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農民

第88章 雲開霧散

第六卷 第1第八十八章 雲開霧散

……雅斯搖了搖頭,說道“不,親愛的,你恐怕沒有時間了!就在你召開議會的時候,沙特政府已經發表了聲明,在我爸爸公審大會上製造恐怖襲擊的人將在明天被全部處決!”聽了雅斯的話,德文克的臉色猛的一變,急聲問道“裏麵……裏麵有笛雅嗎?”雅斯搖了搖頭,說道“沙特方麵沒有公布恐怖分子的名單。可是我的心慌的要命,親愛的,我們一定得想想辦法,我怕這一次笛雅她真的是在劫難逃了。”看到雅斯緊張的渾身發抖,德文克急忙將她擁在了懷裏,輕聲的撫慰道“別擔心,有我在,不會有事的,別擔心……”

在德文克的柔情安撫下,雅斯這才漸漸的冷靜了下來,淚眼婆娑的看著德文克,急切的希望他能想出個法子來。德文克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沉聲說道“看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和杜滋基談判了。”“這樣做會有用嗎?杜滋基他恨我爸爸入骨,恨不得抓住一切機會打擊他,你即便是給他跪下來,他也多半不會理睬你的。”雅斯滿是擔憂的說道。德文克苦笑著搖了搖頭,道“這個我知道,可是你還有別的法子嗎?我已經決定了,杜滋基要是給我這個麵子,那我就承他的情,以後什麽都好說。可他如果太過分,我就是拚著前途不要,也不會讓他好過!杜滋基是一個政治家,他應該知道怎樣取舍。”

正當德文克和雅斯準備跟杜滋基通話談判的時候,一個讓他們意想不到的電話卻先一步打了過來。接到電話時,雅斯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因為電話那頭兒的聲音分明是笛雅。“是……是笛雅嗎?”雅斯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雙手緊緊的握著電話,急急的問道。笛雅咯咯的笑道“媽媽,幾天不見,你難道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嗎,真是讓我傷心。”“是笛雅,真的是笛雅!”在這一刻,笛雅的聲音直比天籟之音,雅斯滿是激動的向著德文克大聲叫了起來。

德文克同樣倍感激動,一把奪過電話,對著話筒不顧斯文的大聲吼道“臭丫頭,你死哪兒去了,趕快給我滾回來!”聽的出來,德文克的聲音雖然大,但是其中卻並沒有多少憤怒的成分,相反,倒是興奮占了多數。電話那頭兒的笛雅,掏了掏耳朵,埋怨道“老爸,你這麽大聲,是不是想要把你女兒變成聾子啊!”笛雅從小就對德文克缺乏畏懼感,此時用絲毫也不輸給他的分貝,反吼了回去。

德文克無奈的苦笑了幾聲,聲音放低了不少,幽幽的說道“笛雅,你快回來吧,我和你媽媽都很擔心你。”“是啊,笛雅,我給你做了你最喜歡的甜甜圈,你快回來吃啊!”一旁的雅斯也忍不住焦急的插了一句。笛雅的額頭掛起幾條黑線,撇嘴說道“拜托,吃甜甜圈那是我五歲前的愛好好不好?”頓了頓,笛雅又道“不過讓我回去也行,但是我得……多帶一個人回去。”德文克一開始沒有明白過來,眼中掠過一絲迷茫,喃喃的問道“什麽人?”雅斯在這方麵的反應速度卻要大大超過德文克,一把將德文克推到一邊兒,接過話筒,狠狠的瞪了德文克一眼,道“笨蛋,女兒是要帶男朋友回來了!”

德文克聽了心中一驚一喜,連聲問道“這是真的嗎?我不是在做夢吧!”其實笛雅的婚事一直都是這兩口子心中的一塊落不下的石頭。笛雅生性好動,性格中三分不像女,七分倒像男。進了特戰隊後,這種傾向就變的越發明顯了。兩口子私下裏也曾經擔心過笛雅的性取向問題,好在笛雅沒有在這方麵做出過火的事,讓他們白擔心了一場......

。然而笛雅眼高於頂,對那些瘋狂追求她的男人不是不屑一顧,就是一頓拳打腳踢,直到現在,年齡直逼三十,卻依舊是孑然一身。就在德文克和雅斯發愁的恨不得上吊的時候,笛雅忽然要說帶男朋友回來,怎麽能不讓兩人倍感驚喜?

雅斯對著話筒就是一通狂問,什麽年齡啊,身高啊,家庭背景,工作啦,總之刨根問底,差點兒沒把高峰的老祖宗都問到。就這一點來看,全天下的家長都是一個德性。笛雅被雅斯問的頭都要炸了,不得不使出了殺手鐧,嗔聲說道“媽,您要是再這樣,我可就掛電話嘍。”長大的女兒就像是撒出去的鷹,已經由不得父母了。雅斯一聽笛雅要掛電話,急忙收了聲,再也不敢多問。

笛雅這才說道“對了,我還忘了恭喜老爸,恭喜他成功逆襲,挫敗彈劾,繼續留任議長。我猜我爸爸現在一定很高興吧?咯咯……”雅斯怔了一征,問道“寶貝女兒,你現在到底在哪裏,為什麽你爸爸的事情你好像比我們還要清楚?”笛雅笑的更開心了,說道“這個你們就不用管了,隻要告訴我,我說的對不對就行了。”雅斯點了點頭,對著話筒說道“對!你爸爸高興的正在跳肚皮舞呢!”德文克一聽大聲的咳嗽起來,佯怒的瞪了雅斯一眼道“哪兒有!你不要惡意中傷,要注意保持我在女兒心目中的威嚴形象,明白不?”看著德文克有幾分滑稽的表情,再加上一直擔心著笛雅的心放鬆了下來,雅斯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來。

聽著電話那頭兒傳來的笑聲,笛雅的心中忽然一陣激動,她已經有好久沒有聽到這樣的笑聲了,鑽進耳朵裏,讓她的心變的暖暖的。想到這兒,笛雅不由得轉頭看向了身旁的高峰,隻見高峰似乎在為什麽事情擔憂,臉上滿是緊張。看到高峰的表情,笛雅的心頭一緊,急忙對著電話那頭兒說道“爸,媽,我明天的飛機回去,先不聊了,拜拜!”“笛雅等一等,笛雅你這個臭丫頭……”聽到笛雅要掛電話,德文克大急,連聲吼了起來,可是還是沒能阻止笛雅,話筒裏傳來嘟嘟的忙音。

德文克一臉鬱悶的將話筒放在機座上,恨恨的說道“這丫頭越來越不像話了,電話說掛就掛,我還有一肚子的問題要問她呢!”看著懊惱不已的德文克,雅斯躲在一旁,咯咯的直笑。直到德文克不爽的目光投向她的時候,雅斯才收住笑容,臉上流露出一絲輕鬆與愜意,伸了伸懶腰,喃喃的說道“親愛的,你說一切都會過去的,果然,現在你的議長職位保住了,我們的女兒也沒事兒了,而且還要帶男朋友回家。這一切都是那麽的美好,讓我有一種不真實的錯覺,親愛的,你說……我不是在做夢吧?”

德文克笑眯眯的走到雅斯的身旁,輕輕的摟住了她依舊勻稱纖細的腰肢,在她的額頭上深深的印了一吻,柔聲說道“親愛的,感受到我的存在了嗎?如果感受到了,那你就不是在做夢。”雅斯重重的點了點頭,深情款款的凝視著德文克,德文克最受不了雅斯這柔情似水的目光,想當年,他就是被這目光給俘獲的。沒想到幾十年過去了,這目光依舊擁有如此的殺傷力。德文克直覺得一股灼熱的洪流從小腹中湧起,烘燙的渾身燥熱不堪。猛的將雅斯給攔腰抱了起來,在雅斯的一聲動人的呻吟中,德文克將她扔在了臥室寬大舒適的**……

就在德文克和雅斯漏*點雲雨的時候,笛雅卻麵露憂色的看著高峰,輕撫摸著他俊朗無須的麵孔,聲音輕柔的問道“怎麽了,親愛的,是什麽讓你這麽不安?”高峰兩隻大手相互......

揉搓著,吞了幾口口水,喃喃的問道“笛雅,你……你真的要我跟你一起回去見……見你父母嗎?”笛雅點了點頭說道“對啊,怎麽,你不願意?”高峰急忙說道“不不不,我……我很願意,隻是……”高峰的臉就紅的就像是個熟透了的番茄,舌頭打結的說不上話來。

笛雅的心中一動,忽然噗嗤的一聲笑了起來,指著高峰說道“我知道你為什麽緊張了。咯咯……你是因為要見你未來的嶽父嶽母才緊張的對不對?”說完,笛雅有些忍俊不禁的嬌聲笑了起來,說道“真沒想到,大名鼎鼎,勇猛無敵的地刺竟然會因為這種事而緊張,咯咯……真是太好笑了!”看到笛雅笑的前俯後仰的好不快活,高峰不由得輕皺了皺眉頭,埋怨道“你還笑?我可是第一次哎,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嗎?”

笛雅止住笑,來到高峰的麵前,雙手捧著高峰的麵頰,凝視著他的眼睛,緩緩的說道“親愛的,一切有我,不會有事的。”高峰聽這話怎麽聽怎麽別扭,再看看笛雅滿是促狹的大眼睛,高峰的臉上除了緊張就剩下苦笑了。

“你們真的要去美國?”閃電看著高峰和笛雅問道。笛雅點了點頭,說道“我已經出來很長時間了,我的父母很擔心我。再說,我也想要早點兒帶高峰回去見見我的父母。”閃電點了點頭,又看向高峰。高峰咳嗽了一聲,道“老大,現在中東這塊地方,大局已定,用的著出動地刺的地方事情幾乎沒有了,所以我也想……”閃電笑了笑,說道“看你那緊張樣兒,我又沒說不準你去。不過你這個女婿第一次上門兒,總不能空著手吧。到處去轉轉,多挑點兒好東西,你是我地刺的人,可不能讓別人覺得我地刺小器,明白嗎?”高峰一聽,連忙點頭說道“謝謝老大!我記住了,絕對不給地刺丟臉!”

閃電點了點頭,又道“另外你去了美國之後,我還有一件任務要交給你。”高峰一愣,問道“什麽任務?”閃電沉吟道“去了美國之後,你到中華聯合會去找會長洪濤,我要你協助他找到一個人,並把他帶回沙特。必要的時候,我會派兄弟們去接應你!”高峰沒有細問,點頭接下了這個任務。笛雅卻有些不滿的嘟起了小嘴兒,埋怨的看著閃電道“大哥,你也太過分了吧,人家去見丈母娘,你還給人家派任務?”閃電聽了苦笑了一聲,拍著高峰的肩膀說道“聽見了嗎,還沒過門兒就處處維護你,是個好老婆,你可得給我看緊了,捆住嘍!”高峰身體一挺,大聲說道“是!保證完成任務!”

“快點兒,飛機就要降落啦!”德文克連連催促著雅斯。雅斯穿著窄裙,跑不快,自然跟不上德文克的闊步如飛,嬌喘籲籲的說道“你想女兒想瘋啦,飛機還有半個小時才會降落呢!”德文克愣了一下,看了看手腕上的白金鑽表,果然沒錯兒,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說道“表壞了,嗬嗬……”雅斯沒好氣兒的瞪了他一眼,將手腕上的小包甩給了德文克,整理了一下他的領帶,道“一會兒笛雅的男朋友就要到了,你可不能給我們笛雅丟臉。”德文克當即反駁道“我這個堂堂美國議長,會給我們女兒丟臉,真是笑話!”

雅斯有些不滿的猛的一抽手上的領帶,德文克的脖子立即一緊,舌頭都吐了出來,雅斯解恨的嗔聲說道“讓你再囂張!”德文克吃到了苦頭,再也不敢多嘴,老老實實的在一旁等著笛雅和高峰的飛機降落。“親愛的,我怎麽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那。”雅斯的心中忽然生出一絲不安,眼睛一邊警惕的掃視著周圍,一邊湊到德文克......

的耳旁輕聲說道。德文克皺了皺眉頭說道“雅斯,你有些太緊張了,放鬆些。”

雅斯有些苦澀的說道“放鬆?你讓我怎麽放鬆啊?自從你提出那個在全國範圍內展開一次規模空前的掃黑行動的議案以來,我的心就沒有放鬆過。你知道到現在為止,有多少黑幫巨頭高價懸賞你的人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