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國兵簡

第14章 心宗

第14章 心宗

白眉仙翁乃怨靈沼澤之聖,北天劍聖為南隅第一高手,二人可以說是南隅之中,最頂尖的兩位人物,此二人的一場相逢,絕對可以稱得上是世紀相逢!

白眉仙翁將手放到闌幹上,一邊追憶,一邊緩緩說道:“老夫出生貧賤,習武資質又低,原本已經認命,打算老老實實當一輩子下九流的人物,卻沒想到,上天給了老夫一個翻身的機會,不……是北天劍聖給了老夫一個機會。”

“機會?什麽機會?”石笙奇道,白眉仙翁道:“鍾犼敗在北天劍聖劍下,重傷難愈,命在垂危,隻有北天劍聖知道治療之法,北天劍聖他……他將這方法告訴了老夫。”

說到此處,白眉仙翁不由搖頭苦笑,道:“整個南隅之地,唯一能與北天劍聖相抗衡的高手,死在頃刻,北天劍聖卻……卻因為想給老夫一個機會,竟然決意救活自己最強勁的對手。”白眉仙翁不由抬起頭來,望著雲天,道:“時隔多年,老夫至今仍不明白,為何他會為了老夫這麽一個素昧平生的人,做到如此地步。”

石笙聽到此處,不由想起寧有種來,微微笑道:“大概是英雄惜英雄吧!”

白眉仙翁微微一笑,道:“大概是吧。”頓了頓又道:“北天劍聖給了老夫這個機會,老夫當時非常驚訝,心裏也有一些懷疑,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來到懸賞城。”

“老夫知道。若是我能救活鍾犼,鍾家必會給我大筆金銀,作為酬謝,可是老夫心裏非常明白,北天劍聖乃是超凡脫俗的人物,他給老夫的機會,不會隻是富甲一方這麽簡單,老夫決定好好利用這個機會,幹出一番作為。”

“北天劍聖把老夫看做同一層次的人,說明他認為老夫有這資質。既然如此。老夫豈能讓他失望?於是老夫花光北天劍聖所贈的金銀,買通一些下人,在懸賞城中散布謠言,稱有謫仙在懸賞城中。可令鍾犼起死回生。眾口鑠金。謠言的力量是很強大的,在老夫的精心安排之下,鍾家人‘偶然’找到了老夫。”

“老夫故弄玄虛。以仙人自居,按照北天劍聖所傳的方法,救活了鍾犼,鍾家人對老夫萬分感激,以重金酬謝,老夫以這筆酬金,買通了鍾家的下人,有錢能使鬼推磨,甚至不少鍾家的核心弟子,都被老夫的金銀打動,於是老夫知道了很多鍾家的秘辛,尤其是鍾家那些大人物的,之後老夫便謊稱通曉仙法,能知過去未來,鍾家那些大人物將信將疑,要測試老夫。”

“老夫一生浸**相人之術,觀人眉宇可知人心善惡,於是便裝模作樣的卜算一番,含沙射影的道出那些大人物的,自然把他們嚇了一跳,或許是出於敬畏,或許是出於討好,又或許是老夫救活了已死去三年的鍾犼,總之,鍾家人信了老夫的本事,於是他們劃出一片疆域,修建了一座城市,專門給老夫居住。”

說到此處,白眉仙翁微微一笑,道:“原本老夫便在懸賞城中散播了一次謠言,再加上鍾犼一事,老夫的活神仙之名,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懸賞城,謠言像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一發不可收拾,甚至都傳播到了七大主域。”

“謠言的傳播速度,遠遠超過老夫的預期,這讓老夫甚感驚訝,經過一日一夜的思考,老夫終於意識了一件事情。”說到此處,白眉仙翁以手撫須,道:“懸賞城缺乏信仰,不,應該說是怨靈沼澤缺乏信仰,這才是北天劍聖給予老夫的,真正的機會!”

“信仰?”石笙沉吟不語,心頭若有所思,白眉仙翁微微一笑,道:“佛國的信仰是佛家思想,你們藍國的信仰,乃是道家三清,靈國信奉日月光明,諸如此類,可是這些思想,無法在怨靈沼澤立足,因為怨靈沼澤是一個充滿血腥暴力,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

“在怨靈沼澤,一針一線都要拚命去爭搶,就像一片蠻荒,若真要說什麽信仰,大概隻有殺戮與暴力,人越是殺戮,內心就會越空虛、越恐慌,會有疲憊感、負罪感,他們需要一種信仰來充實他們的內心,他們渴望一種神聖的指引,來淨化他們的靈魂,他們比任何人都更渴求淨土的存在,哪怕隻是虛幻的、不存在的淨土,而老夫給他們的,便是心之淨土。”

石笙聽得似懂非懂,皺眉看著白眉仙翁,道:“仙翁,我不大明白……”

白眉仙翁擺了擺手,打斷石笙,道:“石笙,老夫問你,假若你殺了個人,你心裏會不會有愧疚感?”

石笙道:“那要看殺的是什麽人,若是殺的好人,我會愧疚自責,若是殺的十惡不赦壞人,我問心無愧。”

白眉仙翁微微頷首,道:“你這麽想,倒也不錯,那麽,若是你殺的是個素昧平生的人,你不知道他是好是壞,你心裏可否會有負罪之感?哪怕隻是一絲一毫。”

石笙微微一怔,略一沉吟,道:“我不會隨意殺害一個陌生的人,除非他想殺我,或是他想傷害我至親至愛的人。”

“好,你的性格,果然同老夫所想的一樣。”白眉仙翁微微一笑,道:“老夫再問你,假若你和一個陌生人,被困在一個地方,食物非常有限,隻能供你們其中一人生存,要麽你死,要麽他亡,你會不會與他爭搶?”

石笙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道:“會!物競天擇,天公地道!如果死的是我,我也無話可說。”

“此話足見坦蕩!”白眉仙翁撫須笑道:“那麽,假若那些食物原本便是屬於那個陌生人的呢?為了生存,你會從他手裏搶奪嗎?”

石笙微微一怔,隨即搖了搖頭,道:“不會,爭奪無主之食,乃是求生,從旁人手裏搶奪,卻是謀殺,晚輩雖然不才,卻也不會行此違背道義之事。”

白眉仙翁微微笑道:“好,老夫再做個假設,若是被困的是三個人,你和一個陌生人,還有你至親至愛的人,譬如姚姑娘,你會不會從那陌生人手中搶奪食物,來讓姚姑娘存活下去?”

石笙聞言,不由愣住,一時間作聲不得,白眉仙翁微微笑道:“如何?石笙,你還能坦蕩的做出決定麽?一邊是道義,一邊是情義,你如何取舍?”

石笙愣愣看著白眉仙翁,心頭猶豫不決,半晌方道:“我會搶奪,讓阿香活下去。”

白眉仙翁微微一笑,道:“若真如此,你心頭可否會有愧疚自責,可否會有負罪之感?”石笙如實答道:“會有。”

白眉仙翁轉頭望向天際,悠悠歎道:“怨靈沼澤的人們,每天都在做著這樣的選擇,你明白麽?”

石笙不由微微一怔,心頭似乎明白了什麽,白眉仙翁又道:“石笙呐,你心中所執著的善惡,放在怨靈沼澤,實在膚淺幼稚,生存並無是非好壞之分,你所堅持的道義,乃是你的信仰,這樣的信仰,對於怨靈沼澤的人們而言,隻會讓他們痛苦,讓他們瘋狂,所以老夫創造了一種新的信仰,一種新的思想,能夠開導他們心中的鬱結,能夠消除他們的愧疚自責,消除他們的負罪感,讓他們相信,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是符合道義、符合生存規則的。”

說著白眉仙翁長歎一聲,道:“然而,道義也好,生存規則也罷,都是茫茫上蒼製定,老夫何德何能,能夠斷其對錯?唉,老夫能給予億萬信徒的,不過隻是心理安慰罷了。”

“隻是心理安慰?”石笙心頭將信將疑,僅僅隻是心裏安慰,便能讓怨靈沼澤的無數武者,甚至是帝級高手,都瘋狂的崇拜白眉仙翁?這玩笑可開大了!

白眉仙翁一見石笙的神情,便知他心頭所想,微微一笑,道:“你或許不信,不過這的確是實情,同禪宗道祖一樣,老夫開創心宗,不過隻是將自己對天道、對人世的感悟,教授給億萬信徒,老夫以仙神自居,便是為了讓信徒更加相信老夫言傳身教的道理。”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凡人仰觀蒼天,難掩身心之懼怖,何謂仙?何謂神?代表天意,掌管凡人命運,擁有無可匹敵的力量,這便是人們心目中的仙神。”

“傳說中的如來佛祖、太上三清,都是無所不能的大能,凡人燒香拜佛,希望能得仙神垂憐,信徒信仰佛道,也是因為他們相信佛道之說,乃是不二真理,因為在他們看來,佛經道藏,都是佛祖三清這等全知全能的仙神所遺妙論,豈會有錯?信徒堅信佛祖三清的道理是對的,這樣才能尋求內心的安定,因此,老夫以仙神自居,以全知全能的姿態,出現在信徒麵前,這樣他們才會以老夫為信仰,信奉老夫所傳的道理,他們的內心,便會有一片可以棲息的淨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