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中金蓮

第十八章 逼供

雖然擒下了莫如虎,袁福通心中卻疑慮重重。這場戰鬥難度太低了,完全出乎了袁福通的意料,這莫如虎根本不像大家族出身的精英子弟,倒像是個沒什麽本事的散修。不但沒有中品靈器在身,居然連護身的靈器都沒有。如果他有件靈器護身,袁福通的燃靈術也沒有那麽容易得手了。

袁福通砸出銅鏡的時候,就把新修煉出來的火靈替身潛伏在了銅鏡上,準備在貼近莫如虎的時候自爆傷敵,打亂莫如虎的陣腳,然後還準備了一係列的攻擊對付他,沒想到剛一記試探性的燃靈術就拿下了敵人,而且從莫如虎身上的真元情況來看,他修煉的功法實在是高明的有限。

“趕緊放了我!不然莫家不會放過你的!”被袁福通封禁住法力的莫如虎趴在地上,臉色漲紅,高聲叫喊道。

袁福通沒有理會他的叫喊,而是先收起他身上的乾坤袋,檢查了一下,果然身家很單薄,沒什麽值得注意的東西,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想。接著那出控製陣法的陣旗,把陣法收了起來。這種程度的陣法袁福通也能擺出來,拿下了主持陣法的人,拆除陣法還是很輕鬆的。把東西收拾完,袁福通拎起莫如虎,走進了地**,深入十幾丈,仔細感受了一下地**中的煞氣。之後把莫如虎放在了地上,同時在洞口擺放了一個陣法。

做好這些,袁福通才放下心來,開始專心研究被俘虜的莫如虎。這時候莫如虎已經有些驚慌了,不過依然硬挺著,不想示弱。

“你真的是莫家的人嗎?我看不像啊!”袁福通仔細打量了一會莫如虎,看的他有些發毛,才開口說道。

“我當然是莫家的人,看到我腰間的玉牌了嗎?那是聯盟高級弟子都有的身份牌,不可能冒充的。”莫如虎已經沒有最開始的囂張,看到袁福通一係列的動作,知道是嚇唬不住他了,但還是要竭力證明自己的身份,好讓袁福通有所顧忌,不然恐怕馬上就要被幹掉了。

袁福通早就注意到這塊玉牌,莫如虎一上來就知道自己是散修,恐怕就是因為這塊玉牌。這東西應該是和流雲宗的身份玉牌相似,是齊國辨認身份的東西。看來齊國這個散修聯盟並沒有想象中那麽鬆散,也是有一些凝聚力的。

袁福通小心的取下玉牌,先用靈鑒術看過一遍,沒發現這東西上有什麽蹊蹺,才仔細看這上麵的信息。玉牌的玉質很不錯,用的是青玉,比袁福通那塊要好一點。玉牌的製式和流雲宗的也差不多,是標明家族,身份等級的東西。正麵一個大大的莫字,反麵是一個二等字樣。從玉牌上看,這個人肯定是莫家的人,不過身份恐怕不是嫡係弟子,而是旁支。按照袁福通收集到的資料,青玉玉牌代表的是築基期修士,後麵的等級則是在族內的身份。特等是那些老怪物的嫡係子孫,一等是精英弟子,二等就是雜牌軍了,有的根本就是收羅的散修。

“二等,看來你的身份不高啊!恐怕莫家不會替你出頭吧?”袁福通做出陰深深的說道,打擊著莫如虎的心理防線。

“你知道這些?”莫如虎心中大悔,原來看到袁福通身上沒有玉牌,以為他是個散修,而且沒有開始凝煞,修為肯定高不到哪去,依仗陣法就動了殺心,沒想到踢到鐵板,落到了人家的手中,到現在連敵人是誰都沒弄清,原來的身份肯定是騙人的了。

“知道一點,但知道的不多,所以才留下你的性命,現在你明白了嗎?”

“我不明白,不要以為我是二等弟子就沒有人會報複你,莫家不會放過自己的敵人的。”莫如虎不甘心就範,再次虛聲恫嚇道。

袁福通沒有回答,而是一道燃靈術拍在了莫如虎的身上,燃靈術變化很多,不僅可以對敵攻擊,燃燒他人的靈力,還可以當成酷刑來用。中了這一記燃靈術,莫如虎整個身子都扭曲起來,內髒好像被放在火上燒烤,經脈好像在被烙鐵烙到一樣,火辣辣的痛,臉色也變得通紅,豆大的汗珠啪啪的往下掉,顯然是痛苦之極。過了一會,看到莫如虎要頂不住的樣子,袁福通收回了法術。莫如虎渾身被汗水濕透,像是剛從水裏撈出來的一樣,大口的喘著粗氣。

等莫如虎把氣息喘勻,袁福通舉起了手,放在莫如虎肩膀上,才又開口:“這隻是小懲,如果再這樣,我可就要搜魂了,現在明白了嗎?”

看到袁福通又舉起了手,莫如虎軟了下來。修士雖然有超越常人的力量,但失去力量後,未必有常人的膽量,尤其是長年依靠力量增加自信的人,失去力量後對心理打擊更大。眼看袁福通又要對他施加酷刑,加上搜魂術的威脅,莫如虎終於頂不住壓力,服軟了:“我明白了,道友想知道什麽,我都說!”

看到莫如虎這麽快就服軟,袁福通不再對他施刑,開始盤問他的情況,這次莫如虎倒是老實了,把他的身份來曆詳詳細細的說了出來。

莫如虎出身於莫家的旁支,不過修煉的功法卻是傳之於一個散修。幼年時得到一個散修的看重,帶在身邊修行。最後那個築基期散修死於和他人的爭鬥,他靠著師父留下的家當,修煉到練氣圓滿,回歸家族。用一件靈器換取了築基丹,成功築基,成為莫家的二等子弟。不過築基之後也沒有得到什麽好心法,修煉的還是散修留下的《千火訣》,威力不怎麽樣。不過仗著莫家的身份和兩件靈器,比大多散修要強不少,所以才敢這麽囂張。

袁福通反複問了一些問題,把前世看到的問話技巧都用上了,確定莫如虎沒有撒謊,才開始盤問地煞相關的事情。剛才袁福通已經感應過這個地煞陰脈,的確是五行真火脈,不過煞氣已經駁雜不純,也很稀薄了,根本不符合自己凝煞的需要,不明白莫如虎為什麽在這裏凝煞。

“難道莫家沒有好點的地煞陰脈了嗎?居然讓你在這裏凝煞?”

“好的地煞陰脈倒是有,不過那輪得上我們用啊!”提起這事莫如虎也觸動心事,感歎一聲,向袁福通說出了裏麵的事情。之前莫如虎說的地煞陰脈屬於莫家的地盤是騙袁福通的,這裏是散修聯盟中公用的地煞陰脈。莫家的確掌控著一些好的地煞陰脈,專門給家族內優秀的弟子使用,但那些地煞不是莫如虎這樣的二等子弟能使用的。他是花了靈石,托了關係,在聯盟報備,分到的這個地方來凝煞。至於深入蠻荒,自己尋找新的地煞陰脈不是一般修士可以做到的。不僅需要本事,更需要決心。像莫如虎這樣的一般都是找一些相對安全方便的地方凝煞,這些公用的地煞都還不錯,雖然稀薄一點,駁雜一點,但好歹也是極品地煞,配合千火決這樣低要求的功法,還是有希望結丹的。之後的進展就不是莫如虎要顧慮的了,能結丹對他來說已經是幻想了。

又盤問良久,莫如虎把他知道的公用地煞都告訴了袁福通,齊國境內居然有將近兩百個公用地煞,袁福通對照一下,這些公用的地煞包括了所有王錦的地圖上標注的,而且還有不少地圖上沒有標明的高級地煞。按莫如虎的說法,袁福通現在看到的這個五行真火脈在公用地煞裏算是頂尖的。他也是仗著莫家的名頭,花錢托人才分到的地方。其他地方的地煞還不如這個呢。

聽完莫如虎的講解,袁福通對地圖標示出來的地煞是徹底死心了,連馬雲濤給的幾個五行真火煞也在這些公用地煞之列。看來這些地煞陰脈是被反複利用的,想要精純的煞氣已經不可能了。

五行真火脈沒有了希望,袁福通隻能把希望寄托在離火脈上了。離火脈除了天火門的幾門鎮派心法能夠用來凝煞外,其他功法基本不能利用,所以在公用的地煞陰脈中根本沒有一處是離火脈。而馬雲濤也給了他兩處離火脈的情況,說不定還有戲。

“知道有關離火脈的情況嗎?”

“離火脈,那種地煞除了提升靈器威力能有什麽用?問這幹什麽啊?”

袁福通沒有回答,又是一記燃靈術打在莫如虎身上,等莫如虎再次平靜下來,麵如死灰,已經徹底老實了。

“我知道兩處離火煞,一處是在北邊一千兩百裏的求子峰,一處是在西北五千多裏的魔龍嶺。求子峰那處是莫家的地盤,用來提升靈器威力的。魔龍嶺是我師父留下的記錄裏有的,我不知道真的假的。”沒等袁福通問,就把所有知道的說了出來,這並不是什麽機密的事情,沒必要堅持。事到如今,莫如虎也知道自己很可能在劫難逃,話一問完,就是自己死的時候。所以為了避免再受酷刑,他是什麽都說,畢竟築基期修士是可以用搜魂術的。而且魔龍嶺那裏危險的很,如果袁福通去那裏凝煞的話,也很難活著回來,也算為自己報了仇。

“哦,記錄在那裏?”袁福通聽到求子嶺是莫家的地盤,就沒了興趣,把注意力放在了魔龍嶺的那一處。

“在乾坤袋裏,那根紅色的玉簡。”

袁福通拿出那跟玉簡,查看了一下,果然有關於魔龍嶺離火脈的記載。是莫如虎師父在築基後期路過那裏時發現的,不過對他沒有什麽用,隻是記錄了一下,沒有詳細查看。這記錄是很早以前的,不可能作假。

找到自己要找的東西,袁福通又把手放在了莫如虎的肩膀上。當莫如虎以為袁福通又要折磨他的時候,一道真火衝入識海,把元神滅殺掉了,莫如虎雙目圓睜,一臉恐懼的死掉了。

出手殺掉莫如虎,袁福通並沒有什麽不忍,他雖然自認為心性善良,但莫如虎出手就想要他性命,已經是生死大敵,袁福通也不可能再心慈手軟,放他生路。

想了一想,袁福通把玉牌,乾坤袋都放回莫如虎身上,將袋中的東西大多轉移出來,留下一些雜物,然後將屍體扔進了地煞中。做出莫如虎是死於凝煞失敗的假象,然後掉頭往西北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