜小鴨。

特別是這段時間,他和亞洲天後的緋聞滿天飛,他本人也已經成為年輕人的偶像。他的種種身份和過去被挖出來,他籠罩在一個個讓人隻能仰視的光環中,自己呢?自己在他眼裏算什麽?

以他現在所擁有的一切,無數女人願意飛蛾撲火,自己憑什麽得到他的愛?

淚水默默地從雙眸溢出,順著臉頰滾落下來,她卻笑了:“葉軒,謝謝你救了我爸爸媽媽,你幫我那麽多,我永遠也無法報答了。消除我的記憶吧,不是這一段,還有我跟你相識的種種,唯一遺憾的是,我會因此忘記你的恩情。也許……這是最好的結果,對於現在的你來說,我的報答也毫無意義了……”

“小蕊,我……”

葉軒心裏一陣苦笑,他怎麽可能不知道周小蕊喜歡自己?

然而身邊的女孩已經很多了,每多一個,他對現在已有的女朋友,都會多一份說不出的負罪感。

在幻想中男人都想三妻四妾,但真正的感情上,不帶有身體欲望的思維中,誰不希望一心一意?

他有欲望,但他也有感情啊!

人隻有一顆心,自己這顆心分成了很多份,分的越多,對這些女孩就越不公平。

“葉軒,其實小蕊沒準備打電話給你的。”苗素素突然說道。

“什麽?”

“是我讓她打的,我說你也許能救阿姨,至少讓她最後的時間,由你用真氣續命讓她可以跟家人道別。隻是沒想到,你有一個擁有治愈異能的朋友,沒想到真的能挽留阿姨的生命。”

“為什麽不打電話給我?”葉軒看向周小蕊。

“你知道她這段時間在哪裏嗎?”

“素素,不要說!”

周小蕊痛苦的搖著頭,淚如雨下:“葉軒,消除我的記憶,所有的記憶!”

“她在京華!”苗素素說道。

“怎麽……”

“素素,不要再說了,不要讓他知道,不要!”周小蕊哭得更厲害了。

“你為他做了這麽做,難道他不應該知道?”

苗素素看向她的眼神充滿了憐惜,喃喃道:“她一直在你身邊,從你去京華大學讀書開始,她都在陪著你,在暗中關注著你的一切。你們大學斜對麵,有個叫蕊軒閣的餐廳,你去過嗎?”

京華大學校門附近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餐廳,葉軒根本沒去過幾次,自然不會注意到苗素素說的那家。

看到他茫然的搖頭,苗素素歎道:“蕊,是周小蕊,軒,是葉軒。那家餐廳就是你去京華時,小蕊偷偷去開的,她一直在你身邊,可惜你沒注意,她也沒有見到過你。要不是前幾天她帶阿姨來住院,我也不知道這些事。”

“素素……別告訴他……”

“小蕊,你……”

“不是你想的那樣,不是!”

周小蕊梨花帶雨,小臉蒼白不停搖頭:“不是……我們不可能的,我知道,我從一開始就知道。我隻是個微不足道的普通女孩,你對我來說隻是夢,隻是夢……永遠都不可能觸摸的夢……”

不知道為什麽,葉軒覺得心髒抽搐地厲害,很痛很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