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停止器

第693章 兔子長大了!

第693章 兔子長大了!

“怎麽?兔子生氣了?嘿嘿……可那是組織上下達的任務,我必須去執行嘛.”青龍見狂兔麵色不善,趕緊服個軟,幹笑起來。

狂兔嬌哼一聲,沒好氣的說道:“知道回來就好,你也知道,咱們這群二貨,要是沒你這個主心骨,根本就是一團亂麻。”

“咳咳,兔子,你說這話就不對了!承認自己二,是你的優良品質,可也別把咱們都拉上啊。”刺蛇滿臉無奈的說道。

“你還不二?咱們這最二的就是你了,看見美女就走不動道的蠢貨還好意思說!”狂兔不滿的白了刺蛇一眼,小手輕盈的擦拭了一下鬢角的香汗。

“好好好,你厲害,誰讓老子打不過你呢。”刺蛇很是苦逼的說道。

這時,青龍疑惑的開口問道:“兔子,聽說你最近每天瘋狂訓練,幾乎廢寢忘食,不會是受什麽刺激了吧?”

“什麽?”

聞言,狂兔麵色微變道:“沒事!刻苦訓練還不好嗎?”說著,狂兔一側眸狠狠的瞪了刺蛇一眼,不用想也知道,一定又是這個大嘴巴告的密。

“你瞪我幹什麽……”刺蛇哭笑不得道:“我不過是說了點事實而已……兔子你最近的確有些魔障了,再這麽下去,身體受得了麽?哎!說到底,還是要怪我那老弟……也太不知道手下留情了。”

“刺蛇,你最好住嘴!”狂兔皺了皺黛眉,不滿的說道:“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而且,最近一段時間,最好別在我麵前提到那個混蛋的名字!”

“到底怎麽回事?老弟?是在說那禍美人的弟弟麽?”青龍莫名其妙的說道。

刺蛇看了狂兔一眼,無奈道:“是啊,我那老弟達到了傳說中的人劍歸一境界……兔子當初就是輸給他了。”

“人劍歸一?”聞言,青龍麵露驚駭道:“禍美人那般年輕,她的弟弟年紀也一定不大,又怎麽可能達到人劍歸一境界?”

“千真萬確。”刺蛇信誓旦旦的點點頭,說道:“我和醉羊,還有兔子都是親眼得見,而且兔子超能力的缺陷你也是知道的,如果不是人劍歸一境界的話,兔子絕不可能在他麵前變得那般弱小,毫無還手之力。”

“原來是這樣。”青龍恍然大悟,隨後,卻又麵色古怪的望向狂兔,笑道:“這有什麽的?兔子,我記得你以前不是還說過……若是有一天要嫁人,一定會選擇一位達到了人劍歸一境界的劍士,否則的話,寧願孤獨終老……”

“青龍你住口!”

青龍的話還未說完,便被滿臉漲紅的狂兔直接打斷,隻見她俏臉大窘,不滿道:“我……我什麽時候說過那種幼稚的話了!你們可別汙蔑人!”

“明明就是你自己說的,在場所有兄弟都能作證!”青龍啞然失笑道。

一時間,在場所有龍組核心成員齊齊點頭稱是。

狂兔的眼眸不禁更加羞赧,一咬銀牙道:“就算是那樣,也是因為我當初年少無知不懂事!反正,你們以後誰不許在我麵前提到那個混蛋!我會更加努力的修煉……直到有一天,有能力親手教訓他一頓!”

“啊?”青龍一頭霧水的說道:“兔子,你到底是怎麽了?雖然你的確敗給了禍美人的弟弟,可那隻是因為你的能力剛好被他克製罷了!如今事情都過去這麽久了,你也不用這麽小心眼吧……反複進行瘋狂的高強度訓練,最後受傷的隻會是你自己!”

“如果隻是因為一次小小的失敗,我當然不會記仇……”狂兔小臉微紅,欲語還休。

一旁的刺蛇連忙賊兮兮的插嘴道:“戰鬥過後,兔子還因為超能代價,曾失蹤過一段時間!不知怎的就跑到我老弟那去了!之後,還是人家好心打電話給我,讓我去接的她呢!”

“你!”

一聽這話,狂兔美眸一淩,好似自己的小秘密被揭穿了一般,十分不悅的瞪向刺蛇,嗔怒道:“混蛋刺蛇,你是不是皮癢了?”說罷,將白皙的小手伸到了自己的腰間摸索起來,隻是那裏既沒有口袋,也沒有裙擺……

“哈哈,身穿練功服,你的‘劍姬長裙’根本無法發動!”將一切盡收眼底,刺蛇頓時賤笑起來:“否則,你以為我憑啥敢這麽囂張?”

“你等著,我現在就去換衣服。”狂兔咬牙切齒,小臉氣鼓鼓的嬌哼了一聲,便要轉過身去:“看我一會怎麽收拾你!”

“咳咳。”然而,青龍卻在此時,麵色古怪的咳嗽了一下,沉聲說道:“兔子,大致情況我也差不多明白了,這沒外人,你就實話實說,和禍美人的弟弟在一起的時候,你是不是讓那小子給……欺負了?刺蛇,禍美人的弟弟叫什麽來著?我去會會他!”

刺蛇楞了一下,見青龍麵色不善,趕緊說道:“他叫……雲不帥!呃,老大,你可千萬別衝動!”

“雲不帥?”青龍神色一怔,失笑道:“這名字也太奇怪了。”

“好了!你們都別鬧了!”突然,一聲嬌喝響起。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狂兔那張清麗、緋紅的小臉之上,隻見她又羞又怒的嗔道:“我自己的事情,由我自己解決,你們誰也不準插手!要是誰敢再提這事,看我不揍哭他。”說罷,狂兔一跺小腳,嬌羞難耐、小鹿亂撞般逃出了眾人的視線範圍。

同一時間,會議廳之中,在場十一名龍組核心成員皆是猶如中了石化魔法一般,愣在當場。

“不,不會是真的吧?”

“兔子這麽生猛的丫頭,還真讓我老弟給欺負了?”刺蛇目瞪口呆起來:“娘的……真不愧是禍美人的弟弟!”

青龍同樣是滿臉愕然,原本他也隻是猜測罷了,畢竟狂兔這朵龍組霸王花的便宜,絕不是那麽好占的!可現在呢?平日裏,又有誰見過,狂兔曾流露出這種情緒?

瞧瞧那幽怨的眼波,羞氣的嬌嗔……簡直就跟個渾身是刺的小怨婦一樣!這也太驚悚了點吧?!

“好了……就聽狂兔的,以後這事,咱們誰也不準再提了。”

這時,青龍不禁扶著額頭,在所有龍組核心的注視之下,語重心長的說道:“兔子……也是成年人嘛……咱們的刁蠻丫頭,終於……長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