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領主

第四十三章 打劫海軍(四)

莫紮和吉爾兩人雖然縱橫大海幾十載,卻也沒見過幾個法師,更別說是大魔導士這樣的頂級法師,但對付法師的要訣卻是誰都知道——拉近距離。而法師戰鬥中最珍惜的就是距離,保證安全的同時也給他們爭取施法時間。

法爾斯扇動陰影之翼繞到吉爾身後,對於弓箭手來說,距離也是彌足珍貴的,他本能的用弓橫掃然後身體向前衝去。卻不想正中法爾斯的下懷,把背後留給法師簡直就是悲劇。賭人品的時候到了,死亡一指接連對著吉爾點了兩次,雙重施法在大魔導士手中可不算難事。

兩道帶著死亡氣息的射線都正中吉爾的後背,即死效果並沒有觸發讓法爾斯皺起眉頭,這個弓箭手的人品可真不錯,竟然連續豁免兩次。不過這也代表著十分鍾的遊戲要繼續下去,不然沒把兩個九級職業者幹掉,回去會被狄安娜她們笑話死的。

死亡一指的即死效果沒有觸發,不代表法術本身沒有傷害,吉爾還是受傷了。事實表明他和莫紮最好別分開,不然被人各個擊破的危險太大。

看到莫紮和吉爾肩並肩的嚴陣以待,法爾斯的嘴角露出絲笑意,兩個人一起,也省去了他不少功夫。在身前布下數道冰牆後,法爾斯開始念動咒語,這才是法師正統的作戰方式。

陰霾的天空讓人感到壓抑,趁法爾斯施法的空檔,吉爾迅速取出一根有紅色翎羽的箭,開弓射箭不過一瞬的功夫。

“爆裂箭?”

法爾斯施法的同時也沒放鬆過警惕,但是看到對方弓箭手的行動後,很是不屑的任由對方施為。一個弓箭手在法師麵前還敢賣弄魔法的力量?

滿心以為自己射出的珍貴魔法箭能破開層層堅冰傷到施法中的法爾斯,箭到半途卻提前爆開,這是怎麽回事?因為爆炸的力量太大,箭支本身早就被炸的四分五裂,何談穿破冰層傷到法爾斯?

法師對決中,高級別的法師想幹擾對方的施法是很容易的,同樣也可以用精細的手段做手腳。吉爾是純正的弓箭手,哪懂得那麽多?隻以為爆裂箭射出去就好,卻被法爾斯輕易的引動箭上加持的魔法效果。

在對方的愕然驚訝中,法爾斯的法術也準備妥當——冰風暴!莫紮和吉爾隻覺得頭頂似乎有萬鈞壓來,陰沉沉的天空歇斯底裏的向下宣泄出無數鬥大的冰雹。

莫紮在吉爾射箭時並沒有一同出手攻擊,而是鼓足了鬥氣準備應對將要到來的魔法攻擊。他大喝一聲,眉發皆挺直豎起,因用力過大的緣故,臉上青筋突現,凶惡中似魔神降臨。

“狂龍斬!”

蓄足力道後,劍被莫紮高舉到頭頂,劍芒閃過,恰似有龍族在嘶吼。這是要一劍擊散法術雲?

法爾斯豈能讓他如意?他冷哼一聲,冰風暴在他的催動下傾瀉的更加猛烈,這樣會縮短法術持續時間,不過人家都要擊散法術雲了,法術還能持續下去嗎?還不如現在這樣盡力的讓法術爆發出威力。

冰雹砸在身上的感覺可不舒服,像劍士這樣的職業者皮厚肉粗還能多挨幾下,吉爾這樣的弓箭手卻不行了,他把弓舞成飛輪護住全身。

算算時間,還剩近七分鍾,法爾斯不急不躁的繼續施法,先是一團能覆蓋方圓幾百米的超大範圍黑霧出現,這就讓剛從冰風暴下踹口氣的莫紮二人大為無奈。

兩道身影分別從不同的方向飛出黑霧,迎接他們的卻不是蔚藍的天空,一道巨大的異界之門被法爾斯召喚出來,鋪天蓋地的飛出無數魔物。因為這些魔物的數量很大,它們扇動的翅膀連起來也是遮天蔽日,莫紮和吉爾立刻頭皮發麻。這該怎麽打?

還好魔物的實力不怎麽樣,就是數量大了些,莫紮每一劍都能擊落一片,而吉爾舞動的弓也能輕易的殺死這些惡心的肉球一樣的魔物。

兩分鍾過去了,莫紮和吉爾終於把魔物殺的差不多了,可視野中哪還有法爾斯的身影?視野中並非空空,有六根巨大的冰柱成六芒星分布在距離他們百米之處。這是把他們包圍起來了?這個想法很快也得到了印證。

“冰之囚籠!”

伴隨著法爾斯話音落下,每根冰柱都投射出一道藍光到莫紮二人的正上方,他們不由的抬頭望去,法爾斯不就在那裏漠視的對著他們冷笑?

限製型頂階法術冰之囚牢施展後,法爾斯就放心下來,破開牢籠可要費些功夫咯。莫紮和吉爾雖然知道法術神奇,可沒跟大冰柱間隔那麽大,能囚住誰?何況腳底下也空空如也。他二人對視一眼,默契的要沉到海麵上,卻不想身形一頓,腳下驀然間出現了一層冰麵,跟那冰柱構成了一座鳥籠般的囚牢。

莫紮不信邪的抬腳用力向冰麵跺去,冰麵沒有預想的那樣裂開,而是化成一團寒氣讓他踏了一空。把腳收回,寒氣又化作冰麵,當真神奇。兩人不會坐以待斃,他們又瞅著冰柱的巨大間隙是個破綻,剛要抬腳,可腳底一沉,怎麽就抬不動了?原來是冰麵又有變化,寒氣如同觸手般攀上他們的小腿,這腳如同凍僵一般,怎麽抬得起來?

被困在冰之囚籠裏的兩個大海盜徒勞試了幾次後,雙雙歎息,沒想到真被一個同級的人幾分鍾逼到這份上,他們不敢在有一丁點的保留,眼神中也透露出決然之態。

“這是要拚命了?”

預料到兩個九級職業者不會一點反抗力都沒有,法爾斯施展過冰之囚牢後就躲了起來,留在兩人視野中的僅僅是他造的虛影。希望這尊假的法爾斯能把對方拚命的大招騙出來。

“我來破開這牢籠,你來射殺他。”

莫紮吩咐完這些,真的開始拚了命的激發鬥氣,現在消耗的可不僅僅是體力,更是在點燃他的生命力。劍師的身體也開始承受不住激蕩的鬥氣,細一些的血管都寸寸斷裂,血珠也滲出皮膚。原本發白耀眼的鬥氣也被染上一層血色。

吉爾那邊也是如此,隻不過他把鬥氣都凝結成一道明晃晃的箭,弓已經被拉到滿,就等著莫紮破開牢籠,他就要一箭射過去。

時間隻剩下三分鍾,莫紮的大招已經醞釀好了,依然是劍技,他用盡力氣把長劍貫插到冰麵上,劍傳導著他有些血紅的鬥氣到四麵八方,冰之囚牢承受不住這樣的衝擊動搖進而坍塌。

冰之囚牢被破開了,吉爾的氣機也能緊鎖到‘法爾斯’身上,他卻覺得不對勁,這個法爾斯也太虛了一些吧?難道是法師迷惑人的把戲?箭在弦上已經到了不得不發的情況,就算再不對勁,箭也得射出去了。

兩個力竭的九級職業者收拾起來還用費什麽勁?法爾斯根本不看他留下的那尊虛影,鐵定被那支箭打散。他肆意的笑聲回蕩在莫紮和吉爾耳邊,兩人心如死灰,別說三分鍾,一分鍾還能撐過去嗎?

十分鍾也不是很長,兩具幹癟的屍體跌入大海,法爾斯心滿意足的拍動雙翼飛回海盜船上。好久沒跟傳奇以下的人動手,原來是這麽輕鬆。

“有什麽好驕傲的,不過是兩個九級職業者,看樣子都沒跟法師交手過,竟然還要花十分鍾,甚至連虛張聲勢欺詐的手段都用上了。”

狄安娜打擊人的功夫還是老樣子,她說的還句句在理,要是在艾爾拉斯,九級職業者也能接觸到一些高階魔法師或者魔導士,對於法術也有一定的認識。欺負海上的人沒見過世麵,這樣說也不錯。

法爾斯不以為意,他還對此美名曰智慧。最後也是莫紮和吉爾兩人中計,他們就老老實實被限製在冰之囚籠裏,留足了力氣準備去接法爾斯的攻擊不就好了啊。偏偏自作聰明的去拚命,最後沒力氣抵擋了吧。

半日之後,冰鳳海盜團的人就把莫紮海盜團駐紮的島搜了一遍,清理出金額巨大的財寶。雖然金錢對法爾斯沒什麽特殊的誘惑力,看著小山一樣的金幣首飾,也是讓人無比的滿足。

“就在這裏等兩天吧,消息散播出去也需要些時間。就不知朗特準備的怎麽樣了?我可是快等不及了。”

分出一小份財寶讓海盜們分了後,自然是法爾斯把剩下的所有財寶收走,他高興之餘下令在此整頓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