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傲天穹

第139章 鑰匙之爭

第139章 鑰匙之爭

此刻,這棟幽雅的別墅大門緊閉。

南宮月身旁的俊逸青年盯著方妙音,道:“這位小姐,你還是將這棟別墅的鑰匙交出來吧,否者我可是要用強了。”

“別墅鑰匙我先得到,憑什麽給你?”

方妙音麵對這名一次蛻凡的俊逸青年,神色沒有半點懼怕,有的隻有無盡的冰冷。

“憑什麽?就憑我是九庭宮的聖女!”

南宮月冷笑了一聲,上下打量了眼方妙音,道:“你小小年紀,能修煉到築基九重,確實有點天賦,不過跟我比起來,你還差了一截。說吧,你是何門何派的弟子?居然敢跟我九庭宮作對。”

“我出自何門何派,是我自己的事,為什麽要告訴你?”

方妙音冷冰冰的看著南宮月,並不懼怕這個九庭宮聖女。

“為什麽?”

南宮月笑了,語氣**裸的威脅:“真不知道你是無知還是另有勇氣,敢跟我九庭宮作對的人能有多少?我勸你還是乖乖將鑰匙交出來,別給自己所在的宗門帶來災難。”

“我若是不交呢?”方妙音淡然相對。

轟!

她的話一出,四周圍觀的各方勢力一片嘩然。

“此人是誰?居然連九庭宮的人也不懼怕?”

“這個九庭宮新收的聖女,聽說前段時間已經成功蛻凡,達到了蛻凡一重天,聖女的位置就更加牢固了,這個少女居然敢跟這種身份的人對抗?”

“九庭宮聖女,招惹不起啊,你們誰去勸勸那名少女吧,別因為一個暫時的住處,而給自己帶來災難。”

“勸?誰敢去勸?上去勸,就是跟這些九庭宮的人作對,我可不想死。”

“唉,可惜了,這樣一名美少女,卻要與九庭宮的人相爭。”

眾人一陣歎息,都認為敢於九庭宮作對的方妙音,下場將會很淒慘。

“不交?”

南宮月聽見周圍的歎氣聲,眼眸中閃過一絲嫉妒。

論容貌,她這個九庭宮聖女再嬌美,也要比方妙音遜色不少。

本來,以南宮月的身份和容貌走到哪裏都是眾星捧月,但現在外人居然為與她對立的少女感到惋惜,這讓她著實有些嫉妒。

“不交?在我九庭宮麵前,你有資格說不交?”

南宮月冷笑一聲,譏諷的盯著方妙音:“看你一個寒酸丫頭,還想住別墅?這裏不是你這種人能住得起的,我看你還是將鑰匙交出來,去住外麵那些小閣樓吧。”

“不好意思,住哪裏是我自己的事,這棟別墅的鑰匙在我手裏,我不可能交給別人。”方妙音搖搖頭,“你們還是另尋它處吧。”

“敬酒不吃吃罰酒!”

南宮月再也忍耐不住,眼眸裏閃過一絲狠色:“我就要看看,你一個築基九重的野丫頭哪裏來的自信,敢跟我這個蛻凡一重天搶鑰匙!”

咻!

話音一落,南宮月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把玉劍,淩空一揮,就是一道劍光。

這劍光快若閃電,如雷神出擊,讓人難以抵擋。

這正是九庭宮的招牌劍術,玄級中品武技,不滅乾坤劍!

這快如閃電的劍光隔空一劈,直指方妙音的臉頰。

四周圍觀的人看見這一幕都是臉色大變,暗道南宮月此女心腸歹毒,如此一劍完全是要將對方的容貌毀掉。

眾人一時之間都有些憤怒,他們都目睹了這裏的情況,別墅的鑰匙確實是方妙音先得到的,但方妙音還沒將別墅的門打開,南宮月一行人就突然到來,強行要方妙音交出鑰匙。

對於方妙音的遭遇,眾人是很同情的,但並沒有人敢站出來說話,畢竟南宮月身份顯赫,是九庭宮的聖女,與這樣的人作對,等於是將九庭宮三分之一的人都得罪了。

九庭宮有三大聖女,每個聖女都是一個派係,南宮月這個新晉升的聖女,支持者並不弱於其他兩名老牌聖女。

咻!

就在眾人以為這快若閃電的一劍要降臨在方妙音的臉上時,方妙音突然動了。

她纖手一抬,一把銀色小劍出現在手中,劍尖一張,飄落出幾道雪花劍氣,就將那常人難以抵擋的劍光擋下了。

砰!

兩道劍光在空中對撞,爆炸成一團小型氣浪向四周席卷。

“這個野丫頭竟然擋住了我的不滅乾坤劍?”

南宮月看見自己的劍光被擋住,神色有些驚訝,但更多的是冷笑:“一個野丫頭,還有點本事,我就看看是我的不滅乾坤劍厲害,還是你一個野丫頭的劍厲害。”

“雷蛇!”

她玉劍一晃,劍尖如蛇,吐露出三道劍氣,這劍氣通體藍芒,閃爍著雷光,好似一條條由雷霆之力匯聚而成的小蛇。

不滅乾坤劍總共有八式,閃電、雷蛇、劍網、鬼狐、雙龍、戲珠、不滅、乾坤。

眼下南宮月施展的這一式,就是其中的一式:雷蛇。

雷蛇劍氣一出,就直指方妙音的小腹處,南宮月這狠辣的手段,很顯然是想要將方妙音的丹田廢掉。

這道劍氣一出,周圍的人齊齊變色,感受到了其中的淩厲,絕對不可抵擋。

就連站在南宮月身旁的俊逸青年,臉上也顯現出了驚訝:“南宮師妹修煉不滅乾坤劍才不到半年,居然就能修煉出這種火候,看來綠皇藤這個精英武魂的大名,果然名不虛傳。”

就在很多人驚訝的時候,方妙音又動了。

她銀劍一震,劍身周圍出現了冰霜霧氣,隻一晃,那三道射來的雷蛇劍氣就紛紛解體。

“一個築基九重的野丫頭,擋住了我的閃電,還能擋住我的雷蛇?”

南宮月俏臉有些難看,暴喝道:“既然你有點本事,那我就不留手了。”

“不滅乾坤劍,劍網!”

一張巨大劍網,猶如十幾把刀片組成,向方妙音當頭籠罩而下。

這一劍要是降臨在身上,整個人不說被切割成碎片,身上也要出現幾十條血痕。

“劍網,不滅乾坤劍的第三式,劍網居然也被南宮師妹掌握了。”

九庭宮的俊逸青年,看見那巨大劍網,神色有些驚訝。

轟!

就在南宮月動手的下一刻,方妙音也出劍了。

銀劍的晃動間,產生了漫天雪花,這些雪花看似嬌氣,但都是一道道淩厲至極的劍氣。

“十月飄雪!”

漫天的雪花劍氣,隨著方妙音纖手中的銀劍,形成了一道龍卷旋風。

轟轟轟。

在眾人的注視下,南宮月的那張劍網,直接就被方妙音的龍卷劍氣給紛紛絞碎,再次解體。

南宮月的劍網是破了,但是方妙音的龍卷風劍氣並沒有止步,徑直襲向南宮月。

“這個野丫頭!”

看見那襲來的雪花龍卷風,南宮月臉色變得有些難看,她沒想到她的不滅乾坤劍居然比不上對方。

咻!

一道碧綠藤蔓突然從南宮月的袖袍鑽出,如靈活的小蛇一般,繞過龍卷風劍氣,猶如一支箭矢,狠狠襲向方妙音。

是南宮月的武魂,綠皇藤。

“恩?”

方妙音冰冷的眸子中首次出現了驚訝,似乎也沒想到南宮月會突然施展出這一招。

當即她收回劍勢,銀劍一晃,劍尖一張,如冰龍開口,激蕩出了一片冰霜寒氣。

哢哢哢。

在眾人那駭人的目光下,襲擊向方妙音的綠皇藤,遇見冰霜寒氣,居然動作變得遲緩,藤蔓前端結冰了。

“不好!”

南宮月因為方妙音收回的劍勢躲開了龍卷風劍氣,本來正因此欣喜,誰想下一刻她的武魂綠皇藤也出現了意外。

看見自己的綠皇藤在冰霜寒氣下就要結冰,南宮月臉色難看的揮了揮袖袍,連忙將自己的武魂收回。

咻。

那已經被一層冰覆蓋的綠皇藤重新沒入南宮月的袖袍,被她收進了體內,但她臉色卻因此一白,顯然遭受到了打擊。

蹭蹭蹭。

南宮月倒退了三步,就是這三步,徹底將周圍點爆。

“我看見了什麽?這個築基九重的少女,居然將蛻凡一重天的九庭宮聖女擊退了?”

“居然接連破掉了不滅乾坤劍和綠皇藤武魂,這個冰一樣的少女到底是誰?”

“沒有想到,我是真的沒有想到,修為高的九庭宮聖女南宮月會敗。”

“噓,小聲點,以南宮月的驕傲,絕對不會允許這種能擊敗她的天驕少女出現,可以想象,這個少女是真的麻煩了。”

……

“這個野丫頭。”

聽見眾人的議論聲,南宮月俏臉可謂是變得要多難看有多難看,她沒想到她這個蛻凡一重天,不僅沒有將對方這個築基九重擊敗,反而還在對方手中吃了虧,簡直是天大侮辱。

“今天若是就這樣收場,我南宮月將在其他兩個聖女前顏麵無存,這個野丫頭,一定要給她一個教訓!”

南宮月眸光閃爍,隱隱有詭詐閃現。

她將目光看向一旁的俊逸青年,白著臉道:“鍾城師兄,這個野丫頭敢挑釁九庭宮的威嚴,不給她點教訓,我九庭宮的威嚴將何存?還請鍾城師兄出手,給這個野丫頭一個教訓,再讓她自己乖乖將將別墅的鑰匙獻上來。”

“南宮師妹,你放心,別墅的鑰匙我一定會拿到手。”

俊逸青年點點頭,南宮月會有些不敵方妙音這個築基九重,他歸咎到了南宮月才剛晉升蛻凡一重天不久的緣故,而他,早就修煉到蛻凡一重天多年,對付方妙音這個築基九重可謂是要多自信有多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