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停止器

第284章 慣性思維!

第284章 慣性思維!

望向楊俊,陳天都的表情有些精彩。

“模擬測驗你這家夥這麽興奮幹什麽?還說睡覺!這種事你也敢睡覺?”

楊俊一本正經的說道:“不用上課,不睡覺幹什麽?”

“你這家夥真的知道模擬測驗是什麽意思嗎?”陳天都鬱悶不已的說道。

“不就是考試嘛?還能是什麽……”楊俊聳聳肩,平靜的說道。

“知道是考試你還想睡覺?找死啊!不怕小秦老師教訓你?”陳天都汗顏道。

“算了吧,我又沒指望過什麽好成績,直接交白卷好了。”

“你……”陳天都差點沒氣死,咬著牙說道:“我以前就知道你這家夥是個瘋子,但沒想到,你竟然已經喪心病狂到了這種程度!”

隨後,在秦飄渺一張一張的將白色的考卷發到所有學生手中之後。

楊俊說到做到的將考卷輕輕的放在了一旁,然後將頭埋在了自己的雙臂之中,小聲說道:“我先睡了,晚安!我睡覺很怕被人打擾,所以如果沒有出現地震海嘯之類的緊急狀況,千萬不要打擾我。”

說完,在陳天都鬱悶得幾乎要吐血的眼神之中,楊俊在短短的五秒之中,陷入了深度睡眠,沉沉的睡去了。

……

監考過程中,秦飄渺不止一次用詫異的眼神,看向那埋頭大睡的楊俊,心裏完全弄不明白,這家夥到底又在搞什麽鬼。

明明是在考試過程中……你這樣呼呼大睡真的好嗎?

這也太不把自己這個正牌老師放在眼裏了吧?

還是說,這楊俊仗著自己學識過人,覺得根本不需要這麽長的時間來答卷,想要先休息一會,養精蓄銳,等會再來爆發!

亦或者,他的卷子已經做完了。

想到這裏,秦飄渺不禁露出了一絲無可奈何的淺笑。

這個混蛋本來就不是來認真讀書的!

自己對他的要求也不能太過,隻要他不交白卷,考試過程中睡覺這種事情,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好了!

……

很快,距離考試結束時間,隻剩下了十分鍾。

陳天都放下筆,摘下了自己的黑框眼鏡,揉了揉太陽穴。

此刻,他的考卷已經做完,甚至還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

望向身邊依舊熟睡的楊俊,陳天都無奈一笑,拍了拍那家夥的胳膊,低聲說道:“喂,馬上下課了,起床吧。”

楊俊這才睜開雙眼,打著哈欠,撐了個懶腰,說道:“怎麽了?不是還沒下課嗎?你叫我幹嘛?”

“我的卷子做完了,你這家夥別犯懶,趕緊拿去抄吧,能抄一點是一點,總比交白卷好!”陳天都一伸手將自己的考卷悄悄的遞到了楊俊的麵前說道。

楊俊撇撇嘴說道:“抄你這個成天上課都抱著手機傻笑家夥的試卷,我瘋了不成?”

“靠!你丫的別看不起人啊!”陳天都嘴角抽搐了一下說道:“再怎麽說我也是和你一樣,憑借真才實學考進天都高中的好嗎?!”

“哦,其實我沒參加過任何考試,我也是走後門的來著……”楊俊聳聳肩,風輕雲淡的說道。

“啥?那你一開始怎麽說……”

“隨口說說罷了。”楊俊失笑道。

“你大爺!”陳天都鬱悶無比道:“那你到底抄不抄啊?”

“抄個鳥,我繼續睡覺了!我又不是想當什麽三好學生,三八紅旗手,要那麽好成績做什麽?再說了,你看那些牲口一個個偷偷在桌子底下用手機查答案的模樣,就知道他們這次算是完蛋了,這倒數第一名總有人來做,既然如此,身為班長,自當身先士卒,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說著,楊俊邪笑一聲,果真繼續睡去。

陳天都聽了楊俊這一套狗屁不通的理論,隻能搖頭苦笑,隨即,好似瞌睡會傳染一般,同樣睡去……

……

叮叮叮。

下課鈴聲響起,抱著一頭霧水的態度,秦飄渺讓每一組的小組長,收好了試卷後,便立刻離開了教室。

來到了自己獨立的辦公室之中後,秦飄渺立刻將所有試卷放在了自己的桌上,然後賣力的尋找起了楊俊的試卷。

她今天倒要看看,那個家夥,又在搞什麽鬼!

這個家夥好像在這一百二十分鍾裏連筆杆子都沒握一下吧?

然而,找了半天,秦飄渺也沒有找到寫有楊俊名字的試卷。

反而找到了一張完全空白,甚至連名字都沒有的白卷!

“不會吧?”秦飄渺笑容凝結的望著這張白卷。

沒有楊俊的試卷,隻有這張白卷。

那麽,這張白卷的主人,也已經顯而易見了……

秦飄渺微怒的捏緊了雪白的小拳頭,不一會兒,楊俊便被她一個電話,喊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之中。

“啊,小秦老師主動打我的電話,還真是罕見啊,這不是才剛離開一會嗎?現在找我有什麽事?”一邊推開了秦飄渺單獨辦公室的房門,楊俊笑眯眯的開口問道。

“這張卷子是你的吧?”秦飄渺開門見山的將那張白卷放在了楊俊的麵前問道。

“上麵寫我的名字了嗎?”楊俊反問道

“沒有……”

“那就不是我的唄。”楊俊攤攤手說道。

秦飄渺當即氣得小臉通紅,咬牙切齒的說道:“混蛋!你確定你的卷子寫名字了?”

“好像沒有……”楊俊認認真真的思索了一陣後,給出了秦飄渺答案。

“那你還有什麽好說的!告訴我,為什麽交白卷?”秦飄渺秀眉微顰問道。

“還能有什麽原因……覺得沒必要唄,你也知道,我又不是真的認認真真來讀書的……就算得倒數第一名我也覺得無所謂啊。”楊俊神色輕鬆無比,聳了聳肩,笑道。

“那也不能交白卷!你這樣,真是太不給我麵子了!”秦飄渺輕咬著朱唇,嗔怒道。

楊俊楞了一下,隨即,笑道:“怎麽了?小秦老師你生氣了?別這樣嘛,咱們倆誰跟誰啊!這種小事,你就不要見怪了嘛?”

說著話,楊俊原本想要搭在秦飄渺香肩上的右手,因為多次的幫助其解除超能代價,而習慣性的落在了秦飄渺柔軟碩大的雙峰之上,甚至……還一個沒忍住被慣性思維驅使著,暢快的揉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