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傲天穹

第431章 方妙音現身!

第431章 方妙音現身!

如果換成其他三次蛻凡,甚至是四次蛻凡,麵對聶正那猝不及防的蛤蟆波音,也要當場變成白癡,沒被活活嚇得魂飛魄散都是奇跡。

但他遇見的是葉陽。

葉陽是何人?通過龍神的考驗,獲得龍王塔這個傳承,修煉了連神靈也沒有資格修煉的九轉龍神訣,識海早就變得固若金湯,怎麽可能會被五次蛻凡的人物轟破?

葉陽雖然是三次蛻凡,但他的靈識強大到甚至連六次蛻凡蛻凡的高手也能比擬。

小妖那裏還有一門《大衍神術》,如果修煉了這門神通,靈識到時候變得更加強大,甚至不用出手,以強大靈識就能將對手從精神上擊敗。

當然,想要修煉這門增強靈識的神通,必須修煉到奪天境,沒有奪天境的修為,一切都是免談。

聶正自然不可能知道葉陽身上的種種奇遇,他先是有些吃驚,隨後又露出了猙獰的笑容:“我實在沒有想到,一個三次蛻凡的小人物,居然能把我聶正逼迫到這種程度,既然如此,就讓你見識見識,金蟾神功凝練而出的金蟬魔刀。”

哢哢哢。

一口金光閃閃的金蟬大刀,出現在了聶正手中,是由元力凝聚而成的氣兵,幾乎堪比真正的兵器。

這把金光大刀一出現,立即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上麵魔氣森森,被聶正拿在手裏,有一種魔神附體的感覺。

“嘿嘿嘿…”

聶正滿臉猙獰,嘴角全是殘忍的笑意:“我這口金蟬魔刀一出,必然要見血才能收回,就要所有人看看,到底是你手裏的極品靈劍厲害,還是我的金蟬魔刀厲害?”

哇哇哇!

一聲聲蛤蟆尖嘯的聲音,隨著聶正金蟬魔刀的揮動,出現了,與此同時出現的,還有一道道劍氣。

這些劍氣與音波融合在一起,竟然形成了一隻隻金蟬的虛影,踐踏虛空,橫渡而來,直指葉陽。

“金蟬魔刀?雕蟲小技而已。”

葉陽滿臉淡漠,陰陽劍術爆發出來,疊影重重交擊之間,那撲來的道道金蟬虛影,就被瓦解成了金色氣體。

“你小子!”聶正大怒,手裏的金蟬魔刀再次晃動,要調動全身的力量,催動更厲害的刀法。

葉陽見狀,冷冷一哼,當然不能給對方反擊的機會,腳踏梅花,雷音沉悶,一個搶奪,劍術就抵達了聶正的身前。

嗚嗚嗚。

擂台上狂風呼嘯,融合了三頭遠古巨龍之力的狂風劍嘯,如潮水般向聶正席卷而去。

“不好!”

看著那襲來的八輪高速旋轉劍氣,聶正臉色大變,知道自己如果被劍氣擊中,身體絕對要變成碎片。

在這危急時刻,他暴吼一聲,手裏的金蟬魔刀綻放出了強烈金光,迎向了葉陽的蠱風劍術,企圖進行抵擋。

他的氣勢很強,手裏的刀光也十分刺眼,隻可惜遇見葉陽那八輪高速旋轉的劍氣,僅僅隻堅持了片刻,就節節敗退,手裏的金蟬魔刀更是在高速旋轉的劍氣下產生了道道裂痕,最後被接憧而至的青光劍氣,當場撞碎。

轟!在金蟬魔刀破碎的那一刻,聶正的臉色頓時一白,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看見葉陽那沙包大的拳頭,對著他的腦門轟了過來。

“完了。”聶正看到這一幕,頓時便知道自己已經輸了,不僅輸了,而且還要落得個重傷的下場。

在之前他就知道了葉陽拳頭上的強大力量,如果自己的腦門被對方擊中,不被當場打死,也要身受重傷。

聶正滿臉不甘,實在難以相信身為五次蛻凡高手的他,竟然會敗在一個三次蛻凡的小人物手裏。

“我不甘啊,我不甘心,為什麽會敗在這樣一個人手裏。”

葉陽看著對方那不甘的神色,並沒有因此有半點留手,沙包大的拳頭轟出,就要落到聶正的腦門上。

“大膽,小子,你敢傷我小極宮的人,我會讓你嚐嚐什麽是世界上最難以忍受的痛苦。”

突然,一個怒喝聲,在試煉場裏響了起來。

這個聲音如平地驚雷,陡然炸開,說話者顯現出了非凡的能力,眾人一聽,就知道有高手出言了。

小極宮的方向,飛掠出一道身影,是一個神色冰冷的青少年,以令人眼花繚亂的速度衝向擂台的方向,想要阻止擂台上的戰鬥。

“杜詠,居然是小極宮的天才人物,杜詠出手了。”

“他這是幹什麽?難道要破壞規矩,幹涉比賽?”

“聶正是他的幹弟弟,和他關係不錯,他是不可能看著聶正就怎麽被乾天學院這個小子打傷的,所以坐不住想要插手了。”

“這個乾天學院的學生,真的是一個奇跡,三次蛻凡居然能把五次蛻凡的聶正逼迫到這種程度,他到底叫什麽名字?”

“奇跡,此人的確是一個奇跡,不過他遇見了杜詠,就不會再有任何奇跡上演了。”

……

“恩?”

擂台上的葉陽,聽見那突然響起的怒喝聲,眉頭頓時一皺。

他看也沒看,靈識微微一感應,就發現小極宮的方向,飛掠出了一個青年。

聽見眾人的議論聲,他知道了青年的身份,居然就是眾人眼裏的焦點,小極宮這段時間誕生的天才人物,杜詠。

“哈哈,杜詠師兄來救我了,你小子還不趕緊收手?”

少年聶正看見杜詠飛掠出來,臉上的恐懼頓時化為了欣喜,認為他的杜詠師兄一出,自己就沒有半點擔憂了。

然而,他的話語才剛剛落下,整個人就被強烈的拳風轟中了身軀,當場噴出鮮血,倒飛出了擂台。

在倒飛出去的時候,聶正指著葉陽,嘴裏發出了難以置信的聲音:“為什麽,為什麽麵對杜詠師兄,你還敢對我動手,難道不怕杜詠師兄的報複?”

“報複?我從來不怕什麽報複。”

葉陽滿臉淡漠,表現得十分囂張。

他之所以如此高調,是為了吸引方妙音的注意,因為雲頂天宮的人要把他趕下山,他也隻有以這種方法,鬧出大動靜,才有可能引起方妙音的注意。

“你小子,聽見我的聲音,竟然還敢動手?”

杜詠一個飛掠,出現在了擂台上,用冰冷的目光將葉陽牢牢鎖定,似乎是在看一個死人。

“杜詠師兄,我要這個小子的雙手,你一定要為我報仇啊。”

擂台下的聶正跌跌撞撞的穩住身體,神色狠毒的道。

“師弟,你放心,我會為你報仇。”

杜詠點點頭,看葉陽就好似在看砧板上的魚肉,冷冷道:“是你自己自斷雙臂,還是我親自動手?我如果動手,事情就沒有那麽簡單了。”

“哈哈。”聽見杜詠那冷冷的聲音,閣樓裏的宋川大笑了起來,“這個葉陽,真的是一個傻子,杜詠都已經站出來了,他還敢將聶正打傷。這小子雖然有點實力,但隻是一個草包,這下被杜詠斷了雙臂,我看他還有什麽狂妄的資本。”

“宋川師兄。”

相比宋川的欣喜神色,站在一旁的薛弘卻是有些擔心道:“這個葉陽遭遇到杜詠,淒慘的下場已經可以預料,不過我有些擔心,他手裏的那口極品靈劍,會不會被杜詠搶奪了過去?”

“我的極品靈器,誰敢搶?”

宋川冷笑一聲,道:“就算這小子的極品靈器被杜詠搶奪過去,也隻是暫時而已,最終還是會落到我宋川的手裏,我們就看看吧,看看這個想要見妙音師妹的鄉巴佬,會不會嚇得跪地求饒。”

和宋川擁有同樣想法的人,並不在少數,他們都知道此時的葉陽,就算認輸,也要遭到杜詠的報複。

“擂台比賽,當然有輸有贏,我把你小極宮的人擊敗了,你小極宮就出現了更厲害的人想要報複我?”

葉陽皺著眉頭看著對麵的杜詠,道:“你讓我自斷雙臂,我就自斷雙臂?把我當成什麽了?這裏是擂台賽,你難道要破壞規矩,對我動手?”

“我當然不會破壞規矩。”

杜詠冷冷笑道:“你小子,大概還不知道這個交流大會的規矩,隻要上了擂台,就是擂主,你成為擂主,誰都能進行挑戰,我對你動手,隻是挑戰你而已,哪裏破壞規矩了?不用再說廢話了,到底是你自己動手,還是我親自動手?我雖然不想欺負弱小,但你實在太狂妄了,必須給你一點教訓,免得你因為狂妄,惹來什麽大難,我這也是為你好。”

“為我好?”

葉陽一聽,差點笑出了聲,對方擺明了是想要報複找回場子,卻說得這樣道貌岸然,換做任何人也不能忍受。

不過葉陽並沒有在意,隻是淡淡道:“你要挑戰我,我難道非要應戰?我直接認輸了,你能把我怎麽樣?”

“認輸?”杜詠神色嘲弄:“看來你小子真的不知道交流大會的規矩,隻要上了擂台,在沒交手之前,不能直接認輸,最少也要有過交手才能認輸,你以為和我交手了,就能有機會認輸?很遺憾,我對付你,隻需一個照麵的事情。既然你自己下不了手,那我就出手幫你,留下你兩條手臂,免得你太過狂妄,招惹到招惹不起的敵人。”

轟隆隆!鋪天蓋地的氣息,從杜詠的體內席卷而出。

六次蛻凡的修為,被他爆發出來,沒有再說話,要對葉陽動手。

葉陽在這個時候,臉色也是一沉。

他知道自己這下麻煩了。

現在這種情況,他可以直接退走,但他並不想就這麽灰溜溜的退走。

既然不退走,留下來就會遭到杜詠的瘋狂報複。

麵對六次蛻凡的杜詠,如果不催動九轉龍神訣的全部力量,或者凝練出惡魔戰袍,得到魔鬼的祝福,葉陽沒有一點獲勝的可能。

本來惡魔戰袍,葉陽並不想輕易暴露,但眼下到了這種情況,也就不得不暴露了,暴露惡魔之翼,總比暴露九轉龍神訣這門功法要好。

“這個杜詠如此咄咄逼人,自以為能夠把我碾壓,既然如此,我就凝練出惡魔戰袍,和他來個你死我活。”

葉陽孤身在外,膽子也大了起來,不用懼怕任何人的報複。

他豁了出去,麵對衝來的杜詠,就要把惡魔戰袍凝練出來。

但是,一個冰冷的聲音,突然響起。

這聲音無比冰冷,隻是一聽,就讓人有種墜入千年寒窖的感覺。

“杜詠,這裏是我雲頂天宮,還不輪到你小極宮的人撒野,既然你手癢了,不如讓我方妙音領教一下你的本事,如何?”

隨著這冰冷的聲音,一個身穿雪衣的少女,突然唰的一下,踏著漫天雪花,出現在了擂台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