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象天門

第16章 蒼龍道場

第十六章 蒼龍道場

烏江鎮,醉月。

鳳天賜坐在醉月三雅座窗口邊,正在欣賞窗外煙波浩渺的烏江風景。

金富貴就坐在鳳天賜對麵。三年不見,金富貴長高了許多,隻比鳳天賜稍微矮上些許,原先身上的肥肉似乎也減少了許多,變成了結實的肌肉。唯一不變的就是那肥嘟嘟的圓臉和略顯細小的雙眼。

金富貴自從三年前被蒼龍道場的丁大力帶人痛打一頓後,雖然鳳天賜等人替他出頭教訓了丁大力,但是金富貴認識到自己實力的不足,這三年請求母親金翠花高薪聘請許多武者傳授武技,三年苦練下來,倒也有些成果。

尤其有一葉姓武者家傳一種名為鐵甲功特殊武技,練成之後全身肌膚堅若精鐵刀槍不入,此功法甚得金富貴喜愛。他自身由於體型限製不善練習靈活多變的武技,而鐵甲功的抗擊打能力正合金富貴的心意,所以這三年他在此功法上花費了不少精力。天道酬勤,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經過金富貴三年來的苦練,那鐵甲功倒是給他練到了七八分火候,一身筋骨肌膚雖沒有達到堅若精鐵的程度,但普通拳腳難傷他分毫。

“富貴!慶生來了沒有?”鳳天賜淡淡問道。

“還沒了!我一早就派人通知他了,這家夥性子最慢,也不知在家磨蹭什麽。”

昨日鳳天賜告訴金富貴吳慶生二人他要去蒼龍道場參加護衛軍的事,不料他二人見鳳天賜參加護衛軍他們也要參加。金富貴吳慶生都是家中獨子,均屬無需參加護衛軍之類。但兄弟之間感情深厚,老大鳳天賜去參軍,他們做兄弟的自然要唯其馬首是瞻。當下約定各自回家說服家人,今日在金富貴家的醉月集合。

“不會是慶生家的木頭老爹不讓他參加護衛軍!”

吳慶生的老爹吳德寧醫術雖高,但待人極其冷漠。金富貴幾次去同安堂藥鋪找吳慶生,都被吳德寧冰冷的目光給趕了出來,所以金富貴給吳慶生的老爹起了一個木頭的綽號。

正在金富貴口中不停嘟囔時,“咚咚!”腳踩梯木板的聲音傳來,一位身材高瘦的藍衣少年走了上來,正是吳慶生。

隻見他上來後直接走到鳳天賜他們坐的桌邊,伸手給自己到了一杯涼茶,一口氣喝下。

“老大,你們不知道我費了多大勁才說服我老爹的。”吳慶生稍緩了口氣,“昨晚我跟爹商量去參加護衛軍的事,誰知我老爹一聽之後,立即表明態度,堅決反對我參加護衛軍。”

“那你是如何讓你爹同意的。”鳳天賜頗為好奇。

“你們也知道我爹那人自己話不多,又討厭別人?嗦,所以……嘿嘿!”吳慶生得意地笑道:“所以我從昨晚到今天早上一直就像一隻大蒼蠅般不停地勸說我老爹,直到今早他忍無可忍之時,拿著笤帚將我趕了出來,口中還大呼‘死小子,給我滾去參加那什麽護衛軍別再回來了’。”

看著吳慶生滿臉笑意,鳳天賜卻知道他心裏並不像他表麵上那樣開心。吳慶生沒有母親,自小和父親吳德寧相依為命,父子感情極深,他為參加護衛軍所做的一切隻為了兩個字,那就是‘兄弟’。

“慶生,謝謝你!”

鳳天賜心頭一熱,不由自主的說出來。

“老大,你別這樣說。”吳慶生看了一眼金富貴,二人竟似有默契地同聲道:“在我們心裏,烏江四兄弟永遠是好兄弟,老大去哪裏我們就跟著去。”

“小毛如果在家,也會和我們想法一樣。”金富貴補充了一句。

自從三年前在木桑廟遇見醉道長之後,小毛就失蹤了,問他老爹,他爹隻知道有仙人將小毛收為徒弟。開始金富貴吳慶生二人還不相信,但鳳天賜卻知道醉道長確實收了小毛為徒,遂將自己知道的情況告訴二人。二人皆驚奇不已,特別是金富貴恨不得把大腿都拍腫了,那在自家酒醉酒鬧事的怪老道居然是隱世高人,大好機緣放過了,實在太可惜。

烏江四兄弟缺少小毛一人,雖都為小毛的奇遇而高興,但一想起四兄弟不知何時才能重聚,心中不免有些傷感!

也正因為如此,金富貴吳慶生二人才會跟隨鳳天賜一起參加護衛軍,和老大朝夕相處。

“富貴,金大媽同意你參加護衛軍嗎?”

想起金翠花對金富貴的疼愛之情,鳳天賜問道。

“我娘開始也是死活不同意,說什麽我金家就我這一根獨苗,萬一我出了什麽事,他對不起我死去的爹。”金富貴歎了口氣,“後來還是架不住我軟磨硬泡才勉強答應了,畢竟長這麽大我娘還沒有拒絕過我求她的事。”

“其實你們不必跟我一起去參軍。”鳳天賜勸慰道。

“老大你不必勸我們,我們參加烏江護衛軍一是要和老大在一起,二來要讓那些盜匪瞧瞧我們烏江四兄弟的厲害!”

聽見金富貴吳慶生二人鏗鏘有力的話語,鳳天賜心中豪氣頓發。

“好!我三兄弟並肩作戰,讓那些烏蒙島的跳梁小醜都見鬼去!”

三人一起出了醉月,向鎮東大街走去。

大街上滿是熙熙攘攘擁擠著的人群,雖然烏江匪患未除,但鎮上繁華依舊,到處是來往的商旅,口中吆喝買賣的小販,一副太平昌盛的景象。

看到此景,鳳天賜心中更是下定決心。

“決不能讓盜匪毀了自己的家園!”

蒼龍道場位於烏江鎮的最東麵,占地極廣,它不僅是丁錦傳授弟子武技的場所,也是烏江鎮原先民團訓練基地。蒼龍道場內聚集著大批武者,不僅有和州本府的,也有其他州府慕名而來的武者。他們有的是丁錦請來擔任師父,傳授道場弟子武技。有的是烏江鎮高薪聘請過來協助防禦盜匪。基本上整個烏江鎮的實力都在道場內。

三人一路快行,不一會兒,來到了蒼龍道場大門前。

大門前擺了一張桌子,有一名武者坐在那替前來參加護衛軍的人進行登記。已經有不少前來參加護衛軍的人都在排隊登記。

“一個一個來,登記之後到場內進行力量測試。”

武者口中吆喝著。

自從鳳安如跟江鎮長丁場主聯名出示通告,要求鎮中每家每戶隻要有條件的都必須出一壯年男丁來參加護衛軍,保護烏江鎮的安全。通告之後,全鎮百姓基本上都踴躍前來參軍,畢竟,參加護衛軍還能領到一份不薄的收入。

“我們也去登記!”

看見登記的地方人群漸稀,鳳天賜招呼二人上前。

“姓名!歲數!籍貫。”負責登記的武者頭未抬直接問道。

“鳳天賜,十三歲,烏江鎮人氏。”

“金富貴,十三歲,烏江鎮人氏。”

”吳慶生,十三歲,烏江鎮人氏。”

隨著三人的回答,那武者抬起頭打量了一下。

“鳳天賜!你是不是鳳安如大人的公子嗎?

那武者似乎聽說過鳳天賜的名字,目光驚奇的看著鳳天賜。

“正是!”

那武者立馬麵露笑容,和聲道:“鳳公子也是來參加護衛軍的嗎?”接著好心一問,“不知尊尚大人知不知道你前來參軍?

“我兄弟三人正是來參加護衛軍的,而且小子參加護衛軍已得到家父首肯。”

鳳天賜的回答令那武者心中釋然,目光中露出欽佩之意。

“鳳大人果然高風亮節,讓自己的獨生愛子前來參加護衛軍,我看這回還有沒有人質疑他老人家心懷私心。”

原來鳳安如聯名江鎮長丁場主出示通告時,就有些心眼不正的人私下議論,說鳳老爺通告中定製的條件正好免除自己兒子不用參軍,存在私心。今日鳳天賜前來參軍正好堵住那些人的嘴巴。

“鳳公子,你們三位可以進場內進行力量測試呢。”似看見鳳天賜麵露一絲不解之意,那武者笑道:“我們蒼龍道場會對這次前來參加護衛軍的人進行力量測試,再根據不同的測試級別來進行不同的訓練方法。”

鳳天賜心中釋然,當下向那武者抱拳行禮,和金富貴吳慶生二人轉身朝場內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