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國兵簡

第70章 遺願

第70章 遺願

&bp;&bp;&bp;&bp;連五洲聯軍的發起者,神羅家族也絲毫不敢違抗,羅藺也好,羅素道也罷,統統都屈服於聞人帝的凜凜神威,戰戰栗栗跪在人群之中,他們並不畏死,可他們畏勢,聞人帝的威勢幾與蒼天無異,他們敢不敬畏?

&bp;&bp;&bp;&bp;眾皆下跪,唯有十餘人長身而立,並未朝聞人帝下跪,聞人帝轉眼看去,見那十餘人神色各異,並非一人馬,並從其中六人身上感受到了自己的血脈之力,當即大袖一拂,將那六人全都扇到數十裏外,手下留了情,並未取六人的性命。@@@&bp;

&bp;&bp;&bp;&bp;聞人帝重然諾,當年他與家族決絕,曾有過“井水不犯河水”之言,那六人皆是天外天的腦人物,體內都有聞人帝的血脈,是以聞人帝隻是將他們驅逐,沒有下殺手。

&bp;&bp;&bp;&bp;至於剩下的幾人,一個是身披枷鎖的石九劍,他被蕭君臨扶著,想跪也跪不下去,其餘站立的幾人,都是帝下十二宮的宮主,他們受命神界,隻跪天地仙神,卻不會對聞人帝屈膝。

&bp;&bp;&bp;&bp;聞人帝淡淡一笑,道:“很好。”罷便欲動手,蕭藍玉忙閃身擋住聞人帝,道:“住手!”聞人帝眉頭微皺,道:“怎麽?”

&bp;&bp;&bp;&bp;蕭藍玉指了指蕭君臨和石九劍,道:“那是我的父親,和我至交好友的祖父,你別對他們動手。”聞人帝頭,道:“另外幾個呢?”蕭藍玉微微一怔,看了其餘幾位宮主一眼,道:“他們……他們是我的叔父長輩。”

&bp;&bp;&bp;&bp;聞人帝麵色一沉。凝視蕭藍玉,道:“別再對為師撒謊,否則,決不輕饒。”罷一指出,虛空中生出一股強大扭力,將蕭君臨和石九劍以外的幾人,統統扭成了人肉麻花,血肉飛濺,越擰越緊,越來越細。漸漸化為一條血線。轉瞬消失不見。

&bp;&bp;&bp;&bp;幾人的慘叫聲在天淚湖上回蕩,跪在地上的眾人,無不心驚膽顫,渾身發抖。生怕聞人帝找上自己。連帝下十二宮宮主那般強者。都被聞人帝輕易秒殺,何況他們?

&bp;&bp;&bp;&bp;“至於你二人。”聞人帝看向蕭君臨與石九劍,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饒,我不殺你們,但要廢了你們的修為,以示懲戒。”罷便欲動手,蕭藍玉忙使出距離法則,阻攔聞人帝,什麽也不能讓聞人帝傷害他的父親!

&bp;&bp;&bp;&bp;蕭藍玉改變了空間的距離,想幹擾聞人帝,使其無法做出準確的攻擊,連徼妙二老那等強者都死在這等手段之下,雖然不可能傷到聞人帝,但僅僅隻是阻攔一下,蕭藍玉還是有幾分把握的。

&bp;&bp;&bp;&bp;可惜,蕭藍玉實在低估了聞人帝,早在他出手幹擾之前,聞人帝便已發動了虛實法則,為他營造了一個虛幻的界。蕭藍玉的距離法則影響了虛幻界中的聞人帝,現實中的聞人帝卻是絲毫沒受到阻礙,眼看蕭君臨與石九劍危在旦夕,陡聞一聲驚天大喊:“聞——人——帝!”

&bp;&bp;&bp;&bp;天邊一紅一藍兩道身影,如彗星一般,拖著長長的流光,劃破天際,轉瞬飛到近前!藍色流光飛向蕭君臨與石九劍,那紅色流光卻直接撞向了聞人帝!

&bp;&bp;&bp;&bp;“阿笙!是阿笙!”

&bp;&bp;&bp;&bp;“真的是大哥!”

&bp;&bp;&bp;&bp;遠處觀戰的申狴犴與姚香,一眼便認了出來,那赤紅流光中的身影,赫然便是石笙!

&bp;&bp;&bp;&bp;石笙的怒吼聲,振聾發聵,將蕭藍玉從虛幻中驚醒,見石笙一劍攻向聞人帝,蕭藍玉不及多想,立馬使出距離法則,幫助石笙,夾攻聞人帝!

&bp;&bp;&bp;&bp;石笙本是以龍現術加快速,攻向聞人帝,想打聞人帝一個措手不及,蕭藍玉知道石笙的想法,以距離法則縮短了石笙與聞人帝之間的距離,使石笙瞬間殺到聞人帝跟前,兩生劍直指聞人帝眉心!

&bp;&bp;&bp;&bp;陡然間,石笙掌心一震,長劍幾乎拿捏不住,兩生劍被聞人帝二指夾住,停在聞人帝麵前,無法移動分毫,石笙與蕭藍玉俱是一驚!聞人帝的動作實在快,以他二人的眼力,竟然也絲毫都看不清!

&bp;&bp;&bp;&bp;聞人帝看了石笙一眼,道:“石峋之,你總算來了,也罷,看在令尊份上,本座饒你一命,下不為例。”著二指一彈,兩生劍震裂石笙的虎口,劍柄猛然撞中石笙腹部,將石笙撞飛數丈,如流星一般,砸入天淚湖中,濺起大片水浪!

&bp;&bp;&bp;&bp;“阿笙!”蕭藍玉瞬間變了臉色,忙使出萬象天行,飛入天淚湖中,將石笙救起,取出一枚丹藥,喂石笙服下,急聲道:“阿笙,你怎麽樣?”

&bp;&bp;&bp;&bp;石笙吐出一口濁氣,一抹臉上的水珠,道:“我沒事。”蕭藍玉心頭驚疑不定,聞人帝何等實力?隨便一下便能秒殺神級高手,石笙被聞人帝彈出的兩生劍擊中,竟然混若無事?蕭藍玉心裏很清楚,聞人帝絕不會放過任何與他作對的人,之前那一下絕對是打算廢了石笙的修為,沒想到卻被石笙抗了下來!

&bp;&bp;&bp;&bp;蕭君臨猶不放心,拉著石笙問道:“你當真沒事?”石笙道:“你就放心吧,我真沒事。”蕭藍玉敲了敲石笙胸口,道:“你這身,到底是什麽做的?這般厲害法!”

&bp;&bp;&bp;&bp;石笙嘿了一聲,道:“自然是肉做的!不過我的煉體已至神級境界,再加上灰燼炎甲,單就防禦而言,確實是挺不錯。”蕭藍玉歎道:“何止不錯,依我看,恐怕連天殛神雷都轟不死你。”

&bp;&bp;&bp;&bp;與石笙同來的那道藍色流光,自然便是仙清霜,她趁聞人帝的注意力在石笙和蕭藍玉身上,以最快速飛到蕭君臨與石九劍身邊,將二人救走,送到申狴犴和姚香處。

&bp;&bp;&bp;&bp;聞人帝俯視著石笙,道:“你便是石笙?”石笙昂起頭來,大聲道:“是又怎樣?”聞人帝淡淡一笑,道:“不怎樣,家夥,你這身煉體得來不易,好好珍惜,若是壞在本座手裏,未免可惜。”頓了頓又道:“令尊呢?是否尚在人?”

&bp;&bp;&bp;&bp;石笙神情一黯,雙目微紅,強忍心頭悲傷,道:“我爹他……他已在天山雪域坐化……”著抬頭望著聞人帝,毅然決然道:“聞人帝,我今日來此,隻為完成我爹的遺願,將你永遠鎮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