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龍戒

第二百四十一章商隊裏的酒鬼

10127九幽龍戒第二百四十一章商隊裏的酒鬼

讓女人開口之後那大個子盧布閉上了嘴巴。也不多說什囚之前他們是認識的,不過看互相的眼神以及他們所站的位置,白起可以看的出來這並不是屬於一個團隊,九個人鮮明的分為了三個陣營,以那行,三十歲上下的騎士為首,那大個子,以及剩餘的三個人是一夥的,除此之外有三隱藏在黑袍之中的盜賊打扮的人是一夥的,還有一個就是類似於獨行俠一類的那個女人。

不過雖然不是一夥的但是看得出來他們相互之間還是認識的,不然的話那女人也不會說出這樣的話,那大個子也犯不著害怕什麽。

“謝了。那我就跟著商隊走了好了。”白起聳了一下肩膀滿臉無所謂的說道,也算是表達了自己的謝意不過卻沒有多說什麽其他的話。

“枝椏。枝椏”在這荒蕪的草集之上那大路中央四五輛馬車緩緩前行,木製的輪子發出一陣陣的響動之中,清脆而悅耳,尤其是在這空曠的草原之上更是傳達到了百米之外。

此刻十幾個護衛以及九位威風凜凜拿著武器的傭兵,跟隨在這四輛馬車的左右,護衛者馬車的中央,而白起一斤,人則拿著一瓶北疆特產的烈酒一個人坐在一輛馬車的前沿,一邊飲酒,一邊陶醉的看著遠處的風景,仿佛有些心不在焉。

而他的身旁正是這次商隊的雇主。那個胖胖的商人,他的名字叫做羅丹。此刻的羅丹一臉笑容的坐在這白起的身旁手中同樣拿著一瓶烈酒兩人相談歡愉。

“媽的這個該死的小白臉到時真會享受,都是傭兵我們走路他坐車,還坐在這馬車之上喝酒。簡直太氣人了,也不知道這次的雇主是怎麽想的竟然允許他這樣做,還給他提供美酒,該死的。我們這些拚死拚活勞累的人竟然沒有人關心,簡直是太可惡了,等任務結束了我一定要好好的教一下這個混蛋。”跟隨在這馬車的邊緣地帶。大個子盧布一臉氣憤的說道。說這話的時候滿臉的不爽。

從帝都到達這楓林行省有兩條路可以走一來是走水路,不過水路速度有些慢,而且水路風險花費都很大,一般的人是不願意走水路的,大多的人走的都是陸路,雖然陸路危險更多,不過節省花費,而白起他們現在所走的就是陸路,通過陸地穿過數個行省之後進入南疆械林行省。

“不要說這些了,有什麽事情不要在這裏說,盧布你要知道我們是傭兵,雇主的事情我們不可以幹預。他喜歡怎麽樣都可以,至於那個小白臉,我們就當他不存在好了,犯不著跟他較勁,如果你真的不滿的話。等任務完成之後再說,不過我不希望你現在去找他麻煩那個三十歲上下的騎士冷冷的說道。說完之後掃視了路邊左側一眼之後繼續護衛者馬車前行。

毫無疑問不管這個騎士的修為如何,人品如何,至少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這個騎士的職業操守很好是一個很敬業的人。

“我勸你們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不然的話。死的是你們。。”那個隱藏在黑袍之中的女人不知道什麽時候出現在了兩人身後,說了這麽一句然後就緩緩的朝著前麵而去。

“該死的毒玫瑰,整天把臉遮起來。一定長得很醜,這個女人說不定是看上那個小白臉了才說這樣的話呢手。

嚇唬誰啊盧布性格本來就魯莽,聽了這話不以為然的低聲螂囔道。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毒玫瑰不會亂說話的,這個女人很厲害,至少比我厲害。她既然這麽說我們還是小心點的好,盧布記住了沒有必要不要招惹那個酒鬼。他喜歡喝酒就讓他去吧。我們的任務是護衛商隊到達械林行省。其他的事情不需要我們多管。

說完這話之後兩人再度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之中,隊伍緩緩的前行,白起依舊姿在這馬車的最前沿在那裏喝酒,整個人滿臉笑容,讓人如沐春風。

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十三天了,白起他們沿著大道一直朝著遠處的楓林行省而去,一路上走過了上千裏的路,已經到達了江南道的邊緣地帶。靠近江南道最邊緣的江林行省。

這一天白起他們來到了江林行省的邊緣地帶,在這一出亂石叢生,山間停住了腳步,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看著眼前的景象滿臉的恐懼和癡呆,一個個不自覺的緊張的拔出了自己的武器,無論是那些護衛還是那些個傭兵都是如此,四輛馬車紛紛靠近了起來,十幾名護衛還有九個傭兵紛紛護衛在馬車的左右。將周圍當的是嚴嚴實實的,一個個神色凝垂而緊張,坐在白起身旁位置的羅丹臉色都變了,變得凝重起來,卻不似一般商人的恐懼和驚慌,而是有些難看,這讓白起有些懷疑,因為

欣的商人。特別是那種小商人見到如此情景不驚恐的吼叫甩伎凡件很給麵子的事情了,羅丹的反應未免有些太過反常了,難免讓白起起了

不過白起這個時候卻沒有太多的心思去關心這斤”因為此廢的白起已經將目光看向了遠處的山間,此刻這寂靜的山嶺之上可以說是屍橫遍野。周圍滿是死屍,以及數輛損毀的馬車,看周圍人的裝扮大多數是傭兵還有一部分的是武裝整齊的護衛軍。別的倒沒有什麽特別的,光從死,屍很難判斷行凶者的身份,不過看對方顯然不是為了金錢而來的,因為白起明顯的看到了地麵上有不少散落的金幣,還有一些個傭兵的錢袋子都沒有被動過,如果是強盜為錢行凶的話是不可能不將那些錢拿走的。由此可以判斷的是行凶的人絕對不是強大,隻走出自那股勢力,以及他們的目的所在實在是讓人有些疑惑,白起一時之間無法判斷。。

“我們先走吧。這裏不宜久留。”白起眼睛一眯,低聲如此說道。說完這話羅丹也跟著點了點頭,隨後命令隊伍立刻前行,而白起則坐在馬車上沒有動,也沒有半分的緊張,而是仔細的觀察起來了地麵上的屍體。

以白起的經驗還有地麵上屍體的傷口來看,白起幾分鍾之後心中下達了一個讓自己吃驚,而又憤怒的消息,這些人全部死在了正規軍的手中,可以肯定的是這些人全部是死在了正規軍隊的手中,因為他們身上的傷口明顯的就是不滅皇朝的軍中製式兵器所造成的,這讓白起很憤怒。同時心中也充滿了疑惑。

白起憤怒的是這幫家夥竟然敢在帝國境內調動軍隊行凶一次性殺死,數千人,簡直是無法無天,其行徑可以說是慘絕人寰,而另外一方麵,白起有些疑惑,他在疑惑這些軍隊是從哪裏調來的,地麵上沒有任何的痕跡,顯然對方清掃過了戰場。白起不知道這幫軍隊是來自何方,也不知道他們有多少人,更不知道到底是誰如此膽大竟然敢調動軍隊屠殺者數千人。

當然還有一個最深層次的疑惑那就是。為什麽。那些人要出動軍隊來屠殺這個商團,而且連傭兵等都不放過,過後又分文不取,這讓白越難以理解,根據現場的人數還有那些人的打扮來看,白起不難知道這幫人大概就是先自己一步走的那個大型商團,那個雇傭了一千傭兵的商團,而他們就在這裏被人全部無情的屠殺了。

當然白起所想的這些他是不會說出來的,這些東西他隻會隱藏在心中。有些事情絕對不是現在能夠說出來的,而且說出來也沒有人聽,難倒說給那幫侃兵聽?還是說給羅丹的那些護衛?至於羅丹本人,白起到不是怕他不相信自己。也不是怕他聽不懂自己的話,隻是白起潛意識的覺得這個羅丹有問題。但是問題在哪白起卻說不上來,明顯的網才白起看到羅丹在馬車之上看著那些屍體眼中閃過了一絲複雜,不過白起並沒有多問什麽,這件事情到目前為止好像不關自己什麽事,雖然白起也要調查,不過卻並不是真正的放在了心上隻是有些好奇而已。

“哈哈。兄弟們快點。快點。把這些錢全部給我收起來。。快點。搜身,死了這麽多人,我們能拿不少的好處呢當隊伍前行了數百米之後一個聲音隨之傳來。遠處數百個灰色衣衫的人拿著武器正在那裏不斷的翻騰著屍體。收集金錢以及這商隊本來所運送的貨物。一個個喜笑顏開的,聲音的主人正是這幫人的首領,一個站在最前麵手中拿著大刀,留著絡腮胡子四十歲上下的中年人,他的臉頰左側還有一道明顯的刀疤。

看到了他們之後白起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不過並沒有多說什麽,白起並不認為這個商隊是他們襲擊的那些護衛還有傭兵是這幫人殺死的,這幫人不過兩百多人,根本就沒有那個實力,他們不過是在事後來打掃戰場收集財富的普通強盜而已,跟這件事悄怕是壓根就不沾邊。

不或許沾邊,或許有些事情他們知道,他們看見了,但是這件事情據對不可能是他們所做的。

不過這幫強盜的出現再度讓商隊緊張了起來,所有的護衛以及那九個傭兵一個個緊張的再度靠近了馬車護衛在第一輛馬車的周圍將白起還有羅丹護衛在了中央,至於後麵三輛馬車則緩緩靠近,不過卻沒有人去怎麽擴衛,因為大家都知道其實後麵三輛馬車之上根本沒有人,一些貨物而已,在這個時候誰也沒有心情去管這斤”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至於其他的根本沒有人有心情去管。

要知道傭兵也不過是為了混口飯吃而已,出生入死在所難免,可是誰願意白白的去送死啊,傭兵們可沒那麽忠誠,再前的強盜有再三百人,

“亞 六難免有一些個修為不錯的高手。如果那樣的話他們這些火幾歎載在這裏了,當然。如果對方沒有什麽高手的話,那麽缺是不難,畢童以這十幾個護衛還有這九位傭兵的力量足以擺平麵前的這些身體強壯拿著武器的民夫。

“哈哈。沒想到,啊沒想到。今天我們還真是走運,網弄了一條大魚。竟然還有小魚送上門來。兄弟們包圍他們”。那個強盜首領滿臉笑容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呲牙咧嘴的笑道,說話之間一揮手,命令下達數百個強盜蜂擁而至將白起他們團團圍住。

這樣的動作讓周圍的護衛和傭兵們都緊張了起來,畢竟對方人數眾多,可是白起卻不以為意的拿起了自己的酒瓶繼續喝酒,見到如此情景羅丹先是臉色一變,隨即也拿起了酒瓶不以為意的抿了一小口,白起剛才已經看過了,這些強盜沒有一個高手,就算是那個首領也不過是一個六星鬥士而已的,其他的不過是一些彪悍的平民而已,不足為據。自己這邊的那些人足以擺平。

“你們想做什麽。我們不過走過路的商人。如果各位給麵子的話我們當做什麽都沒有發生過。我拿出十個金幣給各位喝酒。怎麽樣?”羅丹也算是會做人一臉笑容的站了起來如此說道。

不過可惜的是這些強盜見到對方服軟頓時心中更加得意,貪婪已經腐蝕了他們的心髒,見到如此情景之後兩眼放光的打量了羅丹的四輛馬車然後嘿嘿一笑道:“十個金幣?你們在開什麽玩笑?實話告訴你,你們識相的留下左右的東西我放你們離開,如果不識相的話。那麽你們全部都要死在這裏。”

“是嗎?既然如此。那麽隻能打了羅丹歎了一口氣仿佛很不願意一般如此說道,說話他的十幾個護衛就猶如利劍一般拿著武器就衝了出去,目標直撲遠處的那些個強盜,開始先下手為強了。

而且羅丹的護衛們都不弱,每一個都是鬥士級別的高手,其中還有兩名鬥師,屠殺這些強盜起來自然不是什麽問題,雖然隻是一邊倒的情景。不過卻也壓製性的將對方打壓的無力還手,單方麵屠殺,見到如此情景那些傭兵們也大受鼓舞,心中沸騰了起來,一個個吼叫了起來和對方打在了一起。

不得不說有些時候人多不一定有用,這裏不是打群架,這裏有高手。在天恩大陸上平民奴隸被貴族們壓製的無法生活,可是從來沒有爆發過農民起義之類的事情,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單方麵的戰鬥一個鬥士足以殺死數十個平民,一個鬥師可以獨立斬殺五十斤小全副武裝的普通士兵,那些平民們根本沒有半點反抗的能力,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隻能默默的承受起來。

而這邊的這些強盜雖然人數不少不過可惜的是實力不行,因此依舊隻是被單方麵的屠殺,片刻過後兩百多人的強盜就死傷一地,毒玫瑰手中拿著一把長劍架在了那強盜首領的脖子之上,正準備將對方殺死,可是這個時候忽然白起張嘴說道:“等等

句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家都不自覺的將目光看向了白起。然後一個個好奇的看著麵前的白起不知道白起這是什麽意思,毒玫瑰最先忍耐不住,看了白起一眼然後有些冷淡的說道:“你有什麽事情嗎?”

“恩。當然有一點點的事情。我有些話要問這斤小家夥,所以他暫時還不能死白起聽了這話之後淡淡的一笑然後隨意的說道。不過這語氣卻仿佛給人一種不容拒絕的感覺。

“我們憑什麽聽你的?你以為你是誰?該死的。剛才那麽危險你竟然坐在馬車上喝酒。我已經忍耐你很久了,你這個家夥。你以為你是誰?同樣是傭兵我們拚死拚活。勞累無比的跟隨在商隊周圍,戰鬥的時候我們用名委拚搏,跟敵人廝殺,可走到了最後你竟然來發號施令?你是什麽東西?你平日裏都做了什麽?除了坐在馬車上喝酒之外你還做過什麽?該死的我已經忍耐你很久了。你這個混蛋。

你最好不要廢話不然的話我一定打扁了你脾氣火爆的盧布聽了這話當場暴怒了起來,他之前就看白起不順眼了,剛才的戰鬥中白起又一臉悠閑的坐在那裏喝酒早就讓他看的怒火中燒,剛才白起一說話他就徹底的火了,也不顧之前毒玫瑰和騎士的警告就這麽吼了出來。

“你對我非常的不滿嗎?認為我什麽都沒做,而且膽小怕事,還覺的我沒用,隻會享受你心裏不平衡了是嗎?嗬嗬白起微微一笑不以為意的說道,不過周圍的氣氛卻有些刮拔弩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