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傲天穹

第654章 無法無天

第654章無法無天兩更

“哼。”看到兄弟三人臉上的擔憂之色,葉陽冷哼了一聲道:“我此次得到刑天戰場的第一名,幫助大陸贏得了榮譽,也幫助學院贏得了無上榮耀,這麽多榮耀在身,我就不信學院裏會有人針對我,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還要針對我,那我就徹底叛出學院,反正我加入乾天學院的目的,就是為了擊殺南宮月,現在大仇已報,也沒有留在學院裏的必要了,如果此次學院不但不對我進行獎賞,反而還要處置我,那我就直接脫離乾天學院,看這些長老到什麽地方對付我。”

“葉陽,我早就在學院裏呆不下去了,隻要你一脫離學院,我們也退出學院!”

司徒衝道,寧飛翔和楊武也說出了同樣的話語。

“好,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情,到時候你們跟我一起走,就算遭到乾天學院的追殺,在我炎陽宗,也足以讓你們以及你們背後的家族自保。”葉陽點了點頭,臉上有著決然的神情,“乾天學院,希望你不要逼我走到這一步,否則未來的某一天,我會讓乾天學院從大陸上除名。”

“好了,刑天戰場還有五六天才會結束,就在這裏修煉,叛出乾天學院,隻是無奈之舉,若非走投無路,不能輕易去走這一步。”葉陽道:“現在盡可能的修煉,等離開刑天戰場回到外界,立即吸收無數能量將修為進行提升,到時候就算麵對太上長老的針對,我也不用有任何懼怕,要擔心的人,也隻有奪天少爺一人而已,此人完全藐視了學院的規矩,此次我殺死了南宮月,此人絕對會用盡各種手段來擊殺我,就看乾天院長是什麽態度,如果放任奪天少爺胡作非為,那學院就沒有呆下去的必要了。現在安心修煉吧,我擊殺了無數天才,連隱山寒也被我擊退,應該沒有什麽人還敢來這裏搗亂了。”

葉陽說的沒錯,從他和南宮月大戰,再將隱山寒退走後,整個刑天戰場,的確沒有什麽人再敢對他身上的積分產生窺覷。

就算有窺覷,在時間上也來不及了,一些高手距離葉陽太過遙遠,還沒趕到葉陽所在的地方,刑天戰場就會結束。

現在刑天戰場雖然還有五天才會結束,但所有人都知道了,此次刑天戰場的第一名,非葉陽莫屬。

時間一晃,在緊張的氛圍中,一個月的試煉終於結束,而刑天戰場的通道也再次打開,將裏麵的試煉弟子,全部強行踢了出去。

就連葉陽四人,也被踢出了刑天戰場。

唰唰唰!

斷魂山之中,無數的高手身軀一震,一動不動的身體突然站立起來,有人臉上有著欣喜,有人臉上有著哀愁,有人臉上則是有著驚恐,“葉陽,葉陽呢,那個葉陽居然殺死了南宮月,還擊退了隱山寒,明明隻有奪陰陽的境界,卻強大到那種程度,實在是太恐怖了。”

“那個葉陽,簡直不是人,不能得罪,長老,什麽人都能得罪,那個葉陽一定不能得罪,誰去得罪他,那簡直怎麽死的都不知道。”

從刑天戰場出來的眾多天才,此刻都在對自己的門派述說在刑天戰場裏的經曆,述說葉陽的可怕。

而看見這些身體都在顫抖的天才弟子,他們的高層長老卻是冷哼道:“葉陽的確是個人物,可惜剛極易斷,他死定了,連南宮月也敢殺,把奪天少爺完全激怒,現在奪天少爺已經放下話,要讓乾天學院把葉陽處死,乾天學院如果不照做,就會得罪奪天少爺,到時候不僅保不了葉陽,甚至奪天少爺也有叛出乾天學院的可能。乾天學院為了安撫奪天少爺,隻能將葉陽殺死,要怪就怪葉陽太過無知,有天賦是有天賦,可惜是個草包,連什麽人該殺,什麽人不該殺,什麽人能得罪,什麽人不能得罪都不知道,他死了,怨不了別人,隻能怪他自己。”

轟!

斷魂山深處,一個隱蔽的山洞裏,當靈魂回歸本體的那一刻,葉陽立即轟的一下,站立起身。

他睜開眼睛,幾乎在瞬息間就聽到了四麵八方傳來的議論聲,知道了奪天少爺已經明確的放下話,要殺死自己。

“完了,葉陽,這下完了,乾天學院的長老已經放出話了,要把你處死,現在怎麽辦,我們是不是應該悄悄離開斷魂山,有多遠走多遠,再也不回乾天學院?”

司徒衝三人醒了過來,也隱隱約約聽到了來自各方的議論聲,臉上立即出現了擔憂之色,把目光看向葉陽,要看葉陽有什麽決定。

“我得到最好的成績,太古長清門都還沒得到,怎麽能離開?”

葉陽搖了搖頭,臉上帶著冷笑,“走,先出去把太古長清門領到手再說,就不信有位麵使者在場,乾天學院的人敢造次。”

“差點忘了,你此次得到了刑天戰場的第一名。”司徒衝喃喃的道:“太古長清門,的確是個好東西,能夠從高級位麵太清位麵裏吸收高級能量太清之氣,有這種寶物在身,以後完全不用再擔心能量夠不夠用的問題,的確要得到,不能讓給任何人。”

“走,我們出去領獎吧。”

就在四人慢悠悠的離開山洞時,外麵的斷魂山,已經沸沸揚揚。

“結束了,百年一次的刑天戰場終於結束了,我們神州大陸也改寫了曆史,有史以來第一次奪魁。”

“可惜奪魁的人是葉陽,此人犯下殘殺同門的重罪,乾天學院要把此人處死。”

“唉,沒想到幫助我們神州大陸贏得了無上榮耀的天才,現在卻要死在乾天學院的手裏,乾天學院難道真的對葉陽下得了手?”

“有什麽下不了手的?奪天少爺都已經明確的放話了,再說葉陽擊殺同門是事實,就算他幫助我們神州大陸贏得榮耀,也不足以讓他將功補過。”

“刑天戰場結束了,位麵使者馬上就要降臨,為第一名頒發獎勵。”

“太古長清門!本以為會落到其他大陸的人之手,沒想到會落到葉陽手裏,就是不知道葉陽敢不敢出來領獎。”

“此人到現在也沒有出現,十有聽見風聲有多遠逃多遠了,哪裏還敢出來領獎,出來領獎不是羊入虎口自尋死路麽?”

“是啊,有乾天學院的人虎視眈眈,葉陽出來領獎的確危險。”

“葉陽,誰是葉陽?”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一個不帶絲毫感情的聲音,突然從高空響徹起來。

轟隆隆的聲音,傳遞到了每一個人的耳裏。

“位麵使者來了!”

聽見這個聲音的人,都把目光看向高空,就看到斷魂山的高空之上,虛空突然產生了扭曲,在那扭曲之中,一個身影踏了出來,是一個一身白衣,白發飄飄,仙風道骨般的老頭兒。

此人,便是刑天戰場的裁判,同時也是飄渺位麵的使者,位麵使者。

位麵使者一降臨,就用淡漠的目光掃向下方,似乎在尋找得到刑天戰場第一名的人,“誰是葉陽,那個在刑天戰場裏取得第一名的葉陽在哪裏,還不趕緊現身,出來領獎?”

“我是葉陽。”

就在眾人以為葉陽怯場的時候,一個響亮的聲音突然從斷魂山的深處響了起來,緊接著一個身披惡魔戰袍的身影從其中飛掠而出,不是葉陽又會是誰?

“葉陽,是葉陽!”

“竟然出現了,為了太古長清門,他難道連命也不要了?”

“乾天學院的人擺明了要殺他,他竟然還敢出來,真的是不知道死字怎麽寫。”

“我看他得到太古長清門,能不能從這裏安然離開。”

“葉陽!”

看見葉陽的出現,乾天學院的諸多長老頓時殺機森森,目光森然,對葉陽的殺機毫不掩飾,尤其是寒魄老祖,更是咬牙切齒,牙齒咯咯咯的響,恨不得跳出去立馬將葉陽殺死。

但他不能這麽做,也不敢這麽做,有位麵使者在場,沒有人敢造次。

“你就是在刑天戰場裏獲得四十七億積分,奪魁的葉陽?”

位麵使者看見葉陽的出現,上下掃了葉陽一眼,淡淡的道:“恭喜你,在試煉之中脫穎而出,贏得無上榮耀的同時,也贏得了珍貴的獎勵。這道太古長清門,屬於你了。”

轟隆隆!

一道三丈高的大門,突然出現在了位麵使者的身前。

這道大門霞光萬丈,在場的眾人都從其中感受到了精純的能量,知道那巨大的門戶之後,就是傳說中的高級位麵,太清位麵,一個比他們所在的飄渺位麵,高級了不知道多少倍的位麵。

像太清位麵這種高級位麵裏,光是凡人的壽命,就要比低級位麵裏的凡人長好幾倍,若是在太清位麵裏修煉,速度更是要快幾十倍。

看著太古長清門被位麵使者拿出來,拋向葉陽,所有人的眼睛都紅了,恨不得把這件令人發瘋的寶物搶奪到手,但沒有人敢搶,敢從位麵使者的手裏搶東西,無異於太歲頭上動土,老虎嘴上拔毛,將找死行為發揮到了極致。

沒有人敢找死,就算對太古長清門再有窺覷,也要等位麵使者走了之後,再從葉陽身上搶奪也不遲。

“製裁了此人,太古長清門就是學院的了!”

看見太古長清門射向葉陽,一些乾天學院的長老們雙眼發光,似乎葉陽得到太古長清門,好似他們自己得到一樣。

“葉陽,你以為你能夠得到太古長清門?”寒魄老祖冷冷一笑,“你被學院處死,不僅太古長清門,你身上所有的東西都要落到學院手裏,落到奪天少爺手裏,你所有的努力,不過是給他人做嫁衣而已。”

“太古長清門!”

葉陽大手一抓,就要把太古長清門抓到手裏,但是突然,轟隆隆,一隻大手忽然出現了,好似上帝般的手臂先他一步將半空的太古長清門抓到了手裏,三丈大的門戶一下被收走,而那隻大手也消失不見,隱隱有大笑聲傳來:“葉陽,本少爺的東西,沒有人敢搶,你想得到太古長清門,沒有任何的可能,就算你奪魁又怎麽樣,本少爺把太古長清門收走,你能攔得住?”

“奪天少爺!”聽見這聲大笑,葉陽神色一怒,他看清了,那隻突然出現,把太古長清門收走的大手,正是奪天少爺。

此人在位麵使者的眼皮下,居然敢搶奪太古長清門,擾亂頒獎儀式,真是膽大包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