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傲天穹

第219章 孤身戰群魔

第219章 孤身戰群魔

咚咚咚。,: 。

無盡的深山中,十餘頭惡魔扛著司徒傲雪,一路踐踏大地,走到哪裏哪裏的地麵都在顫抖,身軀重得嚇人。

葉陽跟在身後,大約半個時辰後,出現在了一處偏僻的山脈腳下。

這裏人跡罕至,光禿禿的連‘花’草樹木也沒有,就隻有一座孤山。

這孤山呈橢圓形,好似一頂帽子,在這烈日炎炎之下都給人一種荒涼之感。

隻不過這孤山內傳遞出來了斷斷續續的‘陰’笑,讓人有些發‘毛’。

“人類美人兒,你是有史以來被我們擒住最老實的一個,是不是認為自己逃不掉,所以不逃了?”

“桀桀桀……小美人,隻要你好好給大王享用,主動點,說不定你還是能活下來的,然後再給我們享用完,就能放你離去。”

“到了,走吧,我們下去見大王,大王看見我們捉回了這樣水靈的人類‘女’子,肯定會賞我們‘肉’吃。”

“桀桀桀…我要吃‘肉’……”

一群地魔‘陰’測測的‘交’談,而被五‘花’大綁的司徒傲雪則沒什麽反應,麵無表情,在等待機會。

“這座孤山裏看來就是地魔的巢‘穴’了。”

葉陽站在遠處,看著前方喃喃道:“不過這座孤山好像並沒有什麽山‘洞’,看看這些地魔怎麽進入。”

砰砰砰。

其中一頭地魔來到孤山前,在一麵石壁上敲了三下。

立即,它身旁不遠處的沙丘地麵,沙石就嘩嘩嘩分散開來,出現了一個深深‘洞’‘穴’。

居然是一個暗‘洞’。

“桀桀桀…人類美人兒,到家了。”

十餘頭地魔爭先恐後的跳進了地‘洞’裏,司徒傲雪也被一頭地魔扛著進入了其中。

沙沙沙。

在地魔們消失後,地麵的深深‘洞’‘穴’重新合攏,又變成一個沙丘地帶。

葉陽看到這裏,知道暗中肯定有什麽機關。

“這些地魔還真聰明,巢‘穴’居然躲藏在山底下,如若不是我親眼發現,估計沒人能找到這裏。”

在地魔們進入‘洞’‘穴’後,葉陽也趕緊現身,來到孤山前,在剛才地魔敲了三下的石壁上敲了三下。

砰砰砰。

嘩啦啦。

地麵的沙丘再次分開,那深深‘洞’‘穴’再次出現。

“怎麽回事?難道還有兄弟在外麵?”

一個嘀咕聲隱隱約約從深深‘洞’‘穴’裏傳進葉陽耳裏。

葉陽立即就知道,‘洞’‘穴’下方肯定有地魔。

不過他沒有半點遲疑,幾乎在‘洞’‘穴’出現的下一刻,就縱身一躍,跳了下去。

蹭。

大約向下落了三米,葉陽就踩到了地麵,映入眼裏的是一個‘陰’涼的通道,四麵的牆壁上鑲嵌有發出綠幽幽亮光的夜明珠,令得整個通道看起來有些滲人。

在這個‘洞’‘穴’通道的下方,有一頭地魔坐在地上,在控製一個機關,似乎想將‘洞’‘穴’關閉。

但是,當它看見跳下來的人影時,它愣住了。

“人類?”

這頭地魔瞪大雙眼,難以置信的盯著降臨在眼前的葉陽,似乎沒想到出現的是一個人類。

“嘿嘿。”

葉陽對這頭發愣的地魔森然一笑,從原地暴起,砰的一下,一拳就將其腦袋轟進了‘胸’腔裏,連慘叫都沒能來得及發出一聲,就成為了一具無頭屍體。

這頭地魔隻是一個看‘門’的小角‘色’,沒多大實力,葉陽對付起來自然輕輕鬆鬆。

進入‘洞’‘穴’後,他沒有遲疑,連忙順著‘陰’森森的地‘洞’向深處前進。

大約前進了能有八百米,最後有一個空闊的地底世界,出現在葉陽的視線裏。

這個地底世界無比巨大,好似一個地底廣場,隱藏在地麵那座孤山的下方。

在這個地底世界裏,生活著不下上百頭地魔。

其中有一座沙土堆砌而成的碉堡,屹立在地底世界的中央,相比周圍的那些胡‘亂’堆砌的土包,這座碉堡簡直猶如皇宮。

一看葉陽就知道,這座沙土碉堡內的居住者,絕對是地魔王。

“桀桀桀……居然是人類‘女’子。”

當司徒傲雪被帶進地底世界裏,整個地底世界裏的地魔都驚動了,一個個圍了上來,滿臉的貪婪‘欲’望,仿佛恨不得上前將司徒傲雪吞了。

“好水靈的人類‘女’子,完全是一個美人兒,大王這下有福了,我們都有福了。”

地魔們議論著。

咚咚咚。

一頭三米高的地魔,從皇宮般的碉堡內走出,是地魔王。

看見地魔王的出現,周圍的地魔全都跪倒在地迎接,俯首稱臣。

“哈哈哈,不錯不錯,居然捉到了一個這樣水靈的尤物。”

地魔王圍著司徒傲雪轉了兩圈,雙眼發光,嘴角居然都流出口水來了,一張醜陋的臉頰湊到司徒傲雪近前,‘舔’了‘舔’嘴‘唇’道:“小美人兒,現在你是我的了,好好服‘侍’我,你才有活命的機會。”

說話之間,地魔王嘴裏散發出一股令人作嘔的腥臭,全都撲打在司徒傲雪的臉上。

“嘔。”

司徒傲雪聞到那濃鬱的腥臭氣味,再看著眼前地魔王那醜陋的巨臉,當即就幹嘔了起來。

“大膽,你和以前那些人類‘女’子一樣,居然敢嫌棄本王。”

看見司徒傲雪幹嘔,地魔王頓時大怒,咚咚咚的踐踏大地,嘴裏發出冷冷的‘陰’笑:“來人,給我把這個人類抬進本王的寢宮,居然敢嫌棄本王,本王一定要讓她見識見識本王的雄風。”

“嘿嘿嘿,大王那是威武不凡,這個人類居然敢嫌棄大王,真是不知好歹。”

一頭地魔走上前來,“我這就幫大王把這個不識好歹的人類送進大王的寢宮。”

噗嗤。

這頭地魔的話才剛剛說完,整個身軀忽然顫抖了一下,一杆長矛,突然貫穿了他的身體。

“呃…”

這頭地魔愣愣的看著自己的‘胸’口,發現一杆長矛貫穿了自己的心髒,張了張嘴還沒來得及說話,身軀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什麽?”

地魔王看見這一幕暴怒,抬頭一看,就看到了一杆長矛,而手握長矛的主人,是一個少年。

這個少年,自然就是葉陽。

“人類,居然是人類!”

“有人類‘混’進了這裏!”

葉陽的出現,使得地底世界裏的地魔們紛紛圍了過來,要把葉陽困在其中,活活打死。

“恩?”

司徒傲雪本來有些絕望,以為自己就要被送進寢宮,誰想一個少年突然出現,將那頭地魔一矛刺死。

“是誰救了我?”

當司徒傲雪看清葉陽的麵容時,眼眸裏閃過一絲吃驚,愣了愣道:“居然是你?司徒衝結拜的那個兄弟?叫什麽……?”

居然連葉陽的名字也不知道。

很顯然,葉陽在司徒傲雪眼裏真的就是一個小人物,引不起半點的注意。

“我叫葉陽。”

看見司徒傲雪連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葉陽也不生氣,兩指一點,就有一道氣刃出現,切斷了綁在司徒傲雪身上的藤蔓,給司徒傲雪鬆了綁。

本來普通的藤蔓不可能困住蛻凡境高手,但地魔用來綁司徒傲雪的藤蔓綁在人身上會讓人全身酸麻,剛才司徒傲雪就一直處於全身發軟的狀態之中。

現在被葉陽鬆綁,司徒傲雪立即恢複行動力,站立起來,對葉陽道:“我承認,前兩天我的確看不起你,沒想到你為了救我居然孤身犯險,潛入這裏,的確有勇氣,看來司徒衝並沒有看走眼。多謝你相救,有機會我會好好感謝你。走吧,我們趕緊離開這裏,這群地魔對魔法攻擊免疫,數量又如此多,你我完全不是對手。”

“可惡的人類,想走?進入了這裏,你們能走到哪裏去?”

地魔王看見一頭地魔死在突然出現的葉陽長矛之下,本來就被氣得不輕,現在瞧見眼前的兩個人類似乎還有閑心‘交’談,更是被氣得大怒,狂怒的聲音傳遞出來,令得整個地底世界都嗡嗡嗡作響。

“你先走吧。”

葉陽看了眼司徒傲雪,淡淡道:“好不容易找到了這裏,如此多的地魔,我可不想就這樣放過。”

“什麽?”

司徒傲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為自己聽錯了:“這裏地魔上百頭,還有一頭地魔王,全都對魔法攻擊免疫,你有什麽手段對付這群地魔?”

在她看來,葉陽簡直就是瘋了,不逃跑居然還想留下,完全就是送死。

在她眼裏,瘦弱身板的葉陽就算殺死了一頭地魔,就算再有本事,麵對如此多的地魔,雙拳也難敵四手,最終免不了要飲恨的下場。

“葉陽,你別為了點功勳值把命送了,這裏的地魔雖然價值驚人,但不是你我能對付的。”

司徒傲雪喝道:“再不走等所有地魔圍上來就走不掉了。”

“走,現在你們能走掉?”

地魔王大吼一聲,“小的們,都給我上,你們對付這個人類小子,這個美人兒就‘交’給本王了。”

“咚咚咚。

話音一落,地魔王抬起巨大手臂,就向司徒傲雪擒拿而去。

與此同時,周圍的地魔也紛紛出手,對葉陽進行圍攻。

噗嗤。

葉陽手裏的狼神之矛一個狠刺,就將一頭地魔的‘胸’口貫穿,一腳將其屍體踢飛,扭頭對一旁的司徒傲雪道:“你先走,我要對付這些地魔,絕對不可能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