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修

第一章 進入宮殿

江明然清醒過來時,發現自己的麵前出現了一座高高的白色門樓,門樓之上雕刻著一種奇怪的花紋,看似雜亂無章,但是實際上花紋的排列卻是有著規律的,江明然心裏一動,他對於這些花方有種熟悉的感覺,而且知道這種花紋應該是一種文字,隻是一時半會之間卻想不起來自己何時見過,更是不能明白這門口之上的文字究竟寫的是什麽。而在門樓的後麵,是一個巨大的洞口,裏麵若隱若現的發散著一種淡淡的白光,江明然又環視了一圈四周,一片空曠,這裏顯然就是地下宮殿的入口處了,隻是江明然實在無法將眼前的門樓洞口和宮殿二字聯係到一起,心裏有點後悔,早知道當時應該向玉裳容問問清楚,現在一切隻能靠自己摸索了。江明然放出靈識,想要看看洞裏麵都有些什麽,不過奇怪的是,靈識剛剛到達洞口,就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給擋了回來,心裏暗歎一聲,看來這個地方又被人做了禁止,也不知道是文廣所留還是這個宮殿的主人所留。抬起腳,江明然慢慢的走向了這個大洞,來到洞口之時,他停了下來掏出融陽劍,小心翼翼的伸向了洞內,他是怕這種禁製就是跟玻璃牆一樣,雖然看不見,但是卻能阻擋自己進入。進入了洞內,江明然並沒有急著往裏走,而是仔細的打量著周圍。這是一條長長的甬道,近兩米的高度,剛才在外麵看見的淡淡白光,是因為洞壁是用和外麵的門樓相同的材料所造,看起來有點像白玉,切而光滑無比。除此之外,甬道內再沒有任何奇怪的地方。江明然深吸一口氣,順著甬道向裏走去,一邊走,心裏還在一邊嘀咕,自己好像和山洞頗為有緣,到哪都能遇到山洞。走了將近有百米的距離之後,甬道到了盡頭,江明然的麵前又出現了一道白色的牆壁,牆壁如同一整塊白玉一樣,渾然一體,沒有一絲縫隙。江明然伸手敲了敲牆壁,聲音空調,顯然後麵還有著更大的地方,他舉起手裏的融陽劍,剛想用五色力將這而牆壁摧毀,卻又停了下來,因為他想起來玉裳容和文廣二人都已經進入過這裏,而這麵牆壁卻依然存在,肯定也就還有別的辦法能進入到牆壁之後。再說自己對這座地下宮殿一無所知,萬一用蠻力將牆壁摧毀的話,沒準會出現什麽可怕的後果。想到這裏,江明然收了融陽劍,眼光看向了牆壁的周圍,仔細的搜索起來,山洞的麵積並不大,一眼就能看盡,所以江明然看了一圈也沒有發現什麽奇怪的地方,心裏不禁奇怪起來,文廣他們是如何進出這麵牆壁的。在思索良久也找不到辦法之後,江明然再次將手貼到了牆壁之上,同時運起五色力,他管不了那麽多,要直接毀掉這麵牆壁了。然而當五色力剛剛滲入到牆壁之中時,這麵白牆竟然如同水麵一樣,泛起一陣漣漪,緊接著慢慢變得透明,直到完全消失!而江明然還沒有來得及奇怪,整個人已經陷入了一種震驚之中,他終於明白為什麽玉裳容會說這裏是宮殿了。白牆消失之後,在江明然的麵前就出現了一座巨大的宮殿,江明然之所以震驚倒不是因為這座宮殿有多麽豪華壯觀,而是恰恰相反,這座宮殿建造的實在太粗糙,太簡陋了,說它是宮殿,完全是因為它的巨大。以江明然現在的眼力,放眼看去,宮殿的牆壁連綿不絕,竟然看不到宮殿的兩端。宮殿建造的材料極其普通,就是常見的那種青磚,而且堆砌的歪歪斜斜,做工粗糙之極,有幾處牆壁竟然還是斜著的,說句不容氣的話,這個宮殿就像是一個小孩子按照自己的想象隨心所欲的建造出來的一樣。就在江明然發愣的時候,那麵消失的白牆又突然慢慢浮現出來,瞬間的功夫又恢複成了一麵完整的牆壁。江明然這才回過神來,再次向著牆壁內輸入五色力,果然,白牆再次消失,江明然趕緊抬腿走了進去,心裏卻在奇怪,怎麽會有這麽奇怪的機關,竟然是用本身的力道來作為開啟的鑰匙。其實這是江明然不明白了,他和這個空間的人相比,就是一個典型的現代人,雖然修真了十多年的時間,但是從小到大養的想問題的習慣卻已經根深蒂固,改不過來了。他遇到這種情況,首先想到的就是找機關,找不到機關,就隻能來硬的了。但是修真者卻不是這樣,他們在遇到同樣的情況,首先就會向牆壁中輸入力道來查看一下牆壁有無異常,所以玉裳容也好,文廣也好,他們都能輕易進入,而江明然卻要費上這麽半天的勁。終於站在了這個地下宮殿的麵前了,江明然再次放出靈識,依然沒有任何效果,無奈之下,隻能繼續用眼睛來觀察了。看了一圈之後,江明然給麵前這座被文廣等人諱莫如深的宮殿下了個定義——豆腐渣工程!因為他實在是看不出來這座宮殿的外部有什麽奇異之處。搖了搖頭,江明然向著不遠處的大門走去,走到近前看見大門緊閉,但是門口之處塑著兩座雕像,雕像最少超過三米的高度,雕刻的是兩個神態威猛的壯漢,穿著一種極為怪異的衣服,手裏分別握著一把長劍,怒目圓睜,氣勢洶洶的盯著江明然。不知道為什麽,江明然竟然有種錯覺,這兩個雕像的眼睛似乎在牢牢的盯著自己,任憑自己如何移動,總是能感覺到他們灼灼逼人的目光。“真是奇怪,另人的宮殿都是用獅子,怪獸放在門口,門上貼著門神,這個宮殿倒好,直接把門神放到了門口。”江明然自言自語的道。盡量避開四道眼神,江明然抬頭看向了正門之上高掛的一副匾額,上麵依然是用那種怪異的花紋寫出的幾個字,應該是這座宮殿的名字,可惜江明然不認識。現在也沒有時間多想,江明然伸手推開了道褐色的大門,門內是一個麵積超大的大廳,無數根青色石柱錯亂不已的四散排列,大廳的正中央位置又是一座雕像,看到這座雕像,江明然恍然大悟的啊的一聲叫了出來,他終於明白這個地下宮殿的主人是誰了!nk"