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武俠係統

0192 大摔碑手

0192 大摔碑手

周三說是等待機會,但沒想到機會來的那麽快。他和李思雅才將那條路上的屍體和殘留痕跡打掃幹淨,還沒準備離開呢,就看到李思思急匆匆的跑過來,“三哥,有人騎馬往這邊過來了。”

騎馬?“幾個人?”周三連忙問道。

“三個人,速度很快,”李思思氣喘籲籲的說道。

周三立刻跳上一顆大樹,用望遠鏡看了一下,然後驚訝的發現,來者竟然是曾經遠遠見過一麵的那個少城主,也就是維爾馬倫.希爾。這家夥怎麽來的這麽快?周三微微皺眉,看了看自己不足一半的內力值,心思電轉,做出了決定。

跳下樹林,周三對李思思道:“還是老辦法,你在路中央吸引他們的注意力,我從後邊偷襲,先殺馬。”然後又對李思雅道:“這次需要你的配合,如果你表現好,我還幫你救你的母親,如果你敢耍花招,下場你知道的。”

看到李思雅擦幹眼淚使勁兒點頭,周三這才簡單的說了一下他的計劃。剛說完,就已經能聽到馬蹄聲了。周三朝李思思和李思雅姐妹二人使了一個眼色,然後閃身躲進路邊的叢林中。

維爾馬倫和他的兩個侍從瞬息及至,但很快就拉住了馬匹,驚訝的望著小路中央站著的兩個女孩兒,“你是誰?你怎麽在這裏?”

山路中央,李思思從後邊勒著李思雅,明光閃閃的長劍橫在李思雅的脖子上,像是挾持著人質一樣。維爾馬倫的話顯然是問李思思的。

李思思嬌哼一聲,“你管我是誰,快點下馬受死,不然我殺了這個蛇蠍毒心的女人。讓你的計劃落空。”

“我的計劃?”維爾馬倫微微眯起眼睛,直視著李思思冷聲反問:“你知道我的計劃?”

“哼,沒聽到我的話?”李思思是按照周三的吩咐在背台詞,因此隻是自顧自的詐唬維爾馬倫。

周三之所以讓李思思和李思雅站在,路中央,其實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將維爾馬倫攔住,讓他停下來。不然麵對著高速衝刺的騎士,周三並沒有完全的把握將對方留下。但隻有對方停下,他從一旁進行偷襲,那?成功率就會非常高。

這麽想著,周三也不管維爾馬倫在說什麽,直接從樹林中衝出去,飛起一腳就踹向維爾馬倫那匹馬的小腹。本來按照正常情況來說,周三這一腿應該能踹的結結實實。即便是將那匹馬給直接踹死也是正常的,但他一腳下去,卻被人給擋住了。

反應這麽快的人,周三不是沒有見過,但是能直接攔住他的招式的人,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格雷格.羅密歐之外還真沒有見過其他人,但現在卻見到了。而且周三被對方的腿擋了一下,也覺得自己腳上有些發麻。

收腿的同時暗暗驚訝。他真沒想到這個少城主維爾馬倫的實力竟然也很不錯。不過他也沒將對方放在心上,被擋住之後一腿收回。另一腿又出去了,是決心要先殺掉對方的馬。

但周三另一條腿剛剛飛起,沒想到維爾馬倫竟然又準確的擋在周三的攻擊軌跡上。見狀,周三心裏大驚,連忙收招,轉用無影腿。連續好幾腿同時提踢出,而且虛虛實實的使出了全力。

可是讓周三更驚訝的是,維爾馬倫竟然還能擋住他的一部分攻擊,雖然沒能完全擋住他的無影腿,可是那種防禦方式卻非常明顯。不是劍士的路子,反而是中華武學的攻防模式。

猛然抬頭,看著維爾馬倫一臉冷笑的從馬上跳下來,周三來不及多想,兩腳點地又衝了上去,這次是《大力金剛掌》開路。現在情況很明顯,這維爾馬倫也學會了傳統武術,甚至基礎還很不錯,從剛才交手的幾下子就能看得出來,他對中華武術的格鬥方式很熟悉。

但等到兩個人真的交手,周三才發現,他還是低估了維爾馬倫對傳統武術的了解。因為維爾馬倫在迎戰的時候,完全是另一個武林高手,也講究裏三合外三合,也講究前後手,也講究虛實招,而且一招一式之間很有法度,基礎竟然非常好。

難道這家夥從小就開始練習武術了?周三心裏狐疑,但手上卻不敢怠慢,《分筋錯骨手》《大力金剛掌》加上《無影腿》等招式像是狂風暴雨一樣向維爾馬倫攻去,招招致命,毫不留情。

可是結果卻沒有如他所想,因為這維爾馬倫不但招式精熟,內功還非常深厚,甚至不比他周三的內功差。發現這點以後,周三大為吃驚,甚至隱隱有點害怕。他不敢想象,如果維爾馬倫從小就練習內功,學習武術,那他的手下呢?

老希爾將李玉明囚禁了四十多年,能破解內功的秘密也正常。可是能將內功修煉有成,這可就不容易了,甚至是非常難。因為內功不是簡單的按照運行圖運氣就可以的,還要對陰陽五行以及穴位經脈知識非常了解才行。

可是,維爾馬倫的實力擺在這裏,顯然希爾已經破解了內功的秘籍,找到了修煉的方法。這樣一來,這華斯沃茨城很可能就不隻是維爾馬倫一個武功高手,甚至可能有好幾個,或者更多。

想到這裏,周三心裏有些苦澀,教廷為了得到李家的修煉方式不惜屠掉數萬李家人。可是格倫德.希爾在幾十年以前就開始行動了,並且不聲不響的就培養出了維爾馬倫這樣的高手。

虧他還一直以為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武功第一人呢。想到這裏,周三下手更快,同時高聲喊道:“思思思雅,纏住那兩個人。”其實不用他吩咐,李思思和李思雅已經對上了那兩個劍士,當然兩個人隻能纏住他們而已,實在沒辦法對那兩個人造成什麽傷害。

好在那兩個護衛隻是劍士,雖然是高級劍士,但還是劍士,在靈活性和速度方麵還是比不上李思思姐妹二人。因此局麵還在他的預料之中,並沒有失控。如果那兩個護衛也跟維爾馬倫一樣學內功,練傳統武術,那李思思和李思雅絕對撐不了太長時間。

周三這麽一分神,差點被維爾馬倫的掌法給擊中,嚇得他連忙集中注意力。回過神來一下,唰唰唰幾秒鍾內又是十幾招過去了,周三也差不多摸清了維爾馬倫的招式,發現他內功雖然也很好,但是招式很單調,來來回回就是那一套拳法一套掌法,而且都是很基礎性的那種。

“哼,你就這點招式嗎?”依靠著自己眼花繚亂的招式重新將維爾馬倫給壓製住以後,周三不屑的冷笑道:“你們希爾家為了得到這些秘籍,可真是不惜手段呢,等會兒我一定要讓你嚐嚐當時李玉明前輩受過的苦。”

維爾馬倫卻不受打擾,跟著反諷道:“那些話打敗我再說,”話音落下,忽然一變招式,手上的動作略微慢了一點,但看上去卻非常吃力的樣子,像是在捧著什麽重物一樣。

周三正疑惑間,卻看到維爾馬倫兩手猛然下拍,速度卻又非常的快,像是在摔東西一般,勁道很脆,而且帶著呼呼的風聲。這氣勢將周三嚇了一跳,但卻不甘心的運起《大力金剛掌》迎著維爾馬倫的手掌撞過去,決心以自己的招式和內力取勝。

但四手相交,周三卻覺得自己像是被一塊大石頭給砸中一樣,手腕似乎都要骨折了,整個人被巨大的力量給砸的向後退了好幾步。“你這是什麽功夫?”望著一臉得意的維爾馬倫,周三駭然問道。

“哼,等你下地獄以後在問吧,”維爾馬倫卻沒打算回答周三的話,而是兩手一甩又撲了過來。

瞬息間心思電轉,周三側身避開維爾馬倫的大手,一邊揉著自己的手腕一邊焦急的尋思對策,同時也對他的這一手功夫很好奇。維爾馬倫剛才這一首功夫顯然不是一般的功夫,是比《大力金剛掌》還要剛硬的技能。“是大摔碑手!”周三想到一個名字,然後脫口而出。

“咦?沒想到你竟然有些見識,不過你必須死了,”維爾馬倫有些驚訝的說道,但隨即下手更狠,似乎恨不得一掌就能將周三拍死。

果然是大摔碑手,周三的心沉了下去。李玉明當時跟周三說,格倫德手裏有他找到的《大摔碑手》《連環迷蹤腿》《梯雲縱》《純陽無極功》等等功夫。當時周三還以為李玉明是在哄他呢。

可現在看來,格倫德不但將這些技能拿到手了,而且還讓他的兒子學會了。從維爾馬倫剛才這幾手看,顯然對《大摔碑手》研究的相當透徹。隻是不知道他到底學到了什麽地步,學到了多少技能。如果維爾馬倫真的將這四本技能都學會了,並且學的很好,那周三現在最好的選擇就是立刻退走,因為打下去他也不是對手。

特別是《純陽無極功》,在周三的預計中,這可是s級甚至ss級的高級內功,是脫胎於《九陽神功》的超級內功。如果維爾馬倫真的將這內功練到家了,那他周三還怎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