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戰隊

第569章 用情至深

第569章 用情至深

葉軒當然不可能滅了戚家,沒有趾高氣揚,沒有飛揚跋扈,沒有高高在上,就跟半天前那個提著禮品上門,被冷嘲熱諷也不在意時一樣,不知情的人根本不可能想到,他有著覆雨翻雲的通天能力。

於是乎,戚媽媽的心態又不一樣了,要不然怎麽會有,女人心海底針的俗語呢?

那趙俊算什麽東西?

充其量不過是個暴發戶的兒子,就算表麵上再裝作彬彬有禮斯文風雅,還不是為了裝給自己看的,還不是為了在女兒麵前表現好點,實際上壓根就是包藏禍心,徹頭徹尾的偽君子。

表麵一套背後一套,還暗中找人對付人家葉軒,心胸狹窄難成大器,幸好沒把女兒交給這種垃圾。

可葉軒呢?

人家可不是裝出來的和氣,畢竟剛開始他完全是被女兒拉來演戲的,對女兒並沒有非分之想,何必忍受自己的冷嘲熱諷?

人家那是真正的君子風範,是個有禮貌,懂得尊敬長輩的好孩子,人家這才叫真正的人中之龍。

待人接物那都沒得說,不卑不亢有禮有節,不張揚、不做作、不偽善,那姓趙跟他比可就差遠了。

再說家世吧,姓趙的頂多也就一富二代,怎麽跟葉軒比?

葉軒人家可是孤兒出身,沒有任何背景,不借助任何人,全憑自己的能力才擁有今時今日。

何況,拋去這家世是怎麽得來的不說,兩個人之間同樣沒有可比性。

價值百億的軒衍國際,眾星雲集的寰星演藝公司,潛力巨大市值高達千億的追風集團,單憑這些就遠非姓趙的那點家夥可比。更何況,人家還有恐怖之極的官方背景,連省委那些大佬都對他點頭哈腰,一句話就能讓姓趙的吃不了兜著走,這是何等強悍地能力?

戚媽媽可謂是悔不當初,拿兩個人這麽一比,就覺得趙俊給葉軒提鞋都不配。

半天前看葉軒是越看越不爽,現在變成了越看越喜歡。

什麽叫有錢有權有勢?

她覺得自己這幾十年都白活了,以前認為有錢的、有權的、有勢的,跟葉軒一比全都差了十萬八千裏。

不行!

一定得死死抓住這個女婿,有了這樣能呼風喚雨的女婿,不僅女兒後半輩子的幸福有保障了,說出去自己也是顏麵有光不是?

“葉先生,我這才想起來,以前在電視上看到過你。”

可惜還沒等她說話,戚爸爸首先出聲了:“看得出來,你比電視上說的還要強,我承認,你已經達到普通人隻能仰視的高度。我們家隻是平頭老百姓,自然不能跟你相比,但是有一點希望你明白,我戚守光的女兒,不可能任由別人糟蹋,哪怕對方再有背景也不行,我這麽說你明白嗎?”

“你個老不死的,說什麽呢你?”戚媽媽勃然大怒,半天前跟老公發飆是因為老公護著葉軒,現在卻反過來了。

“婦道人家,見風使舵,一邊待著去!”戚爸爸勃然大怒,老婆前倨後恭的態度讓他很不爽。

“你……”

戚媽媽還是有點怕他發飆的,低聲哼哼道:“女兒喜歡他,這可是女兒自己親口說出來的。”

“你隻知道女兒喜歡,怎麽沒說他有幾個女朋友?這是腳踏幾隻船!”

戚爸爸對老婆怒聲嗬斥,拍著桌子大叫:“別人怎麽樣咱們管不著,但我不能讓自己的女兒也這樣,我是她父親,我要為她的將來負責!”

看到老兩口又卯上了開始吵嘴,葉軒心裏一陣苦笑,連忙說道:“叔叔阿姨,我想你們是誤會了。之前我說的那些,其實都是故意氣趙俊的,我跟可欣真的隻是朋友,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

他以前對戚可欣確實有點小心思,但畢竟沒有實質性的關係,也談不上男女之情,所以不希望這件事讓老兩口爭吵,戚爸爸的態度不是很明顯了嗎?

跟辰嫣、顏靈曦、唐紫櫻她們剛在一起時,也碰到過類似的問題,那個時候他之所以全力爭取,畢竟情況不一樣。他跟那幾個女孩要麽有感情,要麽發生了關係,已經把她們當成自己的女人了。

至於戚可欣,僅僅是曾經的男人看到漂亮女人時,有過那麽一點點覬覦,還不足以讓葉軒去爭取。

“你……你說什麽?”

戚可欣傻愣在當場,怔怔地看著他,臉上充滿了不可置信,繼而豆大的淚珠兒順著臉頰滾落。

“可欣,你……你別這樣,我……”葉軒頓時手忙腳亂。

“原來你是騙我的,你根本沒打算要我,對嗎?”

她苦澀的笑著,淚水卻止不住的往下掉:“也對啊……我本來就該想到,像我這樣的女孩怎麽能配得上你?原以為會得到想要的幸福,原來隻是一場夢,隻是一場戲,隻是我一廂情願……”

葉軒知道戚可欣對他有意思,卻沒想到她會這麽投入,苦笑道:“可欣,我的事你全都知道,我……我有什麽好的?我沒法給你全部感情,女人不都希望,得到一個完全屬於她的男人麽?”

“你走吧。”戚可欣俏臉蒼白說道。

“哦……那你照顧好自己。”葉軒最怕碰到這種事,轉身就準備離開。

“可欣!”

這邊他剛轉過身,身後就傳來戚爸爸和戚媽媽的驚呼聲,等他扭頭看去才發現,戚可欣已經軟軟的暈倒下去。

葉軒對女人的了解還遠遠不夠,隻知其一不知其二,或者說,他是用男人的角度去看待女人。

男人都喜歡能獨占女人,不可能接受自己的女人還有其他男人,所以在他看來女人也一樣。事實上也確實如此,但他卻忽略了女人畢竟不是男人,正如俗話說,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動作一樣。

性別決定了麵對同樣的事情,男人和女人的想法是不完全相同的,男人絕對無法忍受自己的女人有其他男人,反過來女人雖然也無法接受這種事,可是當感情戰勝了理智,她們寧願跟別人分享也不希望徹底失去。

男人的理性的,女人的感性的,這才是區別所在。

正如及時在現代社會,也常常看到一個男人擁有幾個女人,並且能讓這些女人和睦相處,反之卻幾乎沒有一個女人擁有幾個男人。就算有,那也不是真正的擁有,不過是出軌偷情罷了,她們絕不敢讓另一個男人知道。

葉軒太優秀、太耀眼、太矚目了,作為朋友,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會在不知不覺中影響身邊的人,會讓人願意接近他並相信他。

可如果是一個女人,跟他相處的久了,雖不能說絕對,但十有八九會對他產生特殊感情。

當他用高明的計謀扭轉乾坤時……

當他衝鋒陷陣跑在前麵時……

當他以一己之力獨占強敵時……

這個時候的他,仿佛一顆璀璨的星辰,吸引著身邊每一個同伴的眼球,而屢次經曆著這些的戚可欣,早已把他烙印在心靈的最深處。

曾經那隻是一種好感,曾經她僅僅是喜歡,卻沒想過要跟他在一起。

那個時候,她無法接受一個男人擁有很多女人的事,更無法想象自己跟別人分享同一個男人。

可是隨著時間過去,隨著那種感情越來越強烈,她的想法也在改變,到最後她的想法就跟辰嫣等人一樣:如果能跟他在一起,可以什麽都不要什麽都不計較,隻要能跟他在一起就好了。

但即便如此也是奢望,剩下的隻有越來越大的差距,遙不可及,直到家人逼著相親這件事,突如其來的轉變之下,她聽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說出要跟自己在一起的話,這讓她欣喜若狂幾疑是在夢境。

然而,開心僅僅維持了很短時間,到頭來發現根本就是一場戲,乍喜乍悲精神上哪能承受?

過了十多分鍾,戚可欣才悠悠醒來,看到父母焦急地站在旁邊,還有同樣滿臉擔心的他。

“不要離開我……不要……”

她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猛然抓住葉軒的手,淚水不受控製的往下掉,哭著搖頭:“我一直在強忍著控製著自己的感情,你挑起了它卻又走開,卻又不要我了,我……我該怎麽辦?你不能這樣,不可以……”

“可欣,我……我不是故意的,我隻是想幫你。”葉軒無奈。

“我愛你……我愛你!”

突然從**坐起來,戚可欣用力地緊緊地抱住他:“我不要名分,不要婚姻,不要承諾,我什麽都不要。我不跟她們爭,我知道我沒她們有本事,也沒她們漂亮,我不用你對別人承認我是你女朋友,我隻要……隻要你別不要我……”

隻要是個男人聽到一個絕色美女,可憐兮兮地說出這種自賤的話,放棄一切要跟自己在一起,都不可能無動於衷吧?

“這樣會委屈你的……”

“不!我不委屈,不能跟你在一起,才是最大的痛苦,你不會明白……”

“唉……”

看到女兒哭得死去活來,甚至為了葉軒的否定而暈倒,戚爸爸無奈歎了口氣,他很清楚無論自己如何阻止,都不可能改變什麽了,真要不顧一切不讓女兒跟他在一起,很可能是逼著女兒去死。

事到如今,葉軒這邊的決定已經沒用了,問題出在女兒身上,她陷入的太深太深無法自拔。

當然,這個結果是戚媽媽樂意看到的。

她可不管葉軒有沒有女朋友,早就想好了該怎麽給女兒支招,把葉軒別的女朋友全部滅掉,然後風風光光嫁給他獨得隆恩,隻不過她並不知道,這種想法壓根沒用,她根本不了解實際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