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象天門

第135章 魔宮

第一百三十五章 魔宮

巍巍昆侖,山勢雄峻,連綿五千裏,一座座插天險峰銜接一起自西向東迤邐而行,宛若橫亙在神州大地上的一條巨龍,張牙舞爪向世人展示它睥睨天下不可阻擋的無窮威勢!

西昆侖。一處群山中最高的山峰上,巨大的宮殿屹立在那裏。

宮殿內,大殿之上。

這裏光線幽暗,隻有四根巨型石柱上泛出暗沉燈火,在偌大的殿堂上顯得那般微弱不可見。大殿正中主位,層層輕紗幔帳拂地,微風吹過,輕輕飄蕩,平添幾分詭異氣息,透過紗幔縫隙隱隱可見主位上坐著一人。

大殿之下,數人站在那裏,神情肅立,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其中一人居然是在清屏山坊市大顯神威的中年美婦,也就是天魔宮四大尊者之一的赤魅尊者,此時,她的臉上神情卻極不自然,露出慌亂之意。

“赤魅,事情辦得如何?怎麽隻有你一個人回來了,修兒呢?”淡淡的話語聲從大殿上傳來,聽聲音是個女子,嗓音清脆好聽,卻冷如寒冰,不經意間流露出無窮威嚴氣勢。

“稟告宮主!”赤魅尊者彎腰低聲道:“原本一切都很順利,血神子已經被拿到手,不想,在回來的途中我們遭到不明修士圍攻,屬下被其中三人糾纏擺脫不開身,修羅一人逃走不知所蹤,屬下以為她已經返宮了,誰知……”說到這裏,臉上慌亂之情更甚。

“你說什麽?”陡然間,一股強大至極的氣勢從主位向大殿散發而出,所有輕紗幔帳好像被一股無形力道激蕩飄起,大殿之上,一黑玉石雕琢而成的石座上端坐著一名白發黑衣蒙麵女子,她的目光有如實質般盯向殿下赤魅尊者,冰冷眼神中不帶一絲感情,無窮的殺意令赤魅尊者渾身栗栗顫抖。

“修羅是我天魔宮的聖女!是下一任天魔宮宮主!”白發女子走下石座,一步一步向前逼近,“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丟下她獨自回來,莫不是你自恃是我師妹,本宮就不敢懲罰你嗎?”此時她那一頭三尺白發詭異的在身後激蕩飄起,身上散出一股絕大氣機,每向前走一步,氣機便磅礴一分,將殿下赤魅尊者牢牢鎖住,任憑她如此神通竟然絲毫不能反抗。

“宮主息怒!屬下這就去尋找修羅的下落,如果她有任何閃失,屬下當以性命償還!”赤魅尊者現在心中驚懼萬分,知道眼前隻要自己回答稍有不慎,必會遭到致命一擊。

她跟這天魔宮宮主雖為同門,但卻知道自己這師姐在數十年前不知受到什麽刺激,性格大變,原本和善可親的她變得冷酷無情,即使是同門之間也沒有絲毫情麵。但她天賦絕佳,修為之高曾被上任宮主也就是他們的師父譽為千年來天魔宮中第一人,遂將她選為天魔宮聖女,幾年之後,老宮主退位她便接掌了天魔宮宮主之位。對於這個師姐,赤魅尊者打心裏便十分畏懼,如果她要出手的話自己在她手底下沒有任何反抗還手的機會。

“娘親息怒!”殿下站出一人,是個唇紅齒白,相貌俊美異常的少年,隻見他上前一步,恭聲道:“現在修羅妹妹下落不明,還是盡快派人去尋找,萬一耽誤時間,修羅妹妹遭遇不測那就晚了!”

天魔宮主轉身看向那少年,冰冷目光逐漸柔和,氣勢一收,身後激蕩的白發恢複常態溫順的垂在腰間,被她氣機鎖定的赤魅尊者頓時感到渾身一輕,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夜兒!你說的甚是有理!”溫柔的話語一轉,看向殿下惶恐不已的赤魅尊者,“你帶領十八魔衛速去尋找修兒,若她有任何閃失,你也別回來了!”話語冷厲無情,言下之意修羅若有不測她也性命不保。

赤魅尊者連忙躬身領命,向殿外走去。同時,大殿陰暗角落中閃出十八道人影,急速跟在她的身後,看他們身形詭異,全身被一副黑色盔甲覆蓋,隻有一雙眼睛露在外麵,身上散發出強大氣勢,居然個個修為不比赤魅尊者弱多少,至少也有化神後期的修為。

“娘!孩兒也想跟他們一起去尋找修羅妹妹!”那被稱呼夜兒的少年出言懇求。

天魔宮主抬頭看向他,目光柔和道:“夜兒!你馬上就要突破到化神境界,還是留在宮內準備應付天劫。修羅的事有赤魅和十八魔衛,一定會找到她,你就在宮中等好消息吧!”或許在這夜兒的身上,才能看到她溫柔和善的一麵。

那少年正欲開口,宮外傳來赤魅驚喜叫喊聲,回頭一看,隻見一個身姿曼妙長相絕美的黑衣少女從宮外走了進來,赤魅和十八魔衛跟她身後走進宮中。

“師父!”修羅走到殿上,朝天魔宮主躬身行禮,“修兒回來遲了!讓您老人家擔心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天魔宮主話語中露出喜悅之情,看得出她十分看重自己的徒弟,“快到師父身邊來,讓我看看你有沒有受傷!”

修羅應聲上前幾步,來到她的身邊,“修兒!你的臉色為何如此難看?把手伸出來讓師父替你檢查一下!”看見徒弟麵色蒼白,甚是憔悴,天魔宮主不覺心疼,她對自己這個徒弟十分喜愛,自小便收養在身邊,如同自己親生女兒一般,看見修羅麵容憔悴,似是在外麵吃了許多苦頭,關懷之情溢於言表。

“隻是受了些小傷!已經不礙事了!”

此時,天魔宮主雙眸厲芒一閃,“是誰有這麽大的膽子敢傷害你?”

“修兒不認得此人!”修羅答道,“在我們回返時遭到四名不明來曆修士伏擊,修兒的兩名侍婢當場身亡,其中三人將魅姨緊緊纏住,還有一人欲搶奪我身上的血神子,修兒見勢不對,急忙遁走,幾經糾纏,才將那人擺脫,身上也受了一些小傷。追趕修兒那人一身修為好像也是我魔道法門,施展出之後整個人裹在灰霧中,看不清他的容貌!”

“灰霧?”天魔宮主喃喃自語,“難道是幽冥穀的九幽鬼氣,還是玄陰宗的太陰寒煞?”

這幽冥穀還有玄陰宗跟天魔宮並稱魔道三大宗門,其中天魔宮實力最強,其餘兩家均以其為首。

“都不像!”修羅開口否定了她的猜測。

天魔宮主沒有親身經曆,也猜不出個名堂,當下對修羅柔聲道:“既然你安然回宮,這件事就不需你操心。十八魔衛!”

“屬下在!”

天魔宮主陡然轉身向殿下厲聲喝道:“速去察明這次到底是誰跟我天魔宮作對,一經察實,格殺勿論!”看她的表情像是動了真怒,已經很多年沒有人膽敢招惹天魔宮了,這一次,一定要讓他們知道觸怒天魔宮的下場。

“屬下領命!”十八魔衛異口同聲,隨後返身走出殿外。

“師父!”修羅從須彌戒中將裝有血珠的木匣取出,交給天魔宮主,“修兒這次幸不辱命,將血神子帶回來了!”

接過木匣,天魔宮主的手不經意微微一顫,可見她現在心情極為激動。輕輕打開木匣,一道血芒從匣中透出,在大殿上飛繞一周後斂入匣內,一粒拳頭大小的血珠靜靜躺在匣中,恐怖暴戾的氣息從珠內發出蔓延整個大殿。

“血神子?果然是血神子!啊!哈哈……哈!”天魔宮主見到匣中血珠後,忽然神情失控,放聲大笑起來,笑聲中透出無比暢快之意,“聖門祖師保佑!終於讓本宮得到血神子啦!有了它大事可成!蓮花淨宗!正道四大門派!全部都給我去死吧!哈哈……”笑聲依然在繼續,直到持續了一盞茶功夫後,笑聲逐漸嘶啞,顯得那麽淒厲,那麽淒涼。

殿上眾人看見天魔宮主聲嘶力竭狀如瘋狂,皆不敢做聲。

“師父!”輕輕一聲呼喚,修羅臉上露出擔心神色,自記事以來她從未見過師父神情如此激動過。笑聲陡然停歇,“師父太高興了!有些失態了!”這時候,天魔宮主的神情已經恢複常態,隻是眼神中還殘餘異樣情緒。

“修兒!你這次立下大功,想要師父賞賜什麽給你?”從天魔宮主眼神中看出她對自己愛徒表現很是滿意。

修羅輕聲道:“修兒什麽都不想要,隻想時刻陪在師父身旁!”

“乖孩子!”天魔宮主眼神和藹,輕輕撫摸她那烏黑長發,師徒二人感情極深。半響後,天魔宮主對殿下站立的赤魅尊者說道:“修兒安全回來,本宮也不跟你計較許多。據探子來報,天門風部外門大風堂在靈州發現一處大型礦脈,你帶些人手過去看一下,順便聯係幽冥穀和玄陰宗,正道這些偽君子想要這般容易將這塊肥肉吃下去,先問問我天魔宮答不答應?”

“是!”赤魅拱手應聲道。

“靈州?……”站在一旁的修羅心底一震,“那可惡的家夥好像也要去靈州!”

“師父!這件事還是讓我去辦吧!”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會開口向天魔宮主請命。

“你一路勞頓,加上還有傷勢在身,好好在宮中調養數日,這件事就交給他們去做吧!”天魔宮主出自關懷,溫言勸慰。

“師父!修兒想多了解一下那些正道中人的實力,您就讓我去吧!”修羅甚是執拗,開口懇求。

天魔宮主將她心意甚堅,也不好堅持,遂拉住她的手,柔聲道:“修兒!你就是去也要在宮中修養幾日,你的臉色這般憔悴,師父看著心痛!”

修羅輕輕點了點頭。

“赤魅!這次修兒跟你前去你要好好照顧她,若再有閃失。哼!別怪本宮到時不講同門情麵!”天魔宮主目光如刀,緊盯赤魅尊者。

“宮主放心!赤魅就算拚得性命不要,也會保護修羅周全!”

“記住你的承諾!”

這時,那名叫夜兒的少年走了上來,“娘!我也要跟修羅妹妹一起去靈州!”

“胡鬧!”天魔宮主佯怒道:“你這孩子就是不聽娘的話!你馬上就要突破了,還不快去準備,偏要胡鬧!綠袍!”隨著她一聲輕喝,殿下走出一綠衣老者,隻見他鷹鼻梟目,麵色慘白毫無人色,渾身散出一種詭異氣息。

“屬下在!”

“從今天開始你跟在夜兒身旁護法,直到他安然渡過天劫為止!”

這綠衣老者就是跟赤魅齊名的天魔宮四大尊者之一的綠袍尊者,看他的修為,似乎要比赤魅高上不少。天魔宮四大尊者除卻赤魅還是化神大圓滿的修為,其他三位具達到太虛境界,赤魅之所以能跟他們並稱四大尊者,很大一方麵是因為她畢竟跟天魔宮主都是出自上任宮主門下,才會得到此尊榮。

“屬下遵命!”綠袍尊者恭聲領命。

“修羅妹妹!待我修為達到化神境界後,便去靈州助你一臂之力!”少年目光灼熱。

修羅聽後輕聲道:“多謝哥哥!”他是師父唯一的兒子,自小便十分照顧自己,歲數漸漸大了以後,從他不經意流露出的眼神中,自己讀到了許多東西。可惜,如果沒有那人的出現,說不定自己會接受他,而現在,少女的心中已經容不下任何東西,她的一顆芳心早已被那石洞中孤苦無依的少年占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