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修

第十一章 裂爆小球

這時,夜雨突然沒有回答了,靜靜的站在那裏,而江明然也不敢怠慢,將魔煞力隱去,暗中運起了五色力,防備著夜雨突然對自己偷襲。然而良久之後,夜雨的臉上漸漸泛起一個看上去有著太多無奈的笑容,搖了搖頭道:我原本以為江兄和我是一路人,沒想到還是不是,唉,江兄多保重,我們有緣再見了!”說完之後,人影立刻消失。江明然不敢相信夜雨會這麽輕易的就走掉,所以仍然放出靈識查看著身邊的動靜,等了半天也沒有感覺到任何不對勁之後,這才稍微放下心來。至於他的那些徒弟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都是愣愣的站在那裏,因為江明然和夜雨之間的對話完全是以傳音的方式發出的。“他走了,應該暫時是不會回來了,我們走吧,對了,羅霸,我對這裏不太熟,你熟悉嗎?”江明然也不跟這幫徒弟們解釋此事,徑自問道。羅霸喜滋滋的走上前道:“師父,我們的村子就在附近,您說我對這裏熟不熟!”江明然笑著道:“那你跟我說說咱們現在在什麽位置,距離那個棲黃河還有多遠。”因為剛才江明然為了躲避這些人拜師,完全是沒有任何目的的瞬移過來,所以此刻根本不知道這裏是哪裏。羅霸沿著四周轉了一圈回來了,對著江明然豎起大拇指道:“師父,您太厲害了,竟然一下了就飛過了棲黃河,我們現在的位置在棲黃河的北岸過去,距離棲黃河大概還有個二百裏地。”說完之後又是一陣咂舌。江明然發現這個羅霸還滿有意思的,性格跟搭木有點像,想到搭木,江明然又開始著急了,於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情問道:“你們有沒有看到過三個年輕人,二男一女,修魔者。”“沒有,師父,我們半個月前就在那片林子裏守著呢,連個鬼影都沒見到,呃,我不是說師父您啊,是說別的修魔者。”“那有關那個棲黃寶藏的事你又知道多少?全部說給我聽聽,我們邊走邊說。”江明然瞥了一眼地上兩半的黑發帶的屍體道。“哦,師父,這個問題我就不大清楚了,我隻能撿我知道的說,據說這個棲黃寶藏是什麽魔神留下來的東西,裏麵反正有一堆的寶貝,在大概半年之前的有天晚上,棲黃河河底突然泛出一道金光,持續了有將近半個時辰左右,引來了好多修魔者,然後關於棲黃寶藏的消息就這麽傳開了,嘿嘿,半年前我還隻在村子裏種地呢,這都是聽說的。”羅霸摸了摸自己的腦袋,不好意思的道。“哈哈。”江明然覺得自己收了羅霸等人當徒弟也沒有什麽不好,至少路上有個說話的伴,也好減輕一點自己對撒勇和四哥等人的惦記,“你是怎麽想起來這麽奇怪的拜師方法的,你就不怕碰到修魔者把你們給殺了?”“不會啊,師父,修魔者根本對我們不屑一顧的,今天是碰到您老人家,要是換個人,估計沒等我們圍上來就直接走人了,嘿嘿,我當然是有準備的,所以才敢這麽做。”“膽子倒是提大,那你為什麽要修魔?”“修魔者厲害啊,我看他們經常在天上飛來飛去,一掌就能砍斷一棵大樹,一腳能踩出一個窟窿,我要是能有這個本事,就不會受人欺負了。”“哈哈,你連修魔者都敢搶劫,哪裏還有人敢欺負你啊!”江明然放聲大笑道。不料羅霸卻沒有笑,表情反而變得悲哀起來,想了會才道:“師父,您看到我身上的這些傷疤了吧,這都是被人欺負的後果!”羅霸身上的傷疤實在太多了,而且是很多種不同的工具造成的,有鞭傷,有刀傷,有棍傷,江明然一早就注意到了,不過一想他既然是幹強盜這一行的,身上有點傷疤也沒什麽大不了的,現在聽羅霸這麽一說,竟然是被人欺負留下的,不由好奇的問道:“怎麽回事?”“師父您不知道,修魔者對我們不屑一顧,但是有錢人卻欺負我們,他們派很多士兵來將我們抓去,先是給我們吃一種藥,然後吊起來用各種武器打我們,說是為了測試我們身體的強度,我身體算好的,挺了幾個月後還活下來了,很多兄弟都因為受不了就這麽死了。”說到後來羅霸這麽個粗魯的漢子都有點哽咽起來。羅霸的遭遇讓江明然不禁聯想到了丹爐國的餌人,心裏在憤懣的同時也在奇怪,有錢人他們既然不是修魔者,為什麽要這麽忙對待羅霸這些人,而且就算要測試身體的強硬程度,也訪找修魔者啊,平民身體再強又有什麽用。”羅霸接著道:“他們開始的時候還給錢,後來幹脆就直接來抓了,而且專抓我們這些身強力壯的,一個村子一個村子的抓,媽的,有的人在吃完藥之後,打過一頓就給帶走,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什麽目的。”這個問題江明然也不能回答,隻能拍了拍羅霸的肩膀道:“放心吧,以後你再也不會遇到這種事了。”忽然江明然拍著羅霸肩膀的手猛的一緊,硬生生的將羅霸的身體拎起帶向了自己的身後,同時五色光華亮起,冷哼一聲道:“平民你們也偷襲,真***不要臉啊!”而剛才羅霸站立的位置轟然被炸出了一個直徑兩米左右的大坑,爆炸的威力竟然讓開著五色力護罩的江明然都連退兩步。隨著他的這聲冷哼,空氣中出現了三個人,一個老頭,兩個青年,老頭陰陰一笑道:“是不是你剛才殺的人?”江明然恨對方偷襲,也不答話,身形一閃,隻聽到“啪啪”兩聲脆響。老頭的兩邊臉頰高高的腫起,明顯是被江明然給扇了兩耳光。老頭麵色大變,急忙後退幾步,看著仿佛在原地沒有動過的江明然,猛的舉起手來,三個紅色的小球帶著勁風砸了過來。剛才江明然跟羅霸說話的時候,就是看到一顆砸向了羅霸,所以趕緊將羅霸帶開,而且也見識了小球的威力,有點像手雷,所以現在見對方又來這套,不敢硬接,單手舉起,一隻五色巨掌出現在了空中。巨掌猛地一扇,頓時將三個小球統統的扇了回去。老頭看見,不止是麵色變了,連兩個青年都顧不上,身形猛然拔地而起,竄到了空中,頭也不回的拚命飛走。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傳來,整個大地似乎都在晃動,江明然等人的麵前出現了一個直徑最少在十米以上的大坑,坑的四周有著一些碎肉和衣屑,而那兩個青年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顯然是給炸成了碎片了。羅霸等人怔怔的看著麵前的大坑,喃喃道:“我的媽啊,真嚇人!”連江明然都感到微微吃驚,沒有料到三個小球竟然能有這麽大的威力,那兩個青年有著魔者後期的實力,可是在小球的爆炸之中,連元神都沒有能剩下!而逃跑的那個老頭卻是有著魔尊後期的實力。如果江明然不使用五色力,單用魔煞力的話,很可能不是他的對手。從剛才老頭的話裏,江明然可以猜出,一定是那個黑發帶的一夥人,大概是想找夜雨報仇的,結果活該自己倒黴,被誤認了。對於魔界的這些魔尊,江明然就知道四個,四嫂,魔龍,血魔,還有先前偷聽到的左思魔尊!在江明然沉思之際,天空之中又傳來了十幾道能量波動,不知道是被爆炸聲引來的,還是老頭找來的幫手,其中竟然有三個是魔尊後期的人,江明然想到紅色小球的威力,臉色也不禁微微變了!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