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武俠係統

0285 街道上的殺機

0285 街道上的殺機

“叮:六項基礎屬性技能熟練度達到‘登堂入室’,可以領取進階任務,是否領取?”

聽到這聲係統提示,周三暗暗的捏了一下自己的拳頭,總算可以領取新的進階任務了。雖然這稱號等級對他來說沒有什麽意義,但是這些任務場景中的收獲卻都非常大,如果能夠好好利用,可以讓他的實力又大幅度的提升。

再想到任務場景中可能給出的獎勵,周三就更沒辦法平靜了,恨不得現在就趕緊領取任務,立刻進入任務場景之內。這個時候當然不行,這還在武館裏,雖然武館還沒開業,但周圍已經有很多人窺視了,這個時候進入任務場景,太危險。

天黑之後,蓋倫等人各自離開,周三收拾一下在武館裏轉了一圈也也準備離開,這時忽然聽到背後有細微的破空聲傳來,連忙閃開,趁機扭頭一看,卻是亨利老頭兒站在那裏。

看到亨利之後,周三臉色沉了下來,“先生,找我有事?”

亨利老頭兒一臉無所謂的神色,“沒事兒就不能找你了,你好久不下廚,想吃你做的菜了。”

周三聞言壓下心裏的憤懣之氣,淡淡的說道:“老先生想多了,我不是廚師。”

“哼,小子別不識抬舉,不要克麗絲護著你你就<長-風>文學安全了,老頭子我要是真想對付你,十個克麗絲也救不了你,”亨利老頭兒的臉色驟然黑下來。

周三同樣也不甘示弱,“那你來呀,鹿死誰手還真不一定呢。”

兩個人都不是什麽好脾氣的人,特別是麵對著不太對付的人,更是如此,誰也不肯示弱。場中的氣氛再次凝固起來。如果換成其他人,周三還是比較好說話的,但這亨利坑過他一次,周三那口氣還沒出呢,自然不肯服軟。

而亨利自覺實力高強,在肖恩帝國的地位更是幾乎無人能及。麵對著周三這個小輩,自然更是不會拉下麵子好好說話。剛才他能夠說想吃周三做的菜了,已經算是變相的服軟,他這輩子成名之後還沒怎麽跟人這樣低聲下氣的說過話呢。

可惜他碰到的是周三。周三的性子是你對我好我也對你好,你對我使壞那就別怪我也冷臉對你,麵對亨利沒有立刻大打出手就已經算是顧忌到克麗絲的麵子。

當然實力問題也是一個問題,不過周三還不至於一點辦法都沒有,如果鐵了心的想走或者想要使壞,除非亨利天天守著他。否則周三總會找到辦法。

再說了,周三也知道自己現在在肖恩帝國中的位置。這一個多月一來,隨著蓋倫等人的訓練成果越來越明顯,消息靈通一些的人士已經在四處奔走拉關係想要早點進入武館,好能盡早提升自己的實力。

這樣一來,周三在肖恩帝國不單單是國王的救命恩人,國家英雄,還是所有劍士們的希望和未來。劍士們在進階為高級劍士之後。再想進階就比較困難了,絕大多數人一輩子都困在高級劍士這個水平上不得存進。

而周三的武館此時就成了絕大部分人的希望。都想著通過武館來提升自己的實力,找到繼續前進的途徑。

當然,最重要的是,現在整個世界都在知道了武術這麽一種修煉方式能夠大幅度提升劍士的戰鬥力,幾乎大大小小的實力都在想辦法找途徑學習這個神秘的武術。

除了肖恩帝國和科沃爾草原聯合王國之外,武術的秘密已經流傳開了。在黑市上已經能找到一些學習資料,雖然隻是最基本的,而且有的還是冒仿的,但卻依然被炒的非常火。

之前最火的是中餐館,大大小小的中餐館像是雨後春筍一樣冒出來。火遍整個世界。而現在更火的則變成了武術,中華武術。這些人雖然不知道中華在哪裏,但不妨礙他們瘋狂的追求。

而這個現象在肖恩帝國更是如此,因為周三和克麗絲都沒有太過掩飾和保密,甚至隱隱的故意放出一些消息,讓人知道蓋倫等人在修煉中華武術,以此來造勢。因為他們都清楚,這是根本沒辦法隱藏的,反而不如大方一點,爭取一下民心。

反正隻要周三還在肖恩帝國,就不用擔心其他國家在這方麵能占據上風。從現在的局勢來看,雖然各個勢力都在積極培訓自己的心腹勢力學習武術,但是效果卻都一般,遠不如肖恩帝國這邊展現出來的效果好。

也正因為如此,周三才不擔心亨利會對他發難,即便是動手,也不會真把他怎麽樣。如果亨利真把他逼急了,周三一怒之下逃到其他國家去,肖恩帝國上下還不把亨利恨死?

周三雖然得罪了教廷,也跟杜德立聯合公國的賽門王子鬧得不是太愉快,但還有羅伯特特別行政國和西蒙斯王國在啊,這兩個國家對周三一直虎視眈眈的,正愁找不到機會拉攏呢。

很顯然,亨利老頭兒也明白這一點,被周三氣的胡子一顫一顫的,最後哼了一聲,二話不說轉身就走,直接從院牆上空飄走了。

看到這裏,周三聳聳肩,然後跟看守武館的護衛打了個招呼,也跟著轉身離開。剛離開武館轉過彎,周三忽然感覺到不妙,兩腿蹬地拔地而起,徑直躍起了無米多高。

身在半空中低頭一看,就看到兩條水龍在他的身體下方盤旋掙紮,竟是高級水係法術,水龍術。而且不但如此,這兩條水龍竟然一抬頭向上飛起,纏向他的雙腿。與此同時,還有幾個水彈術從兩側的商鋪裏射出來,徑直砸向身在半空中的周三。

這一係列的法術,顯然也是精心安排的,跟他在補加達斯城遭遇的攻擊方式幾乎一模一樣,都是水係法術逼迫周三離地,然後再以法術合圍,讓周三無路可逃。

對方顯然是研究透了周三的輕功,知道周三在半空中不能夠像風係法師那樣橫向飄逸,飛起來之後要麽向上,要麽向下,而且在短時間內需要雙腳踏地才能繼續飛行,不然的話就隻能徑直落在地麵上。

而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周三除了落地乖乖的被水係法術給凍住之外沒有別的選擇,附近商鋪中的幾個人甚至已經發出了一些輕笑,顯然是覺得周三已經落在了他們的手裏。

可惜讓他們失望的是,周三身在半空中眼看著就要落地的似乎,兩腳使勁兒蹬動,像是踩在虛空之中一樣,身體不但沒有繼續下落,反而向前移動了兩三米的距離。

就是半空中這麽一停頓,外加憑空前移了兩三米的距離,讓周三躲開了那幾顆水彈。

避開那些水彈之後,周三的身體才開始下落,不過周三沒等自己的身體落在地麵上,伸手一彈一條白色的絲線飛出,篤的一聲釘在一處商鋪的窗戶上,順手一拉,整個人像是一隻大鳥一樣再次憑空飛起,落在了那家商鋪的二樓房頂。

“你們的手段還是一如既往的拙劣,難道就不能長進一些?”周三站在房頂暗暗鬆了一口氣,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的望著驚慌失措的偷襲者,帶著一絲恨鐵不成鋼的味道說道。而他說出這樣的話來,卻偏偏讓人無法反駁。

在那種情況下毫發無傷的躲過盡心安排的圍剿,直讓這些人感到有些無力。從克麗絲登基開始,他們就潛伏在康斯坦城,剛開始隻是為了刺殺女王。

但周三的突然出現和武館的開業,讓他們發現了新的目標,一邊跟上線聯係,一邊暗暗做出準備,等到上線的命令下來,他們又精心準備一番這才動手。

可是精心設計的陷阱卻像是一個笑話一樣,讓周三輕鬆的逃脫了。這可是他們根據上線傳來的一些情報精心設計的加強版陷阱,可還是沒有效果。

看到站在房頂上輕鬆的像是跨過一條水渠的周三,動手伏擊的眾人都有些絕望。作為深入敵後的情報人員,死亡和俘虜並不可怕,他們都做好了準備。但當他們自覺萬無一失的計劃失敗時,他們還是無法接受,怎麽就失敗了呢?

特別是看到周三風輕雲淡的模樣,更是受打擊,合著他們絞盡腦汁綜合那麽多情報特意設計出來的埋伏,竟然對目標人物完全沒有效果?

雖然不甘心,但這種情況下他們還是知道輕重,做好了犧牲的準備但不等於就要做無謂的犧牲,領頭的劍士一擺手,“撤,各自隱藏。”到這個時候,能走幾個算幾個,哪怕是留著一個出去報信也行,別被一網打盡就好。

周三在房頂剛剛鬆了一口氣,剛才以初學乍練的躲過一劫,還沒想著該如何對付這些人呢,就看到對方一窩蜂的消失不見了。追還是不追?周三皺起眉頭,追到是能追的上,但現在天色這麽晚了,要是再中了埋伏,那可就不好說了。

可不追的話,周三心裏又過不去,眼看都快消失了,周三哼了一聲追了上去。不過去沒追太緊,他就一個人,就是有三頭六臂也沒辦法抓到所有人,能跟住一個主要的目標人物就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